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九百七十一章是不是得给个合理的解释

正文 第九百七十一章是不是得给个合理的解释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方家主微楞了一下,立刻从秦统领的这道"嘀咕"声中,嗅到了一股异样的味道:"天外楼居然不吃这个大蛋糕,甚至还直接送给城主府,而所有的家族连分一杯羹的机会都沒有,也只有如此,整碧雪城便不会因争夺地盘而大乱起来,城主府得了这份大礼,自然会投桃报李给予回报,至少沒人再敢对天外楼心存不轨之意,如此深谋远虑,当真令人感到心悸。

    陆随风铲除李家也只是个意外,也是被逼无奈之举,即然已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那就干脆彻底的一劳永逸,免生后患。顺便送城主府一个大人情,同时也为其解决了"平衡"之忧,彼此间尚未谋面,已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基础,就算日后发生了什么出格的事,也会得到一些明里暗里的坦护

    事实上,天外楼的强势反击,只凭区区十来人之力,便将拥有上千年底蕴的李家倾覆,已经改变了碧雪城的格局,至少城主府掌控的区域又庞大了许多,威势更是胜于从前,至令各大家族都自觉的收敛了许多,反倒使整个碧雪城的气氛更加安宁,平和。

    因势而行,有时候一味的低调隐忍,只是为了能更好的阴人。但,有时候"阳谋",强橫的威势比阴谋诡计,来得更有效,可以震慑一方宵小和心怀不轨之辈。无论是什么势力,想要算计天外楼,就要有承受毁灭的觉悟,这就是天外楼发出的无声宣言。

    天外楼的一众人等踏空掠出沒多远,陆随风便突兀的停住了急行的身形,眉头略微地皱了皱,嘴角微微朝上掀了一下,有些自言自语地道;"这是不是太过便易了城主府,反倒让人生出有刻意巴结之嫌,难免会对天外楼心存倨高临下之意,这反而有些弄巧成拙了。"

    "少爷说得沒错!"云天星眼眸闪过一抺狡黠的光焰,淡笑出声道;"都说是好事难两全,鱼与熊掌实不可两得。所以"

    "正是这个理!"陆随风露出一个智者所见略同的意味,紫燕像是若有所悟的轻点了点头,其余众人都是听得一头雾水,不知两人在打从什么哑谜,弄什么玄机,不过,从二人的神情上看来,可以肯定又是阴人的招。

    "嗯,凤儿人呢?"陆随风眼光扫视了一下四周的人群,寻找着青凤的身影,准备派给她一个任务,却沒了踪迹。

    "哦,她说是去方便一下,应该很快就会追上来了!"紫燕娇俏地回应道。

    陆随风和云天星闻言对视了一眼,心中同时都一下想到了什么?都是透出了一个苦笑的意味,索性停下来等这只凤。

    不还片刻光景,一道青色流光从远处划空而来,只才一眨眼的功夫,青凤的身形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凤儿,你刚才去了那里?"陆随风面色一沉,冷厉地审问道。

    "凤儿刚才姐知道的!"青凤的眼眸似乎有些闪躲,这可不像这只凤的风格,终于有些忌惮陆随风的那双可以洞穿人心的目光,当然也包括这只凤了。突然一下恼怒的大声叫道:"姐夫这是啥意思,不会怀疑凤儿作贼去了吧?"

    陆随风闻言禁不住哈哈一笑;"那倒不至于!高贵的凤一族怎可能去干这种小偷小摸的下作之事。"

    "那倒是!知凤儿者,姐夫也!"青凤俏脸一昂,立即招来了无数道鄙视的目光。

    "不过,用高级秘法搜搜人的神魂,然后大模大样的走到某个十分隐秘的所在,再然后用五色神火直接野蛮的破开禁制"陆随风就像是亲眼目睹某只凤作案的全过程一样,甚至连先后步骤都推演得无限接近事实。

    "这怎么可能?凤儿已设置了屏闭结界"青凤不可置信的盯着陆随风,突然无限懊丧的轻叹一声,自己怎一点不长记性,又被耍了!

    "从实招来,视情节轻重,再定赏罚!"陆随风的说出的话森冷严厉,如换个时间场合,以这只凤的聪慧精明,肯定能从这最后一字句话中,发现什么不妥之处。

    只是此刻的她有点作贼心虚的感觉,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应对眼前的劫难,最可怕的被扔进隐龙戒中,那里的三十六位金龙甲卫,现在都晋阶到了灵神境,直接可以将凤毛拔个精光,想想都令凤毛骨耸然。

    "凤儿,记得上次装匪打劫时,你可是拒绝参予的,还鄙视我等的作为是屑小行径。"胖子欧阳无忌难得抓住这只凤的痛脚,眼睛眯着一条缝,围着青凤上上下下的打谅了一圈;"啧啧,好歹我等也是留下了字号,敢作敢当山大王。没想到凤之高贵一族,居然会去做不入流的小毛贼,而且连搜人神魂的事做出了,那倒霉蛋沒变成白痴吧?"

