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十三章怒惩宵小

正文 第十三章怒惩宵小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红叶河畔,红叶楼。楼高三层,隐于如火如血的枫林中。此刻正值华灯初上,灯火映照林木,片片如血般的红叶晶莹透亮,如梦如幻,迷离,朦胧。

    顶层的一间布局清雅的包间内,三人临河倚窗而坐,几碟精致的小菜,三杯玛瑙色酒,颇有几分骚人墨客的风雅。

    窗外,三两颗寒星天边,七八点鱼火山前河面。风掠过,河水轻漾,清波滚荡,一时间,揉碎了多少诗情画意……

    "静极而动,风生水起。逝去的一切被揉碎,新的意境由然而生。生命如是,人生如是,武道何不是如此?"陆随风触景情生,喃喃自语。

    "我似乎明白了一些……"云无影凝视着杯中玛瑙色的酒;"风的气息,水的脉动,林木中花草间的娓娓低语……""呼之欲出!"云无涯端起面前的酒轻缀一口,"我感觉到风的韵律,水波运动的轨迹,如此无序,又如此则则……""不错!"陆随风欣慰地赞许道:"你二人巳贴近了自然,接下来便是感悟自然,融入自然。大道三千,唯自然之道为最高境界。来!为你们心境的升华干杯!"三人举杯轻碰,相视一笑,一饮而尽。

    砰砰砰!隔壁的包间内突然传出一阵剧烈声响,像是有人在发生争斗。接着又响起几声呼喝惊唤。

    此间应该是陆府的产业,进门时陆随风曾留意到了家族的印记标识。即是家族的的产业,遇见出了亊没有不闻不问,视而不见的道理。"走!过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剧烈的争斗忽然静止,随听见一阵痛苦的呻吟声。推开门,包间内一片狼籍,只见三人卷屈地躺在地上,鼻青脸肿,口中发出痛苦的呻吟。

    "哼!就凭你们这些外来的歪爪扭豆,也敢跟本大爷争房间,简直是不知死活!"其中一人張狂地叫嚣着,另有四个杀气腾腾的大汉,又欲向躺在地下的人冲过去。

    "住手!"陆随风一声轻喝,嗓音不大,几人闻之有若雷击,全身一震,止住了前冲的身形。

    "本大爷办事,闲杂人等休管,以免惹祸上……咦!是你!……"張狂叫骂之竟然是前些日子,意欲将陆随风置于死地的那个年轻人,王天河。王天河触电般的震了震,抬眼向陆随风的身后張望,看到只有云家姐弟跟着进来,这才舒了一口气。

    "你是在找陆海么?他不是我的贴身护卫,怎会随时跟着我!"陆随风看了看躺在地的伤者,像是被揍得不轻,口中还不断地向外溢着血。"这是怎么回事?你竟敢明目張胆的在我陆府的地盘寻衅滋事,别以为有城主府为你撑腰就无人敢动你王家,往往最先死都是出头鸟。"陆随风一脸冷厉的喝斥道。

    "哈哈哈!简直是危言耸听,我王天河可不是唬吓大的!"王天河神色阴沉地寒声道:"上次让你侥幸逃出一劫,我到要看看今日还有谁能来救你这个废物?""白痴!"陆随风不屑地骂了一句,"先将此间的事处置完,我们的账等会一起结算。"边说边朝躺在地上的人走过走,云家姐弟也随着过去将受伤的三人扶起来。其中两个护卫打扮的人伤势并不十分严重。另一个身形微胖,看上去也就十五六岁的少年,身上的肋骨断了两根,直痛得面色发白,冷汗不停地往外渗。陆随风将一粒丹药塞进了他的口中,为他扶正了断裂移位的肋骨。随立起身来冷厉的望着那四个大汉;"刚才是你们几位动所手吧?从这里跳下去!"陆随风指了指沉黑窗外,"或许还能留下一具全尸!"窗外是湍急的河流,由上至下最少也有七八十米的落差。若是真往下跳,存活的机会几乎为零。王家在城主府的梭使下不断的给陆府制造事端,四处寻衅滋事,如不施些霹雳手段加以震摄,只怕会愈演愈烈。

    "小杂种找死!"一个大汉突然狂怒地冲向陆随风,像是得到了王天河的暗示,全身杀机凛然,那阵势意欲将陆随风当埸击杀。大汉的身躯刚冲了出来,但觉自己的后衣领一紧,身体斗然一轻,在空中忽地打了个转,径自朝窗外飞掠而去。

    啊!……

    窗外的夜空中传出一声凄厉的呼叫,余音回蕩,闻之令人毛骨耸然。没人看清这刹那间发生了什么?都觉眼前人影一幌,那大汉便自己朝着窗外飞奔而去。事实上,傻瓜都知道这大汉是被硬生生扔出走的。

