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九百三十九章岂是一个"输"字就可以了结

正文 第九百三十九章岂是一个"输"字就可以了结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血袍面具人至始至终都是背负着双手,一双泛着蓝芒的眼眸中无悲无喜,一片无情的冷漠,就算那位二庄主以及三个白袍人惨死当场,也沒见他的神色中有一絲一亳的情绪波动,这些人的死活似乎与他沒有一毛钱的关系。

    对于这种修习邪功的人,心性已扭曲到让人无法理解的程度,而且做任何事都不会设底线,所以,根本沒人知道他此刻的心里在想什么?下一刻又会做出怎样匪夷所思的举动来。

    紫燕的神色间仍是一片淡然,宁静,微微上掦的嘴角边挂着一絲冷笑的意味,以她的灵神境的修为,对两个白袍人的联手攻击自然不惧,在化解血灵碧水掌的同时,另一空着的手曲指一弹,一束刺目的金芒从手指尖绽射而出;弹指惊雷!

    视线中,像是斗见一金一红,两颗急速飞逝的流星,在虚空骤然相撞,爆出一声石破天惊般的炸响,碎裂的空气弥漫开来,令人耳膜发出"嗡嗡"颤鸣震响。

    噗嗤!

    令人无比震撼的一幕发生了,一只包裹着血色炽焰,夹着如山般浩荡霸道的硕大拳头,竟然被手指尖弹出的一束金芒瞬间击穿贯透,肉眼可见的轰然崩溃开来。

    指芒金光如梭,像是余势未尽,仍带着一往无前的决然意志,奔雷电闪般继续朝前奔射而去,锋芒直轰出一拳的白袍人,所幸尚有元力护体,抵消了大部分金芒的攻击,却仍挡不住这一击之威,身形倒飞而出的同时,口中随之喷出一蓬鲜血。

    紫燕抬眼望向倒飞而去的白袍人,人在空中,左手箕张呈爪,紧紧抵住那去势未尽的凌厉金芒,虎口处已有鲜血汩汩流淌。足见这曲指弹出这一束金芒,其威势有多么强劲,再稍稍挺进几分,金芒势必会长趋直入的贯入对方体内。

    白袍人合气开声,一把揑碎贴近胸腹前的可怕金芒,踉跄在落下地面,一连暴退了十来步,这稍稍稳住身形,咽头一甜,又忍不住喷一口血。

    两个的白袍人几乎也在同一时间,从空中倒坠而下,心中都是生出一个可怕的念头;这丫太强了,彼此间差距绝不是一星半点,该死的二庄主,什么女子不能掳,乍就偏偏招了个女杀神回来!"

    "我等输了!"一个白袍人从地上挣扎着立起身来,?了?干涩的嘴唇,情绪有些低落地道:"六对一,竟然都败得如此彻底。"

    "好一招"弹指惊雷",差点要了老夫的命,够狠!"另一个白袍人抹去嘴上的血渍,惊悸未定的出声道,身上霸道和自信,已经荡然无存。

    彼此经历几番惊险绝伦的强强搏杀,战到此时,两人都是双双见红受创,虽然还不致丧命,却知道若继续下去,绝对会同样惨死当场,而对方似乎还有所保留,像是根本未尽全力。

    "有些事一旦做了,就要有承担后果的觉悟,岂是一个"输"字就可以了结?"紫燕的脸上布满了霜色;"有一句话叫做;除恶务尽!岂容你等猪狗不如人渣存活于天地之间!"

    话落,骤见一个璀璨的星辰,在一灯如豆斗的大厅中闪烁,震颤,瞬间牵动出漫空星辰,成千上万,仿佛蕴含着天地规则之力,星河流转,如同从天际深处流淌而出,星力喷薄滚荡,彩光流转环绕,玄妙华丽到了极致,千万颗星辰汇聚成璀璨夺目的星河,贯穿天地,自然也能贯穿星河,美得几乎令人窒息。?

    这是……星河剑阵!"两位白袍人震撼得眼球都险些惊落出来,若非亲眼所见,若非自己真实不虚的陷入星河光阵中,任谁都不会相信。

    这瞬间的变化,纵算那位冷漠无情的血袍面具人,也不由得眼皮狂跳,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令他的头皮发麻。

    星河倒卷,万千星辰倾泄而下,点点旋动不定的星光,看似璀璨绚丽夺目,实则,在身陷其中的人眼中,却是星光如剑,每颗星辰都散发勾魂夺命的森然杀气,随时都能爆发出雷霆万钧的力道,只要这片星域的撑控者愿意,倾刻间便可将自己彻底撕成碎屑,灰飞烟灭。?

    不知邪恶之辈是否惧死,但如被人一寸寸的尸解,那是比死更可怕的"恐惧?",是人,永远无法超越"恐惧"!

