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十七章 血洒长空

正文 第六十七章 血洒长空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风云乍起,空间骤然炸裂开来,一条数十米长的黄龙从云端中奔腾狂涌而出,庞大的身形在虚空中盘旋一周,吞云吐雾间,暮地掉转龙首,夹着雷电之威,狂暴地朝云无涯地飞奔而去。

    锐利无铸的龙爪漫天翻飞,一次次肆虐残忍地撕裂着云无涯渺小的身躯,无数的碎片碎屑碎影分崩离析,黄龙的巨口疯狂地吞噬着一切,周边的空气仿佛也将被其尽情地抽干。

    “哈哈哈!在我黄龙惊天之下,从无活口。与我斗,你们还不够资格!”南宫飞星癫狂的畅笑着,周边的空间在笑声中簌簌颤抖。

    笑声戛然而止,一颗寒星忽然从虚无中划空而出,带着一道森寒锐利的锋芒急速地朝着张大巨口的龙首横切而过。

    轰!一声巨响之后,巨龙庞大的身形骤然一震,狰狞的龙首忽地脱离了龙身,轰然爆裂开来。数十米长的龙身也随之化为点点精光,瞬间消于无形。

    哇!南宫飞星如遭重击,一口浓血喷口而出,绽放出点点盈红的血花,漫空飞洒,整个身形带着一条血线抛飞而出。

    云无涯身躯骤然完整的呈现在眼前,双脚在虚空中连连蹬踏,留下一串迷离朦胧的残影。

    南宫飞星直飞出二十米处,才堪堪在空中稳住身形,但见一点刺目的寒星如影随形般接踵而至。锐利的锋芒直向双眉间的天目穴,电闪飞射。

    寒芒未至眉心处已隐隐刺痛,心下骇然,脚下急点虚空急速暴退,整个上身犹如狮子摇铃般不断地摇晃,试图摆脱紧追不舍的利芒。

    陆随风面目冷峻地望着虚空中的战况,突然咧嘴一笑,随即打出一个手势,城头上忽然飞出一片人影。龙凤虎亲卫以及龙飞,申老,云无影,一众人等,齐齐脚踏虚空直向那数百名悬立虚空观战的玄圣境高手,南宫飞星忠实的追随者湧去。

    紫燕见状,微愣了愣,接着也随着一步跨出城头凌空飞掠而去。

    陆随风转脸望了南宫玉一眼;"玉姐该你出面了!"南宫玉心领神会地点点头,身形拔起追随着紫燕的身影,转瞬便与龙凤虎众人汇集一处。

    虚空对峙,数百名南宫飞星的追随者们见对方前来的人数不多,且都是年轻人,众皆冷笑对方不自量力。数百圣者高手同时发出狂暴的威势,铺天盖地的碾压过去,企图一举将对方瞬间撕裂,粉碎。

    双方相距三十米,数量上差距颇大,质地上双方落差更大。数量占优的一方,清一色的圣者修为,几乎可以横扫整个天翔王国,所向披靡。但对方却并不知道自己所面对的都是一些什么人,其中的任何一人站出来,就算他们集众之力也奈何不了。

    两股强悍的威势无声无息地朝前奔涌,突然在空间相遇,碰撞,卷起可怕的呼啸声,犹如两道汹涌的海潮相互对撞,骤然发出一声轰隆巨响,方圆百米掀起一股惊天风暴,一团巨大的蘑菇云席卷而起,天地为之颤动。

    数百圣者的阵营像似惊涛骇ng中的一叶扁舟,左摇右晃,上下颠簸。有几人甚而差点从虚空中坠落,幸得被身边的同伴紧紧拽住,才得以稳住身形。

    玄力风暴气劲逐渐隐退,数百圣者俱皆脸色苍白,无数人的嘴角还止不住的往外在溢血。

    龙凤虎一众仍是一副云淡风轻,气定神闲的姿态。高低强弱,一击立判,绝不是数量的差距所能弥补,纵然再多出一倍,只怕也难填补此中的落差。

    这时,南宫玉趁势越众而出,肃然地道:“各位前辈!你们都是我天翔王国的精英强者,我知你们虽曾受过南宫飞星的恩惠,故忠心耿耿的追逐着他的脚步。但,相信你们此刻也清楚南宫飞星将领着你们走向何方,那是一条人神共愤的邪恶之路,一条出卖良知和灵魂的不归路。在是非善恶的天平上,你们仍有抉择的权利。希望各位不要因最后的选择而使你们的家人,亲人,祖辈蒙羞受辱。弃暗投明,重新走进王国的怀抱,言尽于此,自己的命运岂可交予他人掌控。”

    南宫玉的话句句敲打着人心,有如暮鼓晨钟般在空间荡漾回旋,在这些人的心脑间环绕,掀起层层波澜。

    对方的圣者阵营中,有一人垂下了头,涨红着脸缓步走出人群,朝着南宫玉的方向行来。

    有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便有第二,第三......片刻间,对方的阵营中只剩五个始终执迷不悟的人。

