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五十五章惊世一战

正文 第五十五章惊世一战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吴将军!作为军人,气不可泄,志不可夺。兵不在多,而在精。我龙狮卫五千将士纵然面对百万之众,也绝不会心生畏惧。只要一声令下,势如虎入羊群,杀破敌胆。"陆随风豪气滚荡地言道。

    "勇气可嘉!不过这是战埸,而非赛场。"吴将军指着城下黑压压的敌军营帳;"百万大军岂同儿戏,区区五千之众融入其中,犹似沧海一粟,瞬间灰飞烟灭。年轻人,热血可冲动,却不可盲动。"陆随风闻言不以为然地淡淡一笑;"将军所言非虚!通常情形下,只要头脑稍轻醒一点的人,再狂妄也不敢以区区五千之众去撼动百万之众。但,如果对方只是一群蝼蚁,又另当别论了。"吴将军面色一沉,有些恼怒地喝斥道:"我二十万大军凭此险要之城,与敌血战十数日,目下只剩五六万伤残之众,你还认为对方只是一群蝼蚁?""将军息怒!恕我直言,你军中将士只是普通军兵,而我龙狮卫的将士面对这样士卒,可以一挡十挡百。这支军队纵算身陷百万军中也能全身而退。我如此说,将军信否?"陆随风一脸肃然地道,没一点虚言玩笑的成份。

    "军中无戏言!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吴将军真的震怒,这是对他,对这些浴血奋战的将士赤裸裸的羞辱。

    面对吴将军的怒火,陆随风似若未见,有些答非所问地道:"将军的修为应该是玄王境八品吧?""你竟能一眼看透我的修为?"吴将军面现惊诧之色。

    "很惊讶吗?如果我再说,十个将军你都不是他们中任何一人的对手,是不是会更惊诧?"陆随风语出惊人,十分雷人地道。

    "你说什么?任何一人?"吴将军指着城下的龙狮卫,满脸不信地道:"他们都是什么实力?""最不济的一位也有玄帝境七品!"陆随风淡然地道。

    吴将军闻言骇然惊退一步;"此话当真?"陆随风理了理被风吹散的发絲;"将军认为我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还会打妄语么?否则,我会视这些将士的生命如草介?将军如若不信,可任意挑一人试试?""不可能?五千玄帝境组成的军队,世所罕见!我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吴将军连连摆头,直觉大脑有些混乱。

    "以其坐以待毙,让对方百万大军从容的碾压一座危城,不如主动出击,打他个措手不及,乱其心智,令其胆颤心寒,一时摸不清我方虚实。如此才能争取到更多的时间,空间,再进一步谋划退敌之计。"陆随风献策道。

    "让我想想!想想……"吴将军竭力的整理着思绪,尽可能地让大脑更清醒一些。

    "明日,我将会率部出城迎敌,将军可在城头观战。如若不胜,我等也不用回城了。"陆随风丢下一句话,整个人便突然消失在城头。

    这小子的话到底有多少可信度?吴将军像是完全清醒了过来;他刚才在说什么?明日率部出战,五千对百万?疯了!这小子一定脑子进了水,简直是以卵击石,蚍蜉撼树。不行,必须得阻止这种自掘墓的行为。咦!这小子人呢?

    城头上除了值守的士兵之外,并未发现陆随风的身影。吴将军四下巡视了一周,仍是一无所获。眨眨眼的功夫,便像风一般消失了,身手果然不凡。但战争那里会像他想的那样简单,个人的力量在千军万马中又算得了什么?就算双方势均力敌,倘若指挥不当,都会发生惊天逆转,更何况……

    "将军!"副将面带欣喜之色的匆匆奔上城头;"那些身受重创的上千名将士,现在大都已完全复原了,几乎都可以重新再上战埸。""哦!有这种事?"吴将军简直有些不信自己的耳朵,惊疑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是那位刚到的龙狮卫统领,一下拿出了许多疗伤丹药,那些受伤的将士服下后,没多少时间,个个都变得生龙活虎起来。实在是太神奇了!"副将惊叹不巳地说道。

    "是这样!看来这小子还真不是块简单的料。人才啊!更不能让他白白的枉死。"副将有些莫名地望着将军,不知他在嘀咕些什么?

    "传我将令!即刻增派一队人马守住城门,没我的军令,任何人不得善自出城。"吴将军果决地下达了封门令。

    "是!"副将欣然领命而去。

    漫漫长夜悄然退去,天边隐隐现出一抹鱼肚色。

    飞雨大军的兵营内,一队队的传令兵来回来穿梭的奔腾着,像是在传达某种指令。片刻后,成千上万的兵马队列整齐肃然地开出兵营。一眼望去,洪流般奔湧而出的人流,至少有五十万之众。

    寒谷城的城门前,龙狮卫的五千金甲正与守城的数千军士对峙着,一副剑拔弩张的势态。

    "开门!"五千金甲齐吼。

    "不开!没将军号令,任何人不得善自出城。"守城门的军士坚决地回应。

    城头之上,陆随风与吴将军对峙着,同样的互不相让。

    "我是全军之主将!必须对这里的每个将士负责,绝不允许任何人做出无谓的牺牲。"吴将军抬出主将的身份权威,希望能借此压制住对方,放弃这种毫无意义送死行径。

    "我非你属下之兵,你无须对我的行动以及生死负责。"陆随风强辨道。

    "即然到了这里,就要受我节制。擅自行动乃是兵家大忌,有违军令者,军法从事!"吴将军态度强硬的厉声道。

    陆随风知道吴将军的行事风格,一板一眼,十分稳健。但眼前的势态若一味固守,援兵未至巳是城破人亡,与等死沒多大分别。而自己一时半刻之间也很难说服这位固执的将军,事到如今不得不亮出最后的底牌了。

