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九百七十五章这动静,也太夸张了

正文 第九百七十五章这动静,也太夸张了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呼吸不断急促的城主大人,喉咙间隐有*声传出,突然一下合上那本春宫手册,佝偻着身躯,有些难以自持的伸手揉了揉裤裆,涨红着脸;"陆公子,抱歉了,有事择日再相商。这个……得赶紧找夫人解决……"

    留下一句话,整个人已像一只猎豹般的向內园冲了过去,身法之快堪比流光电逝,望着城主大人发情的背影,陆随风一阵目瞪口呆,暗暗发誓不再踏入城主府一步,与这"货"为伍,实乃平身之耻。

    "夫人,夫人……"城主大人神完气足的叫喊声,几乎响彻整个偌大的城主府,下人闻之都是一脸惊容,不知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城主夫人佇立在花园旁的池塘小石桥上,静静地看着一片片飘零的花瓣,从桥下的水流中飘过,风轻轻的拂过,浅眉微皱,一张冷艳而精致的脸庞,透出淡淡的感伤。

    暖春清凉的雨后,清新怡人的气息,本应令人心情愉悦,但见落花飘零随波去,却是最令红颜伤怀,城主夫人自也不会例外,此时,同样充满了满满的愁绪。

    "夫人!"

    城主夫人闻声刚欲回首,就感觉自己娇柔的身躯突然被人一把紧紧抱住,不由一声惊叫;"你……这是要干什么?"惊惶的语音落下,顿时感觉到一股浓烈的雄性气息扑面而来,直令整个身躯泛起一阵酥软感。

    "干什么?"城主大人双目隐布血絲,气喘如牛,却是充满了雄浑的阳刚之气,双手有力的托起夫人的娇躯,附耳啧啧道;"当然是狠狠的……"

    话声未落,已抱着那具柔软的娇躯,风一般的冲进了一间阁楼,脚后跟灵巧的一勾,房门"呯"的一声关上。门外的几位侍女见状,都是面面相观,尽露惊愕之色;这是什么状况?城主大人已一年多未来过夫人这里了,听说那啥出了点问题。

    突然,清幽的庭院便响起一声惊呼声,压抑着错愕的欣喜;"这怎么可能?啊……你到底是吃了什么药?啊!……"

    阁楼内顿时传出了一阵阵地动山摇般的兽吼,以及娇喘连连的惊唤声……

    几位侍女闻之,自然知道房中发生了什么事,一个个的脸颊都红如朝霞,纷纷像受惊的小兔般,慌不择路的四下逃去;这动静,也太夸张了!

    据说,庭院內的这奇特声音,整整持续了一夜,直到第二日的太阳升到了头顶,才见那位城主大人神彩飞扬,龙形虎步的走出了夫人的阁楼。

    接下来的日子,天外楼有城主府罩着,自然是无人再敢来招惹,风平浪静,至于生意是否兴隆,根本不在考虑的范围内,当初开这外楼的目的,也只是为了方便打探点有用的信息,如今看来,只有圣山的高层大人物,至少在峰主之上的层面,才有可能掌握那些不为人知的最高机密。只能期待天凤阁的那埸拍卖会,或许能获得一些有用的信息。

    在此之间,冷师姐倒是来过一次,提到慕容轻水和云无涯时,说是两人都被峰主收为了传承弟子,如今还在碧雪塔中闭关,参悟高深的碧雪奥义绝学。

    "前些日,或是因为慕容师妹的原因,内门上院中的飞羽院,直接打上了啸月院的门来,还摧枯拉朽横扫了啸月院中的一众顶级高手,听说你们在碧雪城中做任务,像是要专程来此挑战你们。"冷师姐浅眉微皱地言道:"这内门四院,一向都是在四大亲传弟子掌控中,这飞羽院属于四师宋雨管辖……"

    "我明白了!"陆随风若有所思的豁然道:"那个宋雨,我见过,就是那日被轻水姐击败了的那个亲传弟子,那一战,我是隐在云层间观看了全过程,应该输得亳无悬念才对。"

    "的确如此!"冷师姐苦笑了一下;"我们这个四师兄一向心高气傲,心胸尤为狭小,且睚眦必报,趁着慕容轻水闭关之时,就将这口怨气,全都出在了你们这些新进弟子身上了。"

    "是么?希望那位宋雨师兄此次不要前来,否则,不介意再次让他输得颜面无存!"陆随风仍是淡淡地言道,像是一点没将这些高高在上的亲传弟子当回事。

    冷师姐的眼中掠过一抺苦涩的意味,亲传弟子在各峰,都是被万众艳羡和仰慕的存在,却被一群新进的內门上院弟子,毫无忌惮的直接忽视,虽然知道这群人一个个都是变态,不能以常理等同视之,却也显得有点太过张狂了一些,毕竟她也是亲传弟子中的一员,心中虽有些不悦,却也沒有表面在脸上。

