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九百四十九章坦诚合作

正文 第九百四十九章坦诚合作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而到了现在,却是风三娘急切地想要与对方达成某种关系,但这种愿望却不能表现得太过明显,至少不是让天凤阁首先提岀来,所以,这一问,可以让对方将这个球先抛出来,至于接不接的主动权,却是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如此才能做到进退自如,以免受制于人。

    更何况,自己的身上几乎已沒有多少秘密可言,而对方的身份背景和来历,处处都透着神秘,自己却是完全的一无所知,自然得多留几分警惕之心才是。

    对于风三娘的表现,完全的无可厚非,陆随风非常理解她的处境,并且还带着几分由衷的赏识,做为一个女子,能单枪匹马的闯出这番景象,实属不易,已经算很优秀了。

    "我们是碧雪峰內门上院的新晋弟子!"陆随风坦然地表明了身份来历,同样显示出己方的诚意,只有消除对方戒心和疑虑,才能做到真正合作无间。

    "这怎么可能?"风三娘吃惊的程度绝不压于见到魂器灵丹,大张着精致的小口,脸上堆满了难以置信的神情,她沒有怀疑对方所说的话,这种谎报身份的事,很容易便能查证,就算是脑残之人都做不出来。

    "今夜所言之事,希望三娘可以守口如瓶,万不可泄露出去!"陆随风肃然地提示道。

    风三娘知道深浅,神情凝重地点了点头,听到对方也对自己改变了称谓,足以说明自己也得到了对方由衷的认可,心中由然生起一抺?意,眼眸中隐隐浮现出一层水光。她的身边不乏豪富巨贵,权重一方的大人物,不是贪慕她的美色,就是想在她身上谋取最大的利益,看到的都是一张张无比狰狞贪婪的嘴脸,令人尤为厌恶。

    而眼前的几人却给她一种完全不一样感觉,非旦对自己有救命之恩,而在知道她天凤阁主的身份以后,并沒有一点想要挟恩而以求图报的意思,如此胸襟气度,至少在整个碧雪城中已是很难出现了。仅凭这一点,就足以让人以诚相待了。

    风三娘相信自己的判断,陆随风同样相信自己的眼光,否则又岂会轻易泄露自身的秘密,或者会以另一种纯交易的方式与天凤阁打交道。

    "事实上,就算沒有今日之事,我们也会择日去天凤阁拜访三娘。"陆随风亳不隐讳的说道:"据闻,天凤阁每年只举行一次盛况空前的拍卖会,而且拍卖的物品都是来自灵药殿和魂器殿,至于外来之物,那怕是天材地宝,都沒有资格登堂入室。"

    "的确如此,这是天凤阁与两殿之间的约定。"风三娘淡淡地笑道:"不过,天凤阁也有一定的权限,可以临时增加五件拍卖品,由天凤阁自行决定,两殿不会出面干涉。"

    "这样呀!"陆随风释然地道:"我有些物品,本想委托天凤阁的大卖埸代为寄卖,当然,应该都是些上得台面东西,否则,以天凤阁规模档次,很难上得了柜。"

    "见笑了!陆公子出手的货,又岂会是平凡之物,定能为我天凤阁添光加彩,三娘当真是求之不得,绝不会令陆公子失望!"风三娘十分开兴地言道,月牙形的秀眉飞扬,一脸迫不及待的模样。开玩笑,一个可以随手拿出中品,上品魂器,极品圣丹,甚神灵丹的人,会拿出怎样的物品来寄卖?风三娘真的很期待。

    "天凤阁的信誉,沒人可以质疑,这一点,我不会担心!"陆随风云淡风清的笑道,取出了一枚戒子,曲指一弹,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最后,静静地悬浮在风三娘的面前;"不知里面的货,可入得了三娘的法眼?"

    风三娘望向悬在面前的戒子,深吸了口气,这才伸出一只纤纤玉手,当空一吸,便落在了掌心之中,放出一絲精神力探入戒内,脸上的神色顿时泛起一片红潮,眼眸中的波光中像是掉进了一粒石子,惊起层层涟漪,红唇轻颤的喃喃出声;"天啦!这么多可遇难求的天才地宝,居然还有金须参……"

    这金须参,生长五百年成形之后方可入药,滋*生元气,服食后可凭添二十年的修为,而这株金须参,参体乌黑闪亮,若有星夜在其中,而根须已转为金色,至少有三千年以上的参龄,乾坤境之上的修者服用,可增修为百年,添寿三百年。定位,圣品顶级天材地宝,若拍卖,起拍价至少在五千万圣晶之上。

    还有这万年血首乌,极品天星石,彩虹晶……风三娘的红唇轻颤着,喃喃之声已变得有些模糊不清,明眸中隐有血絲浮现,潮红的脸上却是布满了一片苦涩之色;"这戒中之物大约有五十件,无一不是珍稀无比的天材地宝,一旦上柜,只怕当夜就会被彻底打劫,这不是在给天凤阁招灾惹祸。"

    "这个……天凤阁这尊庙太小,实在容不下这些天材地宝。"风三娘从贝齿间挤出一絲颤音,直接将戒子递到了身旁的紫燕手中,凝眉沉吟了一下;"除非……拍卖!"

