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九百五十八章想要杀人,就要有被杀的觉悟

正文 第九百五十八章想要杀人,就要有被杀的觉悟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悲催的陆随风却是遭遇无妄之灾,走个路都险些被人一鞭抽死,可谓是衰得不能再衰了,再好的脾性也忍不下这口恶气,连仙神都会怒而杀人。

    至于李家之人更是怒火沸腾,在这片区域,李家就是天,撞死抽死你活该倒霉,但你若敢动一动李家人,全家灭杀。更别如今直接踹死了一个李家的护卫,就等于是捅破了这片天!

    大公子李啸已将对方看成了一个死人,四五个护卫已按纳不住的从马背上飞身腾起,从各个方位角度几乎在同一时间,杀气凛然地朝着陆随风扑了上去,其中有两人,更是人在半空中便亮出了兵刃,刀光如雪,剑气如虹,一左一右的斜斜斩落。

    这一刀一剑,都是亳无保留的全力出手,一旦被斩实,只怕就会将人倾刻分成四瓣。

    陆随风撇了撇嘴,目光中却是如冰如雪,想要他命的人不知有多少已躺在了土里,眼前的这些人也不会有所例外,唯有一个"杀"字!

    这些破虚境的护卫,在他眼中就是一堆渣,挥挥手之间便可全灭,只不过,如此一来就有些惊世骇俗了。

    陆随风的身子一飘,整个人已凭空的拔高数米,两只脚在虚空中优雅的分开,脚尖一左一右,同时准确无误的落在两个护卫的头顶之上,用力一踩,如同两座巨岩碾压一般,与此同时,两只手的衣袖一抖,迎向斩落而来的一刀一剑……

    咔咔!两声骨骼碎裂的声音响起,被陆随风踩在脚下的两个护卫,刚要用力摆脱对方的踩压,然后顺势发出反击,却突然感觉头顶压力一下增加了千百倍,自己的颈椎已承受不起发出"咔嚓嚓"的声音,整个脖子不断地在往下缩。

    下一刻,两个护卫的脖子消失了,竟然已被完全生生挤压进了胸腔之中,而且还在继续向下挤压,胸骨肩骨开始龟裂开来,血光四下喷溅而出。

    绝对是两个铁骨铮铮的汉子,两颗头颅已被塞入身体腰部,却仍顽强的挺立不倒。然而,随着陆随风的身子下沉,两个护卫的脚陷进了地面。

    当陆随风的脚重新落在地面时,两个护卫的身体都是变成了一摊肉饼,大量的鲜血像喷泉一般四下飞溅,路边的树身上像是突然绽放出无数殷红血梅花。

    另两个手持兵刃的护卫,在空中看到这恐怖血腥的一幕,已是惊骇得肝胆俱裂,心中想抽身退去,怎奈斩出的兵刃已经收不回来,唯有咬着牙继续狠狠往下斩落。

    一刀一剑同时砍在陆随风的手上,却是发出两道金铁交击的声响,两只五彩剔透的手毫无花梢的硬碰硬挡,"当当"两声之后,两个护卫的兵刃只剩下了把柄,漫空尽是碎片铁屑洒落,两人的虎口都是被震裂开来,嘴角有血汩汩溢出,身形骇然向后疾退。

    "想要杀人,就要有被杀的觉悟!"陆随风冷哼一声,两个护卫的疾退身体就是一顿,继而竟是身不由己的向前冲去,只觉身子一轻,一双手一左一右的抓住两人的衣领,顺势往中间一合。

    呯!两个护卫的头脑颅猛地碰撞在了一起,就像是两个熟透了的大西瓜轰然相击,同时爆裂开来,四溅,宛如桃李花开。

    陆随风身形闪开去,一袭青衫之上连一点血污都沒沾上,一脸淡然的静静站在那里。

    朦胧的曙光中,远远围观的路人越来越多,大街上却是静寂一片,落针可闻,所有人都是大张着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来,俱都是惊恐万状的望着一地的血肉狼籍,唯一的感觉就是胃里有东西在往上翻涌。

    之前还气势汹涌,杀气腾腾的四个李家护卫,几个呼吸间,就变成了血肉横飞的尸体,死相绝对的惨不忍睹,已有人在捂着嘴开始干呕。

    整个过程其实就是在一动间便结束了,虽然快若电光火石,却让人吃惊的是,这个青衫年轻人的一连串动作,都让人看得明明白白,如此快节奏的搏杀中,竟显得那么轻灵舒缓,优雅得令人心醉,不带一絲烟火气味。

    大公子李啸望着一片血肉四溅场面,傲立眼前的青衫年轻人,瞳孔就是一缩,仿佛看到一个从黎明中走出来的血腥杀神,浑身禁不住的打了一个哆嗦,像是嗅到了一股死亡的气息,心中顿时冒出了一个"逃"的念头,紧了紧僵绳就欲掉转马头纵骑而去。殊不知,这马却像是被定住了一般,无论如何摧促,举鞭狠抽,仍是无动于衷,连马蹄都沒挪动一下。

