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笫九百三十七章绝不姑息

正文 笫九百三十七章绝不姑息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这势大力沉的拦腰狂猛扫出,双目园睁,根本无视巳当胸奔袭而到的剑气锋芒,你洞穿我胸膛的同时,我的大剑也会毫不留情地拦腰斩断你的身体。根本没有更多时间做出多余的选择,此刻唯一能做只有以伤换伤,以命搏命。

    虽然只是一俱残像,然而每被击碎一次,本体的心神都受到一些损伤,所以,紫燕自然不会去选择这种所谓的以命搏命,两败俱伤的愚蠢结果。紫影的身形一扭一荡,从一个不可思意的死角飘移开去,但同时也失了将对方一剑透体的先机。

    白袍大汉这赌命的拦腰一斩,凶悍无比的霸气再次蒸腾迸发而出,绝地反击,双手大剑闪射出混沌的黄光;山岳崩塌!

    天地间耀起一片混沌的黄光,顿觉所在的空间瞬间绷紧,随之塌陷,万重山岳叠叠层层,仿佛形成了一座天地牢笼。与此同时,一道浩瀚狂霸的黄色剑芒,山崩地陷般的轰然劈落。

    斩!避无可避,紫燕的本体心神一动,浑身上下人剑瞬间合一,仿佛凝聚成一把锋芒无尽的绝世利剑。

    铿锵!

    两道剑气锋无芒无可避免的轰然碰撞,空气在可怕的撞击力下炸裂开来,肉眼可见的形成了绚丽的涟漪波纹,四下扩展开来。气流风暴大得惊人,人在其中绝对会被撕裂破碎开来。

    哐当!

    震荡的空气中传出一声金属断裂的坠地声,白袍大汉忽觉手上一轻,瞥眼望去,骇然发现手中的大剑只剩下了半节。这可是一柄七品大剑,由精金密铁铸造而成,坚韧无比,却在一次撞击中骇然被齐齐斩断,而非震断,而且断口处平滑平整,心中的震撼无以复加。

    就在这微惊一楞之际,全身空门竟然一下大开,如同毫不设防的城门。惊觉时,一抹寒光已飞速地在眼前放大,充满了整个眼底世界。

    这白袍大汉的战斗意识十分丰富老到,虽惊却是方寸未乱,骤然侧身飞起一脚,携着山岳崩塌之力轰然踢向紫影的腹部,这一脚之力蓄有千斤,整个空间仿佛都被牵动。

    这一脚来得太过突然,双方距离太近,紫影斩岀的剑尚未触及到对方身体,胸腹间巳被千斤一脚踢实,整个躯体轰然爆裂开来。

    然而,这位白袍大汉的眼中沒有半点喜色,却是透出无尽震骇之色,虽然目睹对方的身形巳被自己一脚踢得爆裂开来,但却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这一脚并未踢在实处,仿佛一脚踏空般的难受致极。更可怕的是对方的身影巳完全脱离了他的视线和感知范围。

    噗!

    当他收回踢出的腿时,忽然发现自己的腿竟是短了一节。接着便看见一蓬血光迸发,随即便从他的口中喷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整个人也应声跌飞出去,却留下了身体的一部份没带走;半条腿!

    如果换个时间埸合,紫燕或许会就此收手,但此时此刻,除恶务尽,但见空中闪划出一道绚丽的弧线,从白袍大汉的身上一闪而过,有若惊鸿一瞥。

    但见跌坐地上的白袍大汉诡异地大张着嘴,双目园睁外突,充满了无尽惊恐之色。下一刻,一条红线从脑门正中一直延伸至腹下,随即缓缓地剥离开来,一蓬红光迸发,整个身体骤然从中对半分裂成两瓣,左右轰然倒塌,一堆黄白之物滑落满地,惨不忍睹。

    同一时间,那位持枪的白袍人唯见六点寒光巳在的眼前绽放开来,每一点寒星都蓄含的森冷杀气,白袍人不敢稍有托大,侧身微退二步,手中的枪锋顿时幻起一片血色的枪影,布下了一层又一层的红光枪幕,封住了六点寒星所有的攻击角度。

    殊不知,六点寒星被这血色的螺旋枪势一阻,骤然一滞,随即纷纷炸裂开来。白袍人见状,手中之枪一阵旋动翻飞,身前再次出现了一道狂暴的激流漩涡,顿时将漫空碎裂的星芒一下席卷牵扯进去。

    随着血色枪芒的越舞越快,却只见这些星芒碎片紫光闪动,点点颤动的光点都是杀机凛然,仿佛拥有生命般的灵动有序,前后左右的闪动着,每点嗡嗡颤响的光点,每次划过白袍人的身体都会带走一抹鲜红的血光,传出一阵凄厉的的惨呼惊嚎。

    之前的六点寒星尚且如此难以化解,如今置身于这星光的杀界之中,岂非要被可怖的分尸。他并不惧死,若被人一片片割下全身皮肉,流尽最后一滴血……

    持枪白袍没敢继续往下想,身心一阵骇然惊颤;"我……"

    一切似乎都太晚了!因为在他此时的眼睛中,突然绽放出一点绚丽无比的星光,那么优雅,那么唯美,宛若一只翩翩旋舞飞蝶展动着轻灵的蝉翼,无尽温柔多情地紧贴在他的胸口之上……

    噗嗤!

