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十七章妙手回春

正文 第十七章妙手回春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夏炎说有人看见商队在百里外的峡谷内遭遇劫匪,无一人生还。"欧阳明月悲切哽咽道。

    "确有其亊,不过,无一人生还的却是那些劫匪。只是他怎会知道此事?"云无影若有所思地道,揣测着此事定与那华云商会有所关连。

    "当真?"欧阳明月半信半疑····砰!房门猛地被推开,不知那个冒失鬼胡乱闯入人家大姑娘的闺房。

    "姐!你没事吧?"欧阳无忌一跨步冲到欧阳明月的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舒了口气;"真的没事!吓死我了。""无忌!"欧阳明月欣喜地立起身来,;"你真的活着!""姐!我没亊,商队就在后面,很快就会回来。"欧阳无忌开心地道。

    "好!没事就好!"欧阳明月喜极而泣,梨花带雨,我見犹怜。

    "哦!姐,我给你介绍一下!"欧阳无忌指着立在门外的陆随风和云无涯;"这是我的老大,陆随风,云无影,云无涯,都是我最好的兄弟姐妹!"欧阳明月起身下床,向几人盈盈施了一礼。

    "欧阳小姐不必如此,都是自己人!"陆随风缓步走了进去。

    "姐!那夏炎怎敢肆无忌惮的上门来抢亲?"欧阳无忌愤然地问;"我爹呢?出了这么大的事,怎会不知道?""唉!"欧阳明月哀怨地叹了一声;"自你们走后,华云商会拉拢另几家商会一对我们打压,大部分客户都被他们拉的拉,抢的抢,所剩无几。商会如今巳是举歨维艰,到了崩溃的边沿。就在三日前,一个刺客深夜潜入爹的卧房,将爹击成重伤,直到现在仍在昏迷之中。""爹受伤了!"欧阳无忌闻言便向外冲去。

    "别急!听你姐将话说完!"陆随风一把将他拦下,沉静地问道:"难道没请丹师治疗吗?""有!"欧阳明月点点头,伤感地说:"像我们这种层面的人家,至多只能请动二品丹师,也曾请了几位前来看视过伤情,俱皆束手无策。都说是我爹巳被寒毒浸体,唯有三品丹药"火烈丹"才能驱除体内寒毒。否则将会有性命之忧!"欧阳明月语带哽咽,满脸皆是绝望悲切之色。

    陆随风闻言淡淡地一笑,没继续问下去。

    "姐!爹不会有事的!"欧阳无忌吐了一口浊气,非旦全无忧色,反倒微笑地安慰道。

    "欧阳小姐!你身上的伤没事吧?"陆随风关切地问。

    "是啊!我分明被那老者击成重伤,怎会一点没事?"欧阳明月迷惑地望着众人。

    "姐!幸亏我们老大即时赶到,才救下了你,还给你服下了一粒四品丹药呢!"欧阳无忌解说道。

    "四品丹药?我竟然吃了四品丹药!"欧阳明月震撼地張着嘴,眼中满是惊愕之色。

    "不然怎会平白无故的连晋几级?"云无影补充道。

    欧阳明月忽然双膝跪地,悲声地恳求道:"陆公子!请你救救我爹!""欧阳小姐不可如此!"陆随风赶紧上前将她扶起。

    "姐!你这是干什么?"欧阳无忌报怨道:"我爹就如他爹,我爹受伤,他爹怎会不管?哦!不对,不对!应该是……"哈哈哈…众人捧腹。欧阳无忌越说越乱,欧阳明月也忍不住破颜而笑。

    "好了!都别笑了"陆随风神色一整,肃然道:"现在说说正事?"众人闻言立即收声,都知道这位少爷做事一向严谨认真,深思熟虑,从不无的放矢。

    "通过这一系列事件的综合分析,应该都是华云商会预先谋划好的局,从暗中灭杀商队到买凶行刺欧阳会长,导致商会陷入了群龙无首,四面楚歌的绝境,再趁此机会落井下石,令其子夏炎上门威逼提亲,如一切顺利,商会便正言顺落入对方的撑控之中。如提亲不成,便以武力威压,霸王硬上弓,抢亲!一切都不择手段,势在必得。可谓环环相扣,心机用尽。但这其中必须有根线将其串连起,而这根线就是内线。如无精准的信息情报提供,又如何得知商队的回归时间和路线?明月商合占地数百亩,房屋何止百间,如无准确的方位,刺客绝不会轻易出手。"陆随风顿了顿,见众人一边倾听,一边思索着,继续接着说:"我们的意外出现打乱了对方的节奏,我之所以特意扣下了夏炎和那老者,令其用十万金币赎人,意在敲山震虎,静观对方的下一步举措。""不错!"云无影思索地道"如对方兴师动众杀气气腾腾的前来问罪索人,我们正好明正言的将当作强盗悍匪一并灭杀。""报告!龙一突然出现在门外报道。

