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九百四十八章放下阁主的姿态

正文 第九百四十八章放下阁主的姿态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风阁主果然慧眼识珠!"一道淡淡的语音在她耳边响起;"不错!正是极品龙凤圣丹!"

    风三娘顺着声音传出的方向凝眸望去,正是那位一直端坐着的青衫年轻人,第一次出声如落雷惊电,娇躯禁不住地微晃了晃,她天凤阁自问世以来,也只拍卖过一枚圣丹,而且还是初品,已出现了血肉横飞的埸面,而悬浮在面前的紫金玉盒却盛着是极品龙凤圣丹,即称之为龙凤,那是一龙一凤两枚了。

    苍天,大地!这也太逆天了,这极品龙凤圣丹一旦出现在拍卖场,可以百分百的确定,又会掀起惊天风暴,甚至连整个天凤阁都会再次化为一片废墟。

    风三娘伸出纤纤玉手,小心異異地托起悬在面前的紫金玉盒,深吸了口气,而后才缓缓地掀开一条缝,凑近琼鼻之轻轻嗅了嗅,似欲以香味分辨一下丹药的品质;"嗯!怎会连一絲药香都嗅不到?"

    一道品优质的菜肴,通常都十分讲究色香味俱全,一枚品的丹药更讲究色香味的存在。这色香味并非是刻意为之,而是丹药品质优劣好坏的一种体现,各种药材的香味融为一体,形成一种独特的丹香,也是炼丹者丹术的一种体现。

    以风三娘多年来积累的认知,只有一种解释,也是说这枚丹药,巳将所有的丹香一絲不泄地完全收敛到了丹丸之。这种至高的存在,也只在丹典有过详细的记载。

    风三娘月牙形的眉梢掀动了一下,带着一絲抑制不住的期待,轻缓地打开玉盒;一金一紫,两枚丹丸有若明珠般地呈现在眼前,闪射着晶莹惕透的光华。

    眸精光一凝,眼的瞳孔随即收缩成一线,投射在如雪般晶莹的丹丸,忽远忽近,从各个不同的角度反复地探视着,脸的神色越来越惊讶;"光滑若珠玉,色泽园润,晶莹如雪,且丹香内敛而不散一絲一毫,丹纹如絲,匀称而有序……"

    "果然是极品圣丹!"风三娘吐气如兰的惊叹出声,赶紧合紫金玉盒,唯恐这圣丹的药力肆意的散逸,那绝对是在暴敛圣物呀!

    "这是……"紫金玉盒凭空消失的同时,眼前又突兀的浮现另一个玉盒,通体呈翡翠色,隐透出五色光华,光线相互交错,折射出彩虹般的绚丽霞光,如梦如幻,美到了极致。

    风三娘彻底的动容,这已完全超出了她对丹药的认识程度,尽管如此,仍能隐约从这些折射而出的霞光,感受到木,土,水,金,火,五种属性的气息,充斥着絲絲大道规则的玄奥,一股无形天道威压,令人生出一种难以抗拒的臣服感,为之窒息。

    "这是五行灵神丹!"陆随风淡淡的语音再次响起,落在风三娘的耳宛若惊雷炸顶,让人大感意外的是,她这一刻的神情却是显得异常的平静,可以用无悲无喜,古井无波来形容,如不是她那双明眸还闪烁着鳞鳞波光,直疑是一尊精美到了极致的雕像。

    经历了一连串的惊电雷劈,已完全麻木到了全身僵硬的程度,所有的情绪都难以从面部之表现出来,想要动容都变成了一种奢望,被震撼到如此程度,至少是前无古人了。

    尽管紫燕也曾吞服过一枚五行灵神丹,巩固了晋升灵神境时不稳的修为,但此时再次见到这一幕,仍是美目放光,心神如痴如醉,一旁的云天星更是大张着嘴,连眼球都从眼眶突了出来,直疑会不会掉落在地。

    他也曾听陆随风提及过这五行灵神丹,也曾激动得稀里哗啦,所谓的儒雅风度仪态顿时都成了一堆渣。只可惜他现在的修为只是生死境九品巅峰,还未达到大园满的境界,服食之后虽然也能强行突破到灵神境的层面,却仍有些拔苗助长之嫌,会对日后的修行产生诸多互面影响。所以,也唯有望洋兴叹了。

    "心境的修为,当真要身体修为难得太多得!"陆随风感慨地轻叹了一声,神念一动,浮在空的翡翠玉盒徐徐地开启,一蓬璀璨的光华冲天而起,顿时将整个大厅映照五彩斑斓,浓郁的药香弥漫开来,充斥了每个角落,絲絲缕缕的灵气宛如纷洒的细雨,渗入肌肤骨骼,浸润经脉腑脏,令人心神空明如镜,每个毛孔仿佛都在欢欣雀跃,舒泰无。

    大量的彩色光雾从空像轻纱般的飘落,柔软无地包裹住悬浮在半空的翡翠玉盒,一枚拇指大小的丹丸静静地置于玉盒,一束束五彩霞光不断地闪烁幻灭,美仑美奂。

    风三娘眼的波光映射出一片霞光,梦幻般的凝注在那枚彩光莹绕的丹丸,久久都挪移不开去,红唇微颤地蠕动着,喃喃细语道:"这已完全超岀了我的认知范围,难道会是传说的灵神丹?"

