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九百四十三章本凤儿又不是白痴

正文 第九百四十三章本凤儿又不是白痴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血色空间一阵扭曲,仿佛倾刻便会崩塌,恐怖的杀机隐在一片血雾中,令人嗅到了一股浓烈的死亡味道,清楚的知道这将是对方的最后搏命一击,扛住了则胜,挺不住,非死即伤。

    这血雾笼罩的区域很大,就算施展出凤影百变的身法,也会遭到无差别的大面积攻击,反不如聚力于一处,待机而发蓄势一击。

    深深地吸一口带着淡淡血腥味的空气,青凤将全身的气息尽数收敛入内,没有一絲一毫的外泄,磅礴的真元力在体内滚荡,手掌五指一握,随即竖起一根手指,以一种极为缓慢的速度,凝重的徐徐点向头顶的虚空处。

    噗!一道紫青色的光柱,由手指尖喷射而出,以雷霆闪电般的速度,带着一种暮鼓晨钟般震响,在一片血雾中轰然响彻。

    孤凤星辰指!

    这是青凤从云无涯的独孤剑法中演化出来的一指,头顶的血色天空仿佛被捅出了一窟窿,一根数十丈长的手指,布满了玄奥纹路,闪烁着古老星辰光芒,从裂开的血色天空中显现,散发着絲絲大道的法则波纹,所到之处,翻涌的血浪纷纷退隐……

    手持判官笔血袍身影从血雾中显现出来,双方都将手段施展到了极致,只剩下石破天惊的强强一击。紫青色的星光与猩红的血海,各自呼啸席卷,判官笔和星辰指,这一刻如同两枚极速飞逝的流星陨石,终于轰然怒撞。

    轰隆!

    震耳欲聋的轰鸣,整栋楼阁都是一阵巨颤,左右倾斜不定,狂暴的气劲令双方的身体都是猛然的剧震,血袍人的口中传出一声闷哼,体内的血气滚荡翻涌,嘴角有血喷溢而出。

    又是一个势均力敌場面,却不是两败俱伤,虽然谁也没有获得摧枯拉朽般的胜利,但青凤看上去仍是一脸云淡风清,沒一点受损的模样。

    咔嚓嚓!判官笔与独孤星辰指僵持着,此进彼挺,相互不断挤压,血色的能量带着可怕的腐蚀性,紫青色的星辰之力却在断地震爆……依然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血灵魂眼!

    血袍人喉咙间发出一道低吼,判官笔锋上的血眼突然睁开,一道充斥着嗜血的凶戻之光望向青凤,仿佛化为了一抹凄厉的血魂,直朝着青凤的眉心处奔射而去。

    杀!嘶哑的咆哮声中,一道道血色笔芒,在同一时间爆刺而出。星辰指顿时被这突然的挺进逼退了一些距离。

    "星辰镇压!"青凤的眼眸中青辉涌动,星辰紫光芒大作,飞速挺进,空气中传出一连串沉闷的撞击声,血色笔芒再次被逼得节节退却。

    双方战至此时,真元力都在大量耗损,最后时刻拼的是谁的底蕴更深厚,判官笔被星辰指逼得节节向后退缩,血眼中爆发出一道血柱,抗拒着星辰指的不断挺进。

    血袍人面具下的口中又有血溢出,脸上的肌肉不断的抽搐,扭曲,显得有些狰狞,双眸猩红如血,猛然暴吼出声;"血灵化魂!"

    吼声落下,弥漫的血雾顿时滚荡翻涌起来,迅速汇聚一处,短短的瞬间便凝聚成一具十丈高大的血魂人影,其身体的表面上还披着一层坚硬的猩红血甲,透着阴森凶戾的气息。

    "啧啧,丫头的神魂不错啊!"随着血袍人啧啧地邪笑,那道血甲人影便朝着青凤当胸抓去,像是要直接掏出她的心脏。

    与此同时,判官笔也是红光爆闪,一往无前的挺进,沉闷的轰鸣响彻,星辰指竟然寸寸碎裂开来。

    星辰斗转!

    青凤一步踏上虚空,双手结成一个玄奥手印,破碎的点点星光,骤然在她的身后形成一圈星辰黑洞,可怕的呼啸声中携带着恐怖吞噬力……

    嘶啦啦!强悍的牵扯力顿时将弥漫的血雾,直接化为一道道血浪,强行的尽数呑吸进星辰黑洞之中,而后化为滚滚真元力,流淌在青凤的身体内,渗入经络血脉中,实力修为也随之节节攀升,直接从灵神境初阶一品晋级到二品,这才终止。修为到了这种至高的层面,想要有一絲一毫的精进都比登天还难,甚至终身止步不前也是可能的。

    "这……怎么可能?"血袍人顿觉体内的真元力在大量的流失,实力修为也在跟着急速的向下滑落,那具血魂人影也逐渐虚化成一团血雾,被尽数呑吸入星辰黑洞之中。

    一双血瞳中充斥着难以置信的神色,这些血雾都含有极为强烈的腐蚀性,一旦触及,都会在倾刻间化为血水,这小丫头居然敢将这些血雾直接吸呐呑噬,看这模样,非旦没有任何不适,修为反倒是在节节飙升,这如何不让人骇然震惊,震撼!