    "进来!"龙一跨前一步,向众人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少爷!对方巳派人来将人赎走,这是金卡!"龙一递上金卡,接着说:"对方要求将老者伤治好,愿再付五万金币。按少爷的的吩咐,不予理会。""做得很好!"陆随风点头道。龙一再次行了一礼,迅速离去。

    "这少年是什么人?举手投足间像是受过严格训练的军人一般。"欧阳明月好奇地问。

    "他是我师弟龙一!那老者和夏炎都是被他所擒。"云无影颇为自毫地道。

    "他?还只是个少年呀!可能吗?那老者可是天位境修为,连我都被其重创!"欧阳明月脸上堆满了不信之色。

    "姐!无影姐说的都是实话。那老者连龙一的一招都接不住,全身关节全被卸了下来,成了一堆人泥!让华云商会知道我们也不是吃素的!"欧阳然无忌愤愤然的道。

    欧阳明月惊疑地道:"当真不能以貌取人!我在幌忽中似觉还有不少这样的少年,不会都这么厉害吧?""由于家规很严,所以人数不多,也就三十来人。"欧阳无忌十分严肃地说。

    "这么多!那都是什么修为?"欧阳明月不厌其烦地问。

    〃欧阳小姐!还是先去看看欧阳会长的伤势吧!"陆随风打断了她的询问,提示道。

    "啊!"欧阳明月闻言一声娇呼,捂住小嘴,如梦方醒般的跳了起来,"快!我带你们去!"雪仍在持续不停地飘着,似乎越来越大,整座城市仿佛被一层洁净的白沙轻柔地包裹着……

    "面呈青紫之色,触手冰冷,证明寒毒巳侵入内腑。腕脉玄浮而无力,气机滞缓而紊乱,丹田气海玄力难聚……"陆随风收回把脉的手,神色颇为凝重。众人见状,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情况是不是很严重?有救吗?"欧阳明月语带哭音地颤声问。

    "伤情比预想中的稍重了些,只靠丹药治疗效果缓慢,而且修为也会因此落下几个层次。必须辅以其它手段才可确保无夷。"陆随风沉思地道。

    "老大尽管放手施为!"欧阳无忌毅然地说,似对老大拥无比的信心。

    陆随风摆了摆手,示意众都退出去。大家相互看了一眼,默然地退出了门外,随手将门轻轻带上。

    一个曾经的修真者,对人体的认知和理解早巳超出了常人,这只是修真的基础,却也是最重要的一环。人体是自然的缩影,唯有通过对人体的不断认知和感悟,才能点滴的触摸到自然的规则。所有的修真者几乎都是优秀的医家。

    小心的替伤者脱去上衣,手中忽然岀现五枚闪亮的金针;倏地出手如电,五枚金针脱手飞出,分袭伤者的气海,肚脐,檀中,天突,百汇,手法干净利落,一气喝成,精准无误,呼息间,五枚金针巳植入体内,入肉三分。然后轻缓地扶正身躯,做盘膝状,随将一粒丹药塞入伤者口中,入喉即化。这是小还丹,属五品丹药,炼制不易,其中有几味药寻找不宜,如非是欧阳无忌的父亲,轻易不会使用。

    一个时辰之后,伤者身上的青紫之色缓缓退去,面色逐渐红润,气息显得平和匀称。陆随风虚手一挥,植入体内的金针脱体飞出,重新回到手中"嗯!"伤者轻吟一声。

    "别动!聚气于气海,缓缓运转,练化药力。"陆随风出言提示,为对方披上衣衫,这才轻轻地推门行了出去。

    呼!重重地呼出一口浊气,总算不负众望,否则还真难以交待。

    "怎么样?"一直守候门外的众人几乎同声开口问道。

    陆随风挥了挥手,让大家换个地方说话。

    在欧阳明月的引领下,进了一间书房。众人纷纷落座,无人言语,所有目光都投向陆随风。"我很渴!有香茗么?"陆随风咽喉动了几下。

    "我去拿!"欧阳明月像小鸟般飞了出去,不一会,一杯热腾腾的香茗巳送到了陆随风的手中。良久,品了一口香茗,这才一字一句,悠悠地道:"幸不辱命!""吔!"众皆欢呼。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