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五十章威震主脉(下)

正文 第五十章威震主脉(下)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在一片惊呼哗然中,陆随风已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埸中央,没人看见他是怎样走上去的?

    "我来试试!"陆天风,年轻辈中第一人。

    陆随风抬眼看了一下对方;"玄圣境初品!"淡淡的语音全场可闻。

    "什么?陆天风竟是玄圣境?""藏得真够深的!""天风哥平时根本不须展露真实的实力!""是呀!同辈中没人能接下他十招!""台上的小子要吃苦头了!"陆天风微感惊讶地望着对方;"如此年纪便能一眼看出我的修为,有资格让我正视!"陆随风洒然笑了一下;"是么!你却没资格令我正视。别再藏着掖着,拿出你的凭生所学来,否则你会输得很难看。""你很狂!或许真有狂的资本,我很期待与你堂堂正正的一战!"陆天风身上有股正气,说出的话给人一种坦蕩之感,在年轻辈中没人能让他倾力一战。在陆随风身上察觉到一种危机感,反倒激起浓烈的战意。

    "出手吧!"陆随风负手而立,有风吹过,衣袂飘飘,发絲飞掦,犹似一片悠然飘逸的浮云。

    千江有水!陆天风一声轻喝,手刀竖立,瞬间化出一片掌影,层层叠叠有如潮汐般奔涌而出,掌风劲气呼啸,倾刻便将对方卷入漫天掌影中。

    如刀般锐利的掌风肆意地将陆随风的身影不断切割撕裂开来,,转眼间,破碎的身影又重新聚合成形,有若水中行浮云忽聚忽散,随波逐流,虚无飘渺又无处不在……

    陆天风出手便是杀招绝学,看似占尽上风,实则心中郁闷无比,自已倾尽全力却似在与水中月,江中云廝拼搏杀,毫无着力之处。对方看似惊涛中的一叶偏舟,却似踏波戏ng有惊无险。每踏出一步都恰好落在掌与掌之间的空隙间,那么从容淡定,精确无误。

    陆天风招式巳老,引以为傲的杀招绝学竟然不攻自破,骇然中收掌疾退,双目紧张地盯着对方,全神戒备,谨防对方趁势反击。

    "战斗意识不错!可惜攻击的速度和力量都差了许多,导致破绽百出。我若出手,你巳死过数次。"陆随风的话有些伤人自尊,眼中却有几分赏识的意味。

    "你的确比我想象中的的更强,但要想击败我也非易事。我有一战之力!"陆天风鼓荡着周身玄力,似欲倾力一搏。

    陆随风望着蓄势待发的陆天风,幽幽地叹道:"在我眼中,你真的是太弱了!"随着话音朝前跨出一步,一股高山崩塌般的气势轰然迸发,有如滾滚洪流奔腾席卷。

    轰!

    陆天风骇然中仍不甘势弱地奋力抗衡,直到此时才深刻地感受到彼此间的差距有多大,自已坚不可搉的防御在这无与伦比的气势面前,有若窗户纸般的脆弱,一触即碎,整个身躯如遭重击般的倒飞而去,直抛向十多米高的虚空……

    一片惊呼声中,陆天风巳头下脚上地飞坠而下,猝变突生,就连台上的长老裁判也是救援不及。眼看着族中年轻辈中的第一人即将命陨当埸,一股绵柔的气劲忽然托住急坠而下的身躯,毫发无损地缓缓地降落地面。

    与死神擦肩而过,陆天风面色苍白地望着陆随风,眼皮不由自主地狂跳;"谢,谢谢!""不用谢!没事出去历练一下,温室之花,狂风一吹即折。"陆随风诚恳地提示道。

    "我会的!"陆天风庄重地向陆随风行了一礼,那是对强者的由衷敬意。

    适才一幕,全场震撼,一片沉寂。良久,再无人上台挑战。年轻辈第一人倘且不堪一击,余者皆畏。

    "还有谁想上台一战?"陆随风环视全埸,包括长老席上的一众长老,声如滚滚雷动,闻之耳畔嗡嗡鸣响。

    哼!狂妄致极,老夫来会会你!"一长老暴怒地喝道,立起身形便朝演武台走来。刚行了几步,突然发出一轻"哼",脚下如铅,似被一股强大的气息锁住,无论如何使力都再难寸进一步,心下骇然。

    "你是长辈,何必以身犯难?"陆随风冲着那长老笑了笑,强大的气息溃散,长老脸一红,默然退了回去。

    陆家主方从极度的震撼中回过神来,趁势宣佈挑战的结果。支脉一方三战皆胜,后续的挑战巳失去了意义。更何况眼前的阵势再上去多少都是被虐的份。

    "适才多有得罪,万望长老见谅!"陆随风向刚才暴怒的那位长老歉然地施了一礼。

    "哈哈!后生可畏!我族崛起有望,何罪之有?"长老爽朗地笑道,没一点责怪之意,更多的是由衷的赞赏。

    众长老纷纷点头表示认可,并且大加赞叹。

    "多谢各位长老的大度宽宏!"陆随风对着一众长老朗声谢道:"我陆氏一族这些年来,声望排位一再滑落,饱受各大势力的挤压排斥,却是敢怒而不敢言,在王都的地位巳到了芨芨可危的境地。这一切皆因自身实力日渐衰落,再加资源匮乏,且闭门守成,导致人心涣散不思进取,长此以往不进则衰,最终将被历史的长河淹没。唯有彻底改变现有的状态,才能重振家族昔日的辉煌。""说得好!"一众长老对陆随风的说辞纷纷表示认同。

