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四十一章 铁血柔情

正文 第四十一章 铁血柔情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陆随风简单地伸出一根指头。

    "一百万,一千万?……""一亿金币!"陆随风收回手指,不容置疑,掷地有声地言道。

    段府一方传出一片唏声,长老们一阵紧张的商议,一致认为出点血能确保家族免除灾祸,痛是痛了些,却也能接受。

    "好!就一亿!我们之间的恩怨就此了结。"长老叫过一人,吩咐了一番,那人匆匆离去。片刻之后,又迅速地奔了回来,手中握着一叠金卡。

    欧阳明月上前接过金卡,并未仔细查验便走了回来,相信对方绝不敢在此时玩什么虚招。

    紧接着,段府一方又将脸色发青的段青海押了过来。

    "哼!要杀要剐痛快点,休想再羞辱于我!"段青海愤愤地嘶吼道。

    陆随风森冷地望向段青海;"即然做了,就要有承担后果的觉悟。我说过会让你生不如死。凤一,交给你了!"凤一得令身形一闪便出现在段青海面前,纤手掦起如蝶翻飞,迅捷飞快地在段青海全身上下游走,纤手毎到一处便会听到一撕心裂肺般的惨呼,一连嘶叫了三十六声,全身上下三十六处关节应声脱离了原位。此时的段青海巳卷缩屈成一团,瘫软在地,有如一堆人泥。

    "上一次你两臂脱位,花了五十万金币方得以复原。这一次你三十六处关节离位,须五千万金币才有望复位。你在家族如还有存在的价值,自然会有人为你付款。否则,你的余生只能在床上度过了。"陆随风一语双关的言道。

    这是什么手段?太恐怖,太残忍了,那里还有点人形,简直就是一堆人泥。段府众人见状俱皆惊骇不巳,人人额前均见虚汗。

    "此间事了,就不再打挠,告辞了!如想找回颜面报仇雪耻,尽可直接到侯府龙狮卫,随时候驾。"陆随风言毕冷哼一声,掉头离去。

    "侯府龙狮卫!以前怎没听说过?"段府众人茫然摇头,至于报仇雪耻之类的亊连念头都不敢转一下,纯属寻死。

    五千金甲将士像来时一样静静地离开了段府。

    "多谢三位家主前来助阵观阵!后会有期!"陆随风向城头上的三位家主传音致谢道。

    三位家主立于城楼顶端,频频挥手致意。

    龙狮卫刚离开段府不远,迎面便撞见易飞月领着一队禁卫军匆匆朝段府方向奔来。

    "陆统领!"易飞月先开口招呼道:"你们怎会在这里?不会是刚从段府出来吧?

    "呵呵!说得没错,我等正是去段府做客,不想府中岀了些意处,所以便离开了。想必你们也是去段府做客吧?那就不耽误各位的时间了。再见!"陆随风挥了挥手,不待对方回话,径自朝前行去。

    "不对!段府一定出事了!跑步前进,目标段府!"易飞月微楞了一下,催促地传令。

    ……

    侯府书房内,易侯爷凝神屏气的听着谋士方老的禀报。

    "侯爷推测没错,周,温,风三家族长果然亲率族中精英前往助阵。只过至始至终都和老朽一般,只是一个旁观者。"谋士方老仍在平复心中的情绪。

    "哦!即然去了,为何还这般藏头露尾?"易侯爷颇感意外地问。

    "这也怨不得他们!段府一上来就出动三万府中精英,意欲一举将龙狮卫的五千金甲斩尽杀绝。我的心顿时便提了起来,谁知道一个碰撞,对方竟然不堪一击,残肢断臂乱飞,刹那间便倒下了一大片。尸横满地血流成河,那场景真是太血腥,令人有些惨不忍睹。"谋士方老忆起那一幕仍不由打了个颤。

