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二十三章迎战天星台

正文 第二十三章迎战天星台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天武学府内院从不禁止内部的竞争和挑战,前提是不可伤及他人性命。除非发出生死柬,在双方同时接受时,方可登上演武一决生死。

    "这下可有好戏看了!敢惹怒段师兄,死无葬身之地。"一群天风院弟子幸灾乐祸,气焰嚣张至极。

    "咱们天星院巳有好几个弟子被这煞星生生打残,这次只怕还会弄出人命来。"天星院的一众弟子,纷纷低垂着头,万般沮丧。

    "你确定要向我发出生死柬?"陆随风一沉静,脸上无悲无喜,没人能看出他的情绪波动。

    "明日午时,在你们的天星台上见。不死不休!不要让我失望,否则,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段青海残忍地冷笑了一下,随既转身离去。

    "完了!你们天星院就等着収尸吧!""欧阳明月!劝你还是乖乖从了我们段师兄!或许还能保住这小白脸的一条贱命。""是呀!我们段师兄定会让你欲仙……"轰!欧阳无忌忍无可忍,挥出一拳。那个污言秽语的天风院弟子一声惨呼,带着一溜鲜血横飞出去,落地便两眼一翻,晕死过去。

    "你们不是很横吗?不服的站出来!"欧阳无忌朝前踏出一步,一股山崩的霸道气势向着天风院的一众弟子碾压过去。

    噔噔噔……七人个天风院弟子被这股气势冲击得七零八落,有几人控制不住身形跌倒地上。

    嘶!这是什么实力?单凭气势就将这许多人压迫到如此程度。天风院的这些人没一个是省油的灯。围观的各院弟子纷纷惊骇地议论着。

    "回去告诉段青海,让他明日洗干净脖子再来。滚!"欧阳无忌一声怒喝,声如雷动,直震得那几人耳鼓嗡嗡响。

    好!好!天星院的一众弟子群情激奋,纷纷叫好。

    欧阳明月的纤手松开了陆随风,脸上闪过一抹羞红;"刚才对不起了!""给我一个解释!"陆随风沉着脸道。

    欧阳明月的眼中浮起一层水雾,幽怨地道:"那段青海的背景十分强大,是白云城八大世之一,段家族长的长子。三年前就将我视为他的肉脔,凡是与我稍有接触的男弟子,几乎都被他给打成了残疾,有的至今还躺在病榻上,连生活都不能自理。内院中不禁止竞争和抗衡,今日一幕巳彻底地激怒了他的杀机,明日一战,你若落败,他绝不会让你活着离开演武台。""你想要的是什么结果?"陆随风了解了事情的始末,眼中闪过一抹杀意。

    "煞煞他的嚣张气焰,让他日后不敢再来纠缠于我。"欧阳明月歪着头笑道,十分期待明日的一战。

    "仅此而已?"陆随风有些意外地望着她,看来这欧阳明月还是挺单纯善良的。

    "那要如何?他的背景可不简单,没必要将事态扩大。"欧阳明月提醒道,以她现在的实力,那段青海根本不堪一击。

    对欧阳明月的做法,陆随风也颇为赞同,能顾全大局,不任性而为,还善于借势,巧妙地化解自己的困局。千万别小视了女人,否则,欲哭无泪。

    默默无闻的内院新进弟子,瞬间成了七大院热议的话题。天风院的精英弟子竟接不住新进弟子的一拳,凭气势便压倒一片……

    天武学府内院总殿的一间屋内,一位着朴素的中年男子正拿着一份内院的简讯,细细地阅读着,脸上的神情十分丰富。

    "金老怎么看?"中年男子放下手中的简讯,望着坐在一旁翘着腿,嗑着瓜子的金长老。

    "府主认为呢?"金长老吐掉瓜子壳,不答反问。

    "以讹传讹,夸大其词!"中年府主摇着头说:"一只刚进内院的菜鸟,竟然敢接受风云榜排名前十高手的生死柬,简直不知天高地厚。"金长老闻言,扔掉手中的瓜子,拍拍手;"天有多高我不知道?站在山脚,山腰,或山巅,对天的高度都有不同的认知和感受。如是站在云端上,那天就没多高了。""金老一早没喝酒吧?"中年府主调侃道,对他的这番实在有些摸不着边际,听上去似乎又很有道理,却又不知所云。

