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五十一章悲情月公子

正文 第五十一章悲情月公子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大殿内忽然变得一片沉静,所有人似乎都沉浸在那美妙悠婉的意境中。

    啪啪啪!几声清脆的掌声响起,一身粉红衣裙的三宫主轻击掌,莲步盈盈地出现在在殿中。"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风弟才华横溢,让姐眼前再次一亮!""玉姐见笑了!一时心血来潮,有感而发地胡乱吟上几句,贻笑大方了。"陆随风自嘲地摇摇头,笑道。

    紫燕对南宫玉的出现似若未见,仍痴痴地沉溺在适才的诗词中,像是感悟到些什么?一时又抓不住,那种呼之欲出的感觉令人心痒痒。

    "那里跳出来的乡巴老?一身酸儒味,嗅之欲呕。三公主你怎会邀这等穷酸前来参加宴会,我等不屑与之为伍。"陆随风顺着话音看去,说话之人竟是王都四公子之一的月公子,張天明。

    "你是月公子吧!我在擂台上见过你,飞下台的的姿态很优雅,令人耿耿于怀挥之不弃。"陆随风笑道。

    "那又如何?胜败乃武者常有之事,只怕你连上台的资格都没有。像你这副酸儒象,本公子伸根指头都能捏死你。"月公子目显凶光,气势凌人地冷笑道;"三公主你说是不是?"南宫玉用一种怜悯的神光望着这位目空一切的月公子,在心里为他深深地默哀。

    "月公子出身高贵,英武不凡,在年轻一辈修为出类拔崒,令人仰视。却忘了被人一脚踢下台时的风姿,还有脸继续挂着四公子的名头,四处张掦招谣,欺凌恐骇弱小。做人竟能无耻到如此程度,当真令人无语了。"陆随风说到最后禁不住仰天一声长叹;"世风日下呀!"噗嗤!南宫玉见陆随风骂人都这般优雅,不带一脏字,忍不住笑出声来,引得周边之人都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哼!你竟敢当众羞辱于我,是个男人就拔岀你的剑来,我要摧残你到求死都是一种奢望。"月公子何曾受过如此的羞辱,尤其是当作三公主的面,那可是他心目中的女神。在女神的面前颜面尽毁,怎不令人恼羞成怒,双目喷火,杀气凛冽。

    "你……你这是想干什么?君子动口不动手。你别吓我,我天生胆小!"陆随风惊惶地向后退了几步,像是被吓得不轻。摆出一副颤巍巍模样;"你月公子一代人杰,气度宏大,不会对我这手无搏鸡之力的穷酸动真格的吧?"月公子见对方露出了一副软蛋象,觉得面子也挽回了几分,想了想,装出一派宽宏的姿态,倨傲地道:"与你这种垃圾较真,实在有损本公子的声誉。你跪下磕个头认罪道歉,姑且绕你一命。""这个……当着这许多人的面,也太丢人失节了。不如好人做到底,换个别的方式吧?"陆随风出言恳请地说。

    月公子骚包似的摆了摆头,抬眼望着三公主,道:"不知三公主意下如何?毕竟是你的客人,怎么处置我听你的?""别,别!这是你们男人之间的碰撞,与本公主无关,该如何处置悉听尊便!"南宫玉脸色一沉,冷声拒绝道。

    "这可是你三公主的地界,你的决定就是我的心意。"月公子朝着三公主献眉地道,趁势贴近南宫玉身边,深吸了口气,贪婪地耸了耸鼻,显出一副十分亨受的神态。

    南宫玉厌恶地皱着眉头,侧身移开一步,微微有些恼怒地道:"在这里有许多人在等着看你月公子慑服宵小,如此壮举,很快会传遍整个王都。""那是!像这类螻蚁般的存在,本公子单凭气就可令其俯首叩头。"月公子神气飞掦地哈哈道。

