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十五章 喋血孤城

正文 第六十五章 喋血孤城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敌我的优劣之势都呈现在阳光下,一方占数量之优,一方凭借坚城固守,鹿死谁手难定论。双方暗里或许都还藏有底牌,不到最后一刻,都不会轻易亮出来。

    南宫玉最后提出了一个一直困扰着众人的头疼问题;一旦被对方的撞门车贴近城门该怎么办?那是一处防守的盲点,箭矢射不着,滚木雷石也无法攻击到对方。

    陆随风闻言,很快便想出一个十分简明有效的方法,只须在各门城楼架起一大火炉,然后烧上一锅沸腾的滚油,撞门车一挨近城门,就直接往下浇,其结果不言而喻。简单的一招,便解决了一直着困惑众人的难题。

    清晨的阳光总是那么明媚灿烂,新的一天或许是个不平凡的日子,或有一埸惊天动地的血腥搏杀,或会有许多许多的人就此倒下,再也见不到明日的朝阳升起。

    修整了一日的将士们人人精气十足,在他们脸上看不到一点惶恐畏惧,是什么样的信念在坚强的支撑着他们?没人知道,也没去问。他们的心里或许只存着一个念头;他们的家人,亲人,兄弟姐妹就在身后的城中……

    呜,呜,呜……

    战争的号角响徹碧空大地,声声催人心肺,恰似悲壮的哭泣。

    倾刻间,人喊马嘶,军旗招展,战鼓喧天,一队队甲胃分明刀剑闪亮的军士从各个营门浩浩荡荡地开出,整齐划一的的脚步声令大地为之震颤。

    内王城,北门的城楼之上,陆随风青衫飘飘负手而立,紫燕一身金甲披身肃立一旁,另一旁则立着粉红战甲的南宫玉,交出了主帅的指挥权,像是移走了压在身上的高山巨岩,秀目时不时地投向神色冷峻的陆随风。她知道今日一战,将是敌我双方破釜沉舟的终极之战。城北是四门中最薄弱的一环,自然成了对方最关注,最易突破的地方。防守的力量不足二十万,而城楼之下则是一望无际的叛军,至少有一百五十万之众。面对如此严峻的势态,如何以寡搏众,以弱胜强?上苍似乎总是在捉弄他,一次又一次将其置身于险境绝地之中,不知想要证明些什么?将又如何化解眼前的危局?

    "龙一!率龙组前往东城门镇守!""凤一!率凤组镇守西城门!""虎一!率虎组坚守南城门!""龙飞,申老,云无影!你三人各自负责监控一门,危急紧要之时,无须再隐藏实力,放手施为,以威摄敌胆!""遵命!"众人齐声领命,人影闪动,纷纷快速离去。

    陆随风临埸发号司令,调兵遣将,指挥若定,严然一派主帅风彩。

    当下敌方的军力是我方的七八倍,但尽皆普通士卒和低阶武者,战力低下,素质衰弱。一旦惨遭重创,必然胆颤心寒,斗志全无,士气直落。我方人数虽寡,但皆精兵良将,以高端武力居上。敌我双方势态各具优劣,彼此皆可一搏。战场的势态瞬息万变,关键在临场的调度和应变,最终结果实难预料。

    “南宫飞星会在阵营中吗?”紫燕指着城下黑压压的人流问道。

    “这重要吗?战争的格局是一攻一守,战略上几乎难以更改。他在与不在都改变不了多少局势。”独孤惊云冷冷地笑道。

    “当然重要!听说他是当今武道第一人,我想会他一会,将其打落神坛。”紫燕挺了挺高高耸立的丰满酥胸,意气风发地道。

    咕咚!每当紫燕展现这个姿态时,他的脑中都会闪出浴桶里的那一幕,都会不由自主发出这种声音,即使在风云变幻的战场上。

    陆随风俯身贴近她的耳鬓,阵阵女儿香扑鼻,令人热血瞬间沸腾,强压住心中狂奔的热流:“拜托!这可是在战场上呀!能不能稍稍收敛一点?”

    紫燕娇羞地横了他一眼:“我就这样!这可是在帮你磨砺心境修为,想想该如何回报于我才是。”

    呃!陆随风闻言,顿觉心惊胆颤,无语。

    “咳咳!当姐是透明人呀!服了你们,大兵压境还有闲情打情骂俏。”南宫玉咯咯调笑道,心里莫名的有些发酸,更多的是羡慕和向往。

    “禀报统帅,敌军已从其余的三门发起了攻击,战况激烈。”一名军士禀报道。

    “知道了,你去吧!随时汇报战况。”陆随风挥挥手。

    “我们这一方为何没动静,南宫飞星在弄什么花样?”紫燕颇感迷惑地问。

    “他在等!很有耐性,十分沉得住气。”陆随风意味深长的道,他在想南宫飞星此时在等什么?

    “等什么?你们男人的心中为什么有这许多弯弯绕?”紫燕十分鄙视地道。

    南宫玉苦笑着摇摇头:“南宫飞星在等三门告急,迫使我方不得不抽兵前去增援,那时就是他百万大军发起雷霆一击的时候。”

    “这样啊!这南宫飞星也太卑鄙恶毒了。”紫燕愤愤地道。

    “这与卑鄙不卑鄙没关系,兵不厌诈。”陆随风公正的肃然道,“两军相对,时机的把握至关重要,存于一心。兵者,诡道也!”

