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三十章 一饮一啄

正文 第三十章 一饮一啄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飞虹!见你这般欲言又止的模样,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不妨让我猜猜看!"陆随风一脚踢飞一颗石子;"不会是你父亲,易侯爷要见我吧?"

    易飞虹一脸惊愕地望着陆随风;"这也能猜到?""侯爷此时若不见我,那就一定是个庸碌之辈,我也不屑与之为伍。"陆随风意味深長的淡笑道。

    易飞虹忽然有些鄙视自己,竟然问岀这般低级的问题。如此逆天的人才,父亲如不竭力招揽,无疑定是无能的庸才。"老大果然不凡!来时,我父亲特别吩咐,闯塔之后请你随我去一趟侯府。""呵呵!侯爷就是侯爷,非常人可比!"陆随风赞叹一声,随将几人叫到跟前,取出四枚戒子分别交给易飞虹,周逸等四人。

    蓄物戒!四人惊呼。他们虽生于豪门大家族,但如此珍贵之物,一时半会还轮不到他等头上。那可是有价无市的稀有物品。

    "这可不是普通的蓄物戒,须滴血认主方可使用,而且戴在手上便会很快融入体内,不易被人发现。"陆随风对几人解说道。

    四人依法照做,戒子果然隐于体内,纷纷惊叹不巳。

    "现在不要探测戒中之物,等回到家族后,再将其中的东西交给族长,就说是我的一点见面礼。之后,大家前往明月商会,见见其他的兄弟姐妹们。"陆随风认真交待完毕,才与众人分手,随同易飞虹一起前往侯府。

    易侯爷一如即往地坐在侯府西楼的书房内,手中仍抚弄着那块晶核,神态却显得不怎么安静。时不时地抬眼望望窗外的天色,嘴里不断的嘀咕着什么?

    书房门"砰!"的一声被推开,来人没按规矩敲门,直接闯入房内。

    易侯爷意外地没有震怒,反倒急切的起身迎了上去。

    "方老幸苦了!来,快坐下歇口气!"谋士方老坐定身子,端起桌上的一杯香茗,一饮而尽。这才喘着粗气;"震撼!太震撼了!""快说!闯塔的结果如何?"易侯爷急切地问。

    "侯爷猜猜二公子闯上了塔身几层?"谋士方老忽然不紧不慢地说,大有吊胃口之嫌。

    易侯爷闻言皱眉想了想,大胆地猜测道;"飞虹应该可以登上五层六梯?不,八梯也是有可能的。以他眼下的修为,绝不可能走得更高了。"谋士方老晃晃头,用手比了个八字,接着又比了个二字。

    嘶!易侯爷倒吸了口气,兴奋地来回踱了几步;"这怎么可能?玄皇境二品,只怕整个西郡州都找不出一个如此年龄的玄皇境来!""那几个家族的小子也不俗,最低的都进入了玄王境。"谋士方老唏嘘道:"陆随风身边的那几个小子更不得了,竟然有三人跨进了玄尊境,一人达到了玄圣境二品。"谋士方老一边说,易侯爷眼前的星星也不断增多,听到最后只觉四周的景物都在绕圈圈。自己勤奋苦修了数十年,九死一生才熬到玄圣境五品。这群小子没一个满二十,便将自己甩了几里远。情何以堪?

    "那陆随风呢?""不是人!"谋士方老一蹬脚,重重地甩岀一句。

    "不是人?那是什么?"易侯爷迷惑地死盯着方老问道。

    谋士方老闭上眼,回放着那惊心动魄的一幕;"一袭青衫,从十三层的塔身破塔而出,脚踩云梯,拾阶而下,全身被一团金色的光晕笼罩着,四周霞光环绕,有若天神临世…""十三层!他竟然闯入了十三层,那是什么境界?"易侯爷朝后踉跄了几步,骇然地喃喃自语道。

    "不知道?闻所未闻!"谋士方老茫然地摇摇头说。

    咚咚!有人此刻敲响了书房门。

    门随即被推开,易飞虹领着陆随风走了进来。

    "草民陆随风,见过侯爷!"陆随风礼节性的拱手施礼道:"咦!是你……""哈哈!陆小友,有缘自会再相见!"易侯爷欣喜若狂的疾步迎上,握住陆随风的手,激动无比地道:"终于见到了!""易侯爷竟然会是你?"陆随风大感意外,微愣之下,不觉洒然一笑;"一饮一啄,皆有因果。冥冥中自有其规则,奈何天!""说得好!来来来,快请座!"易侯爷拉着他的手送上座位,亲自为他递上一杯香茗。

