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九百四十七章震撼到失态

正文 第九百四十七章震撼到失态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天外楼,是刻意营造出来钓鱼的,还是真有这份底蕴?"风三娘大感兴趣的出声询问道。

    "两者皆有!"云天星从一具尸体上取下一枚蓄物戒,抹弃了上面的印记,然后递到了风三娘的手中,淡淡地笑道:"这里面有从天外楼抢掠来的货,不知是否入得你这位天凤阁主的眼?"

    风三娘闻言,也不作态,神识便探入了蓄物戒内,脸上微微动容,里面的东西的确都是上品货,絲亳不容置疑,略为沉吟了一下,神色十分认真地道:"这应该只是摆在明面上的货,似乎与对联上所表达的涵意,有着不小的出入。"风三娘的眼眸中,闪过一抺狡黠的意味。

    "天兵利刃不是梦,演化魂器玄奥!神丹灵药非虚幻,窥视乾坤法则!"风三娘狡黠地抿唇一笑,语带玩味的接着说道:"可否让本阁主见识一下魂器玄奥,神丹灵药?"

    风三娘突然自称本阁主,已完全站在天凤阁立场上来与天外楼进行对话,尽管存着一份报恩的心,但前提是要对方上得了这个平台,这是起码原则和底线。

    这其包含的意思已是十分明确,无须说得太直白,如此一来,倒是省去了云天星的不少心机和口舌,之前想好的一系列铺垫还沒来得展开,对方已是亳不遮掩的直奔主题,这位风三娘倒是位外柔內烈的女子,行事的风格果断大气,亳不拖泥带水,果然有一阁之主的气度风笵。

    对方已爽快的抛出了橄榄枝,那些沒水份的客套性虚言,说出来的话就算堆成一座山,也难取信于人,云天星是何等人,自然知道如何该应对这种场面,只是淡淡一笑,衣袖轻轻一挥,面前便浮起一杆长枪,枪身一碧如水,长七尺有余,通体碧光环绕流转,空气中顿时散发出一股冰凉如水的气息。

    "好枪!"风三娘的两道月牙形的秀眉微微一挑,口中禁不住的惊叹出声,莲步朝前轻移数步,伸出纤纤玉手小心地握住悬浮在半空长枪,屈指在枪身上轻弹了一下,顿时发出一声低沉的龙吟之声,回荡大厅,震荡心神,枪体一阵微颤,清晰可见一道龙形虚影浮现,枪音有若惊涛拍岸,汹涌滚荡,时而又似涓涓细流淌过石缝青草地,润物无声,却又杀气内敛;"这魂枪,可以断定此枪的魂器等级至少在中品之上……"

    "此枪名叫"碧水龙魂枪",不知可入得了阁主的法眼?"云天星负手而立,沒一点想要炫耀的意思,神色间显得尤为的淡然。

    风三娘的眼眸中闪过一絲欣赏的意味,经她之手的珍稀奇物,魂器圣药灵丹不知几许,但,这中品之上的魂器却还真是第一次见识到,就算圣山七峰之主的手中,据闻,也只拥有中品的魂器而已,而这龙魂枪的品级却是绝对在中品之上。,

    身为天凤阁主,她对自己的专业鉴别能力有着无比的自信,不过,心中却是对这些人的身份来历产生了极度的好奇和兴趣,能拥有中品魂器的人,又岂会是等闲之辈。

    心中的震撼让她沉默了许久,这才强压制住沸腾的情绪,音调仍带着些许颤动地道:"凭生仅见!幸好本阁主的心脏尚算坚韧,否则,当真要重新躺回棺材里去了。"风三娘自嘲的轻笑出声,像是在极力的掩饰自己之前失态表现。

    一旁的紫燕见状,也是婉而一笑,能让心高气傲的天凤阁主震撼到失态,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龙魂枪也不过是堪堪达到灵器初品而已,陆随风还准备闲下来时再将它提升一个品级,却不知自己身上的这柄星云剑,在这位天凤阁主的眼中又会是什么魂器品级?

    风三娘轻抚了一下手中的龙魂枪,有些不舍递还到云天星的手中,眼眸中带着一抹思索,红唇微启,却是欲言又止。

    什么时候,自己说话时需要认真的整理思路,谨慎地斟字酌句了,不就是一件中品之上的魂器,至于么?禁不住地在心里鄙视了自己一把,深吸了口气,挺了挺高高隆起的丰满酥胸,月牙形的秀眉刚舒展开来,却看见紫燕的手中不知什么时间握着一柄剑,正用一块如雪的絲绸轻轻地擦拭着,吐气如兰的轻吹了一口气,剑鞘上流过一道如水光华,波光中有点点金辉闪烁。

    "这是我夫君为我量身打造的剑器,名叫做,星云飞凤剑,却不知是何种品级,阁主见识不凡,慧眼如炬,可否为我鉴别一下?"紫燕柔柔地说道:"男人最善长的本事,就是忽悠我们女人。"

    风三娘的纤纤玉手却是捂着大张着的红唇,波光鱗鳞的眼眸中涌动着难以掩饰的惊色;"忽悠?……"风三娘有种要煽人耳光的冲动,无尽鄙视地白了紫燕一眼;"当本阁主是白痴呀!装,尽管装!"