    "但该如何改变这种状态?"有长老质疑地问道。

    "是啊!有些事说来简单,一旦做起来难于上青天。"陆随风见状,双眉一展,豪气勃发地道:"这本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拥有强大的实力才能获得足够的尊重和绝对的话语权。所以,当下的重中之重是在族内掀起一股修炼的狂潮,我会提供足够的修炼资源。"陆家主向众长老肃然地点点头,示意陆随风之言非虚。

    "一个家族的传承和崛起,不仅仅只关注眼前,新生代的兴旺才是家族未来的希望。我建议在族内设立一个武道学府,凡是资质优良上选的弟子,无论身份地位的高低贵贱,都将无条件的加以悉心栽培,真正做到不居一格的选拔人才……"陆随风侃侃而言,不厌其烦地为家族拟定了一系列完整的的修炼糸统和全新的管理模式,并清晰地指明了未来的发展方略。又耐心地为一众长老们解答了许多武学上的难题和疑惑。在短短的时日内巳隐隐成了家族中的核心支柱,言行间都足以影响整个家族未来的格局和走向。

    原本暮气沉沉的陆氏家族,在陆随风潜余默化的导引下,展开了大刀阔斧的变革。全族上下人心凝聚,风生水起,生机勃发,轰轰烈烈的修炼大风暴席卷每个角落。陆随风同时源源不断地提供各类修炼的资源,包括一些中高级的**武技,丹药,兵刃,玄晶石,妖兽晶…

    假以时日,陆氏一族必将异军突起,一举成为王都的顶尖势力。或许是血脉的力量在影响着陆随风,令他不潜余力的辅助家族崛起。当然,这其中还隐藏着一份私心,在未来的搏奕中,家族的这股力量将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

    王都的城中城,通常被人们称之为"内王城"。内王城内各式宫殿琼楼,鳞次栉比,王亲国戚,达官显贵比比皆是。

    凤啸宫,三公主南宫玉的凤巢。占地百亩,林木苍翠欲滴,竹海如涛似ng,白玉石桥下流水潺潺,迴廊曲折蜿蜒……

    手持着南宫玉的随身令牌,陆随风和紫燕二人在凤啸宫内暢行无阻。在一位宫女的引领下,几经转折,跨过一座白玉石桥,在郁郁葱葱的林木掩眏中,呈现出一座十分华丽的宫殿。巳是入夜时分,殿内透出辉煌璀璨的灯火,映射着苍翠林木,迷离,矇笼,如梦如幻。

    举步踏入殿内,璀璨的灯火刺激着两人的视线,一时有些难以适应,下意识地抬手遮挡刺目的强光。举止间显得颇为生硬,笨拙。

    "那里钻出来的两个土包子?"一个华服青年讥笑道。

    殿内立时传出一片不屑声,讥讽嘲笑塞满了大殿的毎个角落。

    陆随风一袭青衫,简朴清雅。紫燕一身紫色衣裙,清纯典雅。但这些衣着华贵,珠光宝气的上等人眼中,却显得格外的平庸和寒碜。

    "这两人是什么人呀?三公主的宴会穿成这副模样,真不识大体!"一个女人嗲声嗲气地说道。

    "不会是走错了地方吧?三公主怎会邀请这种俗人做佳宾?""宫中侍卫怎会放这些人进来,真是有辱了我等的身份。"陆随风缓缓移开遮眼的手,环视了一下殿内之人,个个非富即贵,人人脸上都写满倨傲和鄙视的神色。面对这此极尽羞辱的目光和言语,他可做到视而不见未闻。紫燕的脸上却是神色变换,眼中电闪,大有忍无可忍之势。

    陆随风握住她的手,揑了揑,示意她保持淡定的心态,修炼可是无处不在。

    "呵呵!如此月夜良霄,佳人美宴当前,莫要因我们的到来而扫了各位的雅兴,耽误了这美妙的时光。"陆随风一声轻笑,洒然地走至一手托酒盘的宫女面前,伸手端起两杯酒,递给了紫燕一杯。望着杯中之酒,轻涰了一口,忽然轻声地吟道:"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语音悠扬婉转,意蕴深沉启人寻味。有边听边饮的美妙意境,有对流逝岁月的惆怅伤感,更多的是对未来事物的向往与期待。时光在不停的流逝,一切的事物都在不断的变更,不再会重复,唯有明日的朝阳还会冉冉升起……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