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九百四十六章尘封的心在悸动

正文 第九百四十六章尘封的心在悸动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风三娘从这两个男人的目光中,感觉到的唯一相同之处,就是都充满了无比睿智的光华,似乎天地间就沒有这两人看不透,解不开的局。聪明之人比比皆是,绝顶聪明者也不在少数,但与智慧之间的差别却是判若云泥。

    这是风三娘在这一瞥之间所迅速得出的判断,这不仅只靠直觉,而是长期培养集累出来的一种职业眼光和素养,几乎很少有出错的时候。

    如水荡漾的目光很快便从两人身上移了开去,落在那血色棺材內的四具女子身上,以她的眼力,轻易就从她们身上的着衫服饰,身形容貌,以及所蕴含气质风韵上,很快的断定出,这些女子都是来自大户人家,就算静静的躺在那里,也像是一粒粒熟透了的诱人果实,足以煽动无数男人心底的情潮。

    想到自己不久之前也是其中的一员,心中飞快的设想着无数种可能情形,最后得出的结论,却是让她的背心香汗淋漓,禁不住泛起阵阵的恶寒,眼眸中更是透出难以掩饰的惊惧之色。

    "你们是被人施展了摄魂术,在完全迷失了心智情况下,而后被装进了这具棺材中,运送到了这里……"紫燕解惑地言道。

    风三娘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与她得出的推想大致相同,唯一令人不解的是被掳来众女,包括自己在內,完全沒有絲毫用强的痕迹,都像是心甘自愿的躺进这棺材中一样,十分模糊的印象中,隐约像是有过这样一段过程。

    听紫燕如此一说,这才知道是被人施用了摄魂术,否则,以自己乾坤境初阶的修为,好歹也会倾力抗争一番,势必会引来不远处护卫,这种阴邪至极的手段当真是令人防不胜防。

    "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要将这许多女子掳来,而且都是资质容貌上乘的有身份之人,意欲如何?难道是绑票,其目的是勒索赎金?"风三娘吐气如兰的说出一连串问号。

    "这里是血灵山庄,位于城北近郊。"紫燕淡淡地笑了笑,很有耐心的说道:"我也是被人用摄魂术带来了这里,唯一不同的是,我是从城南一路走来的,而且并沒有被迷失心智,可以说是真正的心甘情愿而来。"

    "哦,这确是为何?"风三娘浅眉微皱,有些似懂非懂的问道,像是隐约猜到了点什么?

    "你可听说过幽灵屠夫?"紫燕的话听上去有些答非所问。

    幽灵屠夫已经邪恶到了人神共愤的程度,碧雪城中可谓是家喻晓,几乎是无人不知,尤其是那些府中有资质容貌的女子,更是谈"幽灵屠夫"而色变,圣山中发布的这个紫级任务,庞大的酬金,就是来自碧雪城各大势力的集资,天凤阁也曾义无反顾的出过三百万圣晶。

    所以,风三娘岂会不知,闻言也是花颜惊变,想到那些遭到*的女子,一个个最后都是*耗尽而亡,成了一副红颜枯骨,脸色刹那变得一片苍白,红唇微颤;"难道……"

    紫燕十分确定的点点头;"不过,所有人都走进了一个误区,都认为这幽灵屠夫是一个独行邪魔,所以才会导致每次行动都累累失败,甚至连有些前去执行斩杀任务的人,都糊里糊涂的将自己命都赔了进去。"

    风三娘惊愕无比的用手捂住红唇,眼眸中堆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如此邪恶之辈居然不只一个,那会有多少,一群?风三娘沒敢再往下想下去,联想到自己竟然落入幽灵屠夫之手,不,是一群幽灵屠夫,那将会是怎样一种景象,连想想都有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一个人作案近千桩,而且从不失手,甚至连无数前来猎杀的赏金高手都是一去无回,那这凶徒未免也太过极品了,这种事有谁会信,我们之前怎就没想到这一层?"风三娘喃喃地出声道,脸上满是苦涩的意味;"幽灵屠夫,原来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

    "不,不是一群人,准确的说是一个邪恶的组织,其规模已达到二百人左右,而这血灵山庄就是他们的巢穴所在。"一旁的云天星纠正地言道:"就拿今日之事来说,一个人能同时掳走五个女子,并将她们放入这硕大的棺材,再独自搬运到这里,有这种可能吗?"

