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九章 五年血誓

正文 第九章 五年血誓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对方之言词极尽羞辱恶毒,陆家主双目喷火,脸色铁青。陆随风仍是沉静如水,在他脸上看不到一点愤怒之色,似乎说的不是他本人,与此事也毫无关联。

    良久,才悠悠地道:"可怜天下父母心!站在父亲的角度,你之所言似乎句句在理,无可厚非。双方本可以坐下来平心静气的协商,可你们却仗势迫人,致我陆府颜面而不顾,意欲强行解除婚约。而且,还曾在暗中派人截杀于我,至使我陆府两名弟子血溅荒岭,死得不明不白!""信口雌黄!我何曾派人截杀过你?简直就是血口喷人!你可有证据?"白城主暴怒地吼道。

    "我在血案现场捡到了一把断剑,剑柄上刻着"流云"二字。"陆随风拿出断剑,对着神色阴冷的年轻人道:"阁下不会不认识这把剑吧?""你……"对方闻言全身轻微地颤抖了一下,随即冷笑道:"莫名其妙,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对方细微的变化并未逃过陆随风的眼睛,更加证实了心中的猜测;"你可用黑巾将全身上下遮蒙住,却遮不往你的眼睛,那双阴冷眸子,残忍的神光让人心寒,令人一望之下永远不会忘掉。""哼!"对方眼中精光一闪,冷哼道:"你休在此故弄玄虚!你人在蓬车内,外面天光昏暗,怎可能透过车帘看清对方的眼睛?分明是在胡言乱语,故意制造事端。""你刚才说的是什么?再说一遍,大家也许没听明白!"陆随风揉揉耳,一副没听清的神情。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向阴冷的年轻人,有愤怒,有惊愕,鄙视……

    "我……"忽然意识到自己情急之下说漏了嘴,分明是不打自招。

    "师兄!这真是你做的,为什么要这样做?"白晓烟似乎不知道内情,惊怒地斥问道。

    "你的记忆力果然惊人,直到现在还将当时的情形记得如此清晰。"陆随风讥嘲地冷笑道。

    "这个……师妹……"语音呑吐,眼光不停地瞟向闭目垂坐的老者。

    "别问了!是老夫让他去做的。一刀宰了,一了百了,免让宗门受辱!"老者缓缓睁开眼,冷漠地道:"谈什么谈?区区陆家直接灭了就是,一劳永逸!"老者说话间,一股惊天狂涛突然从体内迸发而出,肆虐地朝着陆家之人奔湧碾压……

    轰!

    陆家主和大哥陆長风猝不及防之下,如遭雷霆暴击,惨呼中双双喷血倒飞而出。

    陆随风见状,本欲奋起还击,闪念之下,唯恐此举会为家族招来灭门之祸。强压下心中杀机,咬破舌尖,跟着喷血跌飞出去。

    "住手!"白晓烟惊怒地阻止道:"王长老!你怎可如此?陆府人口过万,你杀得完么?我的事自会处理,怎能做出这般血腥卑劣之亊来?""长老!不如趁此将这三人一并斩了,谅他陆家也翻不起什么大ng。"阴冷年轻人残忍无情地道。

    "你敢!我定要将此事禀报宗主!"白晓烟怒目道,直气得娇躯悚悚发抖。

    大哥陆長风修为低劣,此刻巳然吐血晕厥过去。陆家主颤巍巍的扶着墙根爬了起来。

    陆随风双手撑地,半跪着,怒目切齿,字字泣血地道:"我陆随风在此发下血誓!五年之后必向你流云宗讨回今日之公道。如违此誓人神共诛!"每说一字喷出一口鲜血,凄切悲壮!

    "哈哈哈……"老者闻言暴出惊天狂笑,直震得屋顶悚悚发抖,"狂!虽是废物,倒有几分气节!届时你若还活着,老夫的项上人头就等着你来取。""好!你就洗净脖子等着。还有你!"指着阴冷的年轻人,"血债血偿!必须为死去的陆家弟子偿命!""随风哥哥!你何苦如此?晓烟无心害你,只是想解除这桩不公平的婚约。"白晓烟悲切地道。

    "公平是建立在实力之上!此事因你而起,你我都深陷其中,没人能逃避,必须有个彻底的交待!"陆随风抹了抹嘴角的血渍,艰难地立起来,"父亲!这桩婚约就此解除。陆,白,两家从此再无关联!"说完,跌跌撞撞,步履蹒跚地走出了大厅。

    "二少爷!"海叔在门外見状,一把扶住摇摇欲倒的二少爷,"二少爷怎么了?""我没事!""还没事,都吐血了!"海叔皱着道。

    陆随风吐了吐舌尖,"我怕连累了整个家族,才出此下策。这里有粒丹药,等会交给家主服下。"将丹药交给海叔,转身匆匆离去。

    望着步子稳定的二少爷,海叔重重舒了口气。厅内的谈话,他在外也听到了。二少爷果然有胆魄,有担当!

