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二十八章候府秘闻

正文 第二十八章候府秘闻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候府。西楼的书房内,易候爷十分用心地摆弄着手中的一块拳头般大小的妖兽晶核,如玉般光润的晶核透着淡淡的辉光,表层隐隐有精芒流转,不时散发出阵阵能量信息。看上去应是一块品阶很高的妖兽晶核。

    书房的另一端,一位鬓发皆白的谋士老者,正静静地阅读着一份来自天武学府的简讯。"候爷!学府内院这次涌现出一批优秀人才,毕业考核的成绩超过了以往的任何一届。""不错!这种情形已百年未见了。"易候爷仍摆弄着手中的晶核,颇感欣慰地道。

    书房门轻轻地响了两下,易飞虹这时推门走了进来。

    "父亲!"易飞虹轻唤了一声,躬身拜下。

    "你不在内院潜心修习,回来做甚?"易候爷抬眼望了望易飞虹,虎眉轻皱了一下。

    "孩儿巳通过毕业考核!"易飞虹垂首道。

    "哦!"易候爷目中精光一闪,展颜道:"不错!堂堂内院第一人,怎会轻易被人比了下去?""孩儿早已不是什么内院第一人了!"易飞虹一脸平静地说。

    "内院中竟有人能击败你?"易候爷颇感惊讶地问。

    "是的!孩儿连对方一招都接不住,准确地说,对方一招未出,孩儿便败了!"易候爷闻言双眉一挑;"一招?不,一招未出?连本候都未必做得到。说说是怎么回事?""对方只向前走了三步,每一步都令孩儿如遭重击般的向后退一步,全身上下似被一股强大无比的气息牢牢锁定,令人生出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一种任人宰割的恐惧,无法抗拒,甘心巨服。"易飞虹细细地解读着面对陆随风时的那种真切的感受。

    "哦!内院中竟有这样的人存在?"易候爷有些动容地道。

    "是个新进弟子!十六岁,名叫陆随风。"易飞虹如实言道,这也是陆随风的吩咐,侯爷若是问起无须隐瞒。

    "陆随风!……"易候爷轰然立起身形,满脸俱是震惊之色,显出一种异常的的激动和兴奋。

    "候爷难道认识此人?"谋士老者察言观色,猜测地问。

    "认识!岂止认识……"易候爷恢复了常态,有些追思地说:"他曾是本候的救命恩人!"易飞虹和谋士老者闻言俱震,易飞虹的震撼更胜于谋士老者,没想到自己也师也友的老大,竟会是父亲的救命思人。

    二年前,易候爷因自己的修为一直停留在玄皇境巅峰,数年难有寸进,心中耿耿,便独自悄然前往黑渊妖兽山脉,寻求突破壁障的契机。历经月余浴血搏杀,终于进入皇级妖兽的区域,殊不知时运不佳,遭遇了一只以速度称雄的啸月狼皇。本以为这是一个不错的机会,或能在拼搏中寻求突破。谁知道只一个照面,便一股强大得令战慄的力量直接拍飞出去,就如狂风卷起一片枯叶,带着一溜鲜血抛上了高空。接着便是猫和老鼠的游戏,身体一次次被抛起,鲜血一次次飞洒。大脑中除了极度的恐惧,便是深深的绝望。堂堂一方候爷,整个西郡州数亿人的撑控者,竟将沦为妖兽的腹中餐。当那大若血盆的狼口在眼前放大,最后一点意识也随之在绝望中完全消失。

    不知过了多久,当意识再次重新回到身体,骇然发现自己竟然还活着,虽然衣衫褛烂,血迹斑斑,身上的所有创伤却奇迹般的完全愈合。而且还震撼的发现体内生机勃勃,滚滚玄力奔涌不息。一探之下,竟然突破了困惑多年的壁障,一举跨入了玄圣境。

    漆黑的夜色中,一堆火在熊熊燃烧,一个瘦削的身影正静静地翻动着架在火堆上的妖兽肉。"你醒了!很饿吧?都昏睡了一天一夜。"声音有些稚嫩,像是个未成年的少年。

    肉香扑鼻,顿觉腹中雷鸣,饥肠辘辘。

    "接着!"少年撕下一块肉抛了过来;"圣阶妖兽肉,对身体可是大补。"圣阶妖兽肉!易候爷闻言眼皮跳了跳,心下骇然。

    "唉!一把年纪了,行事还这般不知上下高低。修为这么差,还敢和圣阶巅峰的妖兽硬抗,真是不知死活。"那只啸月狼皇竟是圣阶巅峰?易候爷全身一颤,顿然惊出一身毛汗。

    "是小兄弟你救了我?"易候爷试探着问,毕竟眼前之人只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怎可能从圣阶妖兽的的口中救出自己来。

    "废话!在这里除了我还会有谁来救你?"少年冷哼了一声;"不过你运气还真不错,刚一来就碰到了圣阶妖兽。我不就宰了十来只而巳,就吓得全都躲了起来。真没劲!"苍天,大地!这才多大呀?就杀得圣阶妖兽四处躲避。这还是人么?

