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十五章 惊世豪赌(下)

正文 第七十五章 惊世豪赌(下)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一股强烈的死亡气息袭上心头,忽见眼前急速地闪过一颗耀眼的寒星,接着发现自己整个人也随之突然飞了起来。

    “咦!我的身躯怎会还在下面?头呢?”这是那圣者心中最后的所见所想,一股血柱冲天而起……一具无头的身躯随之轰然倒下。

    砰!一颗硕大的头颅从高空砰然坠地,滚滚翻翻,恰巧滚到大王子脚下,这才悠悠停住。一双惊恐万分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大王子。

    啊!一声惊呼,大王子犹遭雷击般猛地跳了起来,整个面色苍白得与面前的这颗头颅差不多。全身鸡皮疙瘩顿时隆起,如珠般的冷汗刷刷流淌。想他王族贵胄,平时养尊处优,何曾见过如此惨烈恐怖的场面,直惊得整个身体簌簌发抖。

    凤一轻描淡写地割下一颗头颅,脸上仍然一片平静,伸手理了理有些散乱的鬓发,好整以暇地缓步走到那颗头颅眼前,突然飞起一脚将其踢飞。拍拍手,掸掸衣衫,用一双清明澄净的目光打量着还在不断颤抖的大皇子,幽幽地道:“你看你的人,死都死了,一双大眼还死盯着自己的主人,不会是在召唤你吧?唉!大王子你真是用人不淑啊!”十分惋惜地摇摇头,随后又走至另外三个圣者高手的身前,人畜无害地灿烂一笑道,“三位大叔,没吓着你们吧?真是不好意思!一不小心,弄得如此血腥。哇!三位大叔的眼光好吓人,一定是为同伴的遭遇感到愤愤不平。不如就一起上来玩玩,我这次一定会很小心,不就是劈三根柴嘛,手再稍稳些便不会犯错了。”

    还玩!当我们傻呀,劈柴是什么意思会听不懂?不就是将人劈成两半,内脏洒满一地。我的妈!这还是人么,简直就是煞星,三位客卿同时别开脸,一副你是谁,我们不认识的意思。

    唉!凤一轻叹一声,莲步轻移悄悄回到陆随风的身旁,像个乖乖女一样静立着。

    场面一下变得死一般的沉寂,适才满室的丹药香味,此刻已被浓烈的血腥味所代替。

    “咳咳!”片刻之后,陆随风轻咳了一声,打破了这令人窒息的气氛。

    “大王子!这场赌局,貌似你已输了。如果不想一个人走着回去,比试可以继续进行下去。我这个人一向还是挺大度的。”陆随风声音不大,却让大王子全身一震,离魂归窍。

    大王子的心神像似与死神擦肩而过似的,余悸犹存看了一眼无头的冰凉尸身,禁不住又打了一个寒颤。陆随风的语音将他拉回了现实,这才意识到自己在这场赌局中毫无悬念地输了。输掉的可是玉华宫呀!一旦被国主得知此事,他继承大统之梦算是彻底终结了。不!绝不能让这种事发生,就算与对方撕破脸,背上一个背信弃义的骂名也得阻止。一个小小的统领能奈我何!

    “大王子不用想得太多了,我有赌约在手,你大可不顾一切的反悔。不过,国主的面前一定会放着这张赌约。你若不信,大可试试。”陆随风就像能看透他的心思一般,语调森寒地道。

    大王子闻言心神又是一震,对方一下就掐住了自己的死穴,要想强硬的反悔是不可能了。面这位陆大统领,大王子心中忽然升起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无论斗智斗勇都棋差一招,似乎在被对方牵着鼻子走,一步步一往无前地走入对方精心设计的局中,简直就是自己动投怀送抱。

    “咳咳!我说陆统领,这事是不是可以稍稍通融一下。你也知道,一旦失去了玉华宫将意味着什么,所以......”大王子苦着脸,幽怨地道。

    “通融?”陆随风沉吟了一下,“也不是不可以,不知大王子想要如何通融?”

    “给本王子三月时间,届时定会将玉华宫完好无损地交给你。如何!”大王子咬紧牙关道。

    “也不是不行!但这次大王子又如何取信于我?”陆随风摇摇头,一副我质疑你人品的意思。

    大王子见对方的言语间似乎有所松动,信誓旦旦地道:“本王子可以立刻再写一张契约文书,绝不反悔。”

    陆随风见目的已然达到,见好就收,便欣然答应了大王子的要求。

    大王子见对方爽快的应允,心下暗喜,他必须在三月之内全面发起攻势,将唯一的竞争对象彻底毁灭,一举登上大统之位侯选人之位。这玉华宫什么的也就不怎么重要了。

    飞快地写下契约文书交给了陆随风,便带着几个客卿匆匆地离开了陆府。

    “哦!大王子,你的人不一起带走吗?”临别时,陆随风出言提醒道。

    “哼!如此无能之辈,让本王子丢尽颜面。就劳烦陆统领代为收拾一下,谢了!”大王子冷酷无情丢下一句话,让身旁另三位客卿高手颇感心寒。

    “老大!你这又抓又放的,唱的是哪一出啊?”待大王子离开后,欧阳无忌满脸迷糊地问道。

    “这都看不出来,不知我姐怎会相中这么蠢的人。”云无涯鄙视地道。

    “小舅子竟敢在姐夫面前如此放肆,简直是尊卑不分。”欧阳无忌不甘势弱的一挺胸,一本正经地道,“你聪明,那就说说这事怎么一回事?”

