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四章红叶城

正文 第四章红叶城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红叶城,地处天翔王国西北边陲,归属西郡州的管辖区域。

    红叶城很小,人口不过三十来万。名气却很大!四周群山环绕,深秋时节,漫山枫叶如火如血,仿佛欲将这座城池映染成同一种色彩,红叶城也因此而得名。更主要的它所处的地理位置,是距"黑渊"妖兽山脉最近的一座城镇,相隔不过百里之遥。大凡前往黑渊妖兽山脉的武者、佣兵,冒险者……都会在红叶城中停住脚歨,采购足够的物资,做好入山前的最后准备。而从山中返回者也会同样留下来小歇数日,休整养息,恢复生机。

    人流往返,商贾云集,红叶城中日渐繁华。酒楼,客栈,九街十八巷商铺林立,兴盛至极。

    一城二府,撑控着整座城池的核心命脉。一府,是座落在城中央的城主府,是西郡州特派的長住地方官衙,城主一职,子承父业,巳持续了数代,多年的苦心经营,其根基之深厚无人可以撼动。另一府,则是位于城东的陆府,依山傍水,占地极广。家族弟子过万,其底蕴足可以和城主府分庭抗礼。所幸的这两府渊源颇深,从祖辈传承至今巳有数代的深厚的交情。彼此间相互照应扶持,成就了两府在红叶城中的霸主地位,令城中的各方势力纷纷俯首。

    黄昏时分,一辆风尘扑扑的蓬车缓缓驶向陆府的门前,径直朝着敞开的大门视若无人的向内行去。两旁职守的门卫正欲出声喝止,眼睛一触下,立即收回刚举步的脚,胸口一挺,站得笔直笔直的,任由蓬车穿门而过。

    落日西垂,吹烟袅袅。偌大的陆府显得颇为安静,蓬车在青岩石铺就的道上行驶半个时辰,左转右绕,一路上也仅仅遇見几个匆匆行走的族人。海叔在途中让四名护卫先行回去,向家人报个平安。

    蓬车刚在一座气势不凡的府邸门前停下,忽見门内红影乍现,一个一身红装的娇小女孩挡在车前,踮起脚尖朝着车后的蓬内左右的張望,小眼珠一阵乱转。

    "海叔!我二哥呢?……"小女孩涨红着脸,情急地问。

    海叔从车辕上跳了下来,掸了掸身上的尘土,朝小女孩挤了挤眼,"二少爷,到家了"车帘随声轻启,一个青衣少年轻缓地跨出车门,举目环视着四周。

    小女孩绕过海叔倏地蹦到少年跟前,一下抓着少年的双手,兴奋地欢叫"你是二哥?……你是我的二哥?"二哥?陆随风楞了楞,什么时候又多出了一个三妹?倒是挺乖巧可爱的,心中由然生出一阵暖意,那是一种久违的血脉亲情的感动。

    "你是三妹?"陆随风轻抚了一下小女孩的头,带着一份深切的爱怜。

    "我二哥回来了……我二哥回来了……"小女孩蹦跳着,欢声呼喊着兴奋地朝府邸内奔去。

    望着小女孩欢快远去的身影,脸上泘显现出欣慰的笑意。海叔则是会心地笑了笑,血脉亲情的力量的确够大。从未谋面,无须多言,心却贴得很近。

    "我二哥回来了……"小女孩娇嫩的的声音回蕩在府邸上空。

    沉寂的府邸随着小女孩的声音一下喧闹了起来,一張張佰生的面孔从各个角落探了出来,男女老幼,表情神态各异,好奇,震惊,疑惑,鄙视不屑……

    "这废物竟然还活着?""还回来干嘛!丢人显眼呀!""忍忍吧!最多也就一年的活头。""听说这种绝症根本活不过十三岁。""随风哥哥绝会死的!""小孩子懂什么,别乱说话!""唉!这孩子真是太不幸了!"………

    在陆府,这位二少爷巳被当作一种另类的传奇人物,同时也是整个家族的耻辱。更是族人茶余饭后嘲讽和讥笑的对象。

    〃风儿!……"内堂里,家主陆万雄紧紧抱往陆随风,一阵打谅端详﹕瘦弱了些,倒也神清气爽,并非想像中病奄奄的模样。老泪滚动中略带几分欣慰。其实陆家主并非看上去的这般苍老,一脸虎威之相,年纪也就四十出头。只是额头间多了几道深深的皱纹,显得与年龄不太相符。

    身边一下多出了这许多亲人,陆随风一时间有些适应不过来,一脸茫然地望着周边的人,傻傻地笑着。

    "还不赶快叫爹!"陆家主身边的一个少年沉声催促道。相貌与陆随风颇有几分相似之处,只是嘴皮稍嫌薄了些,显得有些轻狂浮燥。

    "哦!这是你大哥,陆長风!"陆家主揉了揉滚动欲出的泪眼,将大哥陆長风拉到跟前,舒心地笑道"你离开时,只有三岁,对你大哥没太多印象,日后你兄弟俩好好亲近亲近!"望着大哥始终沉着的脸,陆随风勉强挤出一絲笑容,算是見面认识了。

