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章 荒岭惊魂

正文 第一章 荒岭惊魂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百里荒岭,崎岖的古道蜿蜒如蛇。斜阳残照,西风起,呼啸着卷起枝头间弥留的残叶漫空飞揚。天地间,一派肃杀,苍凉。

    嘎吱…嘎吱…一阵沉闷的蹄声伴着车轮碾道的嘎吱声,破碎了这荒坽古道间的沉寂。惊起数只归巢的倦鸟扑扑腾飞,四下盘旋。

    山坳中,一辆带蓬的马车颠簸着,晃晃蕩蕩地行进在凸凹不平的沟坎中。车辕上坐着一个身形健硕的汉子,一双孔武有力的手紧抓住僵绳,竭力地控制着摇摆不定的身驱,尽可能地维持着蓬车平稳的行进。

    蓬车后揚起的尘土中,紧随六骑,是六个身着劲装腰胯長刀的彪悍武者。个个神情肃然,行进中目光不停扫着周边的景物,显然是随车的护卫。

    "二少爷没亊吧?再翻过这道山坳,便上了古道,前途的路也不会这般颠簸了。"车辕上的汉子大声嚷着,回头望了望身后的蓬车,微皱了皱眉,带着几分忧色。

    "海叔!我没事,还挺得住。只是让大家跟着受累了!"蓬车内传出一道清朗的声音,略显疲惫,听上去显得有些稚嫩,像是一个未成年的少年。

    "呵呵!二少爷不用操心,这些家族护卫个个玄力充沛,这点山道沟坎还累不着他们。只是二少爷你这身子这般纤瘦虚弱,我们是奉了家主之命特来药谷接你回归家族,途中若出了点什么意外,真不知该如何交待。海叔大声地嚷嚷道,显得有些忧心忡忡。

    "唉!"车内的少年一声轻叹﹕"如非患此绝脉之症,又怎会在这药谷中一呆就是十年,弄得全身上下满是丹药气味……"言谈间,车身再次剧烈震荡,艰难地爬出坑洼之地,缓缓驶上了平坦的古道。

    天光渐暗,暮色吞噬了残阳的最后一抹余辉,四周的景物变得朦胧起来。

    "架!"蓬车忽然加速行进,蹄声如雷,古道上掦起一蓬尘土。如不趁着天光明前赶到前面的"平岭"小镇,今夜只怕就要露宿荒岭了。

    "唷!"……赶车的海叔突然暴出一声呼喝,奔行中的蓬车嘎然而止。

    "海叔!怎么了?"蓬车里的少年问。

    "二少爷!前面可能出了点麻烦!"海叔语气有些凝重地道。

    蓬车内的少年略微拨开车帘,迷茫的暮色中,只見三个连头带脸全身裹在黑布里的身影,一字排地横阻在蓬车前,不言不动,气息冷冽,只露出六只闪着寒芒的眸子,显得颇为阴冷,诡异。

    是山贼劫道?还是悍匪劫财?在这人迹罕見的百里荒岭怎会有山贼悍匪聚集?没人会傻到跑到这杳无人烟的蛮荒之地来打劫商旅。而且,如此装束,不敢以真面目视人之辈,通常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刺客,另一种则是杀手!少年将自己的推想告知了海叔。海叔此刻的心里有点发忤,这三个黑衣人鬼魅般的突然挡在车前,无声无息,点尘不惊。凭这身法,他知道,如是来找麻烦的,这麻烦可就真的大了。

    不会吧?自己这一行人巳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说句伤自尊的话,就算是被当着猎杀的对象,都不够资格。还有车内那位久患缠身,与世隔绝了十年的二少爷,更是渺小得连蝼蚁都算不上。如此一群低劣的组合,怎可能在突然间就成了被猎杀的目标。这未免太荒唐,太不可思议了。

    与此同时,蓬车后的六名劲装武者,身形闪动间巳分列在海叔的两侧,手把刀柄,作岀戒备状态,动作迅速而敏捷,显然受过严格的训练。

    海叔不经意地左右看了一眼,心里掂量着,自己或许免强可接住一个黑衣人,却不知道自己的这些护卫是否能挡住另外二人?心中忐忑,却怀着一份侥幸的想法,对方或许根本不是冲着自己来的,只是虚惊一埸。

    "心存疑虑,问问不就知道了。"车内的少年似乎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岀言提示道。海叔闻言楞了楞,自己胡乱猜测的确于事无补,徒乱人意。要来的终归要来,是福是祸,早晚都得挺身面对,躲是躲不丢的。

    "你等是什么人?为何横挡在道中,阻我去路?"海叔开声喝气,声若宏钟,四野震荡,以壮声势。

    話音落地,余音环绕,久久未見回应。寒凉的风呼啸着,天地间一片沉寂。

    "我看你等模样即非山贼,也非悍匪。如此装束只有可能是两种人,一种是刺客,另一种则是杀手。不知你等属于那一类?"海叔借用少年的话,试探性地说道。

    "错!"黑衣人中,有人突然喷出一个字,语音阴冷,闻之令人毛发悚然。

    简单的一个字,将少年初时的猜测完全推翻了。即非山贼悍匪,又非刺客杀手,那还会是什么人?意欲何为?