    这个问题根本无须回答,在风三娘的心里有了明确的答案,一双明眸波光闪动的望向云天星,她之前也只是十分随意地瞥了一眼,此时才认真的审视着这个一袭白衣中年男子,彼此相距不过数米,却给人一种十分遥远的感觉,就如同眺望一片飘浮在天际的白云,孤独而悠然,沉静中带着一絲灵动,似在眼前,又幌如在天边,令人莫名生出一种想要去触摸的冲动,心底尘封的某处,像是在这瞬间突然被拨动了一下……

    自己这是怎么了?彼此只是初次谋面,怎会想去解读眼前的这个男人,甚至是一种无法抑制的渴望,是出于好奇,还是蕴含着其它的什么因素?风三娘的心禁不住地颤了一下,脸庞上莫名的染上了一抹淡淡的红晕。

    迎向云天星望着自己的目光,风三娘的眼神中带一絲慌乱的移了开去,努力地平复了一下理不清的心绪,对着紫燕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会对这幽灵屠夫的事了解得如此清楚,又如何知道这血灵山庄就是魔窟的所在,而且不惜以身作饵的进入对方巢穴,这绝不是泛泛之辈可以做到的。"

    "你可听说过天外楼?"紫燕并未在意对方有些咄咄逼人的气势,身为天凤阁主的风三娘已自然而然培养出这种气韵,完全属于一种自然的流露,并非刻意为之。

    "当然!"风三娘点点头;"天兵利刃不是梦,演化魂器玄奥!神丹灵药非虚幻,窥视乾坤法则!缘来缘去,非诚勿扰!"风三娘的脸上露出玩味的笑意;"千万圣晶才起步,亿万家财不算富,天材地宝棒在手,公平交易在其中。很有创意,对人心的把握可谓是妙不可言,早已勾起我想要去探访一下的心思了。嗯,这天外楼不会真是你们开的吧?"

    "正是!天凤阁主果然慧质兰心,目光如炬!"紫燕淡淡地笑道,不着痕迹的赞赏了一句。

    "你们……早已知道我的身份?"风三娘很是意外,她平时的接触面,几乎都是很有身份地位的大人物,而且都以轻纱罩面,很少显露真容,对方却能一口叫破自己的身份,岂能不为之动容。

    紫燕却是摇摇头;"天凤阁主的风姿容颜,早已在幽灵屠夫猎艳的名单中,如非忌惮你身后的背景,只怕早已沦入了魔爪。今日之事只怕也纯属误打误撞,我们也只是到了这里之后,才从这些人的谈话中,得知了你的身份。"

    "原来如此!"风三娘释然地道:"那这天外楼与这幽灵屠夫有什么关系?"

    "那是我们刻意布下的一个局,给对方制造作案的时间和机会,引蛇主动入瓮。"紫燕简约地讲述了被劫持的经过,直听得风三娘惊嘘不已,这是一个螳螂捕蝉的局,这一切说起来简单,实则,其中每一环的分寸都必须把握得恰到好处,要自然得天衣无缝,只要稍稍引起对方的疑惑,都会功败垂成。

    风三娘惊颤的意识到自己之前的处境有多么可怕,如不是恰好遇上对方在执行蓄谋已久的灭魔行动,她己沒有勇气想下去,庆幸之余,都在心中涌动着一份由衷的感激,希望有机会回报这一份解救之情。

    大厅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云天星指着五个白袍人残肢断臂的尸身,并告知她正是掳掠众女的邪恶凶徒,那个胸口裂开的血袍人,便是血灵山庄的庄主,也是幽灵屠夫中的首脑,而这些人修练的血灵大法,就是靠大量吸取女子的*增长修为,其中每一个都已拥有生死境的实力,而整个山庄內还隐藏着近两百爪牙,是一股非常邪恶强大的力量,此时正在倾力的绞杀中。

    风三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知道要剿灭这股庞大的邪恶势力,就算集碧雪城中所有的精英力量也未必能做到,而从对方的话中得知,他们的此行却只有区区十二人而已,不问可知,这些人应该都是来自圣山高层的弟子,对方即沒有言明,她自然也不会去盘根问底,彼此心照不宣即可。

    不过,好歹也得知道几位恩人的名字不是,好在对方也沒想刻意隐瞒,三人都是坦然的如实相告,风三娘却是对云星这个名字,或是对这个男人,莫名的多了一份关切和好奇,连她自己都弄不清为何会出现这种状况,似乎连心脏的跳动都在按纳不住的加速。

    "天外楼,是刻意营造出来钓鱼的,还是真有这份底蕴?"风三娘大感兴趣的出声询问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