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十一章 肆意寻衅

正文 第十一章 肆意寻衅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海叔望着册子惊得眼球差点掉落出来,地品中阶的武技就算搬座金山也难求到,整个家族也就只有一部玄品初阶的武技。惶惶地望望四周,唯恐有人窥见。

    陆家主巳被适才的那一幕震撼了,堂堂一个天位境,居然连一招都接不住,不!半招!而且还是一个未成年的少年。

    "那小子是什么修为?还有那神妙的身法武技,更是闻所未闻,品阶一定不低吧?"陆家主两眼发光的问。

    "能不能不说?〃陆随风苦着脸道。

    "怎么?连你父亲也信不过?"陆家主沉下脸。

    "这个……每人的心底都都藏着一些秘密,知道的人愈少愈安全,危急关头也能多几分保障。"陆随风肃然道。

    "这倒也是!"陆家主想了想,叹口气,"你未来的对手非常强大,多几張底牌,多几分胜率!""二少爷!我与这小子的差距到底有多大?怎会连一招都抗不住?"海叔瞟了一眼远处的云无涯,耿耿于怀地问。

    "呵呵!也就三里之遥!"陆随风阴阴地笑了笑。

    "啥意思?"海叔茫然地摆摆头,没太听明白。

    嘶!陆家主听懂了,倒吸了口冷气,扫视了一下周边,贴近海叔的耳畔低语了几句,直惊得海叔倒退数步,骇然地盯着陆随风,"这可能吗?""唉!还是弱了些!"陆随风再次雷人的轻叹一声。

    两人闻言,苦笑无语,这世道还有天理么?

    陆随风又将一个小册子递给父亲,说是一部地品上阶武技,名叫"七星剑法"。

    ……

    陆府一如常态的平静无波,并未有办丧事的迹象。是隐而不发丧,还是这废物根本就没死?

    城主府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陆府的动向,尤其是陆随风立下的那个血誓,看似荒唐可笑,有若痴人说梦。不知为何,白城主总觉心神不宁,大有如虻在背之感。像似一个挥之不弃的阴影,始终缠绕在心头。

    "禀报城主!陆府内线传来消息,那废物仍还活着。陆家主一早便特意上山去探视,回时兴高彩烈,红光满面。"一个身披黑甲的卫士稟道。

    "当真?"白城主双眉一挑,沉声道。

    "千真万确!消息来源十分可靠。"黑甲卫士回道。

    "从即刻起,严密监控那废物的一举一动,如有机会,立即绝杀!"白城主一脸杀机,阴森地喝道。

    "是!"黑甲卫士应了一声,领命而去。

    这个废物必须死!白城主毅然冷酷的下达了绝杀令。这废物在药谷的十年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外人根本无法得知。而且,面对流云宗的如此强者,竟能做到这般淡定从容,无所畏惧,连自己都做不到,他凭仗的又是什么?一种隐隐的危机感在逐渐漫延开来,必须将这种隐患扼杀在初始阶段,无论采取何种手段,宁可错杀,也绝不能让女儿的未来受到一点威胁。

    ……

    "什么?派出的高手全部失手,音息全无,一去不回?而那废物还活崩乱跳的活着?"白城主一掌击碎面前槕子,震怒无比的咆哮。

    前来稟报的黑甲卫士被吓得全身一抖,颤声道:"陆府对我们的暗杀行动似有防范,在后山暗中派出无数高手日夜守护。""哼!想不到这老傢伙还如此看中这废物,那就更不能让他活着了!"白城主阴冷地哼了一声。

    "那我们是否还要继续……"黑甲卫士小心地问。

    "暂时不必了!对方即有所防范,暗中袭杀巳无可能。继续加紧监控,见机而行!"白城主若有所思地道:"这废物不会一辈子窝在陆府,早晚会离开红叶城,那时候就是他的死期。¨红叶城一如即往的繁华,喧闹,人流往返,车水马龙……

    一批批杀手暗中潜入后山别院,都像人间蒸发一般,消失得无影无形。

    陆随风却时常大模大样地出现在红叶城的大街小巷,反倒令城主府中人疑神疑鬼,不敢善自轻举妄动。如在众目暌暌之下将其斩杀,势必会引发白,陆两府的惊天大伙拼。那种尸横满亍的埸面,绝不是城主府想要的结果。

    陆随风似乎没点危机的觉悟,云淡风清地徘徊在嘈杂的坊市区。途经一间不起眼的小店铺,专营各类属性的玄晶石,逗留了片刻后,正欲举步离去,眼角余光瞥见墙角处,堆着一块蓝球大小般的晶石,隐隐泛起一层青蒙蒙的辉光,寻常肉眼几乎不易察觉到。

    "老先生!这块晶石是什么属性?"店主是位上了年纪的老人,闻言回头望了望墙角,"那是块废晶石,没什么属性!公子如想要,随便给个价!""这样呀!"陆颇感意外地笑了笑,"你这小本生意也不容易,我就给你五个金币吧!"老人脸显喜色,开心地道;"公子随意,喜欢就好!"从墙角抱起晶石,从他的举止神态看上去,这晶石的份量并非想象中的那么沉,让人质疑这晶石的内部是空心的?

