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五十三章锋芒无铸(下 )

正文 第五十三章锋芒无铸(下 )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五郡州大比一连持续了三天,一場場龙争虎斗的摶杀,血腥,残酷,高潮跌宕起伏,各方的杀伐之气越演越烈。死伤的数字不断飙升,甚而比面对真正的敌人更加冷酷,凶残。

    西郡州的龙狮卫金甲战队,面对一群杀红了眼的对手,仍以百人展开血腥摶杀,不姑息,不留情,直杀得参赛的各方胆颤心惊,未战先怯,战之必败必亡。一路过关斩将,气势凛然霸道,锋芒璀璨。

    坐二争一,龙狮卫的最后一个对手,将面对的是数百年来无一败绩的中郡州战队。无论是谁对上这支无敌之师都会压力山大,心气低沉,未战巳先输了一半。这就是赫赫威名所产生的震慑力,无形精神风暴摧毁人的心智,斗志,令其无勇一战。

    决战在即,龙狮卫的住地仍是一片宁静,没一点决战前夕的紧张气氛。每个将士的脸上都充满了自信,自毫,仿佛这世间已没什么能让他们战栗,恐惧。

    三公主南宫玉几乎每日必到,最后索性连自己的凤巢也不归了。感觉自己巳全身心的融入了这个大家庭,兄弟姐妹间相亲相爱,彼此扶持,坦然相对,不需时时警惕留心防范。在陆随风的精心调教下,其修为更是进展神速,巳达到半步玄尊境的境界。

    至于四王子南宫杰巳遵照陆随风的谋划,已悄然离开了王都,前往西郡州的白云城,潜隐在明月商会中,蓄势待机。一切都进行得十分隐秘,唯有南宫玉和南宫国主知晓。

    "风弟!这些日子我总觉有些心惊肉跳的,不会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吧?"南宫玉有些惶惶然地道。

    "玉姐这段时间俢练太幸苦,太紧张了也会出现这种幻视幻觉。"紫燕宽慰地说。

    "我倒不这样认为!"陆随风若有所思地道:"这或许是一种超前的预警和提示,并非那种单纯的幻视幻觉。王都中似乎有人巳经沉不住气了,想要弄出一些石破天惊的大动作来。俱体是什么,一时也难以推测。总之,玉姐绝不可掉以轻心。需未雨稠寥,防笵于未然才是。""那我具体该如何应对?这无边无际的抓不住一点头绪?"南宫玉知道陆随风从不会无的放矢,定是察觉到了什么异样的状况。

    陆随风从一些收集到的蛛絲马迹中,隐隐发现贝亲王南宫飞星近期可能会有所动作。沉思了片刻,颇为凝重地说:"眼下重中之重就是必须将内王城的御林军和禁卫军牢牢地撑控在手中,一旦发生什么惊变,也可凭此力量确保内王城不失,只须固守一段时间,各方勤王之师定会前来驰援。""事态会有这般严重?"紫燕惊疑地问。

    南宫玉却深以为然点点头;"撑控这两股力量应该没什么问题。而且还应该对那些墙头草和怀有异心的势力严密监控起来,一旦稍有异动,绝不姑息。""玉姐慧质兰心!该如何做无须再加叮嘱。总之,做事一定要迅速果决,非常时期须采取非常手段。对手间相搏抢的就是先机,棋差一气,满盘皆输。"陆随风慎重地告诫道:"这段时间就别过来了,大局为重,暗中开始佈防,永远走在对手的前面,方为上策!""我明白!这就即刻回去。"南宫玉果决的起身向众人道别。

    "玉姐!这里有块玉牌,真到了自己无力应对之时,便捏碎玉牌。就算远在千里之外,我也会全力赶来相助。"陆随风将玉牌交到她手中;"别伤感!人生的聚散离合冥冥之中自有其定数。"南宫玉轻轻拭去眼角的泪光,咬咬牙,毅然离去。

    "王都真会出什么变故?"紫燕质疑地问。

    "我也希望自己的猜测只是虚惊一埸,但这种可能却真实的存在。"陆随风坚持的认定自已的推测。

    "如真发生了变故,相隔千里之遥,如何驰援?只怕赶到时黄花菜早凉了。"紫燕提示地说。

    "我计算过,一旦事态严重,只好放出龙狮卫,日夜兼程,十日之内应可赶到。希望南宫玉能挺住这段时间。"陆随风深深吸了口气,事到如今也唯有静观其变了。

    ……

    五郡大比只剩下最后一轮赛事,龙狮卫的横空崛起,令整个赛事充满了变数和悬念。最受关注的无疑是中郡州的无敌战队与龙狮卫之间的强强踫撞,连埸的廝杀中,两个战队皆无败绩。最终的巅峰一战,吸引着所有人的眼球,火花迸发的埸面最令人振奋和期盼。

    战事未起,武道埸内巳是一片沸腾,呐喊助威的呼叫声震耳欲聋。纷纷在为自己热衷,看好的战队加油,造势,埸面异常火爆。

    贝亲王南宫飞星意外地出现在高高的贵宾上,一袭如雪般的长衫,正襟危坐。开赛至今,他还是首次出现在武道埸内。

    "二弟今日也有兴趣来观战?"南宫国主微感意外地问。

    "此战值得一观!黑马爆尸的埸面一定十分精彩,壮观。"南宫飞星意味深长地阴阴一笑。

    "哦!何以见得输的一定会是西郡的龙狮卫?"南宫国主有些讶异地问道。

    "一群蝼蚁而已,最终的结局唯有灰飞烟灭。"南宫飞星一副成竹在胸,胜卷在握的姿态;"王兄不希望这个结果吗?"盛老搖搖头,不以为然地道:"此时断言似乎言之过早,鹿谁死谁手难下定论?""是么?那就拭目以待!"南宫飞星说完垂闭双目,不再言语。

