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二十四章技摄顽凶

正文 第二十四章技摄顽凶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段青海皱了皱眉,眼中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惊疑之色;"你在激怒我,乱我心神。雕虫小技,不自量力!"

    "你的心神宁静过么?宁静,那是一种境界。不是如你这般狂妄自大之辈所能领悟的!"陆随风一脸鄙视地道:"你看看台下的这些人,他们都是你的同门师兄弟,你却为了自己的一已私欲,将一些弟子残忍阴毒的伤害,至始有的人终身不能再修武道。难道你苦心潜修就是为了欺凌弱小来证明自己的强大?欲修武,先修人,连人都不会做,修武何用?""好!"台下有人吼出一声,顿时掀起一阵雷动般的掌声。

    "不简单!这番话比绝杀技还锐利。段青海未战巳先输一筹。"台下的易飞虹点评道。

    "看来我的预感终于灵验了一回!"温碧烟冲着风铭揚得意地一笑。

    段青海竭力的压制着内心的狂怒;"哼!口舌利剑伤不了人,拔出你的剑来!让我看看是否如你口舌一般锋利?"说话间,缓缓拔出手中的青钢長剑。

    陆随风仍是负手静立,波澜不惊地道:"你的剑充斥着暴虐之气,失去了应有的灵性,非旦伤不了人,反倒会伤了自身。不信,你出手试试看?""太利害了!攻心之术!你看段青海的眼中闪过一抹犹豫之色,分明是信心动摇的迹象。"排名第二的周逸惊叹道。

    "有如此心机之人,会是弱者么?"温碧烟像是十分看好这个新进弟子。

    "拭目以待!"风铭揚指了指台上;"段青海出手了!"一剑刺出,剑芒绽射,夹着尖锐的呼啸在阳光的反射下闪着刺目的寒光,电闪般直奔对方面门。

    陆随风微眯着眼,看着那不断迫近放大的剑影,肌肤似乎都能觉到絲絲喷射的剑气,仍是一脸沉静,不为所动。

    剑锋及体的刹那,剑身斗然一颤,瞬间化出数十道剑影,道道剑影如流星逐月,迅疾凌厉的洞穿了对方的身体,有若风卷残叶般的将整个青色的身形绞杀得支离破碎。惊得台下一片呼声。

    "残影!"段青海一剑得手,心下方喜,骤见对方身形又完整无损的呈现在眼见,骇然一声惊呼,身体同时向后暴退。

    "你的剑太慢,太花哨,而且破绽百出。我若出手,你现在巳是一具尸体了。"陆随风仍是负手而立,像是从未曾移动过。

    段青海面沉如水,凝重无比,知道对方所言非虚,明白今日踢到铁板上了。原以为是一只新进的菜鸟,可以任意揉捏,没想到这小子竟然在扮猪吃老虎。心头暗自升起一絲惶恐,晃了晃头,将这絲惶恐驱散开来。

    绝杀技,星爆!

    段青海一声狂吼,剑芒流转,绽射出点点璀璨星光,犹似一張星幕漫卷,将陆随风瞬间罩入其中。点点精光随之炸裂开来,炽亮的光芒四下扩展,将对方所有的闪避线路全部牢牢封死。

    连环绝杀技,星裂虚空!段青海身形拔空,玄力聚于剑锋嗡嗡颤响,强劲的剑芒破空激射,洞穿一切,撕裂一切;"我之剑,一往无前,斩裂虚空,当者披靡!"段青海暴喝连连,霸气纵横,无尽杀气如洪流奔湧。

    "有点实力,技仅于此!"陆随风语音空洞,身形飘浮,脚踏点点星光,挥手间漫天精光尽背溃散开来。投足间有若行云流水,如风似烟,虚实难辨。

    段青海一气斩碎无数青影,眼前却源源不断的有青影呈现,似乎斩之不尽杀之不绝。直至剑势巳尽,后力难续,一种深深的无力感遍袭全身。心乱了,杂念丛生,剑势随之一滞,心内一惊,意欲抽剑回撤……

    眼前突然呈现二根手指,稳稳地夹住后撤的長剑。刹那间,剑若千斤,难动分毫。但见二根手指间骤然一抖一颤,坚韧的青钢長剑随之寸寸断裂。漫天星幕随之崩碎,段青海的身形同时被一股强大的冲击波掀上高空,翻翻滚滚飞出二十米才跌落地面,張口喷出一蓬热血。

    "轮到我出手了,一招!不败,我任你处置!若败,任我宰割!"陆随风气定神闲地说。

    段青海拭去嘴角的血渍,闻言沉思,自认非对方之敌,但倾力抗住一招也并非全无胜算,至少还有一线胜机。赌了!"好!接你一击!"一阵柔风掠过,掀动发絲衣角,陆随风朝前踏出一步……

    呛!一声長剑出鞘的轻响,天地间但见一抹精光划空闪过,有若流星飞逝,转瞬即灭。

    "你败了!""我……"段青海欲想说什么,额头间传来一股冰凉之感,伸手一摸,血!