    "那我身上的这些伤也是你治愈的?""你也算是有大福报之人!否则,伤成这样,就算救下来也休想活命。只是可惜了我的那粒六品丹药了。"少年一脸肉痛地叹道。

    六品丹药!尊为候爷的自己也无缘一見,这少年竟然身怀如此珍贵的的丹药,而且不惜去救一个素昧平生的陌路之人。易候爷彻底的无语了,眼眶隐隐有些湿润。躬身就欲拜谢,却被一股绵柔之力托住。

    "免了!什么谢呀,感恩的话免谈!"少年不屑地笑了笑;"我可不是什么善良之辈,更非悲天悯人的大侠士。救你!只在一念之间,如再遇上类似情节,保不准会在一旁看着你被妖兽一块块呑入腹中。"易候爷阅人无数,却读不懂眼前的这个弱冠少年。只能用神秘莫测,虚怀若谷来形容。

    "你不用多说了!从你的气质品位来看,应属久居上位之人。眼高于顶的自尊不允许你欠人之情,更别说是大于天的救命之恩了。不过,我说过自己并非什么好人,也无心救你,只是一念而已。千万别整日耿耿于怀,成了一生的心解,有碍武道的修行。"少年淡淡而言,自然,随意,坦坦荡荡,毫无虚情。

    易候爷的心中由然生出了一份久违的感动,豁然发现这世上仍有许多美好的事物,胸襟舒展开来,天地一下敞亮了许多。

    "小友执意如此,心虽难安,却也无可奈何。只是可否告之小友的住址和名字,日后也能留下一些念想?"少年洒然地挥了挥手;"我本人间一蝼蚁,姓名只是存在的一符号而巳。我随意说一个,你可会信以为真?""小友之言,我深信不疑!"易侯爷眼中充斥着执意的要求。

    "我叫陆随风,暂居红叶城。千万别来寻我,有缘自会再相见。再见时,不准我们真还能成为忘年之交的朋友。"少年意味深长的一笑;"好了!这些圣阶肉留给你了,市面可是有价难寻。哦!这枚圣阶晶核也留给你,刚晋级,对你有用!"少年话落,身形一闪,瞬间便消失在夜色中。

    易侯爷完全沉溺在往昔的追思中,时隔两年仍历历在目。谋士老者和易飞虹更是惊叹连连,唏嘘不巳,皆被这段离奇的遭遇所震动。

    两年前的陆随风就能杀得圣阶妖兽仓惶躲藏,如无玄尊境的高度根本难以做到。两年前且如此,那现在呢?二人不敢想下去,易侯爷却是在二年前就没敢往下想。如今,只真心的希望能与陆随风早日相见,成为忘年的好友,没有世俗名利的束缚,以心交心,以诚相待。

    "飞虹!你没与他结怨吧?"易侯爷颇为担忧地问。

    "没有!我们现在都是兄弟朋友,更是一个大家庭的人。我如今还是他的传承弟子。"易飞虹深感自豪的挺着胸道。

    咕咚!易侯爷吞咽了一下口水,震惊地道:"你成了他的传人?""正是!父亲不会怪孩儿自作主張吧?"易飞虹有些明知故问。

    "不会!哈哈!怎么会呢?求之不得!"易侯爷纵声笑道:"很好!你成熟了,拥有了自己的独立思考和判断力,作岀了一生最明智的抉择,未来将不可限量!哈哈哈!""恭喜二公子寻得了如此优秀的明师!"谋士老者也十分欣喜的祝贺道。

    "父亲!我们明日便要去闯天武塔,不知父亲有什么嘱托?"易飞虹若有所思地问,他们对天武塔一无所知,希望能从父亲那里获得一些信息和暗示。

    "嗯!凡是通过毕业考核的弟子,都有一次闯天武塔的机会,每个人都会不同程度的受益。本候十分期待你们的这次闯塔之行,不知他能登上第几层?至少也能显出冰山一角。"易侯爷颇为神秘地笑道。

    "侯爷认为他能走多远?"谋士老者好奇地问。

    "不知道?但一定会打破有始以来的所有记录!"易侯爷十分肯定地说:"方老!明日劳烦你亲自去一趟,无论结果是什么?都必须要下达最高的封口令!届时定有惊之举,一旦泄露出去,定会掀起惊天波澜。""老朽明白!侯爷放心,老朽会严厉督办此事,绝不允许出现任何差池。"谋士方老一脸肃然地道。

    "父亲放心!我们这边不会有问题。除了陆随风所带的四人之外,另三人,一个是周家的少族长,风家的未来接班人,另一个则是温家的天之娇女。如今都是我们一条船上的人。"易飞如实言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