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十七章 迎战四公子

正文 第七十七章 迎战四公子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雪公子的身法看上去很优雅,只见他一蹬一踏,身躯骤然拔起,两臂舒展,恰似一只穿云燕子般,嗖地一声便窜上了高台。随傲慢地朝着陆随风招招手,神态间充满了无尽的蔑视,又转头看着紫燕,那神情就好像紫燕已是他囊中之物一般。

    陆随风耸了耸肩,十分无奈地苦笑了一下,立起身来理了理衣衫,这才漫不经心地缓步朝台上走去。

    “你说雪公子等会能变成什么模样?”云无影对身旁的欧阳无忌问道。

    “不好说!老大的心思很难捉摸,时常出人意料。他做事往往在一念间,有些随心所欲。”欧阳无忌摸着下巴,故作深沉地说。

    “断手断脚的事,在这种场合老大不会做。打掉几颗大牙倒是可能的。”欧阳明月贴过身来插嘴道。

    “猪头!”云无涯冷酷地断定道。

    风,花二公子闻言,心下愤然,还没对上手,这雪公子怎就成了砧板的鱼肉,等着任人随意宰割。雪公子可能不是这位陆统领的对手,他们或许能相信。但也不至于这般不中用吧!好歹也是王都中的顶尖俊杰,纵算败也会败得轰轰烈烈,怎么也不会令王都四公子的名头太过蒙羞受辱。

    “你们如此说,不觉有些过分吗?还没开打,凭什么便将雪公子的下场说得如此不堪和可怜?”花公子实在听不下去,毕竟是与自己齐名的人物,这不是摆明在打他们王都四公子的脸么。

    “是呀!纵算稍有不如,也不致如此糟蹋了我们四公子的名声。”风公子也愤然地道。

    “王都四公子很牛吗?我手也有点痒了,等会我俩上去玩玩,如何?”欧阳无忌一脸不屑看着风公子道。

    “你!你以为本公子会惧你不成,你要战,那就战,我们王都四公子也绝非徒有虚名之辈。”风公子一脸怒色,悍然应战。

    “你的对手是我!”云无涯指着花公子,霸气的寒声道。

    风,花,雪三位公子都有了各自的对手,又怎能少了与这三人其名的月公子。

    众人一齐将目光转向月公子,月公子的脸唰地一下变得煞白。云无影缓缓的立起身,彪悍地指着月公子。“本姑娘陪你打一场!”

    “这个......我看还是算了吧!我通常不与女人交手的。”月公子嘴上推脱着,心虚地打着退堂鼓。

    暴力因子巳然上脑的云无影岂容对方躲闪推辞,好不容易逮着个机会练练手,兴奋不已:“要么立即宣布退出四公子之列,要么上去打一场。本姑娘只想过把瘾,绝不会让你再玩裸奔的游戏。”

    “你!好!你当本公子真怕了你。我们四公子今日豁出去与你们拼个高低。”月公子一扫阴霾,豪气顿生。

    “呵呵!不虚此行,好戏连台呀!”

    “同时挑战王都四公子,勇气可嘉!”

    “唉!这几个年轻人自视过高,四公子岂是等闲之辈,简直是自取其辱嘛!”

    周边观战之人皆议论纷纷,大都十分看好王都四公子。

    陆随风在无数的目光中,终于慢慢地走上台去,朝着贵宾席上的南宫国主苦笑着点点头,被人逼到这个份上,还真是破天荒第一次。

    “本公子还真敬佩你的这份勇气,值得高看一眼。不过,本公子不会留手。”锵!长剑出鞘,雪公子的气势顿然飙升,“拔出你的剑来,本公子可不想被人说占了你的便宜。”

    “这样呀?我空手,雪公子随意就是!”陆随风还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傻乎乎的呆立着,全身上下连一点气势都弄不出来。

    “真不知该说他是狂妄自大还是天真无邪!居然不用武器,简直是不知死活。”花公子摇着头道。

    “如此张狂之辈,不让他吃苦头,流点血,永远活在自己的梦里不会醒。”风公子愤然道,拳头不由自主地紧紧捏起。

    雪公子用眼角瞟紫燕,骚包地耍了一个漂亮的剑花,随即跨步向前朝陆随风的前胸暴然刺出一剑,快若流星赶月,转瞬即到,森寒的剑芒带着一声轻鸣骤然及身。陆随风似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剑吓了一跳,脚下一个踉跄,身体歪斜,却巧不巧地堪堪躲过了锐利的剑锋,竟然神奇的毫发无损,让观战的所有人都为其捏了把冷汗。

    “啪!”沉寂的大殿中忽然响起一清脆的耳光声。

    雪公子一剑险险刺空,满以为是对方运气好,一个踉跄也能躲过自己迅猛一剑。此念刚过,便觉右脸猛遭重击,身子也随着不由自主的原地打了几个转,脸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马上就肿起了老高一块。

    “是谁在偷袭?!”雪公子四下张望,并无闲人,只有陆随风仍傻傻地站在那里,满脸惊吓之色。左看右想,都看不出是对方出的手。脸上滚烫滚烫的十分难受,心中顿然怒火沸腾,全身玄力暴涨开来,要玩真格的了!

