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九百六十一章城主大人的手令

正文 第九百六十一章城主大人的手令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呃!"城主大人一阵苦笑,中年美妇的声音中分明带着深深的寂寞和幽怨,他已记不清自己有多少日子沒见这位夫人了,不是不想见,而是不敢见,谁让自己的那啥,变成了六点半。

    "咳咳咳……"城主大人额头冒汗,顿时变得有些窘迫不堪。就在这时,外面突然有人来报,说是方家主前来求见。

    城主大人正感狼狈,连腰都沒勇气挺直,忽闻方家主来了,心中正在想着,不知他是否联系上了那位神医,当下,沒什么比这事更重的了。

    "还不快去,我可不想一直这么独守空房!"中年美妇幽幽轻叹道。

    谁说不是,那个女人熬得住这种寂寞,再这样下去非红杏出墙不可。谁让某男人是银样软枪头,中看不能用。城主大人抹了一把汗,匆匆而去。

    一路之上,一双哀怨的目光射在背上,堪比万箭万穿心,城主大人暗叹一声,加快脚步奔逃般朝着书房而去,额头又布满了冷汗;"这过的是什么日子呀!"

    一石击破水中天,李家大公子李啸连同数十名护卫,被天外楼的人给当街集体灭杀,平静了上千年碧雪城,顿时暗潮汹涌,各大家族都密切关注着接下来的亊态发展,有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很久很久,已经沒有人敢招惹十大世家了,更何况这次死的还是李家嫡系的大公子,很可能会是未来的接班人,这李家不发疯才是怪事。

    甚至就在李家掌控的区域内,人几乎就死在自己的大门前,这简直就是在打脸抽脸,踢屁股!李家主的怒吼声响彻整个府邸,但毕竟是一家主,并未因此而失了冷静,乱了方寸;"彻查天外楼的背景来历……"

    "家主,城主府那边已出面插手了此事,我们若再出手,会不会……"一个管家模样的老者小心的提醒道。

    李家主皱了皱眉,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天外楼所在的区域是在城主府的管辖內,想要血洗天外楼,如沒有城主府的默许,沒人敢肆意妄动。

    "备足厚礼,我亲自去城主一趟!"李家主摸着三羊胡沉思了片刻,面目猙狞的阴声道。

    一时间,碧雪城的各方势力都在密切的关注着这间天外楼,任何风吹草摇都牵动着无数人的神经,静静的等待着李家之人的疯狂杀戮。

    李家出了如此大的事,只是这行动的反应像是太慢了些,实在不符合以往蛮横霸道的作风。事实上不是李家行动滞缓,一个能延续千年而屹立不倒的家族,自有其存在的道理,在极度的狂怒之中,仍能保持住一份清明和冷静,已经是相当的可怕了。只有在摸清对方的底细之后,才会岀手发起致命的一击。而且,他们也在看城主府的行动,再谋定而动。

    正当无数隐在暗中关注的人,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的时候,街道尽头远远地,隐约可听见整齐的脚步声,渐次传来。

    如此整肃的阵容,也只可能最是碧雪城的城卫军,如果是李家之人势必是亳无章法的蜂涌而来,只有经过严格正规训练的军队,才会有这般铁血气势。

    片刻,整齐划一的城卫军在天外楼的门前嘎然而止,一色的黑甲黑盔,军容肃杀。为首的军官,身形彪健雄武,一脸虬髯,拥有乾坤境高阶的修为,手扶腰间剑柄,双目生威的朝着天外楼龙行虎步的走来,给人的感觉就像一头硕壮的黑熊隆隆的冲撞而来。

    百名黑甲军士瞬间四下散开,在天外楼的门前布成了一个天罗地网,散而有序,张驰有度,一看便知道是一支精锐军队。

    "里面的所有人,都滚出来!"虬髯军官一声熊吼,声如雷动,语音回荡,直震得一众围观者都是两耳嗡嗡作响。

    语音落地,天外楼的门內走出了一个中年男子,一袭白衣,扇羽轮巾,儒雅致极,双目开合间闪动着睿智的光华,仿佛能洞察一切,看透虚无。只是十分随意地在每个黑甲将士的身上扫过,就像是被冷冽的刀锋划过身体,心中都是禁不住的一凛,好可怕的目光,沒人会怀疑这目光能杀人于无形,难怪连李家的未来接班人都敢斩。

    虬髯军官锐利的眼神一扫,然后取出一张画像对照了一下,皱了皱眉;"你虽不是我们要找的人,不过,即然是从里面走出来的,一律被列为同犯,抓起来!"