    孤凤星辰爪之;一爪山河碎,二爪颠乾坤,三爪裂苍穹。

    这是青凤晋级灵神境时,悟出的三式孤凤星辰爪,此时正好拿眼前的这货试招,三爪几乎在同一时间连环闪电探出,以一种首尾相接之势,呼啸奔射而出。

    望着这三道极为恐怖的凤爪,清辉点点璀若星辰,带着毁天灭地的惊人波动,连珠般绽射而来,每一爪都难想象的强大,或许能勉强硬接住一爪,却绝对无法抗衡这三爪的连续攻击,心下顿时生出逃逸的念头,身体顿时做出反应,电闪飞退。

    三道星辰凤爪连成一线,相互撞击,速度倾刻成倍的增长,血袍人飞速闪退出去的身体上,顿时裂开一道血痕,整个人更是像炮弹一样的倒射而去,沿途洒下一串血雨,重重的轰然砸落地面,原来凶悍邪恶的霸道气息,一下荡然无存。

    青凤的身形悬浮在半空,有血从她的手指间滴落,每一滴都浓郁而粘稠,是从她掌心中握着的一团桃形物状中滴落,那是一颗人类的心脏,还在有节律的微微抽搐动着。

    血袍人落地的身形很稳,两臂下垂,脊背却比任何时候都挺得更直,只是眼眸中的血色在逐渐消散,不断扩大的瞳孔中,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这具身体生命的气息在飞速的流失……

    坐在一旁观战的紫燕,此时却是面带惊愕的用手掩住樱唇,眼眸中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望着那个脊背坚挺的血袍人,胸口处裂开一个洞,是那种贯穿性的,可以通风的那种空荡荡的血洞,人的心脏都被掏了出来,居然……

    噗!一道血光从青凤掌心中奔射而出,那团桃形之桃已精准无比落在血洞之中,如不是紫燕感受到这只凤心中的怒意,即时的出声阻止,这具身体只怕己炸成一堆肉屑碎沫。

    那可是这血灵山庄的庄主,幽灵屠夫组织的头号人物,这次紫级任务的首犯,可以残肢断臀,甚至割下头颅,都能列为凭证,却是不能交一堆肉泥碎骨上去。

    "凤儿,留下证物!"紫燕出声急呼,青凤的确已恨透了这些毫无人性下线的畜牲,正是要引爆那颗心脏,令其灰飞烟灭,神魂俱消。

    轰!这不是爆炸声,而是重物坠地时发岀的轰响,青凤飘落地面伸了伸舌,惊嘘道:"好险,若不是姐出声提醒,虽解了恨,却是毁灭了证物,那这次任务就算是白做了。而且……"

    "而且非旦无功,还有大把的积分要被扣出!"随着一道清朗的语音响起,大厅的门由外被推开,一袭青衫的陆随风和身着白衣的云天星,施施然的走了进来。

    "切,本凤儿又不是白痴,怎可能犯如此低级的错误!"青凤撇了撇嘴,鄙视地白了某人一眼,便朝着那具血色棺材走去;"啧啧,这些畜牲还真有眼光,掳来都是上品货,尤其是中间的这个女子,更是清雅脱俗,资质根骨不凡,险些就被这帮恶魔给糟蹋了。"

    陆随风和云天星二人也走了过来,望着血色的棺材内静静的并排躺着五个女子,年龄不等,都是四十岁以下,二十岁之上的女子,从身上的衣衫服饰上看来,应该都是来自大户人家,无论身形容貌,气质风韵都属上乘之选,就像是一粒粒熟透了的诱人果实,足以让每个男人垂涎欲滴。

    "这是王家二少才过门三天的媳妇,年方二十五岁,拥有玄丹境高阶的修为。"紫燕将之前莸得的资料整理了一下,而后对着五女一个个的的介绍道。

    "这是方家家主新近才纳的第五房小妾,二十八岁,玄婴境初阶,这般年龄还能保持完壁之身,大慨因方这方家主是个九十三岁老头,所以……"

    "简直就是暴敛天物呀!"青凤狠狠地吐了一口涶沫。

    "这女子是天凤阁的阁主,名叫风三娘……"

    "我知道!"一旁的云天星嘴角勾勒出一个玩味的弧度;"名震碧雪城的风三娘,无数男人抛妻弃子都想一亲芳泽的尤物,风情万种,举手投足间都能煽动男人心底的**,一频一笑中足以让坐怀不乱的君子骨酥肉颤……只可惜,无论多优秀的男人,在她的眼里心中,都是种猪种狗,宁可与一级妖兽亲近,也不愿让猪狗男人沾身。"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