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九百七十六章天外楼的麻烦

正文 第九百七十六章天外楼的麻烦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提升魂器的品质,过程不仅相当复杂,还是一桩十分耗损心神的事,大多魂器师宁可重新炼制一件,也不愿去提升品级。更何况,提升器魂品级的成功机率,通常都只有三成左右,一旦提升失败,还会导致器魂受损,让原有品级大幅滑落。所以,沒有人会轻易去冒这个险。

    不知两位峰主那来的这份信心,竟然将自己视之为命的魂器,如此轻率的托付给了这个新进弟子,失败的后果他们是知道的,就算剝了对方皮,也无法挽回器魂受损,品级跌落的损失。

    陆随风很无语,也沒心思去探究两位峰主的真实用意,即然摊上了,无论出于何种原因,就算是冲着这份莫明的信任,也不能让对方失望。

    事实上,提升魂器品级这种事,对旁人而言是件极冒风险的活,但在陆随风这里却是几乎沒有失败一说,虽谈不上轻而易举,却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当下也不再作态,当作冷师姐的面便从戒子中取出那两柄剑器,但见他的双手在空中打出一连串繁杂玄奥的手印,一团紫雾轻烟凭空生出,将悬浮在空中的两柄剑体迅速的包裹住,一道道的涟漪波纹在表层环绕,流转……

    冷师姐曾在船舱中见到这一幕,此时见状仍不免娇颜动容,红唇微张,秀目中惊色连连;"这……居然是两柄剑器同时提升……就算是魂器宗师也无法做到,这也太过逆天了!"

    噗!陆随风的手心中随之透出一道炽烈的紫焰火光,像是拥有灵性般直接射入了两柄剑体之中,紫光所经之处,剑体上残留的图案法阵,瞬间便被融化,清除一空,其中的器魂也随之消散于无形。

    室內的空气都像是在燃烧了起来,炽热的高度灼人肌肤,冷师姐双手捂着小嘴,惊惧的退到了室内的一角,祭出身上的寒冰气息抵御着不断扑面而来恐怖的高温。

    但见陆随风取出了一个盛有水系圣泉的净瓶,将一股碧色的液体小心的分别融入两柄剑体之中,空气中顿时散发出浓郁纯净的水系灵气,整个剑体逐渐地变得一片碧绿剔透,仿佛形成了一种液体状。

    两柄剑体不断的扭曲,变幻着形状,随着陆随风打出的一道道手印法诀,分别在一柄剑体上刻印下了一个飞雪图案,另一面则是刻印十八道冰晶灵环。

    而另一只手同时在另一柄剑体上刻印了一幅;碧水长天一色的图案,看上去仿佛从天际深处滚滚奔涌,宛如星河反卷倒泄而下,气势浩瀚滂沱,席卷天地。

    手势一转,分别打出了一个定型的法诀,稍一犹豫,接着便从手指尖上逼出两滴精血,弹指射入了两柄剑体之中。

    嗡嗡!两蓬精光同时骤然迸发开来,剑体一阵颤动,发出一道道剧烈的震响嗡鸣,那是器魂重新成形复活的征兆,整座楼屋为之一阵抖动,一片璀璨夺目的光华笼罩。

    紫雾轻烟散尽,两柄魂器静静地悬浮在半空,发出颤悠悠的鸣响之声……

    缩在角落,被震撼得目瞪口呆的冷师姐,像是还沉浸在这一幕精彩绝伦过程中,几疑自己身处梦幻之中,望着陆随风抬手拭去额前密布的汗珠,神情略显疲惫的吐岀一口粗气,这才一下回过神来。

    "怎么样?成功了吗?"冷师姐带着一絲忐忑,惊颤的出声问道。

    "试过才知道!"陆随风一脸肃然的言道,伸手握住那把"墨玉"剑",顿时发出一声轻微的嗡鸣,整个剑体骤然一颤,让人生出一种人剑之间浑然一体的感觉。

    一剑飞揚而出,眼前的空间骤然一阵扭曲,天地间,仿佛唯有一人一剑,再无其它。这一剑,只是平淡无奇的一挥,下一刻,顿觉风云色变,天地间一片骤见寒雾迷蒙,一片,二片……十片,百片,漫空晶莹盘旋的冰花纷洒,每一片都薄如蝉翼,轻灵地颤动旋舞着,十八道冰晶围绕着剑身,不断地盘旋流转,闪射着晶莹的光泽,美伦着奂,令人如醉如痴,疑是梦中幻境。

    而这些梦幻般的冰晶皆由真元力幻化而成,皆如刀锋剑刃般的锐利,沾者见血,肌肤瞬裂,深可见骨。堪称是这世上最梦幻,最可怕优美的利刃杀器。

    只是舞出一个剑花而已,此时看在这位冷师姐的眼中,无疑已营造出了一个冰晶杀阵的可怕意境……

    "如此恐怖的威势,品级像是尤在我那柄魂器之上!"冷师姐惊颤的园睜杏目,期待的望向悬浮在半空的那柄"月泉"剑,心中暗忖道;"不知副峰主这柄"月泉",是否也拥有如此威势?"

