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四十四章 闪亮登埸(下)

正文 第四十四章 闪亮登埸(下)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盛老!你可看见他是怎么上台的?"南宫国主动容地问道。

    盛老苦笑地摇摇头;"竟然还是个弱冠少年!""父亲!我见过这人!"易飞月十分肯定地说。

    "哦!你能确定?"易侯爷大致能猜到台上少年的来历。

    "这人是陆随风的亲卫!这些亲卫个个都不是人,太可怕了!"易飞月唏嘘道。

    "哈哈!这么热闹的埸面少了他就太无趣了!"易侯爷舒畅地吐了一口气。

    "我未满十七岁,不知道够不够资格上台?"虎一用略带稚气的嗓音说道。

    "毛都未长齐,上来捣什么乱?嗯!刚才不会是你在偷袭我吧?"大汉四下张望,一个小屁孩怎可能煽到自己耳光,定是适才口暴污言触怒暗中的某位高人。

    "你今日忘了刷牙,口太臭,我那是给你提过醒。"虎一故意捏着鼻子,向后退了两步。

    "小畜生找死!"大汉被彻底激怒了,长剑出鞘直指虎一;"让我替你家大人好好教训你一番!""就凭你那三脚猫招式?"虎一不屑地歪歪嘴;"在我眼中与一堆垃圾没多大分别。"吼!大汉被虎一气得满脸青筋鼓涨,手中剑芒暴漲一倍有余。浑厚的玄力喷涌而出,狂怒之下竟将隐藏着的实力暴露无遗,骇然是玄帝境八品。

    "这傢伙竟隐藏了实力,太卑鄙了!""少年这下可惨了!"埸下一片哗然,纷纷咒骂大汉的无耻行径。

    面对大汉暴发的霸道气息,龙一像是没多大感觉,仍是一脸淡然地道:"这才对嘛!藏着掖着的准备阴人,真不是个东西!"虎一不断地刺激大汉,就是要他发疯,发狂,丧失理智,丢人显眼。

    "啊!"大汉再也忍禁不住,怒喝声中癫狂地劈出一剑,风卷残云般的横扫而出,剑光烁烁,剑气呼啸。

    "盛老!这少年只怕有难了,但愿别弄出人命来!"南宫国主不由得为这少年暗暗捏了把汗。

    盛老忽然开心的笑了起来;"这大汉必败无疑!""哦!"南宫国主顿感惊讶地望着盛老,自擂台开赛以来,还是第一次从他口中说出这般顺耳中听的话。

    那大汉的剑重达百斤,一剑斩下,空气炸裂发出吱吱声,令人头皮发麻。闪亮的大剑以纯粹的力量,一气劈斩数十剑,剑剑足可断石裂山。

    台上骤然呈现出十来个少年的身影,大汉一时间但见台上人影幢幢,虚实真假莫辨。索性就展开剑势一阵狂劈乱斩,欲将所有的身影尽数撕裂粉碎。

    大汉一阵狂斩剑势逐渐衰竭,虎一突然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他身侧,屈指在他回撤的剑身上弹了一下;叮!的发出一声清脆鸣响,剑身如遭重击般的急速下沉,牵动高大的身躯向前扑去。虎一顺势抓入他的手臂一扯一旋,"咔嚓"一声轻响,整只手臂顿时脱离了身体。

    啊!大汉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呼,面部因极度的痛苦而狰狞的扭曲。

    "对不起!还有另一只手臂!"虎一的手灵巧地搭上另一只手臂,再次一扯一旋,又是一声凄厉的嚎叫。

    "滚下台走!"虎一凌空飞起一脚,直接踢断了他的双腿大骨。一个庞大的身躯像箭一般的朝擂台外飞走。大汉双臂脱位,两腿断骨,整个身体就如一具死物般的在空中扭了几下,砰然坠落地面。

    静!全场十万人一片死寂。这突如其来的异变,令所有人始料未及,目瞪口呆。片刻,掌声雷动……

    "精彩!"南宫国主禁不住为少年喝彩,甚而和全场观众一起鼓掌欢呼。

    "这少年太不简单了!"盛老语气凝重地说;"这身法武技都闻所未闻,至少属于天品中阶?""天品中阶?"南宫国主惊疑地瞪大眼;"一个弱冠少年何来如此珍贵的顶级武技?像似巳修至大乘阶段。""不错!至始自终都是那么从容淡定,对手在他眼中有如蝼蚁般的存在。面对玄帝境巅峰的高手,甚至连玄力都无须动用,只在举手投足间便将对手摧残到如此田地,至少连我都未必做得到。"盛老似乎还沉浸在刚才发生的一幕中。

