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十六章 雪公子的挑衅

正文 第七十六章 雪公子的挑衅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距王都惊变已过去了整整一月,在这段日子里,表面看上去风平ng静,暗地里却从内王城乃至整个王都的高层,都经历了一次惊涛骇ng般的大洗牌。大凡与南宫飞星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人,皆被无情的大清洗,无数高官权贵在一夜之莫名失踪,生死不明。一向以仁义治天下的南宫国主,突然实施雷霆手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扫阴霾,使王都这池浑水变得清明了许多。

    陆随风在陆府中接到了一张来自王宫的庆功宴请柬,南宫玉还因此特派了一辆王室的专用车前来迎请。虽不喜这般场合,但王宫的面子还是要给的。云无影和欧阳明月硬缠着要去见见大世面,开开眼界,如此一来自然也少不了云无涯和欧阳无忌了。

    三男三女,一行六人坐在精致而宽敞的车内,一路饱览沿途的繁华景象。

    庆功宴的大殿豪华而气派,至少可容纳上千人。

    当陆随风一众等人进入大殿时,貌似序幕已然揭过,不外乎是王室高层某个大人物精彩而煽情的演讲,接着便是一阵如雷般的掌声。

    粗略地数了数,至少有八九十张圆形的大餐桌,几乎都坐满了人,能端坐在这里的都是举足轻重的大人物,以及一些年轻一代的顶尖俊杰。

    “哎呀!怎么才来啊!姐都在这里等你们很久了。”南宫玉忽然出现在眼前,仍然一身粉红裙衫,笑意盈然地道,“你看大多是些老掉牙的家伙,姐领你们去年轻辈的那一边。”

    众人跟随着南宫玉很快便到一张桌前,恰好还剩下六个座位,另四个座位上的人都显得很年轻,其中一人竟然还是老相识,月公子,张天民。

    “啊!这不是陆统领么!我是说这种场合怎能少了你如此俊杰,快请坐!”月公子对陆随风的态度发生了根本的改变,全然是一派十分敬重的神情,“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三位是内王城的另三位公子,风公子,雪公子,花公子。我们四大公子的名称便是,风花,雪,月。”

    “久仰!”陆随风冲着三人礼节性的拱拱手。

    风公子与花公子点点头便算是还礼了,唯有那雪公子像是忽然中邪了一般,双目发直,瞳孔放大,痴呆呆地死盯着陆随风身旁的紫燕,嘴角边还留下一溜口水。

    紫燕厌恶地皱了皱眉,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扑通!雪公子从座位上滑落下去,天呐!那一眼的风情,勾魂摄魄,令人终生难忘。吾此生非此女终生不娶。

    对方这幅垂涎欲滴的丑相,紫燕看着都恶心,随伸手挽住陆随风手臂,其用意就是让这头猪知道自己已是名花有主,别作非分之想了。

    嗯!有主了?这小子一副熊样,简直就是鲜花插在牛粪上。适才月公子的介绍,他是充耳未闻。一门心思全扑在了紫燕身上。哼!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寒酸小子,怎能与我堂堂的雪公子相提并论。此女非我莫属,谁若敢挡路,杀无赦。

    “你小子是谁?”雪公子从地上立起身,拍拍衣衫,用手指着陆随风,一脸蔑视地道,“这里也是你这乡巴佬该来的地方吗!说!你是怎样混进来的,否则,本公子就将你当众扔出去。”先声夺人,下马威,一定要在气势上压垮对方,让其灰头土脸,在女人面前丢人现眼。

    这厮在发什么疯?月公子正在纳闷,只见对方一双色眼不停在紫燕身上乱转。完了!这厮完了!与自己当初犯的是同一种病,见到紫燕便迈不开腿,连自己爹娘都忘了。这哪里是什么美女,是杀神,魔鬼。想起那日的情形,直到现在都会直冒冷汗。摇摇头,只能在心里为他默哀了。

    陆随风是何许人,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些许小事又如何瞒得过他的法眼。看了月公子一眼,吓得月公子头一缩,苦笑地摇摇头,一副我不认识这厮的样子,别找我麻烦。

    “我是谁,月公子刚才不是已介绍过了,你没听见?”陆随风平静地道,并未因对方的无视和羞辱而有丝毫的怒意。

    “有这事?你们谁听见了?”雪公子向风,花二公子问道,二位公子点点头,然后用一种怜悯的眼神望着他。陆统领是谁!连南宫飞星那样强大的存在都栽在他手里,你这傻子竟敢去打人家女人的主意,月公子的故事他们可都是听说过......

    雪公子闻言微愣了愣,又用心神探视了一下陆随风,这小子身上空空荡荡,丝毫玄力都感觉不到,简直就是菜鸟一个。稍弱下去的心气又涌了上来,连一个废物菜鸟都斗不过,我雪公子还在王都怎么混。

    “雪公子刚才既然没听清,那我就再自我介绍一遍。”陆随风仍用很平和的语气道,“我是龙狮卫的大统领,陆随风!这次可听清楚了吧!”