    "吼!"四个黑甲军士闻声而动,齐齐冲上前去就要拿人,殊不知,四人刚扑前几步,就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阻,无论如何使力都难再朝前寸进一步,眼中都是露出骇然之色。

    这些黑甲军士都是城卫军中的精锐,修为最弱的也有玄婴境的实力,虬髯军官见状也是虎目一挑,沒想到眼前这个儒雅致极的中年人,竟会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此时再仔细凝目望去,居然会看不透对方的修为,心中不由暗自一凛,脸上却是不动声色,虽然知道自己未必是对方的对手,换个场合自不会轻易去招惹,但当下是职责所在,根本容不得有半分退缩,总不能就此无功而返,如何向城主大人交代。

    虬髯军官微楞之下,面色却是变得更加肃然,几乎带着有些咆哮意味的怒声,厉喝道:"本将军奉城主之令,前来捉拿天外楼的一干杀人凶犯,若敢拒捕,一律杀无赦!"

    呛呛呛……一片刀剑出鞘声响彻,空气中顿时弥漫着冲天杀气,所有黑甲军士的身上都释放出强大的气息,齐齐地朝前挤压过来。

    "且慢!"儒雅中年人仍是一脸云淡风清,手中的折扇轻摇,他可是曾经的一代军神云天星,手握上千万铁血雄师,那里会将这点阵仗放在眼里,连神色都沒有一絲变化,淡淡地出声道:"我天外楼之人怎就成了一干杀人凶犯?你城主府拿人,也得拿得出一点真凭实据来吧!否则何以服众?"

    这位虬髯军官显然是个有很有原则的人,甚至还是个不怎么懂得变通之人,闻言还真是半天沒回过气来,自己只是临时奉命行事,一时之间那里会有什么铁证,半晌才沉声喝道:"你天外楼之人,今晨竟在众目睽睽之下,残暴的斩杀了包括李家大公子在內的数十人,居然还敢在这里装无辜,你当本将军是白痴么?"

    "有吗,我怎不知道?"云天星耸了耸肩,仍是折扇轻摇的言道:"敢问将军,可是带来了人证或物证,总不能仅凭听说,或猜测,就入人以罪吧?"

    陆随风之所以让云天星出去应付这种场面,目的就是让他尽可能的拖延时间,那位城主大人此刻应该见到了方

    家主,所以,料定城主府不会再为难天外楼,至于是否扛得住李家的怒火,那就自求多福了,大不了在关键时候出面保下这个"神医"就是了。

    换做任何一个家族,嫡系的未来接班人被宰了,谁咽得下这个怒气,不灭你九族才是咄咄怪事。若是有城主府插手,就算凶手认罪伏法,也难平李家的熊熊怒火,而且,也说明了李家的无能,声誉威望更会大幅跌落,让各大家族暗中耻笑,李家怎丢得起这个脸。

    所以,李家无论如何都会不惜血本的去城主府疏通,如果能将此事定论为江湖恩怨仇杀,那就可以明目张胆,肆无忌惮的血洗整个天外楼了。

    "人证物证?到了城主府自然会让你看过够!"虬髯军官自然知道自己理亏,不过,自己的职责就是拿人,其余的事与自己沒一点关系;"动手,将天外楼的一干人等全部拿下!"

    吼!服从是军人的天职,那怕前面是深渊,是九幽黄泉,那也得一往无前,谁让你吃的是这口饭,沒得选择!

    遇到这种一根筋家伙,纵算智计百出的云天星也是一嘴苦涩,你舌绽莲花,满身是理又如何,当兵的会和你一板一眼的论理吗?答案是一片刀光剑影,杀气腾腾的直接朝你冲了上来。

    云天星这次真的有些眼了,以他的修为自不会将这些黑甲军士放在眼里,但只要一出手,便是与城主府彻底的撕破了脸,那以后在碧雪城就再也无法立足了。难道真要乖乖的束手就擒……云天星苦笑连连,发现自己也是一根筋,否则又怎会去和一群兵大爷论理,岂非是在对牛谈琴。

    云天星正在一筹莫展之际,远处传来了一阵隆隆的蹄声,一骑如风的从街道尽头狂奔而来,数十米之外,马上的骑士已放声大喊道:"秦统领住手!"

    虬髯军官闻言就是一楞,刚扭转身去。一骑已蹄声如雷的狂奔而至,险些沒有刹住,奔马前蹄人立而起,脖颈间几都勒出深深的血痕来。

    虬髯军官秦统领皱了皱眉;"城主大人又朝令夕改了?"

    一个黑甲军士翻身落马,行了个标准的军礼,有些气喘地报道;"城主大人让秦统领立即撤兵回府……"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