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十六章白云城

正文 第十六章白云城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飞狼佣兵团此行的损失的确十分惨重,阵亡三十七人,所剩之人不足二十,大都伤势不轻。陆随风想了想,随从怀中拿出一些丹药递给了大胡子佣兵;"让你那些受伤的兄弟赶快服下,这里有張金卡,里面有一万金币,回去给那些阵亡之人善后。"

    大胡子佣兵虎目含泪,張張嘴,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百感交集。

    "我敬佩你们的职业精神!希望今日之事不要外泄才是!"陆随风慎重地提示道:"快去吧!"峡谷内很快地恢复了原貌,看不出任何打斗过的痕迹。商队再次开拔上路,缓缓穿过陕长幽深的峡谷。

    天空突然一暗,雪,一片,二片三片,飘飘洒洒,飞飞揚揚,越下越密集,天地间一派迷迷茫茫……

    商队行进的速度十分缓慢,陆随风等人索性独自脱离车队,自行前往白云城。

    踏雪而行不留痕,飞雪漫天不沾衣。陆随风临时下达了一个特训的指令,一时间,人人聚气凝神,玄力透体而出形成一个护罩,以阻隔飞雪沾身。百里奔行,脚底生风,不足二个时辰白云城已遥遥在望。

    白云城,城高百丈,延绵百里,一眼难见尽头。

    天翔王国,由五大郡州所组成。分别为;东,南,西,北,中郡州,其中以中郡州的面积为最,是其余四郡州的总和。

    四郡州隶属四位异姓候爷的永久封地,每年只须交纳固定的资源,其余的一切军事,政治,经济都是独立自主,不受王国的节制,除非王国遭遇外敌入侵,或其它灾难性的的祸患,才会听凭王国的调度。这是王国先祖留下的遗训,世代相传,任何一代君王都无权更改。

    白云城,是西郡州经济,文化,政治,以及军事中心,称之为西郡州首府。

    "一,二,三………总共三十四人,银币三十四枚!"守城的城卫军报着数。这是白云城的规定,入城者,人均交纳银币一枚。

    欧阳无忌随手扔给城卫军一枚金币;"军爷幸苦!不用找零了!""呵呵!谢了!"城卫军开心地笑道。一枚金币价值一百银币,大爷我一月才挣三枚金币。

    天上的雪似乎越下越大,街道上的雪都积了十来公分。众人在城内不能展开身法疾行,只能缓步前进。足足行了二个时辰,欧阳无忌仍未有停下的意思,人人已是全身披雪,看上有若一群雪人在移动。

    "这白云城也太大了,这些街道纵横交错,看上去都着不多,外来之人不迷路才怪。"云无影惊叹连连地道。

    "那是!白云城常住人口接近二千万,能不大么?"欧阳无忌颇感自毫地说。

    "我们会在这里呆上一些日子,大家尽快熟悉一下这座城市。"陆随风提示道。

    拐过几条小街,穿过几条小巷,一座偌大的庭院呈现在众人眼前。众人眼力都不错,远远便看清庭院大门上悬挂着的牌匾;明月商会。

    "偌大一座庭院,怎会连个门卫都没有?"云无影十分意外地道:"不会是风雪太大,都去躲避了吧?""也许吧!"欧阳无忌毫不在意应道¨"不对!有情况,里面似有兵刃撞击之声……"陆随风话落,人已就地消失。众人楞了愣,紧跟着展开身形追随而去。

    弥漫的风雪中,一白一黑两道人影在雪雾中交错翻飞,火星飞溅,铿锵之声回蕩。

    "黑虎吞天!"黑影发出一声暴喝,腾身挥出一剑,剑芒暴闪,空气中骤然呈现出一头模糊的猛虎咆哮的影像,張着狰狞的巨口呑向白影。

    "啊!"雪雾中传出一声凄厉的娇呼,一蓬血花在雪雾中绽放开来,一道白影被抛上七八米的高空,头下脚上的急坠而下。

    "小姐!"十多名护卫打扮的人同时惊呼,由于距离过远,巳然无力救助,有人巳闭上了眼,不忍看这香消玉殒的一幕。

    溅血玉碎的一幕没有发生,急坠而下的白影距地面不足一米,暮地被一团青影稳稳地托起,静静地悬浮在半空中。

    陆随风将手中的白影轻缓地放下。迅速将一丹药塞入对方的口中。这时,一道道身影纷纷出现在他身旁。

    "姐!这是我姐!"欧阳无忌惊唤道:"我姐怎么了?""还好!只是内腑受了些震荡。"陆随风将手中之人递给了云无影;"带她下去疗伤!""这是谁干的?"欧阳无忌瞳孔收缩,死死盯着雪雾中的黑影。

