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九百八十章精英弟子出场

正文 第九百八十章精英弟子出场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双方距离太近,这一脚来得太过突然,可谓出其不意,凌凤舞欲想躲闪巳然不及,击出的一掌尚未触及对方身体,下腹间巳被千斤一脚踢实,整个躯体顿时轰然爆裂开来。

    此战可谓一波三跌荡,直令人看得潮起潮落,惊心动魄。每每处于险境的那女子总能在最后一刻翻转逆局,但,最终还是在劫难逃。

    虽然目睹对方的身形巳被自己一脚踢得爆裂开来,而伟岸男子的眼中却并无一点欣喜之色,反倒透出一抹震骇的神情,他却是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这一脚并未踢在实处,仿佛一脚踏空般的难受致极。更可怕的是,对方的身影巳完全脱离了他的视线和感知范围。

    噗!

    当所有人见状都以为凌凤舞巳然香消玉陨,却从伟岸男子的口中传出一道兽吼的厉叫,充满了痛苦的哀嚎,接着便看见一蓬血光迸发,然后便看见一个娇小娥娜的身形,缓缓地在众人的视线中呈现出来,仍是那么的从容,淡定,优雅中带着些许铁血之气。

    而那位伟岸男子收回踢出的腿时,却发现竟是短了一截,随即便从他的口中喷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整个人也应声跌飞出去,却留下了身体的一部份没带走。

    膝盖以下,连皮带肉带骨,就像是被一把利刃干净利落的生生切断下来,对于一个少了一截腿的修者而言,可谓巳是生不如死,想要重新续接上断肢,需要帝级以上的丹药方可复原。除非他出自一个豪门大世家,否则,沒人会去关心一个已成了废人的普通内门弟子。

    场面上一下沉寂得落针可闻,但见跌坐地上的那位伟岸男子诡异地大张着嘴,双目园睁外突,充满了无尽的不信之色。

    飞雨院的第一人,竟然被人用一只肉掌,生生将一条腿劈成了两截,而且还是一个看上去弱难禁风的女子,如非亲眼目睹,实难令人置信。

    见到这一幕,让所有人都直觉头皮发麻,这还是內门弟子的手段么?此间的落差何以之大,简直不可以里计。

    "这家伙居然还沒痛晕死过去,倒还是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凌凤舞的眼眸中闪过一抺赞赏之色,见那人一脸惨白的紧咬着牙关,用手在断肢飞点,止住了喷溅的鲜血。

    凌凤舞的脸上现出一絲犹豫之色,像是觉得自己下手过了,自嘲地摇了摇头,而后取出一个玉盒抛向那位伟岸男子,径自转身朝着天外楼行去。

    "帝级灵药,续骨丹!"伟岸男子苍白的脸上涌起一片潮红,嘴唇哆嗦地喃喃道,望向那远去的娥娜背影,带着不可思议复杂情绪,更多的是难以言愈的感动。他的身世有着不为人知的悲凉经历,能一步步的走到现在,完全靠着自身坚韧不拔毅力,一旦失去了一腿,就意味着终结一生的修者之路,沒有人会再稍稍关注他存在,活下去也是了无生趣。或许,会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安静了结自己的生命。然而,这只玉盒赐与予他的是一条命。

    两战皆是完败,飞雨院方面像是已感觉到了形势的严峻,虽然后面要出战的人,都不是內门弟子可以比肩的,却也不容乐观,谁知道对方是否也拥有着强悍的底牌?

    蓝色,是精英弟子的服饰,再度从人群中走出来的人,就是穿着这种颜色的衣衫,是一个二十七八的青年,古铜色的皮肤,手长脚长,目中精光锐利无比,轻抚手中古朴的长剑,望着从天外楼內大步行出来的人,年龄与自己相仿,举手投足间充斥着一股豪迈的阳刚之气,一看便知道是那种大开大合的类型,此人便是凌凤舞的夫君,纳兰飞月!

    蓝衣青年名叫段云,一手快剑可在一眨眼间斩出六十三剑,能将一根木棍在瞬间分成六十六段,其出剑的迅速度已快到了极致。

    段云的修为已达到半步生死境的程度,让他去挑战一个内门弟子,直觉得郁闷无比,嘴角泛起一抺不屑的意味;"希望你能够多接下几剑,否则,也太无趣了!"

    纳兰飞月同样也很郁闷,以他生死境高阶九品的修为,半步生死境在他眼里简直就是一个渣,仅凭气势就可以将其压崩溃,看到对方那副嚣张的嘴脸,有种想要一拳打爆的冲动。

    "开始!"秦统领忠实地履行着裁判的职责,对天外楼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也是感到极度地震惊,但接下来要面对的却是精英弟子,却不知是否扛得住?