    "侯爷不必如此,草民不自在了!"陆随风轻叹道。

    "别草民,草民的叫。你说过,再相见时我们定会成为忘年的朋友。君子一言,可别失了信誉。"易侯爷哈哈地提醒道。

    "侯爷!陆小友生性洒脱,不喜俗套。大家自自然然,以诚待之,才是我辈作派。"谋士方老巧言周旋道。

    "方老言之有理!本侯落俗了。"易侯爷随之恢复常态,整容道:"陆小友今日闯塔,收获定然不少吧?""拜天武塔所赐,受益非浅。"陆随风品了一口香茗,若有所思地道:"如我所料不差,这天武塔千年来,似乎还无人踏足过第十一层塔身,百年来也再无人闯入过第十层。也就是说,西郡州巳百年未出现过玄尊境的强者了?""陆小友所言正是!却不知怎会出现这种状况?"易侯爷十分纠结地问,这正是他多年来百思不得其解的心结。

    陆随风沉吟了片刻,思索着该不该道破这个迷局?事实上,千年前巳有人堪破了这其中的迷团。也许是唯恐打破了这世界的平衡,或有着其它的原因,最终还是将这迷局继续深藏下走。

    "侯爷,方老!我今日所言绝不可泄露分毫,否则会惹来大麻烦!"易侯爷和方老凝重的点点头,那是一种无言的慎重承诺。易飞虹巳修习了飘渺心经,自然明白了其中的玄机。更清楚个中的重要性,纵算血脉至亲之人也不会轻易告之。

    "事实上,这个世界的武道巳走入了一个误区。"陆随风整理了一下思路,接着道:"所有的修武之人都离不开丹药,妖兽晶核,以及各种属性的玄晶石。即便拥了足够的修练资源,当修到一定的高度,无论再如何刻苦都难有寸进。""正是如此!有什么问题吗?"易侯爷迷惑不解地问。

    "这正是问题的根本所在!因为没人知道天地间还有一种叫做灵气的能量,比起那些所谓的修练资源,不知道要强大多少倍。只要能打开自身与天地间的通道,灵气便会源源不断的渗入体内,拓筋扩脉,洗髓伐骨……"陆随风细细地解说道。

    "我明白了!但这世间有这种打开人体通的**秘诀么?"易侯爷一脸沮丧地问道。

    陆随风只是淡淡一笑,并未作答,抬眼看了看易飞虹。易飞虹心领神会的走到父亲身前,虚手一掦,桌子上暮地出现一堆物品。"这是我们老大给父亲的一点见面礼!"目睹眼前光华绽放的一堆物品,其中的任何一件都足以令人惊狂。最令易侯爷震撼的是一本书册"洗髓经",纵算用这里所有的东西来交换,也绝不放手。他知道这将意味着什么?全新的武道……

    "呵呵!这礼太重了,重得连本侯都有些难以承受了!"易侯爷兴奋得呵呵大笑。

    一旁的谋士方老见状,不由轻咳了两声,易侯爷这才惊觉自己的失态,露出了一歉然的神情。

    "陆小友!老夫有个不情之请,不知是否介意?"谋士方老试探地问。

    "方老有话但说无妨!"陆随风十分随意地道。

    "不知十层塔身之上是何等境界?如果不方便的话……"谋士方老欲言又止。

    "即然大家都非外人,也无须顾忌。不过,还是那句话,绝对不可泄露出去。"陆随风知道此事关系重,故再次叮嘱道。

    "这个自然!深藏了千年的隐秘,一旦稍有泄露,定会掀起惊天骇ng。"易侯爷凝重地道。

    陆随风压低嗓音轻声说:"塔身第十一层的境界称之为"玄丹境",第十二层叫"玄婴境",第十三层是"破虚境"。我也止步于此,至于后面两层的境界,唯有进去之后方能得之。

    "天啦!原来玄尊境之上真的还有更高的存在?这世界还藏着多少未知的隐秘?"易侯爷骇然的惊嘘道。

    "陆小友可否解读一下这些境界的内涵?"谋士方老进一步询问道。

    陆随风想了想,婉言道:"这个说起来玄之又玄,不入其境,闻之只会徒乱心神。待你们日后进入了玄尊境,我定会详加解读。"易侯爷闻言点点头,知道陆随风此言非虚,随即转过话题;"不知陆小友日后作何打算?""我想听听侯爷的建议?"陆随风打出太极推手。

    "能否说说你对西郡州的认知和看法?"易侯爷不答反问,现学现买,一个推手反推回去。

    "即然侯爷有心考量,我就斗胆说几句自己的浅见。"陆随风不以为然地笑道:"据我所知,在天翔王国的五郡中,数西郡州的综合实力偏弱。这并非西郡州的资源贫乏稀缺,而是由于法制和管理上的有所疏漏。各个城镇的地方官员各自为政,各霸一方,掠民聚财,富甲一方。而侯府每年所得只是沧海一栗,却又鞭长莫及,无力掌控。致使府库不盈,每每捉襟见肘。不知我之所言是否属实?""一语中的!"易侯爷苦着脸,点点头;"该当如何?""这个……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岂可信口开河,胡乱言语?"陆随风摇摇手,闭上嘴,不再言语。

    易侯爷见状有些急了,一拍桌子,沉声道:"陆小友无须顾忌,你之所言,就是本侯之言,有谁敢不服!"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