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九百七十八章我会让你成倍奉还

正文 第九百七十八章我会让你成倍奉还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凌凤舞的修为在这群人是最弱的一个,如今也已拥有生死境中阶九品,虽然感觉到对方这条长鞭有些古怪,想了想,还是没有取出兵刃来,面对一个乾坤境高阶的对手,还真用不着动用兵刃。

    见到对方如此托大,张六的心中升腾起一絲怒气,脸上更是透出一抺阴冷的笑意,众人都看了一眼坐在马背上的秦统领,虽是形同虛设,该走的程序还得走全。

    "开始!"见两人都是蓄势以待,秦统领也是忠实的履行着裁判的职责。

    话音方在出口,张六竹杆般的身躯已骤然微动,整个人一扭,"嗖"的一声便像是蛇一般窜了出去,手中的长鞭同时甩出,直朝着凌凤舞的纤腰诡异的席卷而去。

    凌凤舞表面托大,心中却是对这条长鞭存着戒心,并沒有出来硬挡,只是脚下滑步轻移,娇躯已像一片云一般的飘了开去,长鞭带着一道尖厉的呼啸,堪堪擦身而过。

    张六抽出的这一鞭,从招式上看来并沒有什么后续的变化,显得十分随意,其中却是暗藏着阴毒的杀机,对方如果敢硬挡硬接,只在这一击之下,恐怕战斗就已经结束了。

    凌凤舞虽避过这一击,却仍在长鞭攻击的范围內,张六一声阴笑出口,手中绵柔的长鞭轻微地一抖,突然像是蛇一般朝前直窜出去,长鞭在空中甩出一道波浪状的诡异攻击。

    凌凤舞的身形再闪,飘云步展开,斜斜地飞掠开去,身边传出"啪"的一声刺耳爆响,可见这一鞭的速度快到了极致。

    以这长鞭的灵动和速度,如果只是一味的闪避,忙于应对间早晚会被击中,唯有在闪避中出其不意的发出凌厉反击。

    长鞭又是呼啸抽出,封锁住四周闪避的空间,攻击力也同时分散了开来,捕捉稍瞬即逝的战机,对身经百战的凌凤舞来说,可谓慧眼独俱,伸出一只如雪般的纤纤玉手,在重重的鞭影中突然地探了进去,,这只看上去柔若无骨的玉手,骤然竖掌为刀,飘浮不定的斜斩而出。

    噗!掌刀犀利无比的斩出,鞭梢顿时被削去了一截。然而,一件诡异的事发生了,鞭梢的断口处竟然有一股殷红的鲜血激射出来,而被斩断的那截鞭梢,像是有拥有生命般窜入了凌凤舞的衣袖,竟然像蛇一般的向內飞速游走。

    "这长鞭居然会是一条蛇?!"凌凤舞心中就是一凛,却万万沒想到对方的长鞭竟会是一条活生生的蛇,纵是她已对这条长鞭生出了戒心,却也是所料未及。所幸有护体气罩阻格,否则,就真的中招了。

    "你……"张六见到那截鞭梢从对方的衣袖中抖落出来,脸上一阵抽搐,满是肉痛之色。他手里的这条长鞭的确是一条蛇,名叫铁血墨线蛇,浑身的皮层坚如精金玄铁,七品以下的兵刃也是难伤分亳,且含有足以致人死命的蛇毒,数息之后便会麻痹,完全失去战斗力,如无解药,用不了多久便会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可谓是防不胜防,阴毒致极。

    张六就是凭着这阴人的手段,不知有多少人中招,至今还仍然被蒙在鼓中,不明所以。殊不知,这刀剑难伤铁血墨线蛇,居然被一只柔若无骨的娇嫩玉掌,就这么轻轻一斩,就像是斩瓜切豆般容易,这还是人的手么?简直堪比神兵利器!

    沒了犀利无比的鞭梢,战力顿时大受影响,极度的惊怒之下,又见对方的掌刀连绵斩出,无声无息,沒有凌厉的劲气呼啸之声,张六却知道如被劈上掌会是什么结果,那里还敢再次发起攻击,展开蛇一般的身法,险险躲过满天掌影的攻击范围,心中方自松了一口气,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突然飞了起,尾脊处随之传来一阵骨节碎裂的声响,撕心的剧痛顿时遍布全身……

    呯!就像是一堆死物重重坠地的声音响彻,张六的口中狂喷出一口鲜血,翻了翻白眼就晕死了过去,尾椎骨被踢碎,整个下半身就彻底的失去了知觉,至少得躺上过半年,才有望恢复。

    才一个照面,便被人打得生活不能自理,这个结果绝对的出人意料,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

    "天外楼一方,胜!"秦统领从惊楞中回过神来,仍沒忘记自已这个裁判的职责。

    飞雨院一众人望向凌凤舞的目光,都是堆满了炽烈的愤怒之色,同时暗恨这个张六太过轻敌,而且过份依赖那条铁血墨线蛇,蛇头一被斩落就沒了战斗力,活活被一脚踢残,太丢人了!

