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十章 低调不等于怕事(下)

正文 第七十章 低调不等于怕事(下)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死到临头竟然还敢口出狂言,威胁本少爷。”桑天云阴冷地指着陆随风,“你很快便会知道死字是怎样写的了。”

    “随风!这些蝼蚁看着都让人心烦。还是让我来吧!”紫燕像是刚从项链的喜悦中走出来,收起了让人迷醉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森寒之色。黛眉轻皱,冷冷地望着五个冲在最前面的劲装大汉,纤手一扬,虚空中突然闪过一道刺目的亮光,乍现即逝。五个劲装大汉忽然止住了前行的身体,几乎同时做出了一个相同的动作,伸手捂住自己的咽喉,盈红的血从手指缝隙间飞快地向外溢出。

    接着,有人轰然朝后倒去,有人慢慢地蹲了下去,身体一歪,软软地躺在地上。五个人以五种不同的姿态相继倒下,刚才还气机鼓荡,一脸暴戾之色,转眼间便成了一具脸色苍白的死尸。

    嘶!围观的人群俱皆倒吸了一口凉气,挥挥手,五个活蹦乱跳的玄皇境高手就没了。

    “这姑娘看上去柔柔弱弱的,没想到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桑家之人平时视人命如草芥,现在轮到他们头上了。”

    “你看桑家的那位纨绔公子,脸都吓青了。”

    “好像裤裆下面都湿了。”

    此语一出,上百双目光齐齐射向桑天云的胯下,有人还禁不住笑出声来。

    桑天云见状下意识地伸手捂住自己的下档,竟忘了刚才那一幕带来的震惊和恐惧,恼羞成怒地嘶吼道:“大家一起上,斩了他!”

    剩下的十多个玄皇境高手竟然胆怯犹豫了,人人脸上都呈现出惊恐之色。瞬间秒杀五个与自己修为相等的同伴,如再这般冒失地冲上去,那就不是高手,是猪了。

    这些人都是成了精的**湖,一下便弄明白了眼前的状况,自己等人根本就不是这位看上去柔弱不堪的姑娘的对手,冲上去只会多添几具死尸。在他们的眼中,紫燕此刻就像个来索命的死神。

    这群所谓的玄皇境高手畏怯了,不进反退,失去了一战一搏的斗志,纷纷不断地向后退却。

    紫燕莲步盈盈,如轻风摆柳,一步步朝着桑天云行去,温润如玉的脸上含着倾城的浅笑,让无数人的喉头滚动,传出一片口水的吞咽声。

    在桑天云的眼中看到的不是牵魂的微笑,而是魔鬼的狰狞咧笑。“别,别过来!”

    紫燕进一步,桑天云便退一步,后面的人群散了开来,那位花枝招展的女子也惊惶地闪身避入人群,唯恐殃及鱼池。

    “你不是要带我回府么?”紫燕语音清丽宛转,有若黄莺轻啼。

    “不!不!我是桑家三少爷,你敢动我,死无全尸。”桑天云边退便嘶声地颤吼着。

    “桑家是什么地方?莫不是专办丧事之处。”紫燕停住脚步,歪着头想了想,道。

    “你......你完了......敢如此羞辱我王都第一大世家。死定了!”桑天云全身颤抖地指着紫燕,满脸筋经暴涨地道,“你有胆量别走!”转身就欲撒腿离去,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使力都迈不动双腿,心下骇然,整个心脏部位感觉一片冰凉。平时仗着优越的身世背景,欺男霸女,无恶不作,竟无一人敢出面干涉阻止,纷纷躲避不及。天是老大,他便是老二。

    这傻老二的好运今日终于玩到头了,千算万算都算不到自己会栽在一个弱不禁风的美女身上。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我的下半身怎会没了知觉。”桑天云惊恐地叫道。

    “美女当前,你这条yin猪还迈得动腿么!”紫燕咯咯笑道,纤手忽然再次轻扬,空中又是一道电光闪过。

    “啊!”一声猪嚎般的惨呼,桑天云颇为英俊的脸上的左右两边,瞬间多出了两个大大的十字。缓缓地,肉眼可见地,盈红的血慢慢地从十字中渗了出来。

    “住手!”随着一声震天暴喝,围观的人群忽然裂开了一条通道,一个白发白须的老者领着七八个气息庞大的高手走了出来。

    “王长老救我!”桑天云一见来人,惊喜地狂喊。

    七八个高手迅速上前将桑天云护住,白发老者看了看桑天云的脸,又扫视了一下躺在地上的尸身,阴沉的脸泛起了红潮,那是一种极度愤怒才会出现的神色。转身目视着一身紫衫的紫燕,紫燕那人畜无害的微笑难以和血腥二字沾上一点边,恰好陆随风也缓步走到紫燕身边。

    “这些都是你做的?”白发老者如刀锋般锐利的目光,恶狠狠的盯着陆随风。

    “您老年近古稀,阅历丰富,怎会出现如此可笑的判断。您看我这两手空空,手无缚鸡之力的模样能摆平这些虎背熊腰的大汉么?”独孤惊云一副饱受委屈的模样,惹得周边一片同情之声。

    白衣老者运起心神探测了一番,对方身体的确毫无半点玄力波动迹象。随向四周的人群环视了一圈,声如雷动般的吼道:“是谁做的?站出来!”

