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十四章 丛林袭杀

正文 第十四章 丛林袭杀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城主府,一处十分隐秘之地。三百名黑甲披身的死士正在悄然地集结待命。每人身上都湧动着强悍的玄元力,这股力量一经出动,足以横扫除陆府之外的一切大小势力。这也是城主府隐藏了多年的绝杀底牌。

    "禀披城主!目标人数突然多出了三十余人,尽皆是些少年男女,身上全无玄力波动,初步判定都非修武之人。"白城主鹰目一闪;"嗯!怎会一下冒出这许多人来?"前来稟报的黑甲人闻言一颤,"属下一严密的监控,真不知这些人是那里来的?会不会是对方故弄玄虚,临时雇佣来扰乱我们的视听?""这也有可能!"白城主沉思地点点头,"看样子这废物是沉不住气,想开溜了!""禀报城主!目标已向城东门方向去,似有出城的迹象。""果不出我之所料!传令黑铁卫前往东门外,在五十里处的丛林中设伏,将其一众人等全部斩尽杀绝,绝不可漏掉一个活口。""是!"黑甲人领命而去。

    陆随风!让你这废物逍遥了几年,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死忌!哈哈哈……

    陆随风临行前回了一趟陆府,向父亲辞行告别。

    陆家主得知此行之地乃是白云城的天武学府,并未流露出惊愕之色,更未寻根问底。能轻易获得如此珍贵的考核名额本身,就包含了许多该说该问的话。有些事心照不宣就足够了。

    "父亲!二弟此去是不是白白ng费了这个珍贵的名额?他资质如此之差,到了那里也是众人茶余饭后耻笑的对象。倒不如换我前去,借以时日定能成为强者,光耀家族!"大哥一脸自傲地道,不屑横了陆随风一眼,暗中挥挥拳,带着恐骇的意味。

    "你有资格去么?"陆随风脸色骤然一沉;"我平时念在血脉亲情的份上,对你一再隐忍退让,你却仍是这般冷血寡情,整日不思进取专心修武,只会仗势欺凌弱小,令族人心寒齿冷。如此执迷不悟,怎有资格成就一族之长?""你……"陆長风一脸惊愕,目瞪口呆,这还是那个可以让人任意揉捏羞辱的废物么?

    "你竟敢如此对我说话,像你这般尊卑不分的废物,我伸伸指头都能将你倾刻碾得粉碎!"陆長风恼羞成怒,面呈杀气的喝斥道,"你这个名额,我要……"陆随风知道他口中再也吐不出什么象牙来,曲指弹出几道指风,一道直袭他的哑穴,另两道同时奔向双膝。

    陆長风張口无言,双目怒瞪,突觉双腿一软,呯!的一下跪倒在地,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站立起来。

    "好好在此反思一下自己过往的行为!"陆随风冷厉地道,随即歉然地望向父亲,欲言又止……

    陆家主摆了摆手,示意他什么也别说,随叹了一声,"但愿他能有所醒悟!哦!有桩事必须让你知道,其实我们陆家只是一个支脉,真正的主脉在王都。而且还是王都的八大世家之一。如有机会不妨回去看看,有可能的话,从祖辈开始都真心的希望有一日能重返家族主脉。"陆随风闻言甚感意外,没想到家族还有如此大的背景,也未详加询问。此事有些言之过早,没必要留下什么承诺。

    ……

    回首望向身后的红叶城,众人有如困龙脱囚,天宽地广任遨翔。人活一世充满了悲欢离合,跌宕起伏,说不尽道不完的幸酸悲凉。那又如何?只须旷达豁然,生生死死中狂放出浑身的热气与活力,随心所欲地透出做人的自在本色,令天地间凭添一股飞扬流动的活气,真切的感之这些生命的真实存在。足矣!

    离此八十里便是天丰镇,必须在天黑前赶到那里与明月商会的秦总管会合,然后随商队一同前往白云城。一路之上,行进的速度很快,不到二个时辰巳走出四十来里。

    "前方五百米的丛林中隐有杀气!云无涯突然止住了前行的脚步,泠声提示道。

    "果如少爷所料!城主府当真不会轻易放过我们。"云无影愤愤然地道。

    "这里果然是处设伏的好地方!换作平常人,此时一旦踏入这片丛林,几乎没有存活的可能。"陆随风冷然地笑了笑;"无影!这次行动由你负责,告诉大家,这次杀的是人,不是妖兽!""无影领命!"云无影应了一声,抬起手在空中飞快地变幻了几个手势,龙,凤,虎三组之人心领神会,飞快的散了开来,呼息间,所有人尽皆就地消失了踪影。

    "无忌!你之前杀过人吗?"陆随风对着身边的欧阳无忌问道。

    欧阳无忌摇摇头说,"连妖兽都未杀过!""这道坎早晚得过!这次就暂做一个旁观者。"陆随风拍了拍他的肩,笑道。

    "少爷!林中藏着的人似乎还不少?"云无涯皱着眉头,"我也上去看看?""用不着!听呼吸声,也就二三百人!"陆随风不以为然地道。

    嘶!这么多?欧阳无忌打了个冷噤,三十对二三百,对方还藏于林中暗处,这仗还怎么打?

    "别瞎操心!那只是龙风虎入羊群而已!"陆随风似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在我们入林之前,战斗如未结束,现场未清理完毕,一众人等须受处罚。走!我们这就过去。"五百米的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三人安步当车,缓缓朝前行去。前方的丛林中不时传出阵阵惊呼惨叫,偶尔还夹着兵刃相撞的铿锵之声。

    离丛林愈近,血腥味愈浓,陆随风皱着眉头,他并不喜欢这种残酷的杀戮情景,以及这种血腥的刺鼻气味,却又不得认真的面对。这就是所谓的人在江湖了。

    三人终于进入了林中,四周突然变得安静下来,但见龙凤虎一众人整齐的排列在林中,奇怪的是人人皆低垂着头,立在最前列的云无影更是一副沮丧的模样。

    陆随风环视了一周,眼前的人数一个未少,甚至连受伤的都没有。发生了什么事?