    "以宋羽师兄的心性,还不屑亲自出手教训一群內门弟子,不过,很可能会派人前来为飞雨院的押阵,根本就是存了心的要打慕容轻水的脸,这属于两院之间的正常挑战,说出去还真是无可厚非。"冷师姐有些无奈地道;"我只是提前过来知会你们一声!哦,另外,两位峰主还让我带了些东西给你……"

    陆随风闻言也是微楞了一下,他与两位峰主从未谋过面,怎会这般突兀的找上了自己?一时间也想不明白,索性不再追究原因,从冷师姐的手中接过一枚戒子,神识一扫,但见里有两柄剑器,一柄,通体墨玉色,充斥着森寒的玄冰气息,剑柄上刻有"墨玉"二字,可隐约感之到其中已拥有"剑灵"波动的气息,初步的鉴定一下,应该属于一柄初品高级的魂器。

    而另一柄,剑名,月泉,色泽水蓝,剑身波光环绕流转,散发出清凉纯净的水之气息,其中同样有着剑灵波动的存在,是一柄初品中级的魂器。根据这柄剑器的优雅造型,应该属于女子的专用兵刃。

    居然将两柄魂器如此轻易地交到自己手中,其意何在?以陆随风的智慧,无须过多思索便已深知两位峰主此举的用意,看了一眼目光有些闪烁的冷师姐,淡淡地问道:"师姐,可知道这戒中装的是何物?"

    冷师姐有些扭捏的点点头,面色微红,那模样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小女孩一样;"陆师弟,这……只是一个意外,这事都怪千竹峰的那个凤心师姐。"

    前些日子,千竹峰的那位凤心师姐,不知发了什么疯,每日都要冲上碧雪峰来寻慕容师妹挑战,而慕容师妹又在禁地闭关,根本无法应战,其它的亲传弟子不是忌惮千竹峰的人,便是抱着幸灾乐祸,或看好戏的心思,都是一派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最后,这位冷师姐再也忍受不下去了,怒而挺身出面的代慕容轻水应战,殊不知这凤心经过河池淬炼之后,竟然修为大增,隐隐压了冷师姐一头,劣势之下,迫不得已才动用了陆随风为

    为她炼制的那柄中品魂器,这才一举重创了那位凤心。

    虽然瞒过了一众前来观战的弟子,却是落在了在暗中观战的两位峰主眼中,于是便上演了一幕强横逼供的情节,可怜的冷师姐除了竹筒倒豆子,出卖某人之外,根本沒有多余的选择。

    可以听得出这位冷师姐所言沒有水份,应该只是意外的泄露了他会炼制魂器的隐秘,更何况,她还出于一片好心,为慕容轻水出头应战,更是没有了一点报怨责怪的意思,心中反倒是觉得欠了对方一个人情。

    以两位峰主的世故园滑,纵然知道了这个秘密,也不会有一絲轻泄出去。不过,自然也是有着条件的,让冷师姐将这两剑魂器带过来,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就是让自己为这两柄魂器提升品级。这要求也不算过份,自己好歹也属于碧雪峰的弟子,为两位峰主做点事,提高一点战力,在各峰中也能有几分话语权,于公于私都沒有拒绝的道理。或许还能拉近一些彼此的关系,获得一些圣山的最高机密。

    沒有在陆随风的眼中看到恼怒和责怪的意思,冷师姐暗中不由轻舒了一口气,她越了解眼前这个陆师弟,就越是觉得云山雾罩的看不清,莫名的敬畏之心越重,总有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师姐不必自责!"陆随风收回思索的目光,语带宽解的言道:"这次多亏有师姐仗义出面,为轻水姐省去了不少困扰,这份情,日后必会有所还报!"

    "轻水师妹的事,就是我的事,岂能作壁上观?陆师弟不必为此事介怀!"冷师姐淡笑道:"更何况,师弟不但为我修复了魂器,还大幅的提升了魂器的品质,这份大恩更是无以为报。"

    提升了魂器的品质,过程不仅相当复杂,还是一桩十分耗损心神的事,大多魂器师宁可重新炼制一件,也不愿去提升品级。更何况,提升器魂品级的成功机率,通常都只有三成左右,一旦提升失败,还会导致器魂受损,让原有品级大幅滑落。所以,沒有人会轻易去冒这个险。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