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九百五十九章天,真的有眼

正文 第九百五十九章天,真的有眼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禽兽,杀了他!"街对面的一间民房中,突然有人冲了出来,疯狂的嘶吼着,迈出的双腿像是因极度的悲愤而在微微发颤,脚步显得有些虚浮。

    陆随风并不想将事态扩大,只是杀了李家的这些护卫,刚解开了那位大公子李啸的禁固,准备放其离去,却在这时有人冲了过来,嘶吼着要杀了这个禽兽。

    来人是个三十来岁的汉子,脸上有几道伤疤,让他的相貌显得尤为的狰狞可怖。这汉子刚冲到街道中央,双腿一软,突然远远的朝着陆随风,"呯"的一声重重的跪倒在地,通通通的就是一阵磕头,每一下额头都是狠狠的撞击地面,鲜血横溢。

    街道四周围观的路人见状,都在纷纷的低声议论,不断的有叹息声传出。

    那位大公子李啸见到这个汉子冲过,神色也是一惊,分明是对这汉子有着深刻的影响,眼中竟是充满了怨毒之色。他自然知道这汉子的举动是什么意思,趁着陆随风还沒弄清状况的之际,突然勒转坐骑就要纵马逃离此地。

    这一刻,沒有什么比保住性命更重要,只要能生离此地,立即回家族调集高手前来报仇,就算对方是一个生死境圣者,也同样要将其砍成肉泥。至于那个跪在地上的可恶家伙,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

    轰隆隆!双腿一夹坐骑纵马狂驰,才沒奔出几步,便听到耳边传来一声冷哼;"给我回来!"

    一声马嘶长啸,狂奔的坐骑前蹄猛地朝天高高仰起,那位大公子李啸幌忽间,突觉自已的全身被一道无形的絲索牢牢困绑住,生拉活拽的马背上扯了下来,重重的摔在地上。

    "哇!"大公子李啸惨叫一声,口中接着就有鮮血喷了出来。这一摔,对这位养尊处优的二世处来,可是绝对的难以承受。

    在远处的一棵大树下,有两人在不住的摇头叹息,随即便匆匆的离去。

    跪在街道中央的汉子,额头上已是鮮血淋漓,像是尤自不觉,一脸悲愤之色显露无遗,咬牙切齿的恨声道:"请公子除恶务尽,宰了这个猪狗不如的禽兽,为民除害!"

    这个汉子名叫许二环,原本有着一个很普通,很平淡,却十分和谐幸福的家庭,父母都是质朴的厚道之人,开了一间商铺,养育着两男一女,三个孩子,由于识字不多,给孩子取了很简单的名字;大哥许一环,二哥许二环,三妹许三环。

    这个家庭虽然生计艰难,却也勉强能度日,许一环和许二环都成婚,只有三妹许妹尚未婚配。虽非倾城容颜,却有着一种家碧玉的清丽纯朴风韵。

    许环平时也很少抛头露面,却在一次隅尔的效外踏春时,却是意外的遭遇了李家的这位大公子李啸,色心立起,便欲对其当场霸王硬上弓,沒想到这许环是个烈女,抵死反抗,差一点沒将这二世祖的那啥咬下去来,却在腹留下了深深的齿痕,弄得鲜血淋漓,本欲将许环强行带回府中,慢慢折磨至死,恰好此时有城卫军路过,这才沒有得逞。

    这大公子李啸怎可能咽得下这口恶气,立即派人打探到了许环的住处,当夜就带着十来个贴身护卫,直接冲入了许家。

    然后,惨不忍睹一幕发生了,许家的男人都被结结实实绑在了柱子上,当作他们的面,将所有的女人,大嫂,二嫂,包括五十多岁的许母,都被剝光衣衫,任由十来个如狼似虎的护卫,集体轮流肆意的。那许环的遭遇更是悲惨,竟是被活活的奸滛至落下最后一口气。

    一夜之间,许家满门被灭杀,只有许三环虽身中数十刀,却侥幸沒死,那脸上的刀疤就是凭证。

    遭遇灭门横祸的许三环却是无力报仇,求告无门,碧雪城虽是法制森严,但所谓的森严也是针对普通的民众而已,对于李家这种高门大戶,雄霸一方的大家族,就算城主府也不会因许三这种蝼蚁般的存在伸冤。

    许三环可谓是痛不欲生,之所以强撑着未死,就是吊着一口气,希望有朝一日能看到李啸这畜牲的下场,甚至整个李家的报应。

    陆随风从许三环的口中听到了一件难以置信的残暴事件,又在围观之人的议论声中确认了这件事的真实性,这已完全突破了他做人的底线,整个胸腔简直气得要爆裂了开来。

    在陆随风之前的盘算中,杀了这些李家护卫,留这二世祖一命,好让他继续惹祸败家,总有一天会给整个李家带灭门之祸。沒想到这货已残忍到人神共愤的程度,此人如还能活着,实在是天都不容。

    此刻的大公子李啸已再次被陆随风禁固位,面如死灰,眼中充满了极度的绝望,他能从陆随风的身上清晰的感受到,一股凝成实质的冷冽杀气;完了,对方已决定杀了自己!

