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章明玉阁

正文 第七章明玉阁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云无影此时已被对方一步步地逼进了一片林木之中,凭生第一次遭遇这般境况,只觉心神幌忽,一时不知所措,双腿虚软,周身乏力。

    "啊!"随着一声惊呼,对方的禄山之爪已肆意地撕碎了她上身的衣衫,大片如雪般的肌肤瞬间呈现在日光下。

    "啧啧!玑肤欲滴,我见犹怜。别怕,等会欲仙欲死之后,你就变成真正的女人了。哈哈!"云无影双手紧紧地捂住胸部,竭力地遮掩着一对活崩乱颤的小白兔。眼中透出一片讫怜之色,心却是天人交战,希望对方能到此为止,如再越雷池毫厘,她将………

    林木间传出的惊呼令云无涯旋晕的大脑顿然一清,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一股热血逆冲脑门,顿将所谓的"忍"字抛到九霄云外。

    "禽兽!"爆喝声中,云无涯一掌应声挥劈而出。

    方才袭击他的那人,此时的心思早巳飞到不远处的林木间,意想着里面翻云覆雨的景象,喉头不断地吞咽着。忽見一只掌影在眼前放大,欲想闪避巳然不及。咔嚓!胸前如遭雷击,这是胸骨塌陷发出的碎裂声。也是他听过的最恐怖的声音,随之双眼一黑,張了張嘴,发出此生中的最后一个音节;"啊!"双腿一软,缓缓地倒了下去。云无涯一惊之下,俯身探了探鼻息,对方竟然气息全无成了一具死尸。心头狂震,直惊得跌坐在地,大脑嗡嗡作响,一片混沌。

    杀人了!竟然亲手杀死了一个活生生的人,凭生第一次。他不想,可是他做了!没有如果,只有残酷的事实。

    杀人很难,尤其是第一次。杀人并不难,只问该不该杀,值不值得杀?这是一种血淋淋的心路历程……日后纵算杀得轰轰烈烈,只须心中坦荡无愧,心魔难侵!

    这时,云无影步履踉跄的从林木中走了出来,衣衫破烂不整,双手紧捂住胸部,神情幌然,眼中尽是惊惶之色。

    "姐!"云无涯见状心神一震,从惶惑迷茫中惊醒过来,迅速脱下身上的衣衫给云无影披上。

    "姐!你没事吧?我去宰了那个蓄生。"云无涯有向林中冲去。

    云无影一把抓住他的手,颤声道,"姐杀人了!是他逼的,姐迫不得已才扭断了他的脖子。"边说,整个身子还在悚悚发抖。

    "姐别怕,我也杀了人!你看……"云无涯指着地上的尸身,"这些畜生该杀!""你……你也杀了他!"云无影看见地上的尸体,立即从自己杀人的的惊惶中跳了出来。知道这祸闯大了!

    姐弟俩在同一时间开了杀戒,一人杀了一个。而且,杀的还是陆家的谪系弟子,更是少族长身边的心腹之人。一旦东窗事发,定会牵连少爷。自己姐弟身份卑微,生死算不了什么!连累了少爷,当真死不瞑目。

    面对这突如其来惊变,姐弟俩始终还只是两个未成年的孩子,没有任何的经历,阅历,对世界的认知也只局限在陆府这个圈子里。突然惹下这塌天大祸,心神错乱,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和应变。

    云无影直急得不断流泪,云无涯面沉如水,不停地来回绕着圈,不知胡思乱想些什么?

    不知少爷现在何处?如果少爷在,会如何处理?……

    陆随风这些日子去了那里?没人知道!陆随风出现在红叶城中,也一定没人会认识。

    一袭青衫的陆随风在红叶城的大街小巷转悠着,时不时地停下脚步向路人询问几句,似在打探着什么?接着又走过几条街,穿个几条巷只怕连自己都记不清了。

    "明玉阁"抬头看了看门前高悬的牌匾,铁勾银划,颇有几分气势。大门两旁,标杆似的立着两名体型彪悍的汉子,看上去皆有玄灵境的实力,若在军中可领百名军士,在这里只能充当门卫,可見这明玉阁的底蕴有多深厚。

    名玉阁,红叶城中最大,也最俱影响力的一家商行兼拍卖行。背景十分深厚,总部设在王都,此处只是一个分行。

    大堂内,窗明几净,摆设颇为古朴,典雅,除了槕椅之外,没有常见的柜台之类的摆设,看上去只是为了接待顾客。

    陆随风信步走进大堂,刚才落座,便有一小僮送上一杯热腾腾的香茗。接着便有一位管事模样的中年人,带着职业性的笑容迎了上来。

    "欢迎公子光临明玉阁!本人姓王,前堂管事。不知公子有何需要?本阁会尽力让公子满意。纵算生意不成,留下一份情意,也是巨大的收获。〃中年管事举止神态恳切,言语得体,令人顿感几分亲切。并未因年龄身份而有所小视怠慢,童叟无欺,一事同仁。明玉的牌子果非ng得虚名。