    “陆随风?”雪公子想了想,心中一惊,“你就是龙狮卫的统领?”回头一想,统领又如何,还不是菜鸟一只。

    “算是吧!龙狮卫很有名吗?”陆随风扫了众人一眼。

    “那又如何?有名的是龙狮卫而已。你也不过只是个在后面摇旗呐喊的狗头军师罢了。让你上去面对南宫飞星,人家一根手指头都能捏死你。少在本公子面前装腔作势,像你这种歪瓜扭豆的菜鸟,照样一脚踩死你。”

    众人皆频频摇头,这厮连猪都不如,知道了对方是谁,竟然还敢如此肆意的侮辱,当真是无药可救。

    雪公子像是理解错了众人摇头的意思,还以为别人没明白他说的话。难道竟无人看出他是一个废物么?又或是自己看走了眼?随再朝对方仔细探测了一番,最终断定自己的推测无误,便豪气冲天地道:“陆大统领是吧!我刚才的确羞辱了你,难道你就不想找我讨个说法,比如挑战什么的?”

    “你羞辱我了吗?呵呵,我并不介意呀!”陆随风没肝没肺地道,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

    “你他妈还是不是男人?”雪公子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没脸没皮的人,直气得口暴粗言。

    “你算什么东西,我需要向你证明吗?”陆随风满脸尽是不屑之色。

    “好!好!那我就向你正式提出挑战,你敢接受么?”雪公子气急败坏地指着陆随风纵声吼道。全场近千人的目光同时朝这办看了过来,势态顿时升级了,就连坐在高台贵宾席上的南宫国主和盛老等人都惊动了。这厮摆明了是有意为之,想让大名鼎鼎的龙狮卫统领,在整个王国高层的面前出尽洋相,丢进颜面。

    “咦!那不是陆统领么?”南宫国主颇为惊讶地道,“竟有人敢当众向他挑战,没听错吧?”

    “国主听得千真万确,的确是那位雪公子在向他发起挑战。”盛老眯着眼朝这边看来,幽幽地叹了一声,“勇气可嘉,只是也太自不量力了。”

    “有意思!竟能在这种场合一睹陆统领的风采,当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去告诉他们,有什么恩怨,到台上来一决胜负。”南宫国主兴致勃勃地说道。

    “我为什么要接受你的挑战,给我一个理由!”陆随风不温不火平心静气地问道。

    雪公子翻着眼皮想了想,阴冷地笑道:“如果我说是为了这个女人,你信不信?”瞟了一眼紫燕,又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一定要将这女人弄到手。

    “我信!为什么不信,但我不会因女人而战。”陆随风神色肃然地道。

    “为什么?如此国色天香的女人,难道不值你为她一战?如若是我纵然横死当场,也不惜一战。”雪公子激情澎湃地搓了搓手,一副随时战斗的姿态。

    “对女人应该是呵护,珍惜,欣赏,而并不是将其当作一件物品,随时都可以拿来当赌注的。像你这类人,永远都不会明白其中的真谛。”陆随风无尽地鄙视道。

    “哈哈!如此谬论也只有你等酸儒之辈才说得出来。美女爱英雄,这是从古至今的真理。像你这般手无缚鸡之力的口舌之辈,怎配得上如此百媚千娇的女人。本公子劝你还是乖乖趁早放手,让她回到我等英武男人的怀抱......”

    雪公子还欲骚包下去,一个御林军忽然走了过来,看了两人一眼,大声说道:“国主有旨,令你二人上台一决高低,尽展我辈年轻才俊的风采。”

    “听见没有!大帝都下旨了,看你这软蛋懦夫还有何话可说。”雪公子得意忘形晃着头,迫不及待的就欲立刻上台,恨不得马上将对方揍成一个猪头。

    “还是那句话,给我一个正当的理由。否则,即便是天神下旨我也不会接受。”陆随风执着地道,摆出一副天王老子都不卖账的姿态。

    “好!我就给你一个理由。我鄙视你这种只会在后面摇旗呐喊的伪君子,我见一次就想扁你一顿,你这杂种竟连女人都不如。这个理由可够?”雪公子极尽侮辱地讥笑道。

    “够了!雪公子话都说到这份上,如再不接受你的邀战,实在愧对你这般英雄豪气的行为。”陆随风无尽忧伤地叹了口气,“做人贱到如此境界,真应刮目相看。其实我的心一向很软,很软,实在是忍不下心去欺负一个弱者。你为何要这般逼我呀!唉......

    风,花二公子不停地摇着头,一脸苦相,都为有这位与之齐名的同伴而感到耻辱。这厮连一级妖兽的智商都不如,还在那里自鸣得意,实在无语。

    南宫玉自始至终立在一旁,未发一言,更不会阻挡势态的发展。她知道陆随风处事一向低调,不喜惹事,更会扮猪吃老虎,演技堪称一流,姐可是你的粉丝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