    "风云榜前十该洗牌了!"温碧烟眉间溢起开心的笑意。

    "他有出招吗?我怎没看见?"风铭掦惊疑地喃喃道。

    "相隔二十米,一步瞬杀!太可怕了!"周逸骇然張着嘴,半天未合拢。

    "我们中的任何一人都接不下这一招!"易飞虹语出惊人地说:"不信可以上去试试?"众人默默相观,尽皆无语。

    天星广场不远处的一座半山腰间,有两人同样張着嘴,持续的时间似乎比下面的人更长。

    金长老白发抖动,唏嘘道:"本以为他们只懂些观气术,敛息法,没想到巳达到如此高度,当真始料未及。"中年府主内心的震撼远超过金长老,异地而处,自己不动用玄力能接下这神鬼莫测的一招么?貌似这小子从头至尾也没动过一絲玄力。这惊世的身法武技简直闻所未闻。

    "不对!即然拥有如此高深莫测的修为,还来我天武学府干什么?"中年府主心中一凛;"不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企图吧!""不知道?"金长老摆摆头,"这几个小子看上去一脸正气,不像奸邪之徒。老夫阅人无数,绝对错不了。""但愿如此!否则真有大麻烦了!"中年府主仍感忧虑。

    "快看!好戏还没结束!"金长老指着山下,兴致勃勃地笑道。

    段青海看了看手上的血渍,额头间隐隐生痛。明明未見对方移动出手,自己怎会莫明受创?嘴角扯动了一下,心有不甘地道:"你未曾移动一下,何来出招之说?""是么!"陆随风话落,再次朝前踏出一步,飘渺身法之"咫尺天涯",缩尺成寸,一跨越二十米空间。段青海但觉眼前人影闪了闪,两肩臂突然传来一阵剧痛,啊!字刚喊出一半,疼痛又骤然消失。随试着运转一下双臂,骇然发现竟然不受支配,仿佛巳脱离了自己的身体,低垂两侧,悠悠悬荡。

    "这是怎么回事?你对我做了什么?"段青海惊恐地嘶吼道。

    "今日一战本是不死不休之局,我现在只需挥挥手就能将你从这世上抹去。只可惜你我不是同一类人,通常不会视人命如草介,此番只是小惩大戒。"陆随风无尽鄙视地瞥了他一眼;"我之手段,天下无人可解。日落时分,携五十万金币到一百八十三号庭院。账清,人复元。过时不候!"牛人!前无古人,霸气无双!

    天星广埸一派沸腾,呐喊,狂呼……

    陆随风一战震惊七大院,无数人将其视为榜样,悄然掀起了一股修练狂潮。

    陆随风只手掀狂澜,另一只手却被欧阳明月牵进了天星院的院长室。

    欧阳明月轻轻敲了敲门。

    "进来!"室内传出一个女子的嗓音。

    "院长!人带来了!"欧阳明月恭敬地道。

    陆随风抬眼望去,颇感惊讶,室内唯有一位年方二十出头的女子,素面朝天,却显得清纯淡雅,有若出谷幽兰,气质高贵而无孤傲之色。

    "院……院长!"陆随风苦笑不得地唤了一声,这与想象中的院长相去十万里。

    "你是陆随风!"院长目如秋水,在陆随风的身上来回荡漾着,"能令你略感惊讶,本院长甚觉欣慰!""院长修为精湛,驻颜有术,令人赞佩不巳。弟子若无震惊之色,岂不令院长失望!"陆随风不卑不亢地笑道。

    "话藏玄机,却又点到力止。即不容人小视,言语间又不失礼数。可谓面面俱到,精彩!你不会也拥有驻颜之术吧?"院长语音婉转,笑意盈然地道。

    "院长言重了!身份牌中有骨龄信息,我可不是那些驻颜有术的老怪物。"陆随风唏嘘道。

    "你这是在讥讽本院?"院长秀眉一挑,佯怒道。

    "弟子口误!院长见谅!"陆随风慌忙道歉,否则,老怪物真会发彪暴走。

    "算了!不与你计较!"院长神色一肃;"我唤你来,是希望你能为我天星院尽点微薄之力,不知你可愿否?""弟子即入天星院,自当与之共荣辱,院长如有吩咐,弟子当全力以赴。"陆随风煽情地道。

    院长目中柔光流转,似被这个弟子的言辞所感动。无论是真是假,听上去都十分受用。

    天星院在七大院中实力最弱,地位在内院中也相对低下,弟子在外得不到应有的尊重。每次七大院的大比武中,总是垫底收盘,数百年来的历代院长皆以此为辱。在七大院的联席会上,毫无话语权,导致大量资源被克扣,大批人才从眼前流失,竟束手无策,唯有望洋兴叹。

    "你可愿为天星院的荣誉一战?"院长掦眉凝目,一字一句,仿佛毎个字都咬碎了一颗银牙,可见她内心的悲切和耻辱有多深沉。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