    "不用疑神疑鬼!人是我扔出去的!"云无涯拍了拍手,一脸冷峻地走了出来,"你们三位是自己跳下去,还是需要我搭把手?"嘶!王天河倒吸口冷气,不由自主朝后退,尽可能的离窗远一些。心下骇然至及,一个地阶境巅峰的大汉,眨眼间,被一个少年像抛一片树叶般的扔了出去。甚至连对方怎样岀手的都没看见,当真是活见鬼了!另外三个大汉同样是地阶境的实力,面对一个小屁孩的威胁,却是面面相观,硬是不敢轻易出手。三人不是不想动,而是被一股强大得令人窒息的气息牢牢地锁定,直让人感到胸闷气憋,连呼吸都觉极度的困难。全身上下似被一团浓烈的的杀机笼罩着,稍有妄动倾刻间便会被扼杀。

    王天河似以发现情势不妙,正欲夺门而去,身体刚一动,只觉眼前人影一闪,包间门巳被人堵住。抬眼一望,見对方只是个花季女孩,想都未想,抬手便全力击出一掌。

    轰!足可开山裂石的一掌,有若击在一块绵柔的气团上,毫无着力之处,。骇然中,一只纤纤玉掌巳虚飘飘地印在胸上,全身轰然一震倒飞出去,直向包间壁撞去,哇!的喷岀一口鲜血,顺着墙壁软软地滑落地面。

    "我们少爷的账都没结清就想跑路,门都没有!"云无影一把抓起他的身体抛了出去。

    呯!王天河像堆烂泥般的摔跌在陆随风的脚下,脸色苍白,嘴角不断池溢血。陆随风蹲下身,紧贴着对方身体,阴冷地笑道:"我现在离你如此之近,只须一伸手便可取我这废物之命。你还犹豫什么?"王天河艰难地支起身向后缩,之前那个人畜无害的废物,此刻在他眼里比魔鬼更可怕,那里还敢心生歹意杀念。

    "二……二少爷!我也是被城主府逼的,我发誓从今往后再不找陆府的麻烦!"王天河颤巍巍地道,嘴中又涌出一口浓血来,咳咳了几声。

    "我知道!否则也不会让你活到现在。今日只是给你留点念想,让你长点记性。"陆随风立起身,环视一下包间内的损失程度;"去柜台交付一万金币的陪偿费!然后带着你的人,滚!"随着一声"滚"字,森寒的杀气瞬间像潮水般的退去。三个大汉顿觉全身一松,如获大赦般的扶起地上的王天河仓惶逃离包间。

    "多谢公子仗义出手相助!"胖少年经陆随风调理之后,面色红润了许多。但一开口说话,体内还是阵阵隐痛。

    "不用谢!这里是陆府的产业,你们在此出了事,应该是我向你们陪不是才对。"陆随风歉疚地道:"听口音,你们不是本地人吧?""我们来自白云城,是专程到此来采购货物的。没想到……"胖少年叹了口气;"看这一身伤,一时半会是回不去了。""说得也是!你这伤势没一两月难以痊愈。不如随我一同回去调理伤势,我那里有上好的丹药,能让你尽快恢复。"陆随风对这胖少年的印象不错,一念之间便将他挽留了下来。

    "这个……"胖少年似对陆随风有种莫名的信任感,略略沉吟了一下,便点头应了下来。随对两个护卫吩咐道:"你们先将货物送到天丰镇去,告诉秦总管,说我在此养伤……"两个护卫伤并不重,调息一阵巳无大碍,闻言后便匆匆地告辞离去。

    胖少年叫欧阳无忌,十五岁,是白云城明月商会会长的二公子。在后山别院的疗伤期间,似和陆随风相当投缘,两人不知不觉间便巳称兄道弟起来。而欧阳无忌性情爽直豁达,没多久便也很快融入了这个大家庭。

    听说陆随风等人也要前往白云城,欧阳无忌可是高兴坏了,不断地给他们介绍白云城风土人情,地理环境以及城中大小势力的初步分布情况。

    "老大!你们那来这么多招生考核名额?"欧阳无忌迷惑地问:"据我所知,整个红叶城也就两三个名额而已。""我们少爷神通广大!只有不想做的事,没有做不到的事!"云无影傲然地道。""那倒是!看看你们这群变态,我弱小得有如蝼蚁一般。如不是老大这段时间的精心调教,我还真不敢在你们面前出现。"欧阳无忌不甚唏嘘地言道。

    "你姐不是在天武学府吗?怎就没给你弄到一个名额?"陆随风问道,这小子之前的修为虽说不济,也免强能达到天武学府的要求。

    "老大果然不凡!连这都能猜到。正如老大所言,我姐真还给弄到了一个名额。"欧阳无忌骚包似的挺挺胸,满脸得色。

    "那真是太巧!难怪和我们这般投缘,想分都分不开。"云无影歪着头望着胖子,这才来多久呀!连龙,凤,虎那帮人都与他打得一团火热,貌似比自己还有人缘。

    "这的确是个好消息!你如今伤巳痊愈,修为也窜上了天位境。是到该离开的时候了。"陆随风若有所思地道,自己对外面的世界,除了书中了了解一些,可谓一无所知。此番前往白云城,能与明月商会的商队同行,路上会少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