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十四章惊世豪赌

正文 第七十四章惊世豪赌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不用留手!竟连本王子的面子也敢落,不识抬举。”大王子低声朝四个客卿吩咐道。

    陆随风领着大王子一众人来到一个宽敞的演武厅,厅内还有不少家族弟子正在训练。见陆随风进来,纷纷十分恭敬地朝他行了个礼,陆随风微笑地点点头,然后挥挥手示意众弟子离去。

    众弟子刚一离开,四个客卿中的一个圣者高手便跨步走到中央,倨傲地向陆随风一拱手:“大王子座下客卿默风,领教陆统领高招!”

    陆随风闻言并未出声应答,仍端坐不动,一旁的凤一却莲步轻移地走了出来,一副春风拂柳弱不禁风的模样,楚楚怜人,一脸人畜无害的柔柔一笑;“小女子是龙狮卫统领的亲卫,凤一,自不量力,望你老人家手下多多留情才是。”凤一细雨柔声地道。

    “你......陆统领你这是何意?竟让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女子来替你挡灾,简直有辱一个武者的尊严。”那圣者高手气急败坏地道。

    “陆统领如此做法,似在有意鄙视本王子么?胆怯了,说一声,本王子也无意咄咄逼人,让你下不了台阶。”大王子声调阴冷地道。

    “大王子此言差矣!你这些人还入不了本统领的法眼,更何况,你怎知她不是武者,怎知她的修为就不如你的人。一个小小的圣者五品,我的亲卫能上场都算是抬举他了。大王子如若不信,我们不如赌一把,如何?”陆随风一脸淡然,带戏虐的口吻道。

    大王子闻言,楞了楞,两只眼球不停地转动着,一时间根本难以判断对方所言是在虚张声势,还是在玩心理战,更或是胸有成竹,借机扫一下自己的脸面。看这小女子也不过十六七岁,纵算在娘胎里便开始修武,又能有多大作为和成就?哼!本王子差一点被这小子的阵势给蒙住了,你想玩,本王子就与你玩大点,玩到你崩溃。

    “哦!陆统领似乎对自己的属下很有信心?巧得很,本王子同样也对我的座下客卿充满了信心。谈到赌,不知陆统领赌注是什么?如果能入本王子的法眼,倒也可以考虑一下,否则还是免谈的好。”

    “这个自然!大王子见多识广,眼界自是不凡,平常物件自然不屑一顾。尽管如此,但我的赌注,大王子却也未必就能接得下来。”陆随风刻意刺激地道,一步步地引其入局。

    大王子不以为然地摇摇头,倨傲地道:“笑话!普天之下还没有本王子接不下的赌注。你休要在此故弄玄虚,只要你拿得出手,本王子就吞得下。”

    “好!大王子气吞山河之势,令本统领叹服。我就如你所愿......”陆随风虚手一扬,掌中便呈现一个十分精致的玉盒。

    “这是什么?难道是丹药?”大王子双眼一亮,好奇地问,“四品还是五品?”

    陆随风摇摇头,露出一个不屑的神情。

    “六品?”大王子面显惊容,满脸俱是不信之色。那六品丹药可是有价无市,轻易难得一见之物,又岂是区区一个小统领能够拥有和拿得岀手来的。

    陆随风仍旧摇着头,没有应答。

    大王子见状,重重地出了口气,微带鄙视地道:“那就是三品了。唉!终究是小地方出来的,区区三品丹药也能弄出如此大的动静。反弄得本王子一惊一乍,当真有失体面。”

    “大王子虽见识广博,但这次却大大的看走了眼,不妨耐着性子细细地揣摸吧!”陆随风故作神秘地道,随将玉盒收了起来。

    “切!你不如干脆说你手中之物是七品丹药,一霹雳将本王子炸晕了事。”大王子一脸不耐之色,不想继续玩这种如此低劣的游戏。

    “大王子果然是太有才了,竟然一语中的!”陆随风石破天惊地道。

    “什么?”大王子闻言轰地立起,当真如遭雷击般地惊呼道,“七品丹药?!”

    “唉!终究是井底之蛙,七品丹药而已,用得着弄出这般大的动静么。幸好大王子的心脏还算坚实,否则吓出个三长两短,还真是有口说不清了。”陆随风唏嘘道。

    “不对!须得查验一下,本王子也不是那么好忽悠的。”大王子跳崖都不信那玉盒中装着的会是如此珍贵的七品丹药。

    “当然!敢忽悠大王子的人还在娘胎中没生出来,不过,大王子也该说说你的赌注,让本统领掂量一下是否匹配。赌!该有个对象吧!大王子认为呢?”陆随风摆出一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姿态。

    “这样呀!”大王子的脑子开始急速地运转起来,如此贵重的七品丹药,一时间还真寻不到价值对等的东西。不如将球踢过去,探探对方的意图。

    “呵呵!如你手中之物果是七品丹药,本王子一时还真想不到与此对称的东西。不如说说你的条件和要求,只要本王子作得了主的东西,一定奉陪到底。”

    "这样呀?"陆随风沉吟了一下,幽幽地道:“唉!本统领现在倒是不缺什么,只是在王都缺少个像样的家。我看大王子的玉华宫不错,挺气派,在那里安个家还不致丢人现眼。其余的还真难入我眼,怎么样?这事大王子应该做的了主吧?”

