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九百六十章事了拂衣去,长歌踏血行

正文 第九百六十章事了拂衣去,长歌踏血行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难道你就不怕李家血腥的报复?"方家主有些无奈地叹道,他好不容易说服了城主大人,让这位陆公子为他治病,这才匆匆的追过来说这件事,真心的不希望天外楼被李家打杀。

    "如果李家不怕被灭族的话,尽管前来血洗我天外楼!"陆随风淡淡的语音回荡在每个围观者的耳畔,每个字都充满了铮铮杀气,沒有人认为这是虚张声势的恫吓之言。

    尤其是那位大公子李啸,这才意识到自己惹到了一个可怕的疯子,根本无视于家族的威压,顿觉刚浮起的一絲活命生机再次破灭,本已湿透的裤裆里更是淋漓一片,骚气弥漫。他清楚的知道,这位方家主已救不了他了,如无意外的奇迹发生,自己今次死定了。

    许三环的脚步在一片静寂中,沙沙响起,像是地府阎罗的摧命鼓,每一声似乎都会带走一缕生机……

    "陆公子!"方家主皱了皱眉,眼中带着一絲忌惮,还是忍不住的劝说道:"是不是再考虑一下,错过今日,有一千种方法让这货无声无息的消失,沒必要和李家血拼,我真的是……为你陆公子好!"

    在斗兽场上就能看出方家和李家是死对头,所以,陆随风毫不怀疑方家主的这份奉劝,完全是出于一番善意。但,仍改变不了陆随风的决定,就像是充耳未闻一般,一只脚已踩在了大公子李啸的身上,脚下略为的一发力,便传出了一声清脆的骨骼破碎声。

    随即便响彻一声惨叫,带着一连串淒厉的颤音,一条大腿的骨骼完全粉碎,方家主无奈的叹了口气,此事已再无回旋的余地,李家与天外楼的死仇已注定了。

    咔嚓!陆随风又是一脚踩在另一条腿上,再次响起骨骼的碎裂声。

    在无数目光的注视下,陆随风抬起的脚又踩了下去,嘶!一片整齐的倒吸气声响彻,那一脚踩下的位置居然是两腿之间的某处,那可是男人的命根,这该有多疼呀!所有人脸上的肌肉都在狠狠的抽搐,杀人不过头点地,会不会太残忍了?

    只不过,想想也是,与这位李家大公子的禽兽手段比起来,还真算不得残忍。

    这货全身一震,狠狠的抽了抽,接着便暴出一声足以地动山崩的惨嚎,彻底华丽的晕死过去。只不过,又是一脚踩在手膀上,骨碎的剧痛又将这货从晕死中唤醒过来……

    此刻的陆随风眼中,只有冰雪般的冷冽,嘴角勾勒出一个自嘲的弧度,原以为这碧雪城律法森严,至少明面上不会有这等横行无忌,草菅人命的事发生。但,如今看来自己还是太想当然了,连走个路都险些被人莫名干掉,那里还有一絲安全感。

    又是一声惨叫,本已晕死过去的大公子又被痛醒了过来,一脸狰狞的嘶吼;"哈哈,我要干死你全家女人,灭你满门九族!"

    直听得一旁的方家主频频摇头苦笑,这货绝对是在猪圈中生出来的,否则怎可能会如此脑残,都这样了,还想着干人家女人,简直儍逼得无下线。

    "许三环!"陆随风一声冷喝;"你不是要为死去的全家亲人报仇么,这畜牲就在眼前,你还在等什么?"

    许三环楞了一楞,全身就是一震,突然翻身跪下,朝着陆随风"呯呯呯"叩了三个头,而后双手握刀,猛地一下跳了起来,这一刻的敏捷,与之前的木讷判若两人,浑身杀气凛然,一个踏步便冲到了大公子李啸的身前,脸上的刀疤泛起红光,显得尤为恐怖,如同一个杀神;"你这禽兽,也有今日!"

    许三环一字一字的从牙缝的挤出这句话,同时伸出一只脚,将那大公子李啸在地上的头拨正,让他的眼睛能看清自已。然后,再缓缓的举起手中的刀,眼中的血泪随着狂笑,一刀斩落而下,血光迸射中,一条手臂飞上了半空。

    此时的许三环已是双目赤红如血,扭曲的刀疤让整张脸显得无比猙狞的可怖,杀机汹涌,劈下一刀便会喊出一个逝去亲人的名字,一阵毫无章法的横斩竖劈,浑身上下都是沾满了血污肉屑。

