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十四章临埸撑帅

正文 第六十四章临埸撑帅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轰隆隆!

    人流过尽,坚实的城门重新轰然关闭。城楼上的南宫玉忽觉全身脱力,双眼一暗,跟着仰头便倒了下去,幸得立于一旁的锦衣卫统领眼疾手快的一把扶住,否则一头便栽下了三十米高的城楼。

    "玉姐怎么了?"青影一闪,陆随风巳出现在城楼,紫燕紧随其后。

    俯身把着南宫玉的手腕脉门,良久,陆随风才轻舒了一口气;"疲劳过度,心神耗尽。唉!难得一个女儿家撑起如此大的埸面,修为再深也得拖垮。"边说边将一粒丹丸塞入南宫玉的口中,随对禁卫军统领道:"叛军今日不会再有所行动,将士们已精疲力竭,让他们好好修整正一番。这里就暂且由我们代为防守了""你是谁?凭什么要在此指手划脚?更何况,就你这点人,对方一个冲锋就能灭了你们。"锦衣卫统领歪歪嘴,有些不屑的扫了陆随风一眼。

    陆随风将南宫玉交给了紫燕,立起身来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我劝你尽快照我的话去做,否则公主醒来可不会与你讲道理。""你以为自己是谁?竟敢拿公主来威胁我。像你这类吃软饭的傢伙,本统领见得……"轰!锦衣卫统领话说完,便被一股强大无比的气劲轰飞出去,直摔出四五米外,一屁股跌坐在地,面呈惊骇之色。

    吃软饭,这句话是陆随风平生最不喜欢听到的几句话之一,这统领恰好犯了忌,才有此一摔。恰好南宫玉在此时转醒过来,听到了这十分刺耳的话,刷地一下立起身来,一双秀目似欲喷火,面色阴沉得令人心里发颤;"立即道歉!否则……""对不起!"统领见状,脑子一清。不得了!一句话点燃了公主的滔天怒火,甚至感到了森寒的杀意。虽不知为何会这样,却知道如稍有迟缓,结局一定会很悲惨。所以,公主话未说完,他巳赶快朝陆随风施了一礼,恭敬地道了一声歉。

    "立即按他说的去做,否则你这统领也就别做了"南宫玉余怒未消的冷斥道。

    "遵命!"统领惶恐地应了一声,转身向城楼下飞奔而去。

    哇!南宫玉突然一声悲呼,整个娇躯出人意料的一下拥入陆随风怀中,将头深埋在他的胸前,凄凄切切地涰泣起来,将这些日来埋在心里的一切负面情绪,决堤般的倾泄而出。

    立于一旁的紫燕见状,心中顿觉五味翻腾,难受之极。明知道这只是姐弟之间的真情流露,但这种酸酸的滋味就是挥之不弃。女人天生的特殊占有欲让她感到无尽的委屈,泪花不由自主的在眼眶里滚动,竭力地强忍着,银牙都几乎咬碎。一赌气,索性别过脸去,眼不见心清静。

    陆随风坦然地任由对方紧紧的抱着自己,泪水浸透了他的胸襟,只是轻柔地拍着她的香肩。此时的南宫玉像是一个受尽惊吓和委屈的乖乖女,那里还有点风姿卓越,吒咤风云的巾帼形象。

    良久,南宫玉这才声收泪歇,抬起泪眼迷蒙的目光望向陆随风,绽然一笑;"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我说过,就是地裂天崩也会赶来。"陆随风深深地吐出一口憋了许久的浊气。

    "对不起!弟妹!姐这些日子太累太艰辛了,借你风弟宽广的胸口歇一歇,倾泄一下心中的委屈。"南宫玉对着紫燕苦涩地一笑,十分歉然地道。

    紫燕此刻反倒十分同情南宫玉的处境,一个女儿家背负着如此沉重的压力和责任,面对如此险恶的境况,竟然能坚韧的挺了这么久,如果换作自己未必能做得更好。

    "玉姐真了不起!是我们所有女人的典范。貌似有些人很亨受的样子!"紫燕无比幽怨地扫了陆随风一眼。

    "我这样子很亨受吗?"陆随风一脸冤屈地道:"我很难受,恨自己没能尽快赶到,让玉姐历尽了凶险和艰熬。""哼!都怪那可恶的南宫飞星,否则我们早赶来了。"紫燕愤然地报怨道。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你们在途中遭遇了南宫飞星的阻击?"南宫玉敏锐的猜测道。

    "正是!他竟调动百万大军,在黑江大峡谷佈下了天罗地网,妄图将我们一举歼灭。"紫燕简略地叙述了一下寒谷城之战,如何三管齐下逼退飞雨大军,以及峡谷中被困入绝地的那一幕。

    南宫玉直听得脸色发白,手心渗汗,不甚唏嘘地道;"没想到你们此行竟是如此凶险,惊心动魄。难怪南宫飞星会大动干戈的要至你们于死地,他怕你们一旦与我合兵一处,就再难攻破内王城了。""那又怎样?还不是被我们在山林中猎杀了近二十万人,最后照样毫发无损摆脱了百万大军的围杀。"紫燕颇感自毫地道。

    "照你所言,敌方百万大军巳将三面出口牢牢封死,唯剩下一面万丈断崖,那你们又是如何无声无息的脱困而出?"南宫玉疑惑地问。

    "我们做了几百架风筝,龙狮卫全军便是乘着这些风筝飞离断崖,脱出了绝境。"紫燕说得似乎很轻松,南宫玉却是惊叹连连,此中的凶险,至之死地而后生的疯狂举措,唯风弟和龙狮卫这样的存在,才有如此胆魄豪气。

