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四十八章主脉风波

正文 第四十八章主脉风波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紫燕!等会你去为玉姐推宫过穴,拓筋扩脉。玉姐身在宫廷的漩涡中,没有足够的实力,只能任人鱼肉,难以自保!"陆随风对紫燕轻声言道。

    紫燕乖巧地点点头,随对南宫玉盈然一笑;"玉姐!我们这就进去吧!"南宫玉直到现在才留意到这位未来的弟妹,同为女人,她也不由在心里由衷的赞叹一声;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那能见几人。

    "南宫大哥!你也赶快进屋吧!我亲自为你洗筋伐脉。"南宫杰欲想说些感谢之类的话,陆随风做了个让他住声的手势,两人便一起走进一间房屋。

    ……

    日巳西沉,残霞渐隐。

    南宫玉姐弟这才带着小凤,小翠,悄然地离开了龙狮卫的住地。没有感恩道谢的动人埸景,轻轻地挥了挥手,连句礼节性的道别语都没有。只在临别之际,南宫玉叮嘱陆随风七日后,一定要带着紫燕到她的凤啸宫去。

    距五郡州大比之期倘有月余,陆随风忽然想起父亲临行时的嘱托,那原本是一件很遥远的事,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来到了王都。回归主脉是家族几代人留下的一个愿望,如有可能的话,尽力去试试看。

    陆家主脉在王都也是一个颇有影响力的大家族,在王都的十大家族中名列第八位。排名虽靠后了一些,却也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天翔王国有个不成文的惯例,各个城市的大家族,大势力,几乎都拥有一座似若城池般的府邸,有的规模甚至和一些小城镇不相上下。

    名列十大家族的陆府自然不会例外;坚岩建造的城墙弯弯曲曲地绵延数里,城墙的中段耸立着一座恢宏,霸气的城楼,高约三十米,通体呈暗红色,坚实城门的上端,金钩银划地刻着;"陆府"两个金灿灿的大字。

    四名天位境的劲装武士分立在城门的两旁,虎势熊威,精气神十足。

    "站住!这里是陆府,闲人退避!"陆随风带着紫燕和云无影姐弟刚接近城门,便被守城的武士横身拦住了去路。

    "我非闲人!是陆家支脉的弟子,来自红叶城陆家。"陆随风言明自己的身份来历。

    "休在这里胡说八道,快快离去!否则休怪我对你不客气了。"守卫武士不耐地喝斥道,随手朝陆随风推了一把;"咦!有点能耐!"守卫武士手上加重力道再推了一下,陆随风似若坚岩,纹风未动。无论对方如何使力都难撼动分毫。

    "我说过!我是陆家支脉弟子,来自红叶城。"陆随风再次重伸道。

    守卫诧异之下,认真的打量了一下几人;"红叶城陆家?我怎没听说过?""我们的确有一个支脉在红叶城。"另一个守卫忽然开口确认道:"只不过巳有好几代没往来联系过了,怎么一下又窜了出来。你们到此有何亊?""这位大哥说得没错,的确已有好几代没联系了。我们此番前来是受家族所托,特来拜见主脉家主。望几位大哥行个方便,别再为难我们这些来自远方的族人。"陆随风言道。

    "为难你们?你他妈会不会说话,这是我们职责所在。就凭你等随口胡谄几句就轻易放入城去,当我们是猪呀?"一守卫大声喝斥道。

    "哼!几个阿猫阿狗也能随便见家主,那还要我们在这里做什么?快滚吧!这里不欢迎你们!"另一个守不屑的下逐客令。

    "你们很牛吗?也就是几个摆设而已。"陆随风冷笑一声,一旁的云无涯忽然动了,一串残影闪过,四个守卫武士还没弄清发生了什么事,每人的身上同时被人轻拍了一下,便突然僵住了,除了眼珠还能转动,身体的其它部位皆无法动弹,張着嘴却发不出声来。

    "对不起了!一个时辰后,穴道自解!"陆随风丢下一句话,便领着众**摇大摆朝城门走去。

    宽敞平坦的街道,两旁绿树成荫,商铺店堂林立。人流往返,犹如一座繁华喧闹的城镇。一路上,道路纵横交错,令人有些眼花瞭乱,分不清南北西东。沿途向路人打探询问族长府邸的位置,也许见他们几人眼生得很,俱都一问三不知。

    陆随风有些傻眼了,总不能这般无头无脑的四处瞎窜乱闯,看来须得惹出些事端来,才有望见到那位高高在上的家族长大人。

    当当当!

