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九百四十一章笔动判生死

正文 第九百四十一章笔动判生死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在整个血灵山庄内,布下的机关暗器数以千计,更有着一百五十七名乾坤境的高手隐伏于其中,可谓是杀机重重,步步都是黄泉幽冥路。

    然而……血袍面具人禁不住地吐出一声轻叹,而眼前,终究还是晚了一步,血棺失去了掌控,也就意味着失去了唯一的护身法码,这大厅中的确设有一个隐秘的逃生通道,就在那张紫玉圣晶打造的座椅之下,那位紫衣女子却是无巧不巧的坐在了上面,当真正是善恶终有报,无论信与不信,冥冥中似有天意的存在。

    "看来你已明白了当下的处境,连最后的护身法码也沒守住,是不是感到很绝望?"小丫头啧啧地轻笑道:"尽管你等的行径已无耻到了人神共愤的程度,本凤儿到想看看是何等邪恶的功法,令你等不惜丧尽人性,变成猪狗不如的人渣,究竟又能强大何等地步?岀手吧!这是你唯一活命的最后机会,胜过本凤儿,尽可自行离去,沒人再会出手阻拦。"

    "与你一战……此话可当真?"面具人深蓝的眼眸中闪过一抹质疑,他自然知道自己的所为已到了天地不容,人人得而诛之的地步,一旦行迹败露,势必再难有生机可言,这小丫头的话有几分可性度,作得了主么?

    "当然!"紫衣女子突然开口出声道:"你除了选择相信之外,还有其它路可走吗?"

    "的确如此!"面具人沉吟了片刻,微微叩首,自从修练了这血灵大法,就等于走上了一条万恶无比的不归路,从此再也回不了头,即然还有一线生机,好歹也要倾力搏一搏,他不会轻视这个小丫头,相反,极度的危险,若是沒有强大的自信,又岂会做出这等承诺。

    于是,不打算再将这种无用的试探继续下去,紧了紧隐在袍袖中的判官笔,终于忍不住朝前缓缓的踏出一步,随着这一步的踏出,一蓬血雾倾刻从体內爆发,山洪海啸般的恐怖气浪汹涌而出,那种气势威压,足摧毁一座山岳。

    一身红袍顿时融入一片浓郁血雾之中,肉眼已很难发现他的存在,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眼前的这个小丫头,不用猜都知道是那只凤了,以她凤之一族的高贵品格,说岀来的话,自然不会自食而肥。只不过,面对诸如此类的邪恶之辈,有见过她这般慈悲吗?答案是绝对沒人,出手甚至比任何人都更狠,更冷酷无情。

    所以,她的这个承诺,就等同一纸空文无异,更是有如空气般的沒一点份量,给你一线希望的同时,下一刻,留下的就会是撕心裂肺,神魂俱毁的无尽绝望,这比直接斩了对方更残忍。

    浓郁的血雾弥漫开来,充满了炽热的温度,周边的空气都像是要被一下燃烧起来,这些血雾非同寻常,充斥着无形无色的极阴邪火,倾一江之水都难以扑灭,且含着极强的粘附性,肌肤沾之即腐,倾刻化为浓血。

    一般高手都十分忌惮这类极阴邪火,轻易不会令其近身,通常都会拉开一定的距离,采取隔空攻击的手段,而这只凤却是亳无这种觉悟,竟然不闪不避,任由这些充满着了极阴邪火的血雾吞噬,呼吸间便已将整个身躯席卷在其中,一蓬肉眼难见的幽火在熊熊燃烧。

    融入血雾中的面具人见状,眼眸中也不禁露出愕然之色,这可是能焚尽一切的极阴邪火,这小丫头居然不识货,当真令人大跌眼球,本以要有一场毫无胜算的搏命之战,并沒指望这血雾会对这小丫头产生威胁,至多也就只能起到一定的迷惑作用,意在见机发动出其不意攻击,殊不知会这般轻松的搞定了,的确太过出人意料了。

    眼见这小丫头身影在阴森的邪火中逐渐地消融,面具下的嘴角难以抑制的勾勒出一道残忍的弧度,带着一絲庆幸的意味。

    "极阴邪火,焚尽一切,只可惜,唯独对本凤儿无用!"包裹在血雾中的青凤突然地轻笑出声,那只一直摆弄着小辨的手终于有了动作,纤纤小手五指舒展开来,泛起一片蒙蒙青辉,血雾空间顿时一阵沸腾滾荡,仿佛她撑开的不是五指,而是一方天地,弥漫的血雾幽火都是以这只手为中心,飞速的聚拢成一团,不断地旋转,呼吸间便被挤压浓缩成一个拳头般大小的阴森火球,悬浮在掌心上方,散逸着幽蓝的光焰,剧烈地颤动着……

    漫空的血雾倾刻间荡然无存,现出身形的面具人,望着这一幕,眼中的瞳孔猛地一缩,流露出难以置信的震颤;"居然不惧……这怎么可能?"