    陆随风并沒有再去试那柄"月泉"剑,这"碧水长天"的气势太过浩瀚滂沱,室內的空间太小,不适合施展出来。随将两柄剑器收入戒子中,交到了冷师姐手中;"幸不辱命!否则,我这身皮非被两位峰主活活刮下来不可!"

    "这两柄魂器的品级……"冷师姐从角落上立起身来,看了一眼胸前的衣襟,已渗出了一片水汁,紧贴住高耸的胸脯,十分难受,下意识伸手进去拨了拨,双峰禁不住的一阵波涛涌动,直令一旁的陆随风顿时一脸黑线浮现;"这也太坑爹了!"

    "咳咳!"陆随风别过脸去,尴尬的干咳了两声,冷师姐这才意识有"某人"的存在,一片羞红瞬间延伸至耳根。

    "这个……我不是有意的,只是……"这情形,的确有几分引诱"某人"的嫌疑,冷师姐欲想开口解释,却是越描越花,恨不得地遁逃走,羞恼的用双手捂着脸,风一般向外冲去,远远地,耳边传来一道淡淡的语音;"墨玉剑,中品高阶,飞泉,中品中阶!"

    "谢了!"冷师姐回应一声,宛如受了惊吓的小兔一般,直接落荒而逃。

    对于飞雨院欲寻上门来挑战的事,陆随风并未放在心,众人闻言却是一个个心中愤然不已,唯有胖子欧阳无忌,他如今可是啸月院的第一高手,这些人自然是冲着他来的,这下可是真的乐坏了,一脸都是兴奋和期待之色;"居然会有这种好事掉下在自己头上,多多益善!"

    "城主大人,有人在天外楼闹事!"

    "嗯,什么人吃了狮心豹胆,敢找天外楼的麻烦?"太阳尚未落山,城主大人便钻进了夫人的楼阁中,正在温柔地为夫人宽衣解带,骤闻有人来报,那股无名之火顿时窜上脑门,简直连杀人的冲动都有,狂怒无比地咆哮道;"我操,不管是谁,让秦统领全部抓起,打入死牢!"

    "夫人,沒事了,只是一群不长眼东西!"城主大人的

    语音又恢复了之前的平静,温柔中带着一股雄性特有的磁性。

    "咯咯,中午才离去,这才几个时辰,又这么猴急的跑来,是想将妾身的骨骼弄散架呀!"夫人娇滴滴的报怨着;"啊!死鬼……"

    轰隆隆!蹄声如雷动,一队黑甲铁骑从城主府內呼啸狂飙而出,为首的军官正是那位虬髯大汉秦统领,天外楼是城主府特殊的庇护对象,招惹天外楼等同摸了老虎屁股,后果非常严重。没见马背上的秦统领一脸发黑,浑身上下杀气腾腾。

    沿途之上,铁骑纵横奔驰,路人纷纷惶恐避让,指指点点的议论猜测着,看这阵势,不知城内又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铁骑狂风般的拐过一条街口,远远地,便见天外楼的聚集了黑压压的一大片人群。秦统领见也是眉头一皱,手中的马鞭一指;"都给我围住,不得放走一个!"

    一片黑云席卷而至,眼尖的已认出是城主府的黑甲铁骑卫,顿时"呼啦啦"的散去了大半人流,反应稍慢的人都被瞬间圈在其中,试图溜走的都是被马鞭狠狠的抽翻在地。

    被圈在其中的人流,一个个都是面显惊惧之色,纷纷的朝着两边散开,眼神中都露出我是旁观者的意思。

    街面上顿时现出了一片空地,唯有天外楼的大门前仍聚拢着一群人,大约有五六十之众,似对杀气腾腾的黑甲铁骑到来,视若未闻未见,至始至终连正眼都沒看一下。

    这些人所穿的服饰都是统一的自制式样,却是有着四种不同的颜色,胸前都有着一个飘渺峰岳的图案。

    看着这些人身上的图案,秦统领的视线就是凛然的一缩,眼前的这些人居然会是碧雪峰的弟子。身着白色衣衫的人,属于内门上院的弟子,约有三十来人。有十个身着蓝色衣衫的是精英弟子,而另有五个青色衣的人,则是核心弟子。

    "嗯!"秦统领在马上的身躯一震,发现其中一男一女,身上的衣衫竟然是紫色的;"这是……亲传弟子!"

    "飘渺峰岳"图案,一众黑甲城卫对这个特殊的标志,却是十分的敏感,甚至尤为的忌惮,身下的坐骑都在稍稍向后退缩,纷纷将目光投向那位秦统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