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九百四十章第一个被扇耳光生死境修者

正文 第九百四十章第一个被扇耳光生死境修者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而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位看去娇柔纤弱的紫衣女子所为,女人,平时在这些人的眼是泄欲的工具,修练的资源,可以任意揉捏糟蹋的货,而这一刻,已彻底颠覆了往昔对"女人"这两个字的认知;太强悍了,简直是一尊杀神,其冷酷凶残的程度,自己这些人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如果之前不是顾忌自己庄主的身份,不屑与属下一起去围杀一个卑微的女人,或许结果不会是这样,望着一地的残肢断臂,死相各异的尸身,心不由生起了一絲后悔,当时如果有自己这位生死境阶九品巅峰的战力加入,对方还有机会一举斩杀这许多人吗?或许此刻被分尸的另有其人了。

    尽管如此,尽管知道一切"如果"都是可怜的后知后觉,已经发生了事绝不会重新回朔,再从头重演一遍,是人都免不了会生出这类悲哀的感叹,或许也算是一种深刻的反醒吧!

    这种情绪也只是在那双深蓝的眼眸一闪而过,当下已是一个无解的死局,唯战而已。以他生死境阶九品巅峰战力,同样也能一举斩杀数个生死境初阶的修者,所以,面对这尊杀神,并不认为自己亳无胜算可言,纵是碧雪峰的亲传弟子降临,也自信有一战之力,生死之数尚难定论。

    一身腥红血袍鼓荡得猎猎作响,空气弥漫着无边的杀气,隐在袖袍的两只手已握着一对通体幽黑的判官笔,露出的笔尖闪射着阴寒的光泽,透出一股来自九幽黄泉的死灵气息,令人生出一种笔出判阴阳的恐怖感觉。

    一团血雾凭空的从脚底的地面蒸腾而起,呼吸间已将周边二丈的空间笼罩在其,血袍面具人的身影竟是突然地消失了,仿佛已彻底的融进了这团血雾之,一股股阴邪之极的死灵之气幅散开来,沒人会怀疑一旦被这血雾沾身,那怕是一絲絲,后果都会非常严重,严重到可以倾刻丧命,然后化为血雾的一部分。

    呛!诡异的气氛有一道清脆的声音响彻,那不是长剑出鞘的声响,因为沒有杀气涌现,相反,这是一道长剑回鞘的声音。

    随着这道长剑回鞘的声响传出,清脆的音波肉眼可见,宛如涟漪般一圈圈的扩展开来,一缕缕飘飞而出的血雾都是当空一滞,继而纷至溃散开来,但只见一道紫色的身影缓慢而优雅的回转身去,莲步轻移地走到那张紫玉圣晶打造座椅,悠悠然的坐下,看都沒看那团充满了死灵之气的血雾,而是一脸云淡风清抬首望向大厅的天花板,丰润的红唇抿出一抺十分令人玩味的笑意。

    这是什么状况?融入血雾内的面具人见状,也是一恼门的困惑和不解,之前那位杀伐冷酷果决的紫衣女子,居然还剑回鞘,沒有一点想要继续战斗的模样,他可不会天真的认为对方是因为惧怕自己的原故,而刻意放弃与自己一战,坐下来以温和的方式解决现状。

    人都死了一堆,而且都是被碎尸的那种,算对方有这种意向,也是绝对的沒得谈。更何况,仅仅是还剑入鞘的音波振荡,便轻易地化解了自己血雾的攻击,虽然这死灵血雾的腐蚀性相当可怕,一旦沾身便会倾刻腐烂,迅速的蔓延全身,最后甚至会将整个人化为一滩血水。

    只不过,这也只是对一般的修者而言。相对平级的修为,根本连护体气罩都难以渗透进去,充其量只能起到迷惑和些许威慑的作用,只要对方心神稍有分散,接下来的雷霆攻击才是致命的杀招。类似的场面已经历过无数次,算是略胜自己一筹的修者,最后都是死在手的判官笔下,无一能够幸免。

    殊不知,此刻正欲故技重施时,对方却完全出人意料的完全退出了战斗,憋足了雷霆一击之势,顿时失去了渲泄攻击的目标,一口逆血险些当场喷口而出,连满嘴牙都差点咬碎;"可恶的*!"

