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三十四章不速之客

正文 第三十四章不速之客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接下来是易飞虹对齐英明。易飞虹已传承了陆随风的绝学,甚而在气质意韵上都有几分相似之处。

    飘渺身法之咫尺天涯,易飞虹朝前踏出一步,缩尺成寸,十米空间瞬息跨越。齐英明剑方才出鞘,但觉精光一闪,眉心三寸处,一道森冷的剑芒呑吐不定,额前的皮层隐隐刺痛。全身一紧,不敢有分毫妄动。倘若对方稍一失控,剑芒必将透脑而出。

    最后一埸的角逐同样精彩分呈,双方的实力大致相当,埸上人影翻飞,剑气纵横,铿锵之声不绝于耳。最终的获胜者竟然是昔日的侍女秦岚,以一招"轻风弄月"险中取胜,击败强劲的对手,赢得了剩下的最后一个高级军官名额。

    全军大比武就此尘埃落地,新一届的全军将领皆由能者居之,震撼出炉!

    陆随风将军中的编制和职称作了一些变动;十人为一小队,百人为一中队,千人为一大队。所有的队长都设有正副编制。

    易飞虹为第一大队长,副大队长王东华。第二大队长周逸,副大队长谢天。第三大队长风铬掦,副大队长齐英明。第四大队长温碧烟,副大队长江海雄。第五大队长秦岚,副大队长迟尉伤。龙,凤,虎一众人等皆为大统领亲卫,云无影任亲卫队长。

    宣布完全军的编制和职称,又传令所有将士前往军需处领取来年的军饷,并休假三日。同时,对军中前十的精英颁发奖励。

    紧闭了一年的城堡大门轰然开启,五千将士有序不紊地离开了城堡,没争先恐后,嘻笑喧闹,静静地融入城市的人流中。

    偌大的军营内只剩下陆随风等人留守,连易飞虹几人,包括秦岚都被打发回去,毕竟巳很久未与家人团聚了。

    "有不速之客光临!"陆随风淡淡地说道。

    话音方落,便有二十来人气势汹涌的闯进营地的城堡大门。连守门的卫兵也无力阻拦,可见来人的身份定然不凡。

    走在前列的为首之人,一身白衫,神情倨傲,乍一看去,与易飞虹颇有几分相似之处。身后一众人等个个气机澎湃,人人放出强大的气息,以助威势。

    "好大的架子!本总统领前来巡查,竟然视而不见,尊卑不分,准给你的胆?我看你这大统领算是做到头了。"白衫人对着陆随风声色俱厉的冷斥道。

    "你是何人?又是谁给你的胆,竟然敢善闯军营重地,在此大呼狂犬,难道不怕我以军规论处?"陆随风同样冷厉的斥道。

    "大胆!竟连禁卫军总统领易飞月都不认识,不知你这大统领是干什么吃的,简直不知死活!"身后一人口沫横飞的怒喝道。

    "易飞月!易飞虹的大哥?到是听飞虹提及过。"陆随风恍然地拱拱手;"失敬,失敬!""你竟然认识飞虹?"易飞月颇感意外。

    "他是我属下的兵,怎会不认识?"陆随风眨眨眼,一脸愕然地说。

    "什么?堂堂侯府的二公子,竟成了你手下的小兵?我看你是吃了狮心虎胆,存心找死!"易飞月双目喷火,杀机涌现。

    "那又如何?"陆随风不屑的瞥了他一眼;"貌似你连做我手下的小兵都不够资格。"狂!极度的疯狂!所有人都被激怒了,每个人的眼中都在喷火,一股股杀气冲天而起。

    易飞月竭力的抑制住心中的怒,阴森地道:"何以見得?如不给个合理的解释,只怕今**难逃一死!""是么?"陆随风不以为然的冷冷一笑,指着身后的龙,凤,虎等人;"他们之中年龄最大的都未满十六岁,只要你能胜过其中的任何一人,我任由你随意处置。如何?"赤裸裸的鄙视,羞辱!易飞月脸上的神色连连变换,他平时虽眼高于顶,目空一切,却非愚笨之人。相信对方绝不会无的放矢,定然有所依仗。心中虽恼羞成怒,却不敢轻易生呑这枚果子。

    "虚张声势!一群小屁孩而巳,我去敲断他们的腿脚。"一个身披统领甲胃的大汉从人堆中走了出来。

    "当心对方有诈!"易飞月皱着眉头叮嘱道。总觉有那不对劲,一时又说不上来。

    "总统领放心!在绝对实力面前,一切奸谋皆无用武之地。"大汉自信满满的哈哈道。"就你了!"大汉随手朝人群中一指,倨然点中的是龙一。

    陆随风见状摇摇头,这傢伙的运气真够背,只能在心里为他先默哀了。

    "出手吧!"大汉满脸不屑的催促道:"免得传出去说本统领以大欺小,坏了名声。""你老先请!免得有人说我以小欺老。"龙一嘴头从不吃亏,反唇相讥道。

    "小子放肆!"大汉一声怒吼,完全忘了身份颜面,双目精光暴射,手腕一抖,腰间长刀骤然出鞘,一刀横斩而出,浓烈的的玄力附于刀锋之上,发出嗡嗡颤响。刀锋运转间向上一挑,杀机乍现。