    噗!青凤的五指缓缓收拢,轻柔舒缓的一揑,幽蓝的火球顿时化为一蓬轻烟湮灭,瞬间消于无形,仿佛从未存在过。

    "别怪本凤儿沒提醒你,这些不入流的邪恶招数只会让你死得更快,更惨,千万要把握好仅存的一线生机了。"青凤拍了拍手,又开始抚弄起胸前的小辨来,仍是一脸云淡风清娇笑着,看在对方的眼中却显得尤为的阴森可怖,绝对是一个如假包换的小魔女。

    那所谓的生机顿时显得有些虚幻渺茫起来,尽管如此,有总好过于无,那怕只有微弱的一线,毕竟也是希望,值得付出一切的去搏一搏。

    一道血红的身影随之暴掠而起,一双判官笔从血红的袍袖中猛地探出,尤自在空呈十字交叉状,传出一道相互撞击之声,一片黑光闪烁变幻中,顿时凝聚成一方巨大的判官印。

    这一方判官印,通体漆黑如墨,包裹着一团幽蓝炽焰,极为的凝实与雄浑,透出一股无坚不摧的摄人威势。

    轰!判官印凝现,似若天降陨石般的朝着青凤的头顶呼啸砸落,生死境中阶九品巅峰的实力,在此刻显露无遗,其威势足可将一座山岳捣为平地,将人碾压成肉泥碎屑。

    落在这只凤的眼中,却是没有看到絲毫的惊惶之色,精致的红唇略微地掀了掀,继而竖指为刃,一道耀眼的青电光芒,从指尖绽射而出,直接斩向呼啸落下的陨石方印。

    噗嗤!一道切割金属的声音响起,青电光芒如同剑刃锋利,竟然生生将一方判官印,轰然从中劈开,青光,蓝芒四溅飞扬。剖开方印的青芒却是去势强劲不衰,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流光,直朝对方霹雳轰雷般的奔斩而去。

    "来得好!"血袍人影吐出一声沉喝,双笔当空相互一击,黑光爆闪间,一张判官桌案顿时诡异凝现,罩在头顶上空;铿锵!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响彻回荡。

    风刃碎云!青凤的身形像风的浮上半空,指尖连连点射,一束束青光风刃,瞬间将血袍人影笼罩在其中,无数青光风刃从四面八方斩击在判官桌案之上,割裂出一道道的裂缝,看上去很快便会有崩碎的迹象。

    笔动判生死!

    血袍人影的眼眸中掠过一抺阴森的冷笑,手中双笔顿时合二为一,瞬间变成一杆长有五丈的判官笔,幽蓝的炽焰闪烁环绕,宛如九幽鬼火般的阴寒冷冽。

    "破!"血袍人影的掌心猛地震击在判官笔柄之上,笔体顿时飞速旋转起来,一道道幽蓝光束纵横翻飞,直接将周围的青光风刃尽数破碎,没有絲毫停顿刺向十米外的青凤。

    一束幽蓝光华,以惊人的速度在青凤的眼瞳之中飞快的放大,而后,血袍人影的一只手臂旋即膨胀,掌心之中突然升起一轮燃烧的蓝色耀日,当空猛地朝前抛飞而出;死神降临!

    噗!却被一只青色的巨大掌印牢牢握住,蓝色的烈焰耀日与青色的掌印剧烈摩擦,发出一阵刺耳的"吱吱吱"声。

    "去!"青凤的口中吐出一声娇喝,强横制止住判官笔的奔刺冲势,身形成半旋状,而后将握住的一轮耀日,狠狠的朝着对方扔了回去。

    蓝色的耀日竟然反转倒旋的奔射而回,血袍人影也是眉头一皱,尽管已大大的高估了这小丫头的真实战力,却还是远超出了他之前的预想,震惊归震惊,此时已来不及多想,当下一笔隔空点出,直接将回转而来的蓝色耀日,在半途击得炸裂开来。

    两人的攻防之势都显得异常凌厉,往往都是在防御的同时展开犀利的反击,而这一切都只不是彼此间的试探而已,真正的战斗才刚刚开始。

    双方似乎又回到了原点,通过之前火石电光般的碰撞,对彼此的战力都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和认知。

    "你若再发出这种试探性的攻击,定会让你带着无尽的悔恨死去。"青凤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消失,身上的杀伐寒意也是逐渐的浓郁起来。

    血袍人望着对方身上的气息,一下变得无比狂野凌厉,升腾的战意也是越来越炽烈。一双深蓝的眼眸中同时浮现出一絲絲血线,看上去给人一种十分诡异的感觉。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