    ……

    南宫飞星不停地搉促大军紧赶慢赶奔向王都,半途中便接到了龙狮卫闯破了几十万大军的营地,顺利的进入了内王城。心一下沉了下去,自己最担心害怕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自与陆随风交锋以来,累累受措,每每总是稍晚一步,落于后手。对方总是思我所思,算我所算,永远在前一步反算于我。拥有这样的对手实是令人寝食难安,胆颤心惊,防不胜防。

    目下,各路勤王之师巳从四面浩浩荡荡的直逼王都而来,如再不能尽快的拿下内王城,后果不堪设想。悔当初,应一鼓作气攻破内王城,如今陆随风和南宫玉已联手合兵一处,共御坚城,再想攻破城池更是难上加难。唯今之计,只有倾力调集手中的四百万大军,从四门同时发起雷霆般的攻势,只要其中的任何一门失陷,便是大功告成。数百万大军一旦破城而入,必将摧枯拉朽,势不可挡。

    内王城,临时统帅部的大厅内,灯火通明,几十位衣着光鲜杂乱的人分座两侧,这些人都来自各帮各门各派的高层代表人物,包括御林军和锦衣卫的大统领。

    南宫玉依然一身粉红战甲端坐中央,身旁紧挨坐着一袭青衫的陆随风。

    "从即刻起,统帅一职由龙狮卫大统领陆随风担任,本公主为副帅从旁协助。"南宫玉威仪万千的突然宣布道。

    "陆随风是谁?竟凌驾于公主之上!""小小的龙狮卫统领,能担此大任?"厅内顿时一骚乱,议论纷呈。

    "我等坚决不同意!"来自张家的高层代表,月公子张天明愤然起身抗议道。

    "哦!说说你的理由?"南宫玉秀眉一挑,冷声问道。

    "哼!区区一个来自西郡州的小人物,名不见经传,有何能何德统领指挥在座的诸位?在座的任何一位,无论身份背景还是资历都比他高出一大节,何以服众?"月公子义正词严的朗声道,他可没忘记陆随风给他留下的无尽耻辱,但此刻他并非公报私仇,纯粹就事论事,不带个人私怨。

    "是么?"南宫玉鄙视地望着他,寒声道:"你可听说过寒谷城之战?""略有所闻!那与他有何关?"月公子不解地问。

    "你们只知寒谷城一役,我天翔大军大获全胜,乘胜追击,直至飞雨五百万大军赶出国门。却不知龙狮卫以区区五千之众,在寒谷城下强悍飞雨五十万雄兵,一战斩敌二十余万众,令敌胆颤心寒。紧接着焚烧粮草,夜袭敌营,孤身独闯敌军统帅部,逼其全线退出我天翔国境。随之马不停蹄的奔行数千里,在黑江大峡谷又遭遇南宫飞星百万大军围杀,在茫茫的山地丛林间浴血拼搏,猎杀对方近二十万众脱困而出。再奋力冲破围城叛军的大营……这一桩桩,一件件,试问在坐的诸位,有谁能做到其中的一桩一件?如果连这样的人物都不配统领指挥各位,还有谁?难道是你这位高高在上,风度翩翩的月公子么?""如此卓越的战绩足可名垂青史!""太令人震撼了!这等人物有资格统领群雄!""我等愿听大统领号令!"月公子知道三公主绝不会无中生有,只是这战绩也太过骇人听闻了,每一桩都是那样的惊心动魄,忽然觉得自已在他面前显得那么渺小卑微,顿生一种仰视之感。满面羞愧举手深表赞同。

    "好!各位即无异议,就让陆统帅给大家说几句!"南宫玉借势将陆随风推向了主位。

    "承蒙各位不弃!如在刻意推诿,未免显得骄情了。客套话就不说,时间紧迫,我就直奔主题。"陆随风立起身来朗声说道:"我们首先应该分析一下敌我之间的势态,才能拟定下一步的行动方略。据我估计,叛军的数量约四百万出头,而我们经过连翻拼搏之后,可用的兵力也就在六十万左右。敌我双方数量悬殊很大,这是我们的弱势。但我们在地理上却佔尽了优势,只要布置调配得当,凭着坚城固守,足可以之一战。再加上各路勤王之师逐渐逼近王都,南宫飞星定然心急如焚,必会孤注一掷的调集所有的兵力从四门同时发起攻势。只要其中一门失陷,我方就是彻底的输家。""那我们该如何应对?""敌我悬殊太大,久守必失,城池早晚会被攻破!""各位所虑甚是!所以我们必须拥有一支强悍的机动战队,能在最短最快的时间内驰援各个危急之处。这支战队就由龙狮卫担任。大家只要能在关键时刻挺住半个时辰,龙狮卫就能迅速拆达。各位一定在质疑,区区五千人能起多大作用?那我就毫不夸张的告诉各位,纵有十万敌军涌上城头,也要让他有来无回。"陆随风豪气冲天地言道:"再给诸位透露一点机密,龙狮卫中最弱的士兵,其修为都是玄皇境五品。"嘶!在座的众人尽皆倒吸一口凉气。

    天呐!五千玄皇境组成的战队,难怪战力会如此强悍。众人悬起的心一下回到肚里,最后一点惊惶不安也被彻底驱散,久违的勇气和自信又重新回到了脸上,人人都象打了鸡血般的兴奋和激昂。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