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九百三十六章第三道残像

正文 第九百三十六章第三道残像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下一瞬,一白一紫,两道身影几乎在同一时间启动,犹如两颗飞逝的流星,风驰电闪般的奔射对方,宛如两团飞快运行的物体在极速的靠近,强大的奔行气场挤压着中间的空气,不断爆出炸裂的轰鸣声,令周围的空间禁不住一阵扭曲。

    飞速奔行间的持刀白袍人,人在途中,手中的长刀泛起赤红的光华,散发出炽热灼人的气息,血刀烈焰四射;血刀裂天!

    这搏命刀势一出,仿佛将一座迸发的火山烈焰推向巅峰境界,冲天火影夹着如血刀芒,焚尽一切,斩灭一切。

    一道青光仿佛撕破苍穹,势如惊电般地迎向烈焰刀芒,呼吸间,剑光,刀芒巳撞击百次,尖锐撞击声中,刀剑旋舞的频率越来越快,直看得肉眼酸涩难辨,漫空火花银星,灿若烟火飞溅。

    冷艳的青光和漫天的火焰流光在空中碰撞,双方的凌冽的杀气掀起一股劲气风暴,剑影如电,刀芒如血,肉眼根本看不清双方的人影所在。

    轰!一声震天轰响,青光烈焰缠绞一处,滚荡蒸腾。

    整座楼都在簌簌颤动,两道身影逐渐呈现在出来,紫影残像的身躯有几处被烈焰灼焦的痕迹,再看那持刀白袍人却是浑身浴血,身上的衣袍裂开了数十道口子,有血不断地从各个创口处汨汨溢出,空中还有几缕发絲飘飞……

    持刀白袍人单膝跪地,双手握刀弓身撑住地面,口中还有血在不断地往外溢出,腑脏像似受到极重的震荡。

    "别杀我!"感受到来自对方剑锋的铮铮杀气,持刀白袍人抬起灰败的面孔,满口鲜血的嘶叫出声……

    与此同时,紫燕的第三道残像在同一时间迎向一把又宽又厚的大剑,持剑的人身形高大彪悍,似若一座峰岳耸立,充满了压迫感。

    轰!一道峰峦般磅礴厚重的剑势已隔空斩落,仿佛一座巨峰从天而降,令人生出无所躲避的感觉。

    下一刻,四周的光线一下消失了,眼中唯见一道青色光华闪耀,如同划过天际的流星,一方天地仿佛都融入了这一剑的剑势之中,前方的空气一阵震荡,坚挺厚重巨岩峰峦一阵模糊的扭曲,随之分崩离析,轰然爆裂开来。

    持剑白袍大汉被爆裂的气劲旋流反震,坠地顿觉一阵血气翻腾,恼羞成怒中带着一抹惊色,手中大剑横在胸前,给人一种铁锁横江的势态。随即脚下一顿地面,厚重如山的气势骤然从体内蒸腾开来,弥漫四周,仿佛连空气也一下变得粘稠,变得沉重起来,坚硬的地表像是承受不住这般磅礴气劲的挤压,一下龟裂开来。

    一股股厚重如山的霸道气息随之蒸腾弥漫开来。一道冲霄的剑意仿佛破开前方的空间,汇聚成一道数丈长的土黄色剑芒,一剑隔空斩落,瞬间地形成了一座伟岸峰峦,势如奔雷般的轰然悬在对方的头顶上空,不断地向下降落,碾压。

    紫影残像的一双冷目如电,面对如山般厚重的浩然剑势,没有絲毫闪避退缩之意。下一刻,一道惊电般的的剑光像是从星空深处绽射而出,飞速切入高山巨峰,骤然迸发出一阵高频率的剧烈震荡,山峦般坚挺的厚重剑势,随之发出一阵微颤,扭曲,肉眼清晰可见的四下龟裂开来,,漫空中散发出尘土飞掦的气息。

    持剑白袍大汉的神色间仍是一派肃然,无悲无喜,浑身上下鼓荡着凛然浑厚的土之气息,随着厚土气息不断飞快的攀升,仿佛与脚下的地面融合为一体,有一种不可分割的磅礴厚重感,势若山岳般坚实挺拔,不动如山的厚重坚实。

    肉眼可见脚下的地面骤然卷起层层叠叠的尘土,似若滚滚洪流奔腾狂涌,气势浩瀚呑天,意欲将对方一举碾成肉泥碎沫。双手大剑朝天举起,厚重凛然的气势倾刻间递增一倍,令人顿生一种危险的感觉。

    "斩!"咆哮声中,剑势劈空斩落地面,势若陨石天降,卷起漫空尘土,化作一条滚滚黄龙,霸道无双朝着对方俯冲席卷而去。

    这一剑之威足可裂山断岳,剑影闪动间,叠叠重重,一气劈出数十道如山剑芒,一剑更胜一剑,似若数十条黄龙翻飞狂舞,气势呑天撼地,前后左右的闪避空间皆是重重龙影刀芒。

    持刀白袍大汉目中精光牢牢锁定对方