    "留下蓬车!你等可以毫发无损的离去。否则…"中间的黑衣人森冷地挤出几个字,声音中不带一絲情感。说话之人看上去像是三人之首。

    海叔闻言,目中闪过一抹惊异之色,对方竟然会是冲着二少爷来的。这怎么可能?一定是什么地方弄错了?海叔顿觉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

    "尊驾是不是找错了对象,弄错了目标?你可知蓬车内的是什么人?"海叔再次试探地问,真心希望只是一个误会。

    "哼!红叶城,陆家二少爷,陆随风。来自药谷,错不了!"黑衣人一字一句,字字铿锵地敲击在众人身上。

    海叔大感意外地全身一震,脸上满是惊骇之色,失去了往昔镇定从容的干练本色,手不自觉地握住腰间刀柄,大有出鞘之势。万没想到对方竟会对自己一行人的行踪如此了如指掌。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意欲何为?""我们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留下蓬车,便可安然无恙的离去。否则,在埸之人必将横尸荒岭,血溅古道。"黑衣人每说一句,身上的杀气便增一分,气势森冷摄人。

    "阁下蒙头遮面,自然是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我红叶城陆家之人又岂是唬大的!想要留下蓬车得从我们尸身上踏过去!"事情既无回旋余地,海叔双眉一挑,像似忽然变了一个人,沉稳中流露出一股悍不畏死的英雄气慨。

    黑巾罩面,看不見黑衣人的神情,却在他眼神里掠过一抹震怒之色。接着,只見他包裹在黑衣里的双手朝两边微微一抬,身旁的两个黑衣人倏地張开双臂,像是張开黑色的翅膀,形同两只暗夜中的蝙蝠凌空拔起,直向始终端坐车辕上的海叔飞扑而去。

    三道森寒的剑光横跨十来米的空间,凌空劈斩而下。海叔两旁的护卫几乎也在同一时间,長刀出鞘,六道如雪般的刀芒齐齐挥向瞬息而至的两只蝙蝠。

    锵锵锵!…空气中传出一阵兵刃撞击的轰鸣声,火花银星漫空飞溅。一抹刺目寒光骤然透过漫天刀芒,掠过众人的头顶,箭矢般的朝着蓬车帘子飞射而去…

    呛!

    一直端坐车辕的海叔动了,身形跃起的同时腰间長刀轰然出鞘,夹着凌厉的破风之声划向飞掠而至的刺目寒光。

    轰!刀光剑影在虚空中强强相撞,暴出巨烈的炸响。海叔顿觉手臂剧震,長刀骤然脱手飞出。一招,竟然连对方一招都接不下,整个身躯便被一股强悍的气劲腾空震飞出去。黑衣人锐利无比的森寒剑光荡开長刀,去势强劲,一往无前的直透蓬车帘子……

    啊!…

    袭杀中的黑衣人居然发出一声震天的惊呼,触电般的扔掉手中長剑……居然是一把失去剑刃的断剑!双眼中流露出惊骇之色,身形暴然向后倒射而岀,在空中一个折转,飞速地消失在迷蒙的暮色中。

    另两个黑衣人在众护卫凌厉的围杀下,非但未处下锋,反显得游刃有余,几个照面下来,避实击虚间,两名护卫稍一疏忽,瞬间饮剑溅血,扑倒在地。

    如论修为,武技,这些护卫逊黑衣人不止一个档次。若不是对这些护卫悍不畏死的搏命打法有所顾忌,只怕此刻早已结束了战斗。

    出人意料地,两个黑衣人眼角余光瞥见他们的首领似乎触了大霉头,否则怎会突然舍下他俩人,连招呼都来不及打一个,便惊惶的飞速而去。

    愕然间,两人那有心思继续缠斗下去,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挥剑逼退对手的刹那,也双双惶惶的抽身逃逸而去。

    一場惊险血腥的搏杀在电光火时间嘎然而止,且还站立着的四名护卫一时不知所措,楞楞地呆立当埸,直到身上传来一阵痛楚,才察觉在与对方短暂的搏杀间,每人身上都或多或少的留下数道深浅不一的剑痕,浑身上下巳然血迹斑斑。而脚下还有两位同伴躺在血泊中,气息奄奄生死不明。

    "二少爷!"海叔从数丈外踉跄的向蓬车扑去,衣衫破损,嘴角渗血,声调也变得有些嘶哑。适才那一击,直震得五脏翻湧,两眼金星乱窜,差一点没晕厥过去。这沉重的一击将他重重地摔飞出八九米外,撞在一块山岩上,完全不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变故。直到挣扎着爬起身来,四周己恢复了宁静···刹那间,脑中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二少爷"!

    二少爷怎么了?是不是早已身首异处,被一剑穿胸而亡?实在没勇气想下去。但凭那黑衣人所展现的超绝实力,几乎可以肯定,二少爷巳遭致不测。

    "可怜的二少爷!"禁不住一阵心酸,"二少爷!……"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