    “大胆!简直欺人太甚。那是国主所赐,纵算白送与你,敢住么?”大王子一脸暴怒,冷笑连连地道。

    “大王子息怒!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打赌本是你情我愿的事。如不能达成共识,此事也就只能作罢了。”

    大王子闻言怒气稍敛,但心中有所不甘,那可遇而不可求的七品丹药,明明就在眼前唾手可得,却又远在天边。唯有望洋兴叹,胸中奇痒难熬。千思百转,这场赌注胜算至少在八成之上,为何不能搏一搏,天上掉下的馅饼为什么不接着,傻呀!纵算输了,这玉华宫又岂是一个区区统领敢接手的。对方赢也是输,而本王子自始至终就没输之一说。

    “好!本王子答应你,只要你届时有胆接手。更何况输赢还在未定之数。”大王子一横心,贪心迷眼,竟不顾一切的将自己的玉华宫做了赌注。

    “大王子果然不同凡响,豪气干云。不过,此番赌注实乃惊天之举,空口无凭,须得白纸黑字,签下赌注契约方可成交,大王子认为呢?”陆随风一步步将大王子逼入自己所设的局中。

    “正合本王子之意,毕竟这七品丹药过于珍贵,陆统领一旦反悔,还真是有些麻烦。”大王子一副胜券在握的神情,哈哈道。

    一旁的紫燕心领神会地将纸笔送了过来,大王子与陆随风很快便将赌注契约签订,大王子自然也不会忘记查验七品丹药的事。

    玉盒一开,药香瞬间弥漫开来,润人心脾,人人顿觉神清气爽,全身玄力鼓荡。果然是珍品,闻闻都有如此功效,一旦服用,其功效更是难以想象。

    果然真是七品丹药!大王子贪婪地滚动了一下咽喉,不舍地关上玉盒交还给了陆随风。等着吧!一会这丹药便是属于本王子的了。

    “呵呵!奇珍异宝从来都是有缘人得之。但愿大王子便是这件物品的主人。”陆随风收回玉盒回到座上。

    大王子有些失魂落魄般的望着陆随风,心中恨得牙痒痒,又不能发作。只需要再忍片刻,这东西就到手了。大王子如是想着,收回心神,回复常态故作沉稳地道:“时辰不早,是否可以开始比武了?”

    “悉听尊便!”陆随风淡然地道。

    “那就开始吧!默风,千万不要让本王子失望。”大王子阴气森森地向场上那位圣者高手警示道。

    凤一朝着陆随风看了一眼,读到了一个信息:见血,杀无赦!

    那圣者高手的衣衫忽然无风自动,四周的空气像涟漪般一层层,一波波地向外扩散开来,身上的气势也随着在不断地提升,强劲无比的玄力在迅速地汇聚,渐渐地幻化一片水ng,肉眼可见在朝前滚滚推进......

    凤一简单地立着,没有浩大的气势,甚至连一点玄力的波动痕迹都寻不到。乍看上去全身上下都是破绽,似乎从任何一个角度都能将她击溃。却因破绽太多,而不知从那个破绽发起攻击。也许每一个破绽都是一个陷阱,杀局。

    圣者高手不停地眨着眼,只觉对方身形有些模糊,时聚时散,时现时隐,虚幻而飘渺,自己的气机根本难以捕捉,更别说锁定了。尽管如此,终究是圣者高手,心神没有因此而骚乱和波动,沉稳的手始终静静地紧握着剑柄,下一秒便可能出鞘,发出惊天一击。

    此刻,只是高手之间气势的抗衡和博弈。一个有如滔滔不绝的ng潮,后ng推前ng,滚滚奔涌。一个如风似云,无影无形,又无处不在,变幻莫测。那云如刃,那风如芒,充斥着无穷的杀机,下一秒便可收割人的性命。

    气势的比拼,精神力的对抗,这便是高手间的战斗,没有花哨的招式,更没上蹿下跳的闪避与攻击,只有当一方承受不住另一方的威压时,才会迫不得已借助兵刃之势,骤发惊天一击,以决生死胜负。

    圣者高手的脸上开始湧现出红潮,筋经逐渐突起,额头的汗渍越聚越多,呼吸的节奏在不断地加快。终于,自身的承受已接近底线,玄力仍在不断流失,竭力的对抗着那时隐时现的可怕杀机。再如此下去,只有一个结果,油尽灯枯,任人宰割。

    吼!一声暴喝,潮汐三叠ng!

    锵!一道精光掠空,圣者的长剑终于忍不住呛然出鞘,掀起惊天ng潮一往无前地席卷而出,夹着锐利无比的气劲狂暴朝着凤一奔袭而至......

    潮汐三叠ng,一ng接着一ng,一ng强过一ng,狂卷暴袭,滔滔不绝。

    凤一此刻有若惊涛骇ng中的一叶扁舟,随波逐流,沉浮不定。看似惊险万分,实则安然无恙,毫发未损。身形一变,忽然跃上风口ng尖,踏波戏ng。

    身形再变,圣者高手的眼中突然失去了对方的踪迹,只见一片白云悠悠地向着自己飘来。白云看似悠悠,瞬息即至,圣者高手心下骇然,正欲撤身疾退,却忽然感到被一股强大的杀机牢牢锁住,脚下如灌铅一般再也难移分毫,脑海中只剩唯一的念头:我命休矣!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