    陆随风正欲伸手去接住,却突然被另一只手强行生生的拦阻住。

    "慢着!这块晶石本大爷看中了,价格翻翻!"陆随风回头望见一个身着武士装的年轻人,腰间还悬着一把長剑,正一脸冷笑的瞪着自己。

    "这是一块废晶石!"老人慌忙解释道。

    "我知道!买回去雕个小美人放在床头也蛮不错的!"年轻人咳咳的阴笑着,霸道从老人手中夺过晶石。

    "等等!你是不是弄错了,这块晶石的主可是我呢!"陆随风乘其不备,一下将晶石夺了过来。

    "嗯!"年轻人楞了楞,没想到对方敢从自己手中抢晶石,恼羞成怒的吼道;"你他妈的是谁?竟然敢抢本大爷之物?""我是此物的主人,说得够清楚了吧!"陆随风说完转身就欲离去。

    "站住!"年轻人横身挡住去路;"哼!就凭你这废物也敢与本大爷争,简直就是在找死!"从他口中吐出的"废物"二字,分明早巳知道了对方的身份,此举显然是蓄意挑起事端。

    果然,年轻人话落身动,挥手便暴出一拳,劲气强悍,这一击至少有八百斤之力,直向陆随风的面门狂轰而去。

    劲气扑面,一只拳头在眼前飞速地放大,呼呼间巳距面门不足三寸。陆随风像是被这突然的变故吓傻了,竟然不闪不避,呆如木鸡。

    暴掌临面的刹那,暮地定格,无论如何加力也难再进寸毫。年轻人的面前忽然多出一人,正是这个人的手紧握住他击出的举头,无论他如何挣扎都无法摆脱这只手的控制。

    年轻人满脸青筋逐渐突起,脸上的肌肉因痛苦而不断地扭曲,一声悲呼中,整个人也随之飞跌出去。

    "王天河!谁借你的胆,竟敢对我陆府的二少爷出手?"这个突然出现的人竟然是海叔。

    "海……海大哥!这是个误会!"年轻人慌乱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脸堆笑"我真不知……是贵府的二少爷,否则……""装,你就装吧!"海叔一脸怒容地冷冷道:"回去告诉你的新主子,我家二少爷如在红叶城有什么闪失,那就开战!滚!"王天河闻言如获大赦般掉头飞身就跑。

    "二少爷刚才为何不闪不避,如真被那一拳击中整个脸都会被打烂。摆明了是想致人于死地。"海叔愤愤然地道。

    "你救了他!"陆随风答非所问地道。

    "嗯!你说什么?"海叔有些迷惑地问,如非自己刚巧路过此地,后果不敢设想。

    "不过,还是感谢你能即时救援!"陆随风洒然一笑,随在他身上打谅一下,"不错嘛!这么就晋级到了天位境八层!""这一切都拜你二少爷所赐!那套刀法可谓是博大精深,精妙绝伦。"一提起那套刀法,海叔顿觉热血沸腾,兴奋不巳。

    "这套刀法的精髄重在它雄浑的气势和变化上,一旦修至融汇贯通,便会彻底摆脱套路和招式的束缚……"两人边行边聊,海叔频频点头,心领神会,可谓受益非浅。

    回山途中陆随风不停地把玩着手中这块无属性晶石,心中暗自劫喜。玄晶石是专供武者摄取其中的能量进行修炼的一种物质。而他手里的这块石头却并非玄晶石,而是一种非常稀有罕见的的天外陨石,在炼器界中被称之为"空明石",其间蓄含着空间之力,是炼制蓄物戒必不可少的矿脉,可遇而不可求。他上世曾是丹器门中的骄骄者,自然知之甚详。偌大一空明石,在他手里至少可能炼制数千枚蓄物戒,每一枚蓄物戒的价值皆在五十万之上。如此好事在不经意间落在手中,并非偶然,须俱备各种因素。这世上没有偶然,只有必然。机!无处不在,往往擦肩而过,却是有眼有如盲。奈何?

    又是满山红叶时,物是人非。

    昔日的这这些孤儿幼女,如今已然是个个龙精虎猛,凤翅天翔。人人修为精湛不凡,训练有素,实力最弱的都拥有玄帝境的修为。更重要的是他们彼此间亲如兄弟姐妹,相互扶持信任,在战埸上随时能将自己的背交付给对方。全体上下一心,犹似一个和谐的大家庭。陆随风吸取了上一世泣血的教训,提倡凝练的狼道精神,再加上全军事化的特训,使人人做到令行禁止。

    龙,凤,虎三组一众人等,在云无影姐弟的率领下,在黑渊妖兽山脉整整历练了三个月,人人浴血搏杀,九死一生。如今全数归来,个个虽衣衫褛烂,满面风尘,却神清气朗,英姿勃发,不显一点疲惫之态。

    龙组组長龙一,朝前踏出一步;"龙组一行十人,共猎杀天位境妖兽三二十只,玄王境妖兽一百零七只,合力击杀玄皇境妖兽十二只。九人晋升一阶,一晋升二阶。报告完毕!¨接下来,风组虎组相继汇报了战绩,彼此间差距不大。

    举目环视众人,直到此时,陆随风才真正感到自己精心打造的坚定阵营,巳完全的成型。在未来的路上再不会单枪匹马的闯荡,显得那么孤立无助。"大家辛苦了!""少爷辛苦!"声调整齐划一,声震山林。

    在称呼上,着实令陆随风头疼了一阵。在这些小傢伙的心目中,他似兄似友,更是师!不知怎样称呼更恰当?少爷!这个称呼,是随着云家姐弟俩一起叫出来的,时间一长,也就顺其自然了。"年终考核到此结束,全数人等全部通过,基本合格!"陆随风朗声宣布。

    没有兴奋,激动,欢呼雀跃,仍是一片肃然。人人身形挺拔,不动如山,这就是素质!

    陆随风见状微微叩首,甚觉欣慰;"解散!""吔!"欢声雷动,人人雀跃,相互拥抱,一派欢腾。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