    高高的赛台之上,裁判激情昂奋的宣布终极之战开始。场下顿然掀起一阵掌声风暴,期盼巳久的巅峰对决终于来临了。

    龙狮卫的终极一战,由易飞虹所率的第一大队出阵,龙凤虎亲卫依然隐于其中,以防不测。出战前,陆随风特别叮嘱,此战暗藏凶险,须小心应对。

    中郡州的无敌战队,一律黑甲披身,头盔罩面,只露出一双眼睛,霸气中藏着几分的神秘感。

    两军遥遥对峙,未战场上的杀气巳汹涌的弥漫开来,周边空气中不断发出噝噝的炸裂声。

    中郡州的无敌战队呈雁字阵形,两翼张开,势若欲飞的凶悍苍鹰。

    西郡州的龙狮卫阵形则似一张绷紧弦的劲弓,蓄势以待,一触即发。

    碧蓝的天空忽然飘过一团墨色的云团,大地一下沉暗了下来。天边隐隐传来阵阵雷声,令火药味十足的赛埸上,凭添几分阴森诡异的气氛。

    一道闪亮的电光划空而过,云无影手中的令旗在弦目的电光中迎风一展,易飞虹所率的百名金甲梨花枪齐出,百道银光闪烁,犹若漫天银蛇狂舞,瞬间汇聚成一支锋芒锐利的银色利箭,破空离弦绽射。惊天一箭,夹着毁天灭地之势,撕裂长空,洞穿天穹……

    轰!一道惊电霹雳在中郡州战队的阵营中骤然炸裂开来。刹那间,漫天梨花绽放,仿佛千百颗银星闪烁。每一朵凄美的梨花,闪亮的星辰都会带一条鲜活的生命。

    百名金甲势如离弦利箭,电闪般的切入敌阵,所到之处,银枪翻飞旋舞,一蓬蓬鲜红的血飞溅,,悲烈的嘶喊声中,一具具被洞穿的尸身在绝望的惊呼中倒下。

    中郡州的无敌战队并非ng得虚名,阵营虽被撕裂,身边的战友同伴不断溅血倒下,却没一人惊恐退缩,反而激发了原始的血性,前赴后继的拼死抗争反击。

    与此同时,展开的双翼急速向内收拢,上百道黑色的身影从阵营中骤然拔地而起,势如苍鹰掠空,每个黑影的身上都同时迸发出强大致极气息。刹那间,漫天剑气纵横,数百道弦目的剑光夹着雷霆之势,霹雳万倾地劈向搏杀中的金甲战队。

    轰轰轰!数十道金甲人影在猝不及防的暴击下口喷鲜血,四下横飞。

    "卑鄙!"贵宾席上的易侯爷身形暴起,气势狂飙的怒目望向不远处,王室坐席的一众人,手指高台纵声吼道:"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公平?"身旁的另三位侯爷也同时愤怒地立起身来,齐声喝道:"必须给我们一个解释!""这是怎么回事?赛埸上怎会出现这许多玄皇境强者?"南宫国主沉着脸,冷冷地望向南宫飞星。

    "哼!有规定不许玄皇境修为之人参赛吗?这些人都列在战队名册上,算是违规么?"南宫飞星义正词严地反问道:"这本就是一个强者称雄的的世界,诸位不会不知道吧?""哼!人在做,天在看。少在这里得意忘形。"易侯爷愤然地道,知道对方钻了规则的漏洞,打了一擦边球,让他有怒无处发,有冤无处伸。但他深信陆随风一定留有后手,绝不会令对方奸谋得逞。

    赛场上风云骤变,一下突现上百名玄皇境高手,并且突袭得手,令金甲战队受创非轻,大幅减员,战力下降。所幸这些受创的将士都有金絲软甲护体,还不致有性命之危。

    形势逆转,金甲将士虽惊而不乱,迅速地分为三人一组,共同进退,相互呼应,抵御着来自空中和地面的疯狂攻击。尤其是来自头顶的危胁令人防不胜防,不断有将士被劈飞。易飞虹见状,当机立断的拔空而起,手中银枪划出数十道凌厉的枪芒,朵朵梨花怒放,点点银星激射,七人条黑影瞬间被洞穿撕裂,漫空血雨纷洒。

    "玄圣境!"虚空中有人惊呼,上百黑影闻声皆惊,身形俱皆一滞。

    两军搏杀,时机稍纵即逝,就在这一滞的刹那,远处的三十道金影巳踏空飞掠而至。

    剑出,天地斗然色变,璀璨的剑光席卷天地,数十道惊天飞虹从百名黑影的身上横切而过。一时间,漫空血雨内脏飞洒,无数被拦腰切断的黑色尸身纷致坠落。

    杀!空中危机顿解,易飞虹断然发出一声爆喝,金甲战队倏然转守为攻,气势呑天,枪影纵横翻飞,杀气盈野。

    南宫飞星曾设想过此战的无数种可能和结果,皆是胜算在握。眼前的一幕令其失控地暴起身形,如雪的长衫无风鼓荡,惊怒中杀气奔涌。这怎么可能?雪藏了多年的精英高手,竟承受不住对方一击,倾刻间尽数被拦腰切成两段,全体覆没。上百位玄皇境高放出去都可横扫一方,却禁不住摧枯拉朽的一击。这种悲惨的结局当真始料未及。怨只怨自己坐井观天,小视了区区不屑一顾的龙狮卫。这种致命的错误,他绝不可再犯第二次。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