    无数星辰在两人的周边盘旋环绕,闪射着冰凉浸骨的光泽,令人浑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肤,如针刺刀割般的生痛。?

    "完了!"血袍人面具下的嘴唇轻声咀嚼这几个字,冷漠眼眸中露出一丝杀伐之意,叹息了一声;"该出手了!"

    "人都要死光了,这才想要出手偷袭,是不是稍嫌晚了些?"一道飘浮的语音淡淡响起,在整个大厅中像水波般荡漾着,似在耳边,又仿佛十分的遥远,以血面具袍人生死境中阶九品的修为,竟然也难以辩识出这声音发自何处。

    血袍面具人心下一沉,当下作出判断,这发声之人无疑是个女子,而且已无声无息的潜入了大厅之中,虽然他之前的大部分注意力都集中在双方的战斗上,却也不至有人潜入而亳无所觉,仅凭这一点就足以证明来人的修为不凡。

    这血灵山庄明面上亳不设防,暗里却是机关密布,防卫森严,虽谈不上是龙潭,却也不压于虎穴,更不是寻常修者轻易可以濳入的,就算是在这风雨之夜,要想无声无息的避过机关,逃过明桩暗哨的监控,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亊。??

    如果有高端修者强行闯庄,必然会弄出很大的动静来。然而,外面除了风雨声之外,并无任何异样的情况发生,甚至连警迅都沒有发出一个,但,事实是的确有人潜来了进来,而且就隐于这大厅中的某处,竟连神识都无法探知出来人的存在。

    ??"你是不是在想我是怎样进来的?"飘浮不定的语音再次幽幽响起;"那些密布的杀人机关怎就失灵了,隐于暗中监控的人难道都成了摆设不成?"?

    ??血袍面具人沉吟不语,內心之中正如是想,神识却笼罩着大厅中的每一个角落,语音飘荡缭绕,却无法锁定它的来源,就算是幽灵鬼魅也有迹可寻,而来人就像是融进了空气一般,根本捕捉不到的絲亳气息,这种情形太诡异了。

    "稍安无燥,战斗就快结束了,到时我会为你解惑。"

    随着飘浮的语音落下,万千璀璨夺目的星光,明灭闪烁,梦幻般绚丽的星空剑阵中,不断地爆发出阵阵凄厉的惨嚎,闻之令人头皮麻。

    点点星光冷浸彻骨,绽射出一束束如刀似剑般铮铮杀气,每一道星光闪过都会带起一蓬血光,一声撕心裂肺的悲呼,没人能看清里面的情形,星光笼罩中隐隐可见一团团盈红绽放,无比的凄美。

    随着此起彼伏的惨呼声越来越微弱,最后逐渐归于沉寂。片刻之后,璀璨的星光消隐,大厅内又恢复了一灯如豆的昏暗,幽光下有纷纷洒洒的白色碎片纷扬,似若飘雪轻柔坠落,自然沒人认为这封闭的大厅中会凭空生出雪景来。

    更让人触目惊心的是,之前的两位白袍人,此时己变成了半蹲半跪的姿式,身上的一袭白袍却是荡然无存,已化作了那些纷扬飘洒白色碎片,唯剩下一条遮阴的三角裤衩尚算完整。一眼看上去就如同两具血人,至少有上百道血肉翻卷的裂口遍布全身上下,犹似一張張喷血的嘴,像是已流尽最后一滴血,每道裂口处已看不见有血再往外淌,根根白骨森然外露。

    尤其是两人胸骨处,已是塌陷碎裂开来,都有一团血红的桃形物状,骇然地从胸腔內突涌出来,仍在有节律震颤拨动着,其中一人,更是无比强悍用手捧住这团桃形之物狠命的往里塞,园睁的眼眸中充满了疯狂之色。

    另一人却是用涣散的目光望着同伴;"都这样了,就算塞进去了,还有用吗?"心中想着,艰难的微微垂目看向胸前突出的血红之物,嘴角狠狠地扯动了一下,而后头一歪,身体朝一边缓缓地倒在了血泊中。

    血袍人面具下的嘴角也忍不住跟着抽搐起来,一身血袍也是无风鼓荡而起,一双眼眸变得更加阴森深蓝,充斥着无比凶残的杀机,周边的空气都爆出絲絲的炸鸣声,五个生死境初阶二品,一个生死境中阶四品,竟只在几个呼吸间便被人残肢断臂,身首异处,剖腹挖心,一个个死状惨到了极致。

    而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位看上去娇柔纤弱的紫衣女子所为,女人,平时在他们这些人的眼中就是泄欲的工具,修练的资源,可以任意揉捏糟蹋的货,而这一刻,已彻底颠覆了往昔对"女人"这两个字的认知;太强悍了,简直就是一尊杀神,其冷酷凶残的程度,绝不比自己这些人差,甚而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