    这句带着愤怒郁闷的低吼,刚才出口,便见一只纤小的手掌从血雾探了出来,根本无惧于死灵之气的腐蚀,下一刻,便传出一声低沉的闷响,顿觉面具下的脸猛遭重击,整个身体也被这一击打得地打了一个转。

    面具看仍是完好无陨,面具下的那张脸却是感觉一阵火辣疼痛无,那种表层绷紧鼓涨的感觉,不用怀疑都知道被击的这张脸,定是已隆起了老高,带血的口还喷出两颗森白的牙来。

    一个生死境阶九品的修者,居然被人扇了一个重重的大耳光,还直接吐出两颗牙来,甚至连对方人影都沒见着,尽管发现一个纤小手掌悠悠地扇过来,速度并不是很快,却是无论如何都躲闪不开,可谓太悲催了,简直是天下间第一个被扇耳光生死境修者。

    轰!一团血雾在一道极度愤怒的咆哮声,呼啸着猛地爆散开来,瞬间弥漫整个大厅的每一个角落,似要将那个隐在暗扇自己大耳光的人逼出来。

    果然,一道娇小的身影从大厅的天花板之,缓缓地飘然落下地面,像是被笼罩在一个青色的光罩之,将滚荡的血雾隔离在周身的三尺之外,再难寸进分亳。

    居然会是一个小丫头,看去最多只有十七八岁的模样,一身青衣裹体,两条小辨荡在胸前,一张清丽可人的脸庞挂着一抹人畜无害的的笑容,无论如何也难以将其,与那个隐在暗扇人耳光的货联想在一起。

    难道这大厅还另有其人?自己的注意力一直落都在那个紫衣女子身,彼此相距十米左右,她若是出手,无论速度多快,都不可能会瞒过自已的眼睛。,

    一双深蓝的眸子,如刀锋般的注视着眼前的这个小丫头,面具下的眉头禁不住皱成一团,居然看不透对方的修为,生性奸邪阴毒的他,可不会被这副人畜无害的表相所惑。更何况,那团可以阻隔血雾入侵的光罩,却不是一个普通修者可以做到的,这足以说明一切了。

    可以确定这大厅再无旁人,面具人的神识迅速地巡查了一遍,心反倒是更沉重了几分,这个小丫头给他的感觉,似乎那个紫衣女子更危险,能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大厅,而且连自己的神识都无法查出她的存在,这本足以让人感到震惊了,其修为至少已不在自己之下。

    一个紫衣女子或许还能应对,再不济全身而退的机会还是有的,如再加这个小丫头,绝对连一絲胜算都不会有,甚至想要脱身都难,心顿时已将那个死去了的二庄主,祖宗八代都诅咒了个遍;"你他娘的背运,瞎了眼算了,乍如此脑残的引凤入狼窝,这也太坑爹了!"

    心的那个恨呀,足可填满三江四海。尽管已憋闷怨愤到了极致,却必须冷静的面对当下的危机,想要保全这苦心经营的巢穴是注定沒可能了,重要的是自己能全身而退,留得青山在,一切都可以卷土重来。

    心念急转之间,面具下的嘴脸显得无狰狞,无情,残忍,冷酷到了极致,喉咙间一阵滚动,猛地张口发出一声嘶哑的厉啸,啸声如雷,整栋楼阁都在簌簌颤抖不已,尖厉的音波在风雨滚荡,传遍山庄的每一个角落。

    不用猜都知道,这啸声是在示警,更是在招唤人手。良久,啸音寂灭,风声雨声依旧,一灯如豆的大厅仍旧只有三人,面具下的眼眸期待地望着始终紧闭的大门。

    "你不妨再嚎叫一次试试,或许是这风雨咆哮声太大,沒人听得清晰。"小丫头抚弄着胸前的两条小辨,一脸戏谑地出声道。

    面具下的嘴张了张,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可怕的事,眼眸的目光骇然一颤;"难道……"

    "你认为还有其它解释吗?"小丫头说话间微揚了揚手,一蓬青辉闪现,迅速地将不远处的那具血色棺材尽数包裹住,面具人惊觉的同时,已敏锐的闪电出手阻拦,似欲控制住那具血色棺材,相距不过数尺之遥,却是一下扑了个空,那团包裹着棺材的青辉已突兀地腾空而起,在空划出一道弧线,而后缓缓地落在那位紫衣女子的身前。

    小丫头的这突然举动,用意十分明显,直接断绝了对方唯一的护身法码,一旦被其控制了这具棺材,意味着有了全身而退的本钱。

    脑子再不济的人都能意识到眼下的情形有多不妙,称之为绝境也实不为过,甚至可以十分的确定,这血灵山庄内,此刻除了自己之外,只怕已再无一个活口存在。

    也是说,这次的灭杀"幽灵屠夫"行动,是经过精心的谋划和布局,绝不是仅凭眼前的二女可以做的,整个山庄布下的机关暗器数以千计,更有一百五十七名乾坤境的高手隐伏其,可谓是杀机重重,步步都是黄泉路。

    /html/book/27/27598/l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