    "那龙狮卫的伤亡也一定不小吧?"易侯爷关切地问道。

    "五千对三万,结果是三万倒了一半,五千零伤亡!"谋士方老唏嘘道。

    呼!易侯爷重重地吐了口气;"这也太逆天了!后来如何?段府遭此重创自不会就此善罢干休。""那是自然!段府高层几乎全部登埸,聚集了八万精英,准备将龙狮卫全体灭杀。正当双方剑拔弓张,一触即发之时,段府长老团的一众老傢伙突然出现了,个个皆是玄圣境的修为,气势尤为嚣张。陆随风的亲卫队随之迎上,与長老团虚空强强对峙。这些少年郎个个非等闲之辈,生生将这群长老从虚空逼落地面,可谓是一败涂地。段府势气瞬间崩塌。之后的局面尽在陆随风的撑控之中。最后向对方索赔了一亿金币,又将祸首段青海全身三十六处关节卸了下来。此事才算了结!"谋士方老一气将整个过程简略地叙述了一遍。

    "不错!"易侯爷频频点头顶赞;"即重创了对手,又不触及底线,逼对方玉石俱焚。即雪耻泄愤,又强行勒索了对方一把。有张有驰,尺度把握得恰如其份。没年轻人血气方刚的冲动,一切都经过深思熟虑,精心谋划和设计。高手中的高手呀!"砰砰砰!易飞月匆匆敲门走了进来。

    "父亲!那陆随风私自率领龙狮卫血洗段府,险些将其灭族。"易飞月禀报道。

    "这事我知道!有什么问题?"易侯爷沉着面说。

    "这个……难道是父亲的意思?"易飞月大感意外,疑惑地问道。

    "事情都过去了,没别的事就退下吧!"易侯爷不耐地挥挥手。

    "父亲!孩儿还一事?"易飞月挺了挺胸,深吸了口气;"听说这次的十年一届的五郡州大比,不准备让禁卫军参加了?""确有其事!""为什么?""哼!禁卫军去与不去有什么分别,毫无例外都是垫底的货。"易侯爷冷笑道。

    "不试过,怎会知道?"易飞月不甘地道。

    "大公子可知道垫底的后果是什么吗?"谋士方老苦涩地言道:"西郡州数百年来所交纳的资源和财富,都是其它郡州的十倍。就是因为每届大比都是最末一名,这就是大比的规则。我们实在巳是输不起了。"易飞月闻言当真吓了一跳,他本是聪明之人,自然明白其中的重要性。输一次,就得再等下一个十年。"那怎么办?难不成这一届要放弃?"谋士方老摆了摆手;"放弃等同甘拜下风垫底。所以,侯爷决定搏上一搏,这次让龙狮卫出征参加大比。""龙狮卫?!"易飞月刚从段府归来,巳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五千对三万,零伤亡!想起那些满街横尸,仍有余悸,直觉头皮发麻。"孩儿请求前往观战,请父亲恩准!""准!"易侯爷这次欣然应允。

    ……

    段府一役令其声望直落千丈,龙狮卫之名却威动八方。与此同时,周,温,风,三大家族突然宣布强强联手,结成永久的同盟。其全的各大势力纷纷效仿,缔结各类形势的联盟力量,各种社团帮派也趁此新鲜出炉。白云城这潭水一时间波光ng影,暗流涌动……

    两耳不闻营外事,夜来只听风雨声。

    一道道眩目的电光划破漆黑的天穹,霹雳雷动,密集的暴雨倾泄如注。

    孤灯摇曳,陆随风轻挽着紫燕相依窗前,耳鬓厮磨情绵意長。温润如玉的紫燕醉眼迷蒙,舌尖滑腻的紫燕犹似一颗汁液饱满的晶莹果实。

    情之所钟者,察眼意,懂眉语。在陆随风的心中,紫燕就如一朵解语花。轻柔的拥入怀中,将那颗矜持的心瞬间击得分崩离析。雷电交加,雨打蕉窗,都成了"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铿锵弦律。

    室外的演武埸内,令旗在雷鸣电闪中翻飞,刀枪在狂风暴雨中狂舞,五千将士的吼声淹没了风雨雷鸣……窗内,窗外,在这风雨雷鸣之夜演绎着铁血与柔情。

    雷雨后的清晨,天空一碧如洗。

    营地的城堡门前,立着一位紫衫女子,声称要见龙狮卫的大统领陆随风。

    守卫见状不敢轻慢,正欲前去通报。

    "不用如此麻烦!我是你们大统领的朋友,自己前去见他就是了。"紫衫女子语音轻柔婉转,似有一种难以抗拒的磁力。

    守卫微楞之下,紫衫女子巳莲步轻移地走入了营地。守卫醒过神,无奈地耸了耸肩,唯有领着她前往大统领的住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