    "那这少年是什么修为?"南宫国主问道。

    "看不出!应该修习过一种高深的敛息术。"盛老猜测地道。

    "公主!那少年真的胜了!"侍卫小凤激动地拍掌欢叫着。

    "这少年的举止,气质,似乎在那里见过……"南宫玉凝眉思索,一时有些摸不到边际。

    侍卫小风眨眨眼,回忆地道:"有几分清雅淡然,带一点飘逸的韵味,就是稍冷漠了些。否则,到是很像一个人……""陆随风?"两人几乎同声呼道,当时在侯府时,侍卫小凤一直立在南宫玉身侧,只是被人忽视了。

    "不错!有点风弟的韵味。"南宫玉欣喜地道:"难道这些都是他培养出来的人才?连举止气质都渗透到了骨子里。两年多了,他说过会来王都探望我,是他,一定是他来了!"南宫玉好感动,好想哭!她的心充满了无尽的委尽,那么无助,绝望,甚至好想去死……

    擂台上发生的这一幕,太快,太突然,二王子只在揉揉眼的功夫,还没看清发生了什么事,自己的人巳莫名其妙的飞下了擂台。定是这小子太过轻敌,中了对方的阴招。

    "你去废了他!只要能喘气就行。"二王子恼怒地对一旁的另一青年,恶狠狠地言道。

    那青年点点头,整理了一衣衫便走了出去,与虎一相对而立。目光如箭般的死盯着对方,无论如何也难以置信眼前的这个小屁孩,竟能将自己的同伴踢下擂台。

    虎一忽耸了耸肩,悠悠地叹了一声;"不好意思,我的使命巳经完结。你的对手不是我!"话毕,掸了掸衣衫,转身向擂台下走去。

    那青年楞了楞;怎么回事?另有对手?难道还有人敢登台挑战?

    "不用瞎猜了,你的对手是我!"凤一清纯的展颜一笑。

    "你?……"那青年觉得头有点晕,这人是何时出现的?而且还是位花季少女,并声称是自己的对手。这世界真的疯了!

    凤一的突然出现立时引来台下的一片热议,开赛以来还从未有过女子上台,而眼前的这位竟然还是一位妙龄少女,有惊讶,有担忧……

    "你是不是在想我是怎样上来的?"凤一抬头望了望头顶的天空,脆声道:"就象那片白云一般,飘着飘着就飘了上来。"那青年下意识跟着抬头向上看去,忽然发现被这个小丫头给耍了,脸色顿时一沉;"小丫头片子,竟戏弄你大爷,看来不让你付出一点代价,还真以为我会怜香惜玉,不忍下手?""代价?"凤一侧目想了想;"你所说的代价,是自己跳下擂台,还是被人打下擂台?""呵呵!这就要看你的表现了。"那青年阴笑道,突然掦手刺出一剑,剑势强劲迅猛,疾如流星,瞬间跨越十米空间,直向凤一面部电射而去。

    凤一的手中忽然多了一把剑,很窄很细,颤巍巍地,薄如蝉翼。就是这样一把很薄很细的剑,虚飘飘地挥出,像风一样轻的掠起,却精确无误的蕩开了对方奔袭而至的凌厉剑锋,一道刺目的精光去势不减,直奔那青年的咽喉部位。后发先至,直惊得那青年毛发倒竖,骇然抽剑疾退。

    凤一并未趁势追击,仍是静静地立着,眼中尽是鄙视和不屑。

    偷袭无功,那青年迅速拉开距离,警惕的盯着对方。在飞雨王国的年轻辈中,他号称快剑第一。而眼前的小丫头竟能在他的快剑之下后发先至,这怎不使他惊骇,不提聚十二分心神来应对。

    深深地吸了口气,手中之剑猛一抖,暮地化出数十道璀璨的剑芒,有若漫天星辰般朝着凤一飞洒暴射而去。

    以快对快,凤一这次没有闪避格挡,剑气飞扬,道道如雪的剑光,犹似片片白云席卷对方的漫天的剑芒。

    锵锵锵!

    空气中暴响起数十道铿锵刺耳的撞击声。片片白云如刀,漫天星辰似剑,在相互交错绞杀中碰击得分崩离析。只余下一抹青色的剑影直朝那青年的眉心处奔射而去。

    在电光火时般的搏杀中,那青年的衣衫巳被锐利的剑气撕裂成片片碎屑,全身上下留下了数十道血迹斑斑的剑痕。凤一的剑至少比他的剑快上一倍,根本无暇应接。呼吸之间巳将他的漫天剑影击溃,遍体鳞伤之下,那抹追魂夺命的青色剑影仍是穷追不舍。退,再退!身后巳至擂台边沿,巳是退无可退。眼下唯有两条路可走,一是被青色的剑影穿胸而过,二是屈辱地从擂台上跳下去,逃出生天。有生以来何曾被人逼到如此悲凉绝望的境地?而眼前这位看似弱不禁风的小丫头,只在弹指间挥挥手,便做到了!

    二十米的高台,此刻有如万丈深渊,带着无尽的恐惧和惊骇奋身一跃……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