    ……

    婚约风波在陆府传得飞飞揚揚,众说纷纭。有人顶赞二少爷的气节胆识,有人辱其是灾星,险些给陆家带来灭族之祸。接着又发现两个谪系弟子突然莫名失踪。护卫队大举出动,四处查寻,直闹得整个陆府一片沸腾。

    一向宁静的后山别院,也一反常态的喧闹起来。一下出现大批流ng孤儿,自然难以掩人耳目。幸得家主始终保持缄默,并未加以追究,时间一長也就淡出人们的视线。

    陆,白两家因婚约事件,令数代延续的交情瞬间崩溃,反目成仇。双方在红叶城中展开了激烈的搏奕,你做初一,我做十五,针尖对麦芒,愈演愈烈。

    这本是意料中的事,其因果皆由婚约而起,并在一怒之下立下了五年约定的血誓。面对流云宗这俱庞然大物,单凭一己之力与之抗衡,无异于以卵击石。古往今来,多少孤胆英雄,到头来皆成了孤魂野鬼。

    五年的时间听上去很長,如若虚渡,弹指即过。陆随风绝不会坐以待毙,他将收留上山的三十名孤儿分成龙,凤,虎三个组。凤组皆由清一色的女孩组成。这批孤儿的年龄皆在十一岁左右,没有姓名,只有编号。修习的武技**都是"飘渺心经",除此之外便是各种突破体能极限的锻炼,战斗意识的培训,包括擒拿,格斗,隐身,袭杀,反袭杀等,诸多闻所未闻的训练课目。其残酷的程度,惨不忍睹。云家姐弟俩也毫无例外的加入了其中的行列。

    至此之后,宁静的山峰之上,便时不时地传出一阵阵撕心裂肺般的惊呼惨嚎,有如鬼哭狼叫似的凄厉渗人。所幸此间山高林深,又有家族的禁足令,才未引人注目留意。直到半年之这类凄惨的声音才逐渐停息。

    所有的训练都上了正轨,陆随风又失去了踪影,有时十天半月,没人知道他去了那里?自然也不会有人问。

    又是西风起,残花落,满目肃杀凋零的时节,同时也是陆随风大大限将至的日子。有多少人在暗中关注着这一天的到来,有祈祷,有诅咒……

    陆随风真的会在这一天死去吗?三阴绝脉之人当真跨还过十三岁这道鸿沟么?

    事上实,陆随风早在十年前就已经死了!在进入药谷的半年之后,因服食的丹药份量过重导致筋脉无法承受,瞬间爆裂而一命归西。此时的陆随风巳非彼时的陆随风,早巳在这具身体的前主人暴毙的刹那易了主。

    当药谷之人沮丧地宣布这可怜的幼童死亡时,这具逐渐冰凉的尸体,手指间暮地动了动,直惊得药谷中人疑是诈尸。

    一具幼小的的身体从冰凉的地上缓缓地立了起来,看似十分虚弱的身形,骤然像标杆似的挺立,有如山岳巨岩般的的屹立。双目开合间精光闪烁,清明深遂的神光静静地投遥远飘渺的虚空。

    "活着!"这具身体的新主人,重新拥有意识后呈现的第一个念头,一种劫后余身的喜悦瞬间弥漫整个身心。

    "存在"!天地间没有比这更美妙崇高的词汇!突然,一股冰凉的气息有若涓涓细流般的湧入脑门,意识中浮现出一段即佰生又熟悉的信息……

    "玄天大陆!天翔王囯,红叶城陆家主的二少爷,陆随风,三岁……"信息十分短暂,一闪即逝。一个幼童的记忆嘎然而止。

    "神魂穿越,借尸还魂,远古的传说骇人听闻。今虽亲历其境,我心仍若止水波澜不惊。天道虽无常,却自有其公道。前世真身尽毁,却又赐予我一具幼小的身躯,且同名同姓。无论是巧合,还是天意,无论境况如何悲凉艰险,只要活着,存在!这个世界,这片天,休想挡住我一往无前的步伐!

    掷地有声有声的豪言,发自这幼小的身心,可见这颗灵魂的往昔是如何的坚韧和强大!

    上一世的陆随风生于一个古武世家,自小天资不凡,十八岁便将家族传承的武学修至大园满之境。为了探寻更高的武道境界,不惜踏遍名山大川,遍访名师,高人,历经十年,集百家巅峰武学于一身,弃伪成真,自创了一套全新的武道体系"飘渺心经"。"飘渺心经,成就了不败之名。泰山之巅,挑战当世绝顶高手七十八名,无一败绩。一战成名,被誉为当代最年青的武道至尊宗师。

    立于武道之巅,顿觉心境空空如也。所谓宗师,不过虚名而已流云飘过,天空还是天空。千回百转间,心中徒然多了一絲明悟。

    刹那间,但觉风云变幻,斗转星移,天地灵气奔涌汇聚,忽闻体内一声雷,道胎暗结名金丹。金丹!道之通行证。

    万里无云万里空,豁然开朗的天,全新的境界,全新的道,全新的起点……

    又是十年如一梦,修真界的丹器门中,冉冉升起一颗璀璨的新星。

    "该入世了!"白发,白眉,仙风道骨的掌门云淡风清地道。

    "哦!弟子巳临出窍期巅峰,距那仙门仅有一步之遥。掌门此际,何出此言?""一步之遥,堪比天涯。欲叩仙门,须过三关!""请掌门明示!""三关者,得道,行道,了道!你如今巳过头关。入世者,行道也!行道难,难于上青天。望你好自为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