    "你他妈的是谁?竟然敢插手我华云商会的事!"一个嘶哑的嗓音怒喝道。

    欧阳无忌皱了皱眉,这个声音似在那里听见过?

    "老子今日是来提亲的,不!是抢亲!你敢拿我夏炎如何?咬我呀?哈哈哈……""云华商会的夏炎!"欧阳无忌终于记起来了,这厮是会长的独子,这几年一在纠缠着他姐,没想竟然肆无忌惮地上门抢亲,心中顿然怒不可竭。

    "你是欧阳无忌!"夏炎惊呼道:"你竟然还没死?真没想到你这头猪还能活着回来?"欧阳无忌闻言身形一动就欲冲出去。陆随风一把拉住他,阴冷地一笑,"沉住气,慢慢玩到他崩溃。"欧阳无忌呼出一浊气,点点头。

    "龙一!去会会这位老前辈!"陆随风沉着脸,"我要看到一堆人泥!""是!少爷!"龙一应了声,闪身踏入雪雾中,眨眼间出现在那团黑影面前;山羊胡,一脸皱纹,一双小眼贼溜溜地闪着精光。龙一厌恶皱了皱眉;"天位境的老傢伙,恬不知耻地欺凌小辈,当真猪狗不如!""你找死!"山羊胡老者目露凶光,手中剑芒暴射,刬出一道光弧劈斩而下。

    锵锵锵!剑影闪烁撞击,人影交错而过,静止!

    龙一的剑斜指地面,山羊胡老者举剑朝天,手腕处现出三道剑痕,鲜艳的血一滴二滴,点点洒落在洁白的雪地,分外触目。

    "还没完!大擒拿手……"龙一轻喝一声,身形连连闪动,旋风般地将山羊胡老者圈在其中,随着一声惨呼惊嚎,老者身体的每一处关节应声脱离原位,全身卷缩在一起,有如一堆人泥,瘫软在雪堆中。

    "轮到你了!"夏炎正被那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惊得面色发青,耳边忽然响起一道声音,人也随之飞了起来。呯!一声悲呼,跌落雪地,睁眼看见一堆人泥,双目一黑,正欲晕厥过去,却被人一揪住头发;"告诉他们!拿十万金币来赎人,否则,你和他一样的下埸!""你们听见没有,快让我爹来赎我!"夏炎声嘶力竭地吼道。雪雾中掀起了一股人ng,无数人影纷纷奔逃。

    ……

    屋内很宽敞,精致而淡雅,空气中散发着阵阵女儿家的幽香。云无影被一位姓程的管事领来这里,说是欧阳明月的闺房。

    躺卧在床上的白衣女子与欧阳无忌隐有几分相似之处,不用猜都知道是谁了。

    白衣女子很美,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清冷气质,令人忍不住想多看上几眼。她的脸色已逐渐红润,体内的气机也活跃起来。"你醒了?""你是谁?"白衣女子睁开眼盯着云无影,似乎想起了什么;"我不是被那山羊胡老者打伤了吗?"深深吸了一口气,运转玄力探查了一下身体;"怎会一点事都没有?咦!我好像还晋级了?这是怎么回事?""没错!你的确是晋级了,而且还不止一级!"云无影确定地说。

    "怎会这样?你到底是谁?"白衣女子迷惑地问。

    "你是欧阳无忌的姐,欧阳明月吧!"云无影有些答非所问地道。

    "你怎知道?你见过无忌?他怎么了,是不是巳经死了?"欧阳明月情绪激动,秀目中泪光闪动。

    "死了?谁告诉你的?"云无影一脸愕然地问。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