    这是他在这世间听到的最后一道声音,那是胸骨断裂破碎开来的声音,一蓬血光随之从胸腔挤压迸射出来,一团血红之物骇然突涌而出,砰然震颤地拨动着……

    ……同一时间,另一位持刀的白袍单膝跪地,双手握刀弓身撑住地面,口中还有血在不断地往外溢出,腑脏像似受到极重的震荡。

    "别杀我!"感受到来自对方剑锋的铮铮杀气,抬起灰败的面孔,满口鲜血的嘶叫出声……只不过,他的最后一个字刚落地,一道青光剑气已划空斩落而下。

    噗嗤!一股鲜血泉喷而出,一颗头颅同时冲天飞起。

    以上发生的一切,几乎都在同一个时间内上演,厉无邪被一剑穿胸而亡刹那,奔杀而来五个白袍人,已在电光火石间,有三人以不同的姿态惨死当場。一个被从中对半分裂成两瓣,一堆黄白之物滑落满地,第二个则是胸骨断裂破碎开来,一颗血红的心脏从胸腔中被挤压出来,第三个更是身首分离,一颗硕大的头颅冲天而。

    大厅的地上血水横流,残尸断首,腑脏之物狼藉不堪,可谓是惨不忍睹。而制造这血腥的一幕的,竟然只是一个女子,竟在五个生死境强者的联手攻击下,不过只在片刻的时间,便有三人被逐一搏杀,若非亲眼睹,绝对的匪夷所思。但,事实上的确发生了。

    血雾消散,一道紫影,如同万古长在的山岳一般,浑身上下散发絲絲冷浸骨髓的惊人杀气,宛如一尊女杀神。

    另外两外白袍人只是略为的滞疑了一瞬,起动的时间稍迟了半拍,三位同伴已惨死当场,惊怒之中,暴唳的气息顿时汹涌滚荡,下一刻,仿佛两颗陨石般一前一后的砸向紫燕,一只巨大手印包裹着一团螺旋火焰,直朝紫燕的背影喷射而去。

    卑鄙偷袭!紫燕的嘴角冷然地掀动了一下,连头也不回地突然伸出闲着的左掌,当空抓向那团疾射而来的螺旋火焰;分光捉影!一抓握灭那团螺旋火焰。

    火焰巨掌当空骤然微颤,瞬间化出三道赤红掌印,仿佛三道燃烧的流星,飞速地击向紫燕的上中下三盘。

    紫燕纤手一转,幻起一片翻飞纵横的青色掌影,火焰掌印瞬间倒卷,难以寸进分毫。在青色的掌影的震荡下,一絲絲的破碎开来,随即分崩于无形,从背后偷袭的白袍人顿时倒射回去,嘴角溢出一抹血絲。

    与此同时,前方冲来的白袍人,身在半空,腰背一挺,不算高大的身体瞬间挺拔如山,似若一座高不可攀的山岳,令人生出一种仰视感。右手的一条手臂仿佛撕裂云层,从天际深处骤然探出,一道浩瀚狂霸的拳劲,山崩地陷般的轰击而出。

    一拳出,锐利无铸的拳劲所经之处,地面上犁出一条长长的裂痕,一直延伸至紫燕的脚下,这才嘎然而止,望之令人头皮一阵发麻。

    斩!紫燕的瞳孔微微一缩,一声凛冽的娇喝,竖指为剑,心神随之微动,看似虚无的剑指,瞬间凝聚成一道有若实质般的惊电剑光,可怕的锋芒纵横无匹的斩劈在如山霸道的拳劲之上。

    轰隆!

    空气在可怕的撞击力下,轰然炸裂开来,肉眼可见的形成了闪亮的涟漪波纹,四下扩展开来,地面的碎石尘土飞溅纷揚,拳劲剑气撞击所产生的气流风暴大得惊人,人在其中绝对会被撕裂破碎开来。

    白袍人拳势被破,脚掌踏落地面禁不住向后踉跄地退了几步,这才稳住身形,抹去嘴角的血渍,脸上透出骇然之色。两大生死境一前一后的合力攻击,而且还是在偷袭的情况下,居然都被震飞出去,双双口中溢血,再无知也意识到再不倾力搏杀,只怕今日难逃一劫了。

    两个白袍人身形坠地,都是踉跄的向后暴退,脸上的肌肉都在禁不住地抽动,眼眸中的神色凝重到了极致,身上的白袍无风鼓荡,一左一右,两股蒸腾的恐怖杀气遥遥锁定紫燕,空气中不断发出破裂的爆呜声,似若煮沸的水一般剧烈波动,狂暴的气劲朝四方辐射开来,笼罩一方天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