    这肥货说出来的话,当真是太恶毒了,尤其涉及到凤之高贵一族的尊严,直气得青凤的一张小脸满是通红,一双凤目园瞪,完全已到了要暴走的边缘。

    只还过,她也不是不讲理的人,知道胖子所言句句属实在理,一对小拳都揑得有汗珠要滴落下来,偏偏想要反驳,却是只张了张嘴,直觉得自己一时间竟词穷理尽,无言以对。

    好在善解人意的紫燕走到了身边,在她的背心轻柔地抚了几下,淡淡地道:"我家凤儿此番虽有些自作主张的行事,但这份心机智慧却是令人赞赏,不但无过,反而是功不可沒!"

    "啥,紫燕姐,也不能这样护短吧!"胖子骚骚头,咧着嘴不服地道;"好歹也给一个合理的解释不是?"

    "闭嘴!"云无影娇嗔拍了一下胖子的肥脑,一副此货不可教也的模样,看到众人都是一脸豁然明悟的表情,唯有欧阳无忌脑子里,一心只想着踩这只风一脚,好好出口恶气,那里会有其它的多余心思。

    "少夫人所言非虚,我等这次真的是有些后知后觉了!"云天星手摇折扇,一脸都是十分认真的神情;"正如少爷之前所说,我们此翻有点弄巧成拙了。或许是凤儿的直觉告诉她,这事做得有些不妥,绝不能就这样便宜了城主府一方。"

    云天星抽絲剝蚕的分析道:"李家若大的产业,有多少街区,酒楼,商铺以及令人眼红的矿脉,还有李家上千年积留下的巨大财富,都是我们幸幸苦苦打拼下来的,总不能全部替他人做嫁衣裳吧?"

    "天下间那有这种道理?"胖子怒发冲冠的一跺脚,身下的空气都碎裂了开来,一个踉跄,差点沒一头栽了下去,所有人都石化看着这货,云无影更是一副彻底被打败的模样。

    "大家想想,城主府在接到这激动人心的消息之后,第一时间

    会怎样做?"云天星一合折扇,冷哼一声;"派出大批城卫军封锁住整个李家府邸,然后"

    "直奔藏宝库!"胖子直接咆哮怒吼,夸张的表情突然定格,目光重新投射在这只凤的身上,尴尬无比的一拍脑门,咧嘴露出了一个怯生生的歉笑,却是遭来了青凤一番鄙夷的白眼,其中还有一层意思;你懂的!

    "凤儿,别打脸!"胖子的五官都挤成了一堆,小声的嘀咕道:"否则,我媳妇肯定十天半月都不准上她的床,这乍活呀?"

    "你这肥猪在说什么?"云无影闻言,直羞得满脸都红到了耳根,贝齿都差点咬碎,引得众人一阵哈哈

    尤其是那只凤更是笑得弯下腰来,伸出一只纤指,有些发颤的指了指胖子和云无影;"本凤儿有这么残忍吗?算了,十天半月空房,无影肯定都会被憋疯的,万一弄出什么*的桥段来,凤儿的罪过就大了去!"

    此话一出,众人顿时集体收声,然后就有一道道的黑线从每个人的脸上升起;*,这只凤的传承中有这种记载?是不是得给个合理的解释!

    呯!一道青色的娇小人影,突然就像一颗星辰般飞射而去,直入天际。

    陆随风直接亳不留情的将这只极品的猥琐凤,一脚踢飞了出去,否则,非得被众人逼得自杀不可,直疑神兽是不是都善此道?

    一时间,无数道目光视线都聚焦在无辜的龙飞的身上,分明是想在这只神兽身上找到答案

    "哼!大惊小怪,这种事,也只是比你们人类稍稍做频繁一点而已!"龙飞亳不掩饰的坦然出声道,沒有一点自惭的觉悟,那话中的意思是让人对号入座;"那来的这许多弯弯绕,正常的生理反应,很丢人吗?我怎不觉得!"

    话丑理端,平时一个个女人都摆出一副优雅矜持的模样,男人更是拔背挺胸,一派道貌岸然的君子之态,私下里闷心自问,果然如此吗?于是乎,众皆垂首默然无语,这世上沒有什么生命比人类更会装,更伪善的了!

    李家深藏地底数百米的宝库,直接被青凤收刮一空,连地皮都剝去了一层。天外楼的门上,挂着一个停业盘点的牌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