    “王长老,是她!”桑天云下半身虽不能移动,上半身却是自由的,用手指着紫燕咬牙切齿地道,“这些人都是她杀的,我这样子也是这骚娘们弄的。王长老!绝不能放过他们,坏了我桑家声誉。”

    “她?”王长老再次用心神探视紫燕,摇摇头道,“不可能!此女有若常人,少爷只怕弄错了,一定另有其人,老夫一定会将其揪出来碎尸万段。”

    “呵呵!这位老人家目光如炬,即巳将我等排除事外,那就不耽搁你老办正事了,告辞!”陆随风拱拱手,牵着紫燕就欲离去。

    “王长老拦住他们,绝不能放他们离去。凶手就是她!”桑天云声嘶力竭地喊道。

    “站住!事情没弄明白之前,二位还是留下来吧。”王长老一个闪身拦住二人的去路。

    “这位桑公子一定是被吓糊涂了,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们行凶杀人了,在场的各位看见了吗?”陆随风鸣冤叫屈般的辩解道。

    围观的人群纷纷摇着头,众皆示意没看见。

    “我明明看见她抬手......”桑天云话说一半,忽然发现自己不知该如何说下去。

    “哈哈!抬抬手都能将这许多高手瞬间斩杀,那再多上几个,只怕也是多添几个鬼魂而已。我们哪有如此手段,老人家,你说呢?”陆随风有理有据地说道。

    王长老一时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被搅乱,少爷一口咬定是这两人做的,但对方所言也十分在理。晃了晃头,再次对桑天云问道:“少爷确定是他们做的?”

    “我确定,绝不会错!”桑天云咬牙切齿地点点头。

    “既然如此,是与不是都不重要了。你们就留下,不用再走了。”王长老霸道地说。

    “为什么?你是南宫国主,还是王法?这片天是你桑家的,这片地可由你桑家如此胡作非为?我看你真是老糊涂了。”陆随风本想见好就收,惩罚一下这个王都恶少就算了。既然事态要继续发展,那就不必再藏着掖着了。

    “你说什么?竟敢对老夫如此说话,你找死!”王长老气极之下口暴粗言。

    啪!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

    王长老倏地原地转了三个圈才堪堪止住身形,脸上多出五个清晰的手指印。

    “活了几十年,连说话都没学好,真不知是如何活过来的。”陆随风脸色一变,冷声道。

    “你......”王长老捂着火辣辣的脸,眼中满是惊骇之色,心中却是一千个不信,不信自己竟然会看走眼,不信堂堂的圣者八品的强者会被人当众扇耳光。耻辱!是可忍孰不可忍,全身玄力陡然喷涌,衣衫无风自动,浑身一震,筋骨齐鸣,宛如惊雷咆哮,强大的玄力瞬间汇聚一处,空间震荡间,携着无与伦比的威势锁定陆随风的身形,狂暴地朝着对方碾压过去,大有一举撕裂,粉碎之势。

    轰!剧烈的碰撞发出可怕的炸裂之声,令围观人群的耳膜震荡,头皮发麻,嗡嗡之声久久不散。

    强大的爆炸声不断地震响,陆随风青色的身形也随之不断地爆裂再爆裂。化作点点碎屑尘埃……

    王长老的脸上充满了残忍暴虐的阴笑,自信而得意地望那些不断消散的尘雾,一袭青衫却诡异地,逐渐清晰地呈现出来,陆随风云淡风轻的微笑中含着无尽的讥讽。

    王长老阴冷的笑意突然定格,目光在惊惧中不断地收缩,死死地盯着那虚幻不定的青色身形。揉揉眼,再次证实其真实性。直到对方开口说话,这才回复清醒的头脑。

    “区区圣者八品,也敢小视天下。在我眼里与一堆垃圾无异。”陆随风一脸鄙视地道。

    “你是谁?小小年纪便有如此高深的修为。为何要与我桑家作对?”王长老毕竟活了大把岁月,虽惊惧于对方的修为,还不致心神失控,没了方寸。呼吸之间便调整好混乱的心境,颇为沉静地问道。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在此之前,根本不知道桑家是什么东西,何来作对之说。”陆随风顿了顿,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桑天云,冷冷地一笑,“你桑家的这位三少爷简直就与禽兽无异,平时只知道欺男霸女,强取豪夺,动不动要人性命,迟早会为你桑家惹来弥天大祸。整个王都还轮不到你桑家一门独大,只手遮天。有如南宫飞星这般权倾天下的人物都做不到,剩下的就不用多言了。我今日只是点到为止,饶尔等性命,正是给足了你桑家颜面。我说这话,你可信?”

    王长老此刻感觉到自己被一股无与伦比的杀气笼罩,稍有异动定然瞬间灰飞烟灭,顿感汗流浃背。对方所言,哪敢不信。

    “这个......谢......谢公子手下留情,老夫一定将此事禀明家主。”王长老颤巍巍地道。

    “如此甚好!这头yin猪,二个时辰之后自会复原。告辞,后会有期。”陆随风说完,洒然一笑,牵着紫燕走入人群,片刻间便融入茫茫人海。

    王长老重重地吐了口气,随即命人将尸体,以及不能动弹的桑少爷一并抬着,一脸沮丧,唉声叹气的匆匆离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