    这五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忽然齐齐返身飞驰而去。龙凤虎众人正欲追赶,被南宫玉叫住。

    “让他们去吧!也许他们有不为人知的难处,我们不必强人所难。”南宫玉宽容大度地道,赢得了刚归顺的一众圣者的赞叹。

    “王爷快走!大势已去,所有人都已投诚。”

    “王爷!留住性命,总有东山再起之时。”

    五人一边朝南宫飞星驰来,一边大声地喊叫道。

    南宫飞星此刻已被云无涯追杀得满虚空上蹿下跳,雪白的长衫已被自己的鲜血浸染,全身上下至少有数十道裂开的口子。对方的剑太毒,太刁,太巧,每一剑都直指要害部位,每次侥幸躲过,都会在身上留下一道裂口。别说反击,就是想躲得远一点,逃避对方的攻击都是一种奢望。自己平生爱做猎抓老鼠的游戏。如今是天道循环,因果不爽。转瞬间成了一只被戏耍的虫子,满虚空的上蹿下跳,狼狈不堪,丑态百出,还时时险象横生命在旦夕。

    五个圣者的突然闯来,奋身挡住云无涯的追击,南宫飞星见状,心中一喜,趁势聚起最后的玄元力急速飞驰,势如一颗天外流星般狂逝而去,呼吸间已在千米之外。

    云无涯正欲追赶而去,却被后闯来的五人视死如归地挡住,尽管每人身上都被云无涯在瞬息间刺了十多剑,热血在空中不断的飞洒,仍不退半步,几人的脸上似乎都清晰写着求死二字。眼中无畏无惧,有的只是无尽的悲凉,那是一种报恩还债,从此两清的无奈选择,用这一世的生命来偿还。

    追击南宫飞星的最佳时机已错过,茫茫虚空中已寻不到南宫飞星的身影。云无涯突然停住了对五人的攻击,默然地凝视着眼前的几人,似乎像是读懂了他们眼中的内容。

    “你们没有错,值得我尊重,去吧!”云无涯忽然透出一声轻叹,收剑还鞘。

    “你们怎么还不走,不怕我改变主意?”云无涯十分意外地望着五人,身上还不断地有血往外涌,滴滴答答向下滴洒坠落。

    “我们的前帐已清,后账未了。”其中一人说道。

    “哦!还有后账?你们活着就是为了还账?”云无涯十分不解地问道,天下之大,当真是无所不有。

    “南宫飞星有恩于我们,自当以命相还。你留下了我们的命,是新账。所以,我们也要还。这就是后账。”一人十分坚定而执着地道。

    云无涯苦笑着摇摇头,道:“我们之间没有账,我留下你们,是你们的勇气和人格赢得了我的尊重。你们有资格继续活下去,仅此而已。”

    “我们的命是你的,跟着你!不然将我们的命就此留下。”五人意志坚定的同时点点头。

    “你们确定?”云无涯若有所思的最后问道。

    “确定!至死不悔!”五人异口同声。

    “好!我接受。不过得问问我们少爷意思?我做不了主!。”云无涯会忽然显得没底气的说,声调低得差点听不见。这种事他可没胆自作主张。

    手一扬,出现了五粒丹药,递给五人:“你们伤势不轻,这是五品丹药。”

    五人也不矫情,接过丹药毫不犹豫地吞了下去。云无涯也不再多话,转身便向城头行去。五人见状,也追随着他的背影而去。

    “南宫飞星呢?”刚踏上城头,欧阳天忌就朝他身后东张西望地扫视着。

    “跑了!”云无涯冷着脸答道。

    “什么?跑了,你是干什么吃的。一个小小的尊者三品,竟能从你的手中跑掉?丢人呀!连我都没法见人了。”欧阳无忌捶胸顿足地悲呼道,“没这斤两就别打肿脸充胖子死顶!这里有大把人可以轻易将他生擒活捉,你逞什么能,活生生让人给逃了。放虎归山,后患无穷。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懂吧!看你怎样向老大交代?”欧阳无忌越说越带劲,正准备毫不留情的继续对这云无涯狂轰乱炸,后脑倏地被人拍了一掌。

    “你有完没完!”只见欧阳明月双手叉腰,杏目圆睁瞪着他,气呼呼地道,“不就跑了一个南宫飞星,一条丧家之犬,还翻得了什么大ng。这样对待自己兄弟,你还是人吗!肯定是公报私仇。无涯,别理他,我们走!”伸出纤纤玉手一下挽着云无涯的手臂,柔声道,“我和你去见老大,大不了我陪你受罚。老大怎么了,也得讲理不是。”

    意外地,云无涯这块冰被欧阳明月这样的挽着,非但没挣扎,也没反抗,似乎连一点排斥感都看不到,眼神好像还藏着丝丝喜色。

    嘶!欧阳无忌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完了!我老姐入魔了,不会真看上这块冰了吧?云无涯,你这个阴险的家伙,不声不响地就在暗里泡上了我老姐,想让我做你的小舅子,门都没有。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