    "跑了一个!"云无影终于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

    "怎么回事?"陆随风肃然地问。

    "那傢伙战斗刚一开始就拔腿开溜了。"云无影涨红着脸;"这是我的疏忽,我领罚!""是我们的错!请少爷处罚!"众人齐声说道。

    陆随风摆了摆手,"这次算了,下不为例!在战斗中,一小小的疏忽都足以让你们陷入万劫不复之地!""谢少爷!我们记住了!""其实留个人回去报丧,也挺不错!"陆陏风似乎看到了白城主喷血的样子,忍不住哀叹了一声。

    陆随风只是随意的想想而已,没想到白城主真的喷血了,而且大口大口的吐得还真不少。抹去嘴角的血渍,白城主的面色虽然还很苍白,吐出了血,胸中却舒坦了许多,惊,愤,怒,各种负面情绪也稍稍平复了许多。"居然会是单方面的屠杀?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路?"白城主重复地问。

    逃回来报丧的人,脸色竟然比白城主更苍白,与死神擦肩而过,余悸犹存,眼中满是无尽的恐惧,"这些人出手快若电闪,招招追魂夺命致人死地,每个人的身法比风更迅疾,比鬼魅还诡异,。我们的人有些连刀剑都未递出便巳溅血而亡,临死都没看清对方的样子,三百铁卫不到半个时辰,竟无一活口……""这怎么可能?那可是三百名地阶境高手呀!"白城主一激愤,張口又喷出一血来;"没想到这废物竟在自己眼皮下,暗中培养出一股可怕的势力,这个消息应该立即通知流云宗。

    你此刻立即出发!""是!"黑甲人领命退下。

    陆随风!你等着,总有一日定将你碎尸万段!

    天丰镇只是个十来万人的小镇,由于所处的位署四通八达,自然而然的形成了一个商家物资转运站。大凡从各地采购的货物都先集中在此处,然后再发往各地。

    上百辆装满货物的马车,長龙般的排在镇外的道路旁,五十多名佣兵装扮的人在四周不断地巡视着。这支商队巳然整装待,却迟迟未有动静。

    "秦总管!你的人到底何时能到?天色也不早了!"一个大胡子佣兵不耐地问道。

    "再等等!应该很快就到了!"秦总管朝着车尾的方向眺望,"来了,来了!

    "不是说只有一人吗?怎么来了这许多人?"大胡子佣兵嘀咕着,眼珠子不停地转动。

    "二公子怎么才来呀?这些人是怎么回事?"秦总管指着陆随风等人问道。

    "哦!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准备随商队一同前往白云城。"欧阳无忌解释说。

    "秦伯好!我们是无忌的好朋友,因初次出行,人地生疏,所以想随商队一起同行。"陆随风笑道。

    "唉!都是一群孩子,出门不易,那就跟着一起走吧!"秦伯叹了一声。

    "等等!"大胡子佣兵走了过来,阴沉着脸,"秦总管!我们的协议中可没有这一说,突然增加了这许多人,得重新计价才是。我点过数,总共三十三人,每人二十金币,否则,就让他们赶紧离开。""呵呵!我知道规矩!"秦伯拿出一袋金币递给了大胡子佣兵,"只多不少!"大胡子佣兵用手掂了掂,爽意的点点头;"时候不早了,赶紧出发吧!你们这群小傢伙路上安份些,别找不自在。""切!"欧阳无忌冲着大胡子的背影伸出一根中指;"狗眼看人低!""算了!干这一行也挺不容易,整日刀头舐血,也就为了几个金币养家活口!"陆随风淡然地笑道商队终于开拔上路,上百车辆滚滚行进,掀起了漫天尘土。上千里的路途,秦伯担心这群孩子们经不起颠簸,让大家上车去歇息。如此好事却被陆随给宛言谢绝了。

    修练无处不在,别给自己找理由闲着。一路上,陆随风不断地调教欧阳无忌,当然也没忘记让他穿上五十斤重的沙衣。直累得他气喘吁吁,汗流如注。

    欧阳无忌却是累得痛快,能得老大精心指教,那可是千载难逢之机,须珍惜分分秒秒。

    "老大!我修习的这套身法叫什么名字?"欧阳无忌停住歪歪斜斜的身形,问道。

    "凌波微步!"陆随风耐心地解说:"你的身躯厚重,稍嫌笨拙,这套身法的移动路线轻灵,诡异,多变,不易被对方捕捉到,足以弥补你之不足。"欧阳无忌歪着头想了想,又做了几个劈刺的动作;"我总觉得这套剑法与身法十分难以融合,似乎有些格格不入?""不错!知道提问题了!小疑小悟,大疑大悟,不疑不悟!"陆随风点赞地笑道:"你生性厚实,爽朗耿直,不拘泥于小节。所以为你选择了一套剑法,名叫"达摩剑法",简洁务实,没有花哨的虚招。堂堂正正,大开大合,一往无前,有如長江大河般滚滚席卷,一ng更胜一ng,气势恢宏,以势迫人……是一套全攻形的剑法。而凌波微步是在遭遇攻击时,能灵动的闪避迂回,制造反击的良机。所以,两者之间根无需真正的融合。"欧阳无忌凝神贯注地倾听着,听到最后昂首向天,夜空中星光烁烁,是在数星星,还是悟到了些什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