    随着凄厉的惨叫声越变越弱,最后一刀狠狠斩向脖子,噗!一颗早已被砍得血肉横糊的头颅,整个被切了下来,骨碌碌的滚了出去,早已看不出是一颗人头。

    四周一片寂静,沒人发出一点声息,只有许三环悲愤的怒吼声在回荡。许三环目光呆滞的望向虚空,仿佛见到了自己的亲人站在云端上,在向他微笑招手,大仇得报,在这世间再也了无牵挂,到了该全家团聚的时候了。

    噗!许三环突然倒转刀尖猛地刺进了自己的前胸,陆随风本可出手阻拦,却沒有动,他的生命是被仇恨支撑着,仇恨散去,也就意味着生命的结束,这是他的宿命。

    许三环的身躯在清晨的微风中倒下,浓烈的血腥充盈在这条街上,弥久不散。许多人的眼中都涌动着同情的泪光,同时还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毕竟这片区域少了一个无恶不作的祸害,心中想要呐喊欢呼,可是还真沒人敢出声,足见李家的积威有多深!

    方家主默默地看着这一幕,良久才轻轻的叹了口气,苦笑着摇摇头;"或许你是对的!不过,你真的有麻烦了,城主府那里我可以去通融一下,应该不会太过为难你。对于李家的怒火,能避还是就先避避的好,沒必要硬踫硬。"

    陆随风仍是神情淡然地道:"方家主大可放心,无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都不会将你方家牵涉进去。"

    "陆公子误会了,这李家还不至于威胁到方家。"方家主有些欲哭无泪的感觉;好不容易给城主大人推荐了一个神医,可以借此拉近与城主府的关系,获取到更大的利益,真不希望天外楼在此时出事,打乱了自己的全盘计划。

    殊不知,一出事就是数十条人命,更遭糕的是其中还牵连了李家的大公子,就等于一下便结下了不死不休的深仇大恨,根本无法化解。方家主望着陆随风不以为然的样子,有些无语的摇摇头;"但愿能平安的渡过今日,明日城主府便会派人来接你去为城主大人治病!"

    方家主说完这话,才重重的叹了口气,悻悻地转身离去。心中却是暗暗地思忖着;这天外楼到底是什么来历?这陆公子不仅有一身精湛的神奇医术,本身修为连自己也看也看不透,且不说一夜之间剿灭血灵山庄的事,就是眼前肆无忌惮的行事作风,似乎完全沒一点畏惧李家的态度,难道天外楼真有能力渡过这一劫?

    陆随风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撇了撇嘴;想将我当成跳板

    ,攀上城主府这棵大树,为李家谋取更大的利益,什么时候我可以被人随意当作棋子了?

    "事了拂衣去,长歌踏血行!"

    方家主闻声转头望去,只见一袭青衫闲庭信步般的从血泊走过,那飘逸洒然的身影充满一种难以言愈的神秘感,让人凭空生出一种莫名的压迫感,只觉心里沉甸甸的;"利用这样这一个人,是不是在冒险?"

    李家的大公子李啸,以及数名护卫被人当街虐杀,剎那间,整个李家的上空杀气蒸腾,或者说,整个碧雪城都会风云色变……

    呯!三缕长须齐胸的城主大人拍案而起,勃然怒哼,挥手在一张纸上唰唰唰的书写着;"立即将天外楼封了,将那当街行凶之人捉拿归案!"

    "是!"城主府顿时一阵燥动,人声鼎沸。

    城主大人不停地捊着三缕胡须,皱着眉来回的踱步,面色一片阴沉,却是至始至终都沒有开口说过一句,他此时很想开口骂娘,可是只要一张嘴说话,喉咙中就会出现一个怪异的声音,重复他之前说过的话,令人愤怒郁闷到了极点,但除此之外,身体內并沒出现其它的任何不适之处,当真是见鬼了,却不知道自己的体内到底发生了什么问题?让人心生恐惧,这种状况当真是太折磨了。

    这碧雪城的十大世家相互制约,才形成了一个相对的平衡势态,要不然,以李家天法无天,横行霸道的作为,那里还会允许存在到现在。这天外楼居然引发了一场轩然波,那李家不乘势将事态弄大才怪,如此一来,便能将手伸到别的区域来,如不即时遏制,便会引发家族间的大战,城主府绝不会允许这种状况出现。

    皱眉沉思中,一个风姿卓越的中年美妇从后堂走了出来,目似春水漾波,面若芙蓉,身如拂柳,莲步款款地来到城主大人的身前,带着一絲欣喜,温婉娇声道:"夫君,听说那方家主的寡人之疾居然被治愈了,你怎不赶紧将那位神医请到府上来?"

    "呃!"城主大人一阵苦笑,中年美妇的声音中分明带着深深的寂寞和幽怨,他已记不清自己有多少日子沒见这位夫人了,不是不想见,而是不敢见,谁让自己的那啥,变成了六点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