    "随风!这里发生了什么事?"紫燕忽然来到陆随风身旁,柔声问道,语音温婉悦耳。

    咦!月公子但觉眼前一亮,世间竟有如此美妙惑人的尤物?自己刚才怎会没发现?这小妞似比那南宫玉更胜一筹。邪心泛起,滛虫瞬间上脑,令其心神摇荡。

    "她是你什么人?"月公子摆出一副威风八面的模样,指着紫燕阴笑地问道。

    "这个·……那个……"陆随风支支唔唔,就是没说出来。

    "什么这个那个的,这小妞看上去挺乖巧,以后就给本公子做个侍妾吧!"月公霸气十足地一口决定道。

    "这个我真作不了主,得问问她本人的意思才是。"陆随风苦着脸,显出一副无可奈何地模样。

    月公子骚包似的背着手踱着方步,绕着紫燕打量了一圈,越看心里越痒痒,咽下一团口水;"你叫什么名字?""紫燕!"紫燕柔声道,嫣然一笑。

    月公子的小心肝"呯"地跳了一下,倾城一笑百媚生,大殿内的粉黛顿失颜色。

    "好!美人美名,日后就跟着本公子了!"月公子心花怒放,笑得合不拢嘴来。

    陆随风朝南宫玉眨眨眼,南宫玉苦笑地摇搖头,十分同情地望向月公子这头滛猪。

    "可以!不过得看公子你是否有这份资格和胆量了?"紫燕仍柔柔地道。

    "哦!想要考量本公子是不是个男人?随我回去一试便知道了。哈哈!"月公子挺了挺胸,不以为然地调侃道。

    "不管你是什么?打败我,才能便随你回去!"紫燕神色一变,冷若冰霜地道。

    月公子闻言微楞了楞,随哈哈道:"就你这娇滴滴弱不禁风的模样,我见犹怜,怎忍心棘手摧花?"月公子摆摆头,一脸皆是怜香惜玉之色。

    "那就没商量!"紫燕不屑地冷哼一声。

    "好!本公子就陪你玩玩,让你心悦诚服,心甘情愿地沦为本公子的小女人!"月公子再次挺直身体,展示出男人的雄风。

    紫燕厌恶地皱皱眉;"一头滛猪!"纤手一揚,风云骤起,月公子顿觉自己坠入了一片苍茫无际的云海中,漫天风刃飞速地旋转着发出凄厉的呼啸,片片翻卷的白云闪射着如刀锋般锐利的寒芒。

    大殿内凭空生出一团浓雾,瞬间便将月公子包裹笼罩在其中,没人能看清里面的情形,只听见其间不断传出阵阵惨呼惊嚎,声声凄厉渗人,闻之毛骨耸然。浓雾中还隐隐可见一团团盈红绽放,无比的凄美。

    片刻,云隐风收,雾气消散。适才英武不凡的月公子此时已变成了一血人,全身上下至少有上百道血肉翻卷裂口,犹似一張張喷血的嘴。华丽昂贵的的衣衫已被撕裂成片片碎屑,只剩下一条遮阴的红色三角裤衩算完整。

    哇!在埸的众女同时发出一声惊呼,集体蒙上双眼。连紫燕和南宫玉都随着惊呼声脸红地扭过身去。

    这还是人么?也就是多了口气的血尸。

    陆随风见状皱了皱眉头,从蓄物戒中取出一件长衫给悲情的月公子披上。紫燕下手虽狠了些,却也很有分寸。看上去血肉模糊,惨像十足,事实上只是一些皮外伤而已,绝不会有生死性命之忧。

    月公子几乎体无完肤,疼痛难忍,意识却保持着一絲清明,灰暗的目光中充满了无尽的惊骇与恐惧,直觉自己死过了一次。

    "月公子没事吧?她出手没轻重,弄得公子流了这许多血。我这里代她给你跪下陪罪,望公子千万多多海涵才是!"陆随风颤巍巍地道,做出一副欲下跪的模样。

    月公子艰难的摇头摆手;"好狠!"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被人给坑了,而且一定是南宫玉那骚娘们给他摆的道。还有这两个看上去人畜无害,扮猪吃老虎的傢伙更是可恶之极,此仇此恨有如三江四海,来日必报。

    "月公子息怒!你受他人之辱,日后有大把的机会找回来。但,我受你之羞辱却不可不给个交待。否则,我也并非一盏省油的灯,或许比她做得更残忍!"陆随风气势微动,月公子顿觉全身一紧,连呼吸都感到十分艰难。这才深知今晚是一栽到底了。

    君子能伸能屈,月公子咬咬牙,勉力支起身形倒头一跪;"对不起!"随奋起全力朝着殿外狂奔而去。

    "软骨头!有辱四公子之名!""唉!风光无限的月公子也会落到如此境地!""不知他日后还有何颜面见人?"月公子跪地道歉的一幕,引得大殿内一片哗然,议论纷呈,尽皆落井下石之辈。

    "玉姐邀我前来竟是为了这事?"陆随风笑问道,看不出一点责怪的意思。

    "你不会怪姐吧?"南宫玉幽幽一叹;"这傢伙巳对我纠缠了几年,看在他家族对王国忠心耿耿的份上,不忍撕破颜面。左右为难,唯有出此下策了。"陆随风十分理解地点点头,有些好奇地问道:"以玉姐的身份容貌,资质,才华,怎会至今仍未寻到一位意中人?是不是眼界太高,视天下俊杰为草木,不堪入目?""唉!姐那有你说的那般好?"南宫玉看了紫燕一眼;"姐梦中的如意郎君,至少也该像风弟这般才是。只可惜……""玉姐!他真有你说的这般优秀?那我出让就是了!"紫燕娇笑地看了陆随风一眼。

    "你舍得?那姐就真不客气的笑纳了。"南宫玉一本正经地说。

    "我……"紫燕闻言吓了一跳,她不过随口玩笑而巳,没想对方有意当真了。直急得眼中泪花打转,差点设滚落出来。

    南宫玉见状,噗嗤一笑;"看你急成这样,吃干醋了?风弟在姐心中永远是最贴心,最值得信赖的风弟。""玉姐多虑了!我与随风两情相悦,生死相依,没人能将我们分开!"紫燕秀目精光烁烁,充满了无比的坚定和自信。

    "当我不存在呀?这般踢来踢去,我是球吗?"陆随风郁闷地道,霸气十足地一把搂住紫燕的纤腰;"玉姐回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