    下一刻,发现自己的全身像是被禁固了,始终保持着一个姿态的僵坐在马上,脸上顿时透出了惊恐神色。

    陆随风缓缓地环视了一周李家的护卫,目光最后落在了大公子李啸的身上,淡然的神光中透出了一絲冷酷;"遇到了我,也就等于自己的好运结束了,这一生也走到了尽头。诸位最好能最后看一眼这个世界……"

    "生死境圣者!"大公子李啸身边的一个护卫,僵着身子,口中却是惶恐的惊呼出声。

    这些都是地倒的圣山土著,自身虽只有破虚境的修为,眼力见识却是不凡,虽看不透对方的修为境界,却能从对方动手的气机牵引中,敏锐的隐隐感之出一絲生死境圣者的气息。

    所有人的眼神中顿时都透出了绝望之色,那位大公子李啸此刻更是连肠子都悔青了,自己在斗兽场输了一夜,所以才在一路上纵马狂驰,拿倒霉的路人泄愤,谁想到大凌晨的会惹上一个生死境圣者,而且出手残忍到了令人乍舌的程度,简直衰到无下线。

    在碧雪城中,生死境圣者很少露面,强如十大家族之一的李家,也只有一个生死境七品的老祖,可是当下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对方只是一个念头就将自己这些人给禁固,连个通风报信的人都沒有,看来这一次是真的死定了。

    "见识不错,那就带着这份不错的眼力上路吧!"陆随风冷冷的一笑,话落,那个开口话的护卫,便看见自己的头顶突然出现一只大手,直接揑住了他的头颅,当空轻轻一握,便传出了一道音爆声,又见桃李花开,红白之物四下飞溅。

    "住手……"大公子李啸骇然大叫出声;"我是李家的大公子,你若再敢出手,我家老祖势必会灭你全家九族!"

    "李家是什么东西,很牛吗?"陆随风才知道眼前的这个二世祖,原来是李家的大公子,心中便是一凛,并不是害怕,而是不想将事态弄大,成了整个碧雪城的众矢之的。不过,也得给李家一个血的教训,若敢继续纠缠不休,不介意直接其高会一举灭杀。

    陆随风冷哼一声,下一刻,整个人巳瞬间化作无数道青色的人影,似若幽灵般的一下切入这些黑衣人中,青影所经之处,皆有一抹流星般飞逝的精光划过。倘有几位黑衣人反应还算敏捷,巳迅速地挥刀斩向青影,刀芒劈过青影顿然破碎开来。心下方喜,便觉候头一凉,似觉自己的身体上有液体渗出,伸手一摸;血!随即扔下兵刃,双手捂住脖子……

    一连串兵刃坠地声此起彼伏,哐啷哐啷之声不绝于耳。一个,二个,三个……整整十八个李家护卫,只在呼吸之间,几乎都以同样的姿态,双手捂住颈部,缓缓弯曲下身子,左歪右斜的从马背上歪歪斜斜倒了下去。地面上一下呈现出无数盈红的血水,顺着街道的斜面汩汩的往下流淌。

    陆随风仍是静静的负手立着,此刻的天色已渐趋清亮,站在远处围观的路人,都见到那青衫年轻人挪动过一下,只是隐约的看到一道模糊残影乍闪即逝,接着便见李家的十八个护卫莫名地从马背上,扑通扑通的坠下来……所有人都生出一种大清早见鬼了的感觉。

    街道两旁的一些铺面,不知何时都悄悄的启开一道缝,看到这一幕,虽也惊恐不已,但见李见这次踢到铁板上,惹到了惹不起的人,一个个都露十分解愤的眼神。

    李家已在这片区域盘踞了上千年,这些年积下的恶行罄竹难书,今日终于有人敢挺身奋起反击,实在是令人身心振奋,暗喑直呼痛快。

    沒人看见陆随风出手,但李家的这些护卫都橫七竖八的躺在街面上,全都成了尸体。一片血泊中,只剩下那位大公子李啸全身僵硬,一脸呆滞的坐在马上,裤裆下已是一片湿漉漉的,看得出这货已被吓得便失禁。

    死人,杀人的场面他见过不少,只不过杀人的都是他的护卫,麻木到了沒有任何感觉。但当下被杀的却全是自己的护卫,这才让他感受到什么才是死亡的恐惧,绝不是他这个二世祖可以承受的。

    "禽兽,杀了他!"街对面的一间民房中,突然有人冲了出来,疯狂的嘶吼着,迈出的双腿像是因极度的悲愤而在微微发颤,脚步显得有些虚浮。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