    云无涯对陆随风的意图,其实也只是略略猜到一些,一时间也难以确定是否准确。被欧阳无忌这一说,还真有些为难,想了想,试着推测道:“总的来说,从头到尾只看懂一个字,逼!逼对方一步步地入局。至于那玉华宫在局中只是一个道具而已,只是用来将对方逼入死胡同,而让他不得不下决心尽快去做某件事。至于是件什么事,这就不是我这智商能弄明白的了。”

    “切!”欧阳无忌对云无涯毫不客气的伸出一根中指,“废话!这谁看不出来。我想弄明白的就是你没弄明白的事,瞎逞能。”

    “等等!”云无涯还欲说什么,欧阳明月突然插嘴道,“还有一点忽略了,老大为何要凤一开杀戒,而且还杀得如此血腥,这不像我们以往应有的做派,一定藏有什么玄机。这不是摆明了要与大子站在对立面......”

    众人的目光一起投向陆随风,像是非逼他给大家一个交待和说明不可。

    “各位请继续!集思广益,自己找答案。要学会分析判断,眼界开阔一点,别放过一切蛛丝马迹。我旁听!”陆随风对众人吃人的目光,视若未见,不冷不热地道。

    唯有紫燕对这些一点没上心,满脑子全是陆随风身影,挥之不弃,也从未想过要抹去,她的视线自始至终就没离开过陆随风,哪怕闭上眼都显得那么清晰真实。爱得入魔,无可救药。

    见众人纷纷陷入沉思,陆随风稍稍给了点提示:“首先想想,我们为何要见这大王子。弄不明白这点,后面全是瞎想。”

    “有道理!你不是自以为是吗?说说为什么?”欧阳无忌对着云无涯挑衅地道。

    “我说可以,有个条件。”云无涯仍冷着脸道。

    “什么条件?不会是让我叫你一声姐夫吧?”欧阳无忌一脸骇然地道,这小子阴得很,保不准真是这个条件。

    “难得你聪明一回,我正是这样想的,这都被你猜中了,平时真是小视你了。”云无涯阴阳怪气地道。

    乌鸦嘴!欧阳无忌暗骂自己一声,话既已脱口,像他这种豪爽之人,还真反不了悔。不就叫一声姐夫,让这小子占点便宜,又不会少几两肉。

    欧阳明月在一旁抿着嘴,朝他伸出一根大拇指,老弟太有才了。

    欧阳无忌彻底无语了,这哪里还是他原来认识的那个姐。看看那眼神,与花痴根本没分别,彻彻底底的被那阴险的小子洗了脑。

    “老大让大家留下大王子的原因,如我没猜错的话,一定与王室内的纷争有着重大的关联。”云无涯试着分析道,“而王室的大患南宫飞星已被清除,剩下来的唯有一桩大事了,那会是什么呢?”

    “未来的大统继承人?”欧阳明月忽然若有所悟地道。

    “是又怎样!与我们有关系吗?八竿子都打不着。”欧阳无忌不屑地道。

    “不错!而大王子在所有的竞争对手中,实力应该稍占上峰。从少爷的言谈举止中,今日的举动一是煞煞他的气焰,二是在逼他尽快有所动作。而这动作的对象除了势均力敌的二王子外,实在是在想不出还有何人?两虎相争必有一伤,结果是两位王子到最后都会弄得鸡飞蛋打。那最后的受益者又会是谁呢?”

    众人的视线又一起投向陆随风,似在求证这个推论的正确与否。

    “接着说下去,已经很接近了事实的真相了。”陆随风点点头,神色间颇有几分赞赏的意味。

    云无涯瞥了欧阳无忌一眼,冷面一肃,更像一块冰;“我若说对了,你得履行承诺!”

    “可以!我也有个条件。”欧阳无忌不示弱地挺着胸。

    “你没资格谈条件!除非能说出最终的答案。”云无涯不容置疑地道。

    “哼!这分明是逼人跳崖。你说!说对了,我绝不耍赖。少唬人,你也未必知道。"欧阳无忌还真不信这傢伙能猜中。

    云无涯扫视了众人一眼,神情凝重地道:“除了此人外,想不出还有第二个更有资格的人。”

    “谁!”众人几乎异口同声。

    “四王子,南宫杰!”云无涯语出惊人地道,音调很低,能量却是大得惊人。

    嘶!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唯有陆随风仍是一脸淡然,不置可否的一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