    手中长剑瞬间注满了玄力,嗡嗡震响,一脚踏向地面,身形疾风闪电般的掠向陆随风,力图将独孤惊云斩杀当场。

    “横断江流!”

    锋利的长剑沿途一路飞速地劈斩,速度快得只看见一片剑芒锋影,一道道耀眼闪电般的精光纵横交错,将陆随风前后左右的空间彻底封死,退无可退,闪避无门,唯有死撑硬抗一条路。

    “哼!我看你们的陆大统领这次如何躲藏?”花公子冷冷地讥笑道。

    “切!花花哨哨,中看不中用,这是演戏还是比武呀!”欧阳无忌不屑地哼了一声。

    话音刚落,便见台上陆随风的那道淡青色的身形被无数狂暴的锋利剑芒撕裂,搅碎,满眼尽是青色的碎屑。

    “完了!庆功宴弄出人命来了!”

    “咦!人都被剑气撕碎,怎没见鲜血飞溅?”

    场下有脑子清楚的人发出质疑,顿时惹来一片热议声。

    “啪!”漫天剑气锋芒消散,空气中又传出一声脆响。

    雪公子眼见对方被自己一招横断江流劈斩得不成人形,心下大喜,一口怒气方消,又觉自己的左脸痛遭猛击,痛彻心扉。轰!整个人也随着这一下痛击向后飞跌出去,砰的一声扑跌在数十米之外。

    捂着火辣辣的脸,撑着身形,但觉大脑晕乎乎,天地倒悬,眼前繁星满天。恍然迷蒙中,只见一道青色的身形在前方移动,怎会这样?难不成适才疯狂劈斩的是空气?心中一骇,大脑倒是清醒了不少。伸手摸了摸疼痛着的脸,像是又肿起了老高。

    “哇!这还是雪公子么?”

    “一眨眼怎就变成了一个猪头?”

    “太丢人了!四大公子看来只是徒有虚名。”

    “雪公子此刻的英姿还不够雄壮,本统领来助你一臂之力。”陆随风话落,云淡风轻地朝前踏出一步,瞬间出现在雪公子面前。

    “啪啪啪......”

    空气中响起一串鞭炮声,但见雪公子的头在随着响声的节奏飞快地左右摇摆。

    陆随风却只是静静立在他面前,没人看见他出手。但,他的确是出手了,至少这大殿中还是有人看见了一片很淡很虚的掌影。

    几个呼吸之后,陆随风掸了掸衣衫,潇洒地向台下挥挥手,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灿烂笑容,缓步走下台去。

    “这笑容太阴森了,让我毛骨悚然。”

    “太残忍了,可怜的雪公子。”

    “他的脸像是比原来大上了好几倍。”

    砰!可怜的雪公子此刻直挺挺仰面倒地,立即上来了两名御林军,快速地将他抬了下去。

    “怎么样?盛老,是不是很精彩?”南宫国兴奋地笑道。

    “咳咳!这已不是老朽这个层面的人有资格欣赏的了。”盛老唉声叹气地道。

    “嗯!你说什么?难道他真的已超越了那个层面。”南宫国主微震,骇然地问。

    “嘘!”盛老作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凝重地点点头。

    呼!南宫国主沉重地吐了一口气,神光投向陆随风等人的方向,这群年青人太过神秘了。

    "好像王都的四大公子与他们全面开战了,不知其余几人会有什么精彩的表现?”盛老十分期待地说。

    “哈哈,看看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令人震撼的埸面?”南宫国主兴致颇高地说道。

    “花公子还等什么?该轮到我俩登台了。放心,我不会将你弄成像雪公子那般悲催的。”欧阳无忌实话实说。

    风,花,月三位公子还未从刚才那一幕经典的变猪头游戏中回过神来。听到欧阳无忌的催促声,这才悠悠转醒过来。心下虽然骇然,却不相信他们中的每个人都如陆随风一般可怕。只要小心应对,还不至于像雪公子那般凄惨。

    “哼!不就是打一场么,我们四公子也不是吃素的!”花公子吐出一口浊气,心神一振,豪气顿生。转身就朝台上走去,那气势大有点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意味。

    欧阳无忌看着花公子这种视死如归的气度,也不由得在他身后伸出一根大拇指,冲着这般豪气,让他输得痛苦点就是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