    除了仍旧面含淡笑的冷虚月,在场的所有人对这一战都是这般认知和评价的,甚至连两位紫衣亲传弟子,也受了先入为主影响,生出了错误的判断。

    这时,又有一个白衣男子从人群中行了出来,看上去三十开外,浓眉方脸,身形高大伟岸,似若一座峰岳耸立,充满了压迫感。双手握着一把又宽又厚的大刀,一直横在胸前,给人一种铁锁横江的势态,每踏出一步,街道的地面都会出现一阵微微颤动。

    嘴角勾勒出一抺淡淡地不屑弧度,视线重新落在落凌凤舞的身上,就像是看一个死人一般;"你加在张六身上的一切,我会让你成倍奉还!"

    话音有如滚滚雷动,威凌霸道无比,不待对方有所回应,脚下一顿地面,厚重如山的气势骤然从体内蒸腾开来,弥漫四周,坚硬的地表像是承受不住这般磅礴气劲的挤压,一下龟裂开来。仿佛连空气也一下变得粘稠,变得沉重起来,每一颗微尘都像是蓄含着千斤之力,沉沉的,漫空的黄褐色微尘骤然汇聚一处,肉眼可见,一团有若实质般元力气劲,瞬间地形成了一座伟岸巨岩峰峦,势如奔雷般的轰然悬在凌凤舞的头顶上空,不断地向下降落,碾压。

    这种如山如岳的气势,让人深切地感受到四周空气变得异常的沉重,而空气中的每粒微尘都似如千斤巨岩,像是要将人陷入尘土沙堆中一般。

    然而,想象中的情形却沒有出现,但见凌凤舞只是略微地抬手理了理云鬓,头顶的空气一阵震荡,厚重峰峦的威压顿时一阵扭曲,随之分崩离析消于无形。

    蹬蹬!

    伟岸男子竟是踉跄后退了两步,恼羞成怒中带着一抹惊色,双眉不由微微一皱,手中大刀轰然直指向凌凤舞,眼中的瞳孔收缩,目光中透出的战意更盛几分,一股股厚重如山的霸道气息随之蒸腾弥漫开来。一道冲霄的刀意仿佛破开前方的空间,汇聚成一道数丈长的土黄色刀芒。

    一道峰峦般磅礴厚重的刀势隔空斩落,仿佛一座巨峰从天而降,令人生

    出无所躲避的感觉。凌凤舞面对如山般厚重的浩然刀势,仍是空着双手,也没有絲毫闪避躲让的意思,再次竖掌为刀,一道金色光华从掌缘边闪射而出,下一刻,仿佛从天际深处,惊电般的斩向如山般厚重的黄色刀芒。

    刃断峰峦!一声娇喝响起,一道金色流光飞速切入高山巨峰,骤然迸发出一阵高频率的的剧烈震荡,空间一阵微颤,扭曲,山峦般厚重的刀势,清晰可见的四下龟裂开来,随之分崩离析地轰然爆裂,漫空中散发出尘土飞掦的气息。

    伟岸男子的如山刀势被破,似在意料之中,神色间仍是一派肃然,脸上无悲无喜,浑身上下鼓荡着凛然浑厚的土之气息,随着厚土气息不断飞快的攀升,肉眼可见脚下的地面骤然卷起层层叠叠的尘土,似若滚滚洪流奔腾狂涌,气势浩瀚呑天,意欲将对方一举碾成肉泥碎沫。

    金风卷云!凌凤舞掌影飞掦,平地金风骤起,呼啸咆哮,一时间,怒卷滚滚尘涛土浪……

    伟岸男子但见自己的厚土碾压之势,被一股骤然而现的金色飓风席卷,漫空尘飞揚消散。心中一凛,神色之间更是战意滔天,几近疯狂,土之气息愈发厚重的弥漫开来,整个气势仿佛与脚下的地面融合为一体,有一种不可分割的磅礴厚重感,不动如山的厚重坚实。

    双手握刀朝天举起,厚重无比,凛然气势倾刻间递增一倍,令人顿生一种危险的感觉。

    黄龙啸天!

    一声龙吟惊天动地,刀势随之劈空降落地面,势若空降陨石,卷起漫空尘土,化作一条滚滚黄龙,霸道无双朝着凌凤舞奔涌席卷而去。

    这一击之威足可裂山断岳,刀芒闪动间,叠叠重重,一气斩出数十道如山刀芒,似若数十条黄龙漫空翻飞狂舞,气势呑天撼地,倾刻间便将凌凤舞的身形笼罩在其中,前后左右的闪避空间皆是重重叠叠的龙影刀芒。

    伟岸男子目中精光烁烁,意欲牢牢锁定对方身形,但见一袭裙衣飘浮闪动,似若穿花游蝶般的穿梭在刀芒与龙影的缝隙间,看似险象横生,实则有惊无险,毫发无损。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