    "你说能节制于我?若反过来能节制于你,又当如何?"吴将军闻楞了楞,随即不以为然地哈哈一笑道:"如你所言当真,我自当听命于你。但,这可能吗?所以还是乘早打消出城送死的念头吧!""这世上没什么是不可能的!"陆随风手掌一翻,一枚金光闪射的令牌呈现在眼前。

    "侯府金令!"吴将军骇然惊呼,见金令如见侯爷,这是西郡州最高权力的象征;"末将吴天宇叩拜金令!"肃然俯身下拜。

    "吴天宇听令!即刻打开城门,让龙狮卫出城迎敌。不得有误!"陆随风手持金令,气势凛然地下令道。

    "末将谨遵上命!"吴将军毫不犹豫地应道,随向城门下的兵士大声喝道:"打开城门!让龙狮卫全军出城迎敌!"军令如山,吴将军无奈地发佈开城之令。

    话音刚落便传出一阵轰隆隆的声响,厚实坚固的城门缓缓开启,守门的军士迅速闪过一旁,让出通道,任由五千金甲将士奔涌出城。

    每个金甲将士的眼中都充满着无畏无惧,义无反顾的神光,胸腔中奔腾燃烧着熊熊的战意。此一去,风起云涌,天地色变。惊世一战,不胜不归。

    "望陆统领再行三思!现在收回成命还来得及。这些将士可都是我西郡州的精英啊!此一去……"吴将军仰天悲叹,状极凄伤,英雄有泪不轻弹……

    陆随风见状,心中颇为感动。真是一位忧国忧民,爱惜将士的好将军。

    "将军莫要如此悲观!战争一事不可固成守旧,更不可以常态判测。以弱胜强的案例,史上多有记载。龙狮卫今日一战,必将列入千古史册,威震整个东大陆。"吴将军用一种十分迷茫的神光望着这位手持金令的年轻统领;他凭什么这般执着的认定他龙狮卫此战必胜?五千对阵五十万,想想都不寒而憟,他却是如此云淡风清,那来的自信?

    广阔的原野上,五十万大军纵横排列,层层叠叠,军旗招展,望之令人头皮发麻。

    五千金甲将士无畏无惧继续向前挺进,直至敌阵不足五百米处方才停下前行的脚步。

    敌方阵营暴出一片哗然之声;五千人出城迎战!天翔王国的人都是吃什么长大的?猪呀!

    "这是什么状况?对方不思坚守危城,派这点人来出城迎战送死,玩的是什么把戏?"敌方主帅一脸迷惑地左右问道。

    对方的愚蠢之举完全颠覆了常识,反倒令这些身经百战的战将,一时间有点转不过弯来,面面相观,尽皆郁闷地摇着头。

    五千金甲随着云无影手中令旗的展掦,金影连连闪动变换,迅速列成一个十分怪异的阵形。

    "这是什么战阵?"城头之上的吴将军惊疑地问,他虽谙各种兵法战阵,但眼前的怪异阵形却是闻所未闻。

    "三合重叠阵!属于攻击形的战阵,一旦发动,一往无前,视死如归,不击溃敌人绝不会停止。"陆随风古井无波地解说道。

    "你是说,要以这五千之众对敌方的五十万大军发起攻击,强行闯入敌阵?"吴将军惊骇張大嘴,眼球都鼓了出来。

    "将军稍安勿燥!且静心观战。今日一幕定会让将军终生难以忘怀。"陆随风指着城下的千军万马;"惊世之战开场了!"吴将军的目光投向城下的战场;云无影的令旗迎风一挥,五千金甲将士的手同时掦起,每人的手中骤然现出一把通体黑亮的弓弩,每把弩上并排列着十支寒芒闪烁的箭矢。

    "这叫"诸葛神弩",一发十矢。"不待吴将军询问,陆随风开口解说道:"每支弩箭价值十金,玄王境之下,中者非死即伤。"吴将军已麻木了,再遭雷劈也没多大知觉。每箭十金,这手笔也太大了,这仗谁打得起?

    黑府金字的龙狮令旗向下一沉,刹那间,万箭迸发,天光为之一暗,漫空闪亮的寒芒夹着锐利的呼啸,蔽日遮天,势如天河倒悬般朝着敌阵倾泄而下。

    天地间骤然暴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呼惊嚎……血光迸射中,第二波倾天箭雨接蹱而至,万千凌厉无比的寒芒撕破天穹,以地裂天崩之势奔湧席卷,洞穿一切,破碎一切……

    飞雨大军轻敌,鄙敌,毫无防笵御敌之状,骤遭数十万支利箭狂袭,倾刻间,成片成排的军士饮箭溅血倒下。有些箭矢甚至一穿二,一透三,连绵不绝洪流般的席卷敌阵。

    杀!

    趁对方敌阵陷入极度的惊惶混乱之际,五千金甲同声暴喝,风雷刀齐出。

    吼吼吼!

    天地间猛然响徹一片龙吟狮吼,五千只三丈高的龙狮兽突现战埸,滚荡的蹄声奔腾如雷,大地为之悚悚震颤……

    一时间,漫空尘土翻卷,五千金甲人兽合一,势如狮如羊群,排山倒海般切入五十万大军阵营中。金甲所到之处,人仰马翻,血光冲天。金甲纵横过后绽放一片如电刀光,血海翻卷,哀嚎响彻天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