    "老夫戒酒巳有三月了!""不会吧!这酒你老从来都视为第二生命,怎可能会戒洒。"中年府主满脸皆是不信。

    "咳咳!自从见了那几个小傢伙之后,老夫幡然醒悟。酒,不是什么好东西,令人乱性,思想迟顿……总之老夫倍受打击,重伤了自尊。决定洗面革新,做个头脑清醒之人。""这么严重?几个小傢伙会有如此能耐?"中年府主好奇地问。

    "就是府主刚提到的菜鸟呀!"金长老有些痛心疾首地说:"那日老夫小饮了几口,路过内务殿,顺便小息片刻。发现这几个小傢伙,体内空空,没一点玄力波动,却执意要破格考核内院。不正常呀!好奇之下,便动用神念探了探,竟然一下坠入了一片沧茫云海,弄得老夫差点心神失守。这还没完,老夫一时动了收徒之念,谁知道这几个小傢伙竟说老夫没资格,临走时还丢下一句;玄圣境一品而已……""什么?竟能看透金老的修为?瞎猜的吧?"中年府主动容了,脸上皆是惊色。

    "这些日子,老夫一直在暗中观察,他们的行事一直十分低调,就算被老弟子们勒索也不反抗,一副甘心受辱的姿态。如不是段青海这码事将他们逼到了尽头,不定还会继续装下去。""有点意思!是蛇是龙迟早要显真本色。这埸挑战值得一观。"中年府主一脸的期待,像似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距正午时分有一段时间,温润的春阳斜挂天空,天星院的广埸上巳是人头攒动,人满为患,仍有各大院的人不断地朝这里湧来。

    "你们看!风云榜前十的的高手几乎都来了。"有人兴奋地叫道,这些高手平时都是深居简出,埋头潜修,很难一睹真容。

    "我有种预感,段青海今日这一脚只怕会踢在铁板上。"开口说话之人是风云榜排名第四的女中英豪温碧烟。

    "温师妹似乎每次都不看好这个段青海,像是对他也很深的成见?"风铭掦,风云榜排名第三位。

    "这种侍强凌弱之辈,风师兄不觉令人生厌么?"温碧烟鄙视地冷哼了一声。

    "我只是在就事论亊,与人品无关。一个新进弟子不识进退,是不是有点自掘坟墓的意思?"风铭揚双手合十,似在为那位新进弟子提前默哀。

    "我看未必!事出反常,不合情理,悬念横生。"易飞虹,风云榜排名第一位。

    "易师兄所言有理!"风云榜排名第二位,周逸;"除非这新进弟子不知道这段青海是何许人,否则定是脑子进了水。如是知之而不惧,只怕就不简单了!"天星广埸上的气氛异常炽热,尤其是天星院的弟子更是群情沸动,这里毕竟是他们的主埸,为陆随风加油的声ng此起彼伏。当然,这种助威的气势只有在双方实力相当的情形,才可能发挥巨大的作用力。否则,即使吼破天,也难以改变结果。

    天星演武台,长宽百米,花岗坚岩铺地,高约十米。

    段青海从天风院弟子的阵营中越众而出,全身上下流露出一股霸道阴冷的气息。十米高台,纵身一跃而上,轻灵的飘落在台上。双目开合间精芒闪烁,睥睨的扫视着全场,喧闹的ng潮逐渐平静了下来。

    "那新进弟子怎还不出现?不会是临阵退缩了吧?""看那段青海的气势,换着我也会知难而退!"台下的人群胡乱猜测,众说纷纭。在众人的一片猜疑声中,陆随风的身形忽然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中;一袭青衫,披肩的長发随意地束起,如风似云般的自然飘逸。没人看见他是怎样出现的,仿佛本来就一直站在那里。

    一步,二步,三步……所有人的目光都随着这个动作节奏在移动,陆随风的身体象似这这些视线组合成的力量缓缓托上了高台。

    段青海的眼中射出怨毒的精芒,似要洞穿对方的身体。陆随风云淡风清的一笑,射来的如箭精芒瞬间溃散开来。

    "你竟然敢出现,让我高看你一眼!"段青海一脸倨傲之色,声音里透出一股霸气;"但,还没资格让我重视。只要你识相地离开欧阳明月,今日就绕你一命。""是么?我能站在这里,算是给足了你面子。"陆随风理了理被风吹散的发絲;"你真的是太弱小了!"狂!全埸一片哗然,这才是真正的霸气!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