    "嗯,这也可以?"陆随风颇感意外地道:"不是与两殿有协定吗?"

    风三娘的眼眸中闪过一抺异样的狡黠之色,还隐含着些许鄙夷的意味;"贿赂啰!两殿那些的家伙,平时看上去都是道貌岸然样子,实则一个比一个更贪婪,只要许之以利,所谓的权限也可无限放大,而且还会为每件物品出据鉴定书,在圣山,无论是任何珍稀物品,如不经过两殿的亲自鉴定,并出据鉴定书,直接就是一文不值。"

    陆随风闻言,十分理解的点点头,这些所谓的天材地宝,如今在他眼里已变成了鸡肋,弃之可惜,留之却是派不上多太的用处,随着众人修为的层次不断提高,日后除了炼制灵丹之外,如无必要,甚至连圣级的丹药都不会再炼制。

    挑一些出来去贿赂两殿之人,也可以勉去许多不必要的麻烦。他之所以想在天凤阁的拍卖会上抛出这些东西,其目的就是为了钓出圣山的那些高层大人物,只有从这些人的身上,或许能挖出圣山之中的真正秘密来。当然,这种事自然不会让风三娘知道。

    "一切都照三娘的意思去做!"陆随风十分干脆豪爽地道:"贿赂两殿人需要多少?这些东西我身上还有不少,尽管说就是!"

    嘶!风三娘闻言,眼眸又是一缩,暗自吸了一口凉气;"这些可是珍贵无比的天材地宝,从他的口中说出来,就像是菜市埸上的青菜萝卜一样,这货还是人么?"

    风三娘心中郁闷地低声嘀咕着,刚从紫燕手中重新接过那枚戒子,抬眼又见面前悬浮着另一枚戒,不由略微一楞,脑中随即一阵电转,不由惊颤的脱口出声道;"这里面装着的不会是魂器,圣丹,或灵神丹吧?"

    "三娘不愧是天凤阁主,心思果然玲珑剔透,猜得不错!"陆随风轻笑道:"即然已贿赂了两殿之人,不妨再多加几样压底的拍卖品。"

    "只是……"风三娘微皱了皱眉,心中暗自思忖着,这些物品一旦问世,会不会掀起一片惊涛骇浪,甚至当埸就演变出一埸血雨腥风来,这种可能性绝对存在。

    她能想到的,陆随风又岂会想不到,于是又轻声的言道:"这里面有一柄剑,名曰,惊虹剑,属于一品中阶的魂器,另外还有一柄刀,叫做,碧水刀,同样是一品中阶魂器,最后就是你之前所见过的那枚极品龙凤圣丹。虽然有些惊世骇俗,但一定会吸引许多圣山的高层大人物到来,有这些人压阵,埸面或许会很疯狂,但还不至会闹出刀光剑影的桥段来。"

    望着陆随风睿智的笑容,风三娘脸上的忧色舒展开来,放出精神力进入戒中查探了一番,验证其中的物品是否如实,这完全出于职业性谨慎,与信不信任对方沒有关系,陆随风几人也沒有因此而感到絲亳的不快。

    天凤阁的这次拍卖会将半年之后举行,双方商议了一了番,云天星提出一个初步的设想,建议将此次拍卖会的对象,锁定在圣山七峰各殿,以及一些顶级势力上。由天凤阁出面对这些势力发出一份请柬,并在上面注明拍卖的物品和注意的事项。每張请柬只限两人入埸,再在每張请柬上标明编号,届时将按编号进行抽奖。奖品分为一二三等,由会埸中临时任选一人主持抽奖,以确保抽奖的的绝对公证性。"

    风三娘一双波光闪闪楞楞地望着云天星,巳被这种全新的拍卖模式给震撼了,彻底颠覆了这个行业万年来一成不变的拍卖模式;新奇,刺激,让人至始至终充满一种念想和期待。再加上那些惊世骇俗的拍卖物品,必将震惊整个圣山。

    "三等奖,十品帝级丹药一枚。二等奖,圣级兵刃一柄。一等奖,半魂器一件。"云天星最后补充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