    一个"开"字刚出口,那个段云已显得尤为不耐的抢先出了手,一心只想着速战速决,一剑将对方直接打成残疾了事。手腕一振,手里那把锋利又轻薄的古朴长剑,已化作无数炫目的电弧奔射而出,瞬间便斩出了十四剑,眼力稍弱的人,别说是看清招式了,只怕连剑的影子都看不见。

    噗噗噗……

    一直静静站着的纳兰飞月,嘴角缓缓地勾勒出一个弧度,在众人眼中快若奔电的剑芒,看在纳兰飞月的眼里,却像是回放的慢镜头,衣袖一拂,带起一道劲风,将袭来的剑芒尽数席卷一空,就像掸去面前的尘埃一般。

    嘶!在场所有人都呆住了,一片倒吸气的声音响彻。只是这么简单的一拂,竟然将这快若闪电的锐利剑芒,轻易地化解于无形。

    段云瞬发的十四剑,就算是亲传弟子出手,也不可能化解得如此轻松写意,潇洒到了极致。那种想象中至少被划出五六道口子,当场见血的情节并沒有出现。

    微楞之下,段云再次出剑,仍是快若疾风奔电,这一击,瞬发二十一剑,不但快,而且诡异地化作三组,每组七剑,分别从三个不同方向斩向纳兰飞月。

    这分光幻剑之术,乃是段云的绝技之一,分化出来的剑光,如同幻影,虚实相间,眼力稍弱的人根本分辨不清真伪,如果对方再敢托大的以衣袖化解,段云就有把握在瞬间将其分尸。

    不只是段云这么认为,在场的一些比他强许多的核心弟子,以及那两位紫衣人,都是这样认为。所有人都盯着纳兰飞月,看他会用什么方法应对这分光幻剑。

    "这……"每个人的神情都是一僵,目光中堆满了难以置信。

    任谁都想不到,在这诡异莫测的分光幻剑攻击,纳兰飞月仍是大袖一拂,只是比之前一拂慢了许多,滞缓得就像爬行的龟,可能是因为这分光幻剑的速度比龟还慢,这一拂更像是在应合着一种节奏。

    噗噗噗!劲风席卷,三组分光幻剑几乎同时在空中消失无影。这三道"噗"声,在人的听觉只是一响而已。

    />

    "怎么可能!"有人禁不住失声叫了出来,满脸都是不敢相信之色,就连当事人的段云也是这个表情,分光幻剑是从三个不同的方向发动,这么灵动分散的攻击,居然在这一拂之间同时被化解,不会是自己的眼花了吧?

    段云不明白对方是如何做到的,所以他的心中即惊又怒,连续两次攻击都在对方衣袖一拂之间,化解于形。这是何等耻辱和蔑视,手腕一振,长剑再度狂怒击出,这一次,施展出了全部的战力,六十三剑,分为九组,从各个角度方位同时发动攻去,整个街面都铺满了森寒的剑光。

    就在他刚发动剑势的时候,纳兰飞月一直静立的身形忽然动了,他的一只脚微微提起,而后重重踏下。

    轰!这一踏之下,整条街道的地面竟然颤抖了一下,这种颤动对段云来说,就显得有些不妙了。快剑的特点就是一个快,快若疾风奔电,同时对于出剑的精确性,却是要求更高。

    地面的一下颤动,他握剑的手也是微不可觉的颤了一下,击出的剑势,精准性便偏之亳厘,失之千里,出剑的速度未减,仍是有若奔电纵横,却已是大大地失去了应有的攻击力,尽数击在了空处。

    之前的两次拂袖,脚下的一踏,段云的分光幻剑尽皆崩溃,连对方的衣角都沒沾上一点。他的剑尚未收回,却骤然发现一直站在对面的纳兰飞月,却是突然地失去了踪影。

    纳兰飞月这一脚踏下的同时,整个身形也跟着闪了闪,下一刻,便玄妙致极地出现在了段云右侧,这是他的剑完全攻击不到的薄弱点,足见其身法眼力精妙。

    唰!衣又是一拂,一道劲风就像是从地底突然窜出来的一般,直卷段云的下盘双腿,凛厉的劲气宛如刀锋,一旦被扫中,没人怀疑他的双腿会瞬间被斩成两截。

    面对这诡异的一击,饶是他身经百战,也不由有些慌了神,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应对。这个对手让他的快剑亳无用武之处,甚至无视于他的分光幻剑绝技,心中已憋屈到了极致,眼中闪过一抺狠厉之色,竟是全然不顾对方的一击,剑锋斗然倒转,猛地斜刺出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