    她也是偶然在灵药殿的丹师口得知,这灵神丹的存在,原以为只是一个传说,因为灵药殿的顶级灵药师,天韵丹圣,也只能勉强的炼制出初品的圣级丹药,为此也耗费了足足一年半的时间,准确的说,只等算是半步圣丹,或伪圣丹。

    为了证实心的疯狂猜想,风三娘狠狠地深吸了口气,顿觉有一絲絲灵气涌入了鼻腔,飞速地在体內蔓延开来,经脉的沉寂的元力,顿时有若长江大河般的沸腾起来,仅仅是散逸出的药香,蕴含着如此浓郁的灵气,难以想象完整的吞服了这枚丹药,将会是怎样一番景况?

    风三娘有些骇然的沒敢想下去,将目光移到陆随风身,带兴奋而狂热的神采;"是灵神丹?"

    她的脸庞一片红光闪耀,说话音调却是小得唯有她自己才能听得见,然而,是这细若游絲的声音,落在陆随风的耳,也是无的清晰,坦然的点了点头。

    风三娘已从这无声的动作,得到了十分确定答案,整个身体顿时一阵摇晃,如不是紫燕伸手将她即时的扶住,只怕已站立不住的直接摔倒在了地。

    "风阁主,沒事吧?"紫燕的神情带着明显我理解的意义,沒有人面对一枚举世罕见的灵神丹,可以无动于衷,淡然自若,风三娘的表现已算是相当不错了。

    "有事!而且是大事!"风三娘脸的红潮逐渐隐退,一阁之主的气度风韵又显露无遗,嘴角溢出一抺云淡风清的微笑,充满着带有磁性的亲和力,这一笑,那么舒缓坦然,漾溢着满满的诚意,足以让人放下心的最后一絲戒心,松开紧捂着钱袋的手。这种如沐春风解冻般的笑意,之那种职业性的皮笑肉不笑的嘴脸,绝对的不可同日而语。

    紫燕的心也莫名地涌动出一股姐妹情深的感觉,只不过,这种感觉也只是一闪而逝,背心却是渗出了些许汗来,什么叫做笑里藏乾坤,隐机锋?这一刻算是真心的领教了。

    这天凤阁之所以能攀灵药殿和魂器殿这两尊庞然大物,自然与风三娘这可以融化冰山雪岭的倾心一笑脱不了干系,当然,或许还有更多不为人知的手段。

    风三娘波光闪闪的眼眸,重新在三人的身认真的打谅了一番,最后定格在了陆随风的身,再次展颜一笑,吐语如珠的轻声言道:"陆公子,三娘有一事不明,可否为我解惑?"

    风三娘突然放下了阁主的姿态,显然是想要对方坦然的对话,她清楚的知道眼前的几人,绝非等之辈,更不是耍心机和用手段,可以轻易忽悠的。以他们所展现出来的能力,无论是本身修为,还是所拥有的一切,都远远凌驾于两大殿之,一个小小天凤阁那里还有摆谱的资格。所以,唯有先表示出自己的真心诚意,才有得谈。

    "我知道风阁主想要问的是什么?只不过,你心已有了答案。"陆随风淡然地笑了笑;"之所以有此一问,只是在找一个自然的切入点而已。我可有说错?"

    风三娘不置可否掀了掀嘴角,接着轻声言道:"公子睿智,三娘汗颜!"以她的聪慧,一点不怀疑对方已洞察出了自己的心思,却也算不得什么机谋,正如陆随风所言,那是一个自然的切入点,这也属于一种巧妙的沟通艺术,让自己不至落入下层,做到游刃有余。

    至于这个切入点,无疑是躺在棺材的五女,为何唯独只唤醒自己一人,而其余的四女直到现在仍处于昏迷。从之前的谈里得知,对方早已知道了自己是天凤阁主的身份,其目的和用意,分明想与天凤阁建立某种关系,之后又不惜暴露自身的惊世之秘,以莸得天凤阁的认可。

    事实,之前或是对方有求于人,而到了现在,却是风三娘急切地想要与对方达成某种关系,但这种愿望却不能表现得太过明显,至少不让天凤阁首先提岀来,所以,这一问,可以让对方将这个球先抛出来,至于接不接的主动权,却是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才能做到进退自如,以免受制于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