    “那南宫飞星的确是个人物,这么有耐心。”陆随风思索地道,“但这也是他一厢情愿的算计,有龙凤虎以及龙飞三人各自镇守三门压阵,应该可保城池有惊无险。南宫飞星很快就会失去耐心,最多一时三刻间,我们这边就要开始战斗了。”

    “风弟对似乎南宫飞星生性为人研究很得透彻?”南宫玉好奇地道。

    “呵呵!我们该是宿命中的对头,我从来就没有小视过他。他却时常在忽视我,直到如今才开始认真的正视我这个宿命之敌。不知是否稍嫌晚了些?”陆随风颇含深意地言道。

    “南宫飞星的确失去最佳时机,在你最弱小的时候,就该扼杀在摇篮中,不该让你成长到能与他抗衡的地步。这是他一生中犯下的最不可饶恕的错误。这种错误是要以鲜血,甚至于生命来承受。”南宫玉十分深刻地剖析道,同时也多了一些明悟。

    “禀报统帅!三门的敌军连续发动四次疯狂的进攻,均被我们成功的击退,现在停止了攻击。”军士禀报道。

    “全军准备战斗!”陆随风闻报,立即发出指令,“刀剑出鞘,箭上弦!”

    呜!对方阵营内的号角终于吹响了。

    咚咚咚!战鼓齐响,声震大地。

    轰轰轰!一个个万人方阵整齐划一的迈步朝前踏进。成百上千的云梯,攻城车耸立,缓缓向前移动。

    “终于来了!”南宫玉深深地吸了口气,敌军未临,身上的气势便禁不住蔓延开来。

    “玉姐!淡定,沉住气,敌人还没上城。养精蓄锐,等会才能大展神威。”陆随风淡淡地了笑了笑,适时的提醒道。

    “我这是怎么了,我很紧张么,为什么会这样?”南宫玉不停地自语道,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十分恼怒,甚至羞愧,涨红脸低垂着头。

    “玉姐!这不是紧张,是一种大战前的兴奋状态,激情的提前释放。”陆随风宽慰地解释道。

    “是这样呀!”南宫玉恍然地道,“本公主单独面对敌人时也从未出现过这样的状况,怎么你一来反倒会变得如此沉不住气?,真是想不明.....敌人上来了!”南宫王突然停止了说话,冷峻地望着下方。

    “等一等,敌人再近些再放箭。”陆随风说道,嗓音不大,但城头上的每个将士都能清晰的听见。

    二百米......一百五十米......一百米……"放箭!"陆随风一声令下,万箭骤然齐发,天色斗然一暗,漫空箭雨有若天河倒悬倾泄而下,大地空间暴起一片惨呼惊嚎,城下叛军倾刻间大片大片的倒下,万千士兵被锐利的箭矢洞穿,鲜血像喷泉般四下喷射,成群成堆的士兵在一波又波箭雨下不断地轰然倒下。

    战争的残酷血腥让人失却了应有的本性,身后的将士并未因前面的战友同伴倒下而停下步伐,而是满面悲愤地踏着他们的尸身继续朝前,然后又倒下,周而复始,层层叠叠......

    片刻间,城下已然积尸如山,血流成河。终于,成千上万的士兵践踏着战友的尸身趟过血河,在血水四溅中,兵临城墙。数以千计的云梯贴住城墙,无数悍不畏死的将士奋力的涌上云梯朝城头攻击而上。

    陆随风见状,冷然一笑,抬手在空中做了一个手势,龙狮卫的五千金甲突然出现在城头,沿着城墙一字排列开来,一片银光闪过,梨花枪出,无数刚冲上城头的敌军将士,便像下雨般纷纷洒落城下,又是一片撕裂天地的惊呼惨叫。

    城头的弓箭手退后数步,集体张弓抬箭,再次万箭齐发。一波又一波密集的箭雨,将敌方的阵营射出了一片巨大的真空地带,把前后的军队生生隔离开来。攻至墙角下的士兵,在滚木雷石狂暴的轰击下,几乎全军覆灭。剩余的兵将纷纷朝回奔逃,还未奔至真空地带,便被一轮箭雨射倒。

    同样的攻防战,不一样的战法,得出不一样的结果。一个照面,一轮疯狂的集团军攻击,转眼间敌方便死伤十余万众,我方却竟连一个伤者都未看见。

    这让南宫玉这位巾帼大英雄开了眼界,惊呼连连。她曾亲自指挥过无数诸如此类的攻防战,结果都是血染城头,贴身搏杀,九死一生,拼个两败俱伤,才勉力保住城池不失的结果。

    陆随风却是云淡风轻的说几句话,抬手做几个手势,所有将士令行禁止,责任分明,攻防有序,将庞大完整的敌阵生生撕裂出一片真空地带,让敌方的攻城大军前后隔离开来,彼此不能呼应,士气顿然大跌,斗志迅速衰落下来,心生胆怯惊惶,失去了继续进攻的勇气和信心。战略,战术,以及对人心的把握都妙到毫端。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