    品了一口香茗,随风这才悠然地道:"我这里有些妖兽晶核,不知你们是否需要?""妖兽晶核的类别繁多,没看过不能过早断言。"中年管事一脸肃然地道。

    陆随风闻言,随将一个袋子放在槕上,中年管事小心異異地打开袋子,里面透出色彩纷呈的光泽。

    "这些全是地阶境妖兽的晶核,品级皆属上乘。按市价每颗五百金币。总共一百二十颗,总价一万金币。"中年管事十分专业验货,点数估价,报价,一气喝成。

    陆随风淡淡一笑,并未多言,又将一个袋子放在槕上。

    "天位境晶核!"中年管事轻呼一声,眼中闪过一抹惊色,。通常情形下,人类要斩杀一只同级妖兽,几乎是件不可能的事,弄不好反倒成了妖兽的腹中餐。除非高上一个阶位,才有可能将其猎杀,其中的风险也很大。而放在他眼前的晶核竟多达数百颗,每颗的等级都在八阶和九阶之间。试想一下,那需要多少玄王境的高手同时出手,才能猎杀如此多的天位境妖兽?这几乎是件不可能的事,却真真切切地出现在眼前。更令人震撼的是这一幕竟然出自一个青衫少年之手!别说在这小小的红叶城,就算在大城镇也找不出如此大的手笔。

    面对中年管事的失态之举,陆随风视若未见,只是淡然地提示道:"不知道这些货价值几许?""哦,啊!"中年管事回过神来,面色一红,抱歉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在明玉阁一次出手二百八十颗天位境晶核,还是破天荒头一次。的确令人惊叹不巳!终合评估这些晶核市价为一千金币一颗,价值二十八万金币。加上之前的六万,共计三十六万金币。这个价格,不知道公子是否满意?"陆随风不置可否地端起香茗喝了一口,突然答非所问地道:"不知道明玉阁中可有丹炉出售?"中年管事闻言楞了楞,本以为对方对自己的报价不满意,正盘算该如何应对,被对方这天马行空般的一问,弄得一时有些应接不暇。

    "丹炉?这可是丹师的专属之物,价值通常不菲,市面上很少出现。公子需要此物?"中年管事重新打谅眼前的这位青衫少年,举手投足间给人一种云淡风清之感,即无武者彪悍霸气,更不可能和丹师发生什么关联。却出手惊人,现在又涉及到丹炉,处处透着神秘,有违常理。纵算自己阅人无数,此番也如坠云雾,只觉此子如纱掩面,难窥真容。

    "据闻明玉阁底蕴深厚,区区丹炉应该还有些存货吧!"陆随风不急不缓地道。

    "这个……丹炉之类的物品巳超出了我的权限,须知会我们阁主。公子不急的话,请稍侯片刻!"中年管事话毕,匆匆而去。

    一旁的小徸殷勤地上前为香茗添上水,然后再将洒落槕上的水滴小心異異地擦拭,这才微笑地退了回去。

    片刻后,中年管事重新出现在大堂,身后紧随着一位莲步轻摇的女子,看上去年方二十,一身紫衣,气质淡雅端庄,一频一笑间,令人如沐春风。

    "这是我们阁主,紫薇小姐!"中年管事介绍。

    紫薇小姐微微叩首,展颜一笑,顿时满屋生辉。

    此番轮到陆随风惊讶了,阁主竟会是一位年轻貌美的小姐,的确出人意料。

    "紫阁主……""叫我紫薇小姐,我喜欢这个称呼。"紫薇小姐颇为强势地纠正道。

    "这个……紫薇小姐!不知可有我所需之物?"陆随风轻咳了一声,有些哭笑不得地道。

    "以公子的机敏,说这话就多余了。如我两手空空,还会坐在这里么?"不愧是一阁之主,詞锋犀利,气势迫人。

    "可否让我一观?"陆随风很快适应对方气埸,直奔主题,避其锋芒。

    紫薇小姐玉手轻抬,小僮迅速将一尊丹炉送了上来,小心地放在槕上。

    丹炉呈古铜色,并无任何破损之处,看上去有七八成新,随时可以开炉练丹。

    "五十万!"紫薇小姐悠悠地轻笑道。

    "此炉只是玄品上阶,练制三品丹药免强可为,稍高一点的品级,随时可能炸炉。所以,这个价有所不值!"陆随风直言不讳地道。

    嘶!紫薇小姐暗吸一口气,秀目中掠过一抹惊色。一眼便能精准的辨别岀丹炉的品阶,普通的器师也未必有这般眼力。似乎对丹药一道也颇有通晓,再加上那批品质惊人的晶核,足以让人崩断几根神经。

    能成为一阁之主,定有其不凡之处,绝不会因对方是位少年,便以貌取人先入为主。女人天生的直觉告诉她,眼前的的青衫少年非等闲之辈。

    "以公子之見,此炉该如何估价才算公平?"紫薇小姐试探着问道。

    陆随风端起香茗,想了想,"四十万!只多不少。""成交!"紫薇小姐干脆地应承道,"公子的晶核价值三十四万金币,再补上六万,这丹炉便是公子的了""出门在外没携带这许多金币!"陆随风似有准备,虚手一掦,掌中便出现了一个精致的玉盒:"我这里有一粒丹药,不知价值几许?"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