    剑身狭长,剑鞘尤为古朴,隐约雕刻有一副星云飞凤图案,色泽湛青,看上去深沉而冷冽,通体充满着一种远古苍桑飘渺的气息,剑柄上刻有"星云飞凤"几个字。剑尚在鞘中,已发出一阵轻微的颤鸣声。

    一剑出鞘,凤吟之声顿时回荡大厅,一点紫光划空而出,灿若星辰,风三娘眼前的空间一阵迷离扭曲,天地间在这一瞬,仿佛唯剩下一人一剑,再无其它。人剑合一,融入一片星云飘渺的意境之中,浑然一体。

    风三娘只觉模糊的视线中唯见一片云海滾荡,满目尽是星辰闪烁,一只金凤的虚影划破天际,凤翅一展,遮天蔽日般的直朝着自己俯冲而来,恐怖的气势威压幅散开来,笼罩着一方天地世界,令人生出一种避无可避,末日降临的绝望感,直吓得风三娘花容失色,娇颜一片惨白如纸,绝望的垂下眼廉,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的气息,那么冷浸彻骨,全身的血液在这一刻仿佛都凝结了。

    良久,风三娘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还在呯然拨动,那冷浸彻骨的气息己是荡然无存,她何曾经历过这般生死之间的大恐怖,一种劫后余生的狂喜由然而生,活着真的很好!

    禁不住深深的吸了口气,空气中隐隐逸散出淡淡香汗气味,这才发现自己贴身的衣衫湿漉漉的,脸上顿时浮起了一抺潮红,嘴角满是苦涩幽怨的意味。

    云天星望之,心中莫名地浮起一种我见犹怜的情怀,有些自嘲地撇了撇嘴,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多愁善感了。

    只不过是在试剑而已,这神态也太夸张了,好歹也是一个乾坤境中阶的修者,至于么?紫燕的嘴角也勾勒出一个玩味的弧度。陆随风却看出对方并非是在作秀,她虽有不俗的修为,却从未与人交过手,甚至连切磋都沒有发生过一次,在星云飞凤的意境中,不被给吓到才是咄咄怪事。

    "拜托紫姑娘,以后千万别对着人试剑,这可是上品魂器呀!"风三娘郁闷无比地说;"仅凭这剑魂营造出来的恐怖意境,都足以将普通修者扼杀当场,本阁主都险些被你这一剑给无辜了,想想都会惊出一身汗来。"

    "有这么严重?"紫燕琼鼻轻嗅了嗅,空气中还残留着淡淡的汗香味,那是一种只有在处女体內才会散发出的特殊味道,就连汗渍中也蕴含着这种体香。沒想到这风三娘都三十出头了,常年周旋于上流圈子,仍还能守身如玉,保持着完璧之身,当真是实属不易。

    望向紫燕微带戏谑的浅笑,风三娘的脸庞上顿时又染上了一片彩霞,垂首轻咳了两声,抬手理了理鬓角的发絲,又恢复了之前的端庄淡雅,想到自己所见到和经手的天地灵宝,奇珍异物可谓数不胜数,早已练就了一颗无比坚韧的心脏,纵算天崩于前也能保持波澜不惊的心境。

    殊不知,今夜却是连连遭雷劈,一件龙魂枪就几乎突破了心底的承受极限,虽震撼到了极致,却还能咬牙挺住,而这柄星云飞凤剑,却险些让她魂飞魄散,最后一絲防线也彻底的被颠覆崩塌了。

    据她所知,整个圣山上千年来,从未曾听说到有一件上品魂器出现过,就算中品魂器也属凤毛鳞角,珍稀无比,在她天凤阁经手拍卖的大多都是半魂器,都是拍出令人乍舌的惊人天价,至于中品魂器,记忆中只出现过两次,那埸面让人终生难以忘怀,因为这两次的拍卖大厅最后都变成了一片废墟,人间修罗场。

    然而,上天似乎还要进一步锤炼她的精神意志,她的眼前无声无息地突然悬浮着一个玉盒,就像是凭空生出来的一般,通体泛着紫金色光华,充斥一股庞大的神圣气息,风三娘明眸惊颤的一缩,贝齿轻咬红唇,从牙缝艰难的挤出四个字;"极品圣丹!"

    "风阁主果然慧眼识珠!"一道淡淡的语音在她耳边响起;"不错!正是极品龙凤圣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