    龙一像是被吓傻了一般,呆呆的静立不动,任由锐利的刀锋生生从身体上横切而过。

    大汉一刀得手,喜色刚生,突见对方仍完好无损的呈现在眼前;—残像!自己适才斩破撕碎的竟然是一个虚影。骇然之下,抽刀疾退,退的速度竟比出刀的速度还要迅捷。"果然不能小视!"大汉沉下心神,轻视之心顿收,运足玄力,强大的气劲狂涌。一力强十会,无论多么精妙的身法武技,在绝对的力量面都不堪一击。

    足可裂山断流的一刀倾力劈下,锋利无铸的刀芒直斩至对方头顶三寸,忽被一股绵柔的气劲生生托,无论如何用力再也难有所寸进。

    叮!龙一的手中忽然多了一把剑,忽然对着悬在头顶三寸的刀锋点了一下,锐利的刀芒瞬间溃散开来。从容,随意,如此简单的一点,一股潜劲顺着刀身传自大汉握刀的手臂,大汉手臂顿觉一阵酸麻,长刀险些脱手。

    龙一的剑又动了,一剑递出,像云一般飘浮。剑不快,剑尖在轻微颤动,虚浮不定,没有固定的轨迹,每一剑恰好出现在对方闪避的路线上,像是早在那里侯着,等待对方自己送上门来。

    一剑,二剑,三剑……

    漫天剑影闪动,每道剑影都蓄藏着森冷的杀机。此刻,大汉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逃",身陷在诡异剑势中,似乎连逃都是一种最大的奢望。

    深重的恐惧在体内漫延,照此下去唯有死之一途。大汉心下一横,毅然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鲜血。心神为之一振,强行聚起剩余的玄力,人刀合一猛然暴起,手中刀光翻滚,有若寒梅绽放;绝命一刀!

    龙一见状,不慌不忙地侧身轻挪一步,剑锋由下撩起,斜指上方,眼望着那凶悍狂暴的绝命一刀,堪堪从身边险险划过,而对方随刀急坠而下的身躯恰好撞上斜指的剑锋。一蓬鲜血飞掦,剑锋透体而出。

    噔噔噔!大汉踉跄暴退十米,如非龙一临时将剑锋稍稍偏移,此时埸上定然多了一具死尸。

    "还没死,接着来!"龙一云淡风轻的一声阴笑道。

    大汉呑下一粒丹药,止住了创口的溢血。忽闻龙一之言,全身剧震,刚回胸腔的心"砰"的一下又差点崩了出来。还来?猪呀?惶恐的摇摇头,慌乱地退了回去。

    "还有谁愿意上来试试?"陆随风望着那些刚才跃跃欲试的人群,朗声问道。

    适才人人想往上湧,意欲一展雄风。此刻个个向后龟缩,唯恐自己被对方瞄上。

    "要不,总统领亲自上去试试?"陆随风逼视着对方,存心令其下不了台。

    "这些是什么人?"易飞月果非常人,内心虽郁闷,愤怒致极,却显得异常冷静。顾左右而言他的问道。

    "我的亲卫!稚嫩了些,总统领不妨替我调教一下?"陆随风继续紧逼道。

    "哼!本统领没这闲功夫!"易飞月故作不屑的冷哼一声;"你这新上任的大统领为何不来向我报到?"陆随风上下的扫视着对方,不停的揺着头;"向你这玄王境三品的垃圾报到?你也太高看自己了。别说你一个小小的禁卫军总统领,就是整个西郡州都无人有权节制我。我认的只有侯府的金令牌。""你,你难道会有侯府的金令牌?"易飞月震惊地朝后退了两步,满脸皆是不信之色;"不可能!那是侯府的最高权限,岂是一个小统领所能拥有的?""世事皆有可能!"陆随风手一揚,一枚金光灿灿的令牌呈现在阳光下,闪射出刺目的金光。

    易飞月仍有不信,疾步上前辨别真伪。良久,深吐了口气,对着金令牌俯身拜下,身后一众人等齐齐跟着下拜。

    见金令牌如见侯爷!陆随风恍然明白侯爷的良苦用心,内心对他多了几分认同,几分欣赏和由衷的尊重。

    "不知者无罪!适才之事多有得罪,请勿见怪!"易飞月前倨后恭,代之而来的是一派谦和礼让。得罪一个拥有金令的人,以后的日子一定不会好过,纵是侯府的大公子也绝不会有所例外。

    陆随风点到即止,目的达到了,见好即收。"你的事侯爷曾告知过我,你天资不错,只可惜整日沉迷于权势和赞扬声,飘飘然不思进取,眼高于顶,心襟陕小,不容于人。堂堂禁卫军总领,修为如此不堪,何以服众?你别不服气,以你目前的修为,连飞虹一招都接不住。不信?你可回去试试!""这……你也太小瞧我了。他不过才刚进入天位境,怎可能是我对手?只怕是连我一招也接不下吧!"易飞月挺挺胸,信心满满地傲笑道。

    "是么!如果连一个玄皇境巅峰之辈都接不住你一招,我可真的是有眼无珠,小看你了!"陆随风雷人心脏地言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