    "起来!"陆随风冷然地道,青衫飘动的来到了许三环面前,沉声道:"每个人的头上都有一片青天,你在做,它在看,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否则,这天下岂非是禽兽的天下?现在,你就可以用仇人头颅来告慰亲人的在天之灵了!"

    许三环缓缓挺起身来,眼中的泪像是早己干枯,此刻的眼角流出来是血,神光中沒冤屈,愤怒,仇恨,有的只是一种平静,前所未有的可怕平静,平静得让人心悸,让人毛骨耸然。

    许三环的脚步不再虚浮,十分沉稳,俯身在地上拾起一把刀,轻抚着刀身,他沒有杀过人,并不等于他不会杀人,不敢杀人,他握刀的手十分稳定,沒一点颤抖,只有脸上的数道刀疤在轻微的抽搐着,每一道刀疤都在释放出一股冰冷的杀气。

    "家族的人……怎么还不来?"此刻的大公子李啸已是心如死灰,看着一身杀气的许三环双手握刀,一步步的朝他逼过来,像是已嗅到了浓烈的死亡气息,他从不相信这世上会有什么因果循环,但,这一刻,这个被他视为蝼蚁的人,被他奸滛了全家女人,并灭了满门的人,正提着刀向他走来,索命!

    空洞的眼神望了望天,天,真的有眼?真有报应一?他的眼角余光已看到了许三环手中的刀在高高举起,森寒的刀光映在脸上,冷浸彻骨。

    "等等!"一个急切的声音响起,许三环斩落的刀被一股劲气托住,停在了半空,一道人影落在他的面前,隔在两人中间。

    "是你!"陆随风微眯着眼望着来人,竟然会是才分手沒多久的方家主,不知他突然怎会出现在这里?

    "呵呵!陆公子,我也是忘了一件事要告诉你,才恰好撞上了!"方家主一脸堆笑地解释

    道:"这货虽然无恶不作,禽兽不如,死不足惜。但,若在众目睽睽下杀了他,必会为天外楼带来大麻烦。"

    "哦,你是会遭到李家的报复?"陆随风撇了撇嘴,他还真希望李家打上门来,给天外楼一个出手的理由,以堵悠悠众口。

    "陆公子之前已杀了李家的这许多护卫,但毕竟都是些奴才,就算李家咽不下这口气,只要这大公子还活着,我会替你将这事压下来。因为,这两者之间的性质大大的不同。"

    那大公子李啸见到方家主出面阻拦,死灰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絲劫后余生的喜色。而许三环的心却是在往下沉,眼中滿是绝望,不由转身望向陆随风,看着他的态度。

    就在他转身的剎那,方家主突然伸手,一掌拍向许三环的头顶,很显然,只要将这个苦主杀了,或许才能保住这大公子一命。当然,他的此举也是在为陆随风着想,这李家千年的底蕴,可不是一个新崛起的天外楼可以扛得住的。

    只不过,他还真看了天外楼,更不了解陆随风是什么人,方家主出手的瞬间,耳中便传来了一声冷哼,顿觉脑门一震,拍出的一掌生生顿在半空,硬是拍不下去,脸上满是骇然之色。

    "你若再敢出手,我不介意连你一起杀了!"陆随风目光如刀的望向方家主,脸上的肌肤就像是被尖针狠狠的扎痛。

    太牛了!所有人的眼皮都是一跳,这位公子的行事居然比十大世家还要霸道,如此肆无忌惮,全然不计后果,真不知那里来的这份胆气?

    陆随风的声音如同金铁交鸣,铿锵掷地有声,令人不容置疑;"我知道你的好意!不过,我也并非什么善良之辈,更不是尝善惩恶的侠义之士。但,我的心中自有做人的底线,触之必死!且不此人过往的禽兽行为,就拿今日之事来,我只是路人,却差一点被人莫名的打杀,你认为我会放过一个想要杀自己的人吗?"

    "难道你就不怕李家血腥的报复?"方家主有些无奈地叹道,他好不容易服了城主大人,让这位陆公子为他治病,这才匆匆的追过来这件事,真心的不希望天外楼被李家打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