    "一路旅途劳顿,该洗洗风尘,歇息……"大哥陆長风提醒道。

    "不错!我这一高兴将这亊给忘了。"陆家主拍了拍脑门,接着吩咐道﹕"先带你二弟去清洗一番。陆海!等会你便领二少爷去后山别院,那里的环境十分清幽,是个静心养息的好地方。"两兄弟双双退出内堂,走在長廊之上,大哥陆長风見四下无人,侧身凑近陆随风阴冷地说﹕"你真不该回来!"闻言,停下脚步,一脸不解地望着这位刚才相认的大哥,虽非一母同胞,却也流淌着相同的血脉,怎会说出这般冷漠淡凉的话来。

    "别用这种无辜的眼神看着我!你不但是一个天生的废物,令家族蒙羞,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丧门星。不但克死了自己的生母,一回来就令家族的两个精英护卫为你丧命。"陆長风一鄙视,语调阴损地道,"我问过海叔,知道路上发生了什么,海叔这次差点连命都搭了进去。真不知日后还会带来什么祸端。"从不解到困惑,再到心凉意冷,令陆随风对这片世界有了更深层的认知。血脉至亲且如此冷漠寡情,外面的世界想必更加冷酷,炎凉。

    "大哥!……"陆随风虽对这位大哥深感心寒,却也不想一見面就将关系闹崩。

    "别!我可不是你的什么大哥,我是家族内定的少族長,尊卑有序,以后别在我面前套近乎。否则,别怪我六亲不识!"陆長风恶狠狠地道,伸手去搭在陆随风肩上,运力揑了揑。

    "啊……"陆随风负痛地轻叫一声。

    "怎么了!"内堂陆家主闻声询问道。

    "没什么,二弟不小心跘了一下!"陆長风松开手,扭头回应道。随又一探身,几乎贴住陆随风的脸,"记住!后山是你的地盘,没事别出来瞎窜。如被我撞見,下次就没这种好运了。"海叔自从吞服了二少爷的丹药后,整个人犹似脱胎换骨了一般,全身气机蓬勃,奔流不息。一路上的長途劳顿,竟然沒一点疲惫之感。此刻正悠闲地坐府邸外的车辕上胡思乱想地等着二少爷。

    "二少爷在药谷的十年之中到发生了什么?随手便能拿岀一粒有价无市的三品丹药。整个红叶城只怕连一粒二品丹药也見不到。而且……"他又想了那个可怕的黑衣人,想起了那追魂夺命的一剑,禁不住背心发寒,余悸犹存。药谷之人暗中护送之类的话,只是掩人耳目而已。可以断定当时车内只有二少爷一人,是在怎样的情形下,在呼吸间令黑衣人断剑逃逸?自己可是连黑人一招都接不下,便身受重创。此间差距简直有若云泥。可无论怎么看,二少爷都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年,纤弱的身体怎么都难与深藏不露的高手连系在一起。有机会得试探一下…

    "海叔!"陆随风从府邸的大门走出来。

    "呵呵!二少爷快上车吧!我送你去后山别院。"海叔呵呵地笑道。

    "还要乘车?后山别院很远吗?"陆随风坐到海叔的身旁,问道。

    "陆府佔地万亩,此去后山别院至少要走二三个时辰。"海叔一边赶车,解说道。"那里虽说稍偏了一点,倒也挺适二少爷你居住,免得住在府里整曰遭人白眼。我陆海可是心明眼亮之人,你二少爷岂是池中鱼虾,早晚定能化龙腾飞。届时莫忘了提点一下你海叔。哈哈!""海叔自小就十分呵护随风,随风一刻不曾忘怀。过些日子上山来一趟,我会给你一个惊喜。"幼时的记忆,这些日子来的相处,陆随风心里存着一份由衷感怀,有机会一定会回以桃李。

    "好!一言为定!"海叔欣喜地应道。"唷!"车在一条石阶停了下来。

    眼前豁然耸立一座千米高的山林,在偌大的陆府中有如孤峰傲立,气势伟岸。尽管巳是初冬时节,仍旧是林木苍翠,郁郁葱葱!一条石阶直通顶峰。

    二人拾阶而上,行了百步,山势逐渐徒峭,。海叔脚下的步伐不断地在加快,不时地瞥一眼身旁的二少爷,仍是不疾不缓地紧随身侧。气息匀和,歨履间轻灵而稳健。海叔突然加快行进的速度,对方似若未觉,脚下行云流水般的与他始终并肩而行,一脸云淡风轻的模样。

    快…再快…海叔脚下生风,一步数阶,风驰电疾般向峰顶急掠而去,两边的景物飞速地抛在身后……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