    陆随风还没想好该如何闹事,四下便传出一阵震耳的钟鸣声。片刻之间,街道上的路人纷纷四下奔走,各个路口突然涌现出一群群手持利刃的劲装武者,迅速地朝着他们几人围了过来。

    无须陆随风等人闹事,事巳闹大了,惊动了陆府的精英护卫队。一个时辰早巳过去,城门守卫的穴道自解,这才出现了眼前的这一幕。却也正是陆随风希望出现的场面。

    "你们是什么人?竟敢强闯陆府,攻击城卫,快快速手就擒!否则,杀无赦!"护卫队中走出一个气势凛然的中年男子,开声合气的大声警告道。

    "我们是红叶城陆家的支脉弟子,前来拜见主脉家主。"陆随风环视着四周,波澜不惊的朗声道。

    "呵呵!小小年纪,倒有几分胆色。红叶城陆家的确是我们的一个支脉,但,就凭你们这几个小子的身份,根本没资格见家主。看在血脉同宗的份上,放你们一码,赶快速速离去!"中年男子应该是这些护卫的领队,说出的话俱有一定的份量。

    "哦!我们是受整个家族之托而来,不知需要什么身份资格能拜见家主,还望一并告之!"陆随风不卑不亢地道。

    "简单!打败我!就有资格,我会亲自领你等去拜见家主。"中年男子朝前迈出几步,戏谑地望着几人。

    "此话当真?"陆随风颇感意外地道,这的确是个简单快捷的解决之道。

    "我陆洪向来言出如山,绝无戏言。不过,丑话在前面,我不会心慈手软,如有闪失,后果自负!""那是自然!学艺不精,自取其辱,怨不得任何人。"陆随风赞同地点点头;"无涯!你去向这位大叔讨教一下!""是!少爷!"云无涯应了一声,缓步走了出去。四周的护卫朝退了数丈,腾出一片空间。

    陆洪打量着对方,年不过十七,身上竟无絲毫玄力波动,有如常人。对方脑子进水了,竟让一个普通少年岀来应战,简直是在戏耍自己,心下不由一阵恼怒,正欲出言责问。

    "大叔莫要以貌取人,狮子搏兔须尽全力,轻敌乃是武者之大忌。"陆随风见对方一脸不屑和恼怒,善意的提醒道。

    陆洪见对方一语道出了自己的心思,楞了楞,像是话中有话,警觉立生,顿时收敛起小视之心。缓缓拔出鞘中长剑。

    云无涯身上的气势也为之一变,周边的气温仿佛一下降低了几度。虽在艳阳碧空之下,也微觉寒意渗体。

    陆洪只觉对方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冷冽,似若寒冬飞雪中的一把出鞘的利剑。两人相距五米,对方未出手,自己的肌肤巳被寒意刺得隐隐生痛。心下暗自一凛,运转全身玄力,已忘了对方的身份年龄,一种强烈的危机感遍袭全身,此时的眼中唯有强劲的对手。

    孤星逐月!

    陆洪在对方气息的压迫下,忍不住首先发难。脚尖点地,身形骤然拔起,手中长剑同时在空中挽了一个剑花,幻出一天剑影,令人眼花瞭乱中,一抹寒星飞射而出,直奔云无涯的前胸要害。

    猝不及防的一剑,快若流星飞逝,风疾电闪般的在云无涯的眼前不断放大。不闪不避,是被吓傻了,还是闪避不及,或是根本不想闪避?这个问题巳没时间探讨,锐利的剑芒巳在电光火石间透胸而过。

    四周传出一片惊呼声,却都忽略了一基本的现象,空中并未呈现鲜血飞溅的画面。

    "移形换影!"陆洪一剑透体而过,手中之剑并无触及实体的感觉,仿佛一剑刺穿的是空气。骇然一声惊呼,回剑疾退。

    云无涯仍静静地立在原地,毫发未损,像是什么事都未发生过。

    "来而无往非礼也!接我一剑!"云无涯声若寒冰,话落便闻一声长剑出鞘声。

    陆洪骤见五道人影,五道剑光在眼前闪烁,伧促间无法分辨虚实真伪,唯有倾力挥出一招绝学;群星争辉!一天剑影翻飞,五道人影在无差别的攻击中,瞬间分崩离析的碎裂开来。

    呼!陆洪大口地吐出了一口粗气,额头微见汗滴渗出,眼中带着一种侥幸的欣喜之色。

    "你输了!"云无涯身上的寒气潮水般的退去,仍是冷冷地道。

    陆洪闻言一楞,低头在全身上下检视了一遍,并无任何受创的的地方。正欲哈哈一笑,忽觉咽喉部传来一阵冰凉感,下意识地随手一抹;血!骇然地退了一步,震惊地瞪着云无涯,根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对方一剑封喉?无声无息,多一分则是一具尸体,少一分则无功而返。此间的撑控力度何其精准无误。

    "我输了!"陆洪苦涩地一笑,没有沮丧恼怒,因为没人比他更知道,彼此间的差距有多大?如非对方手下有分寸,自己的尸体巳开始变冷了。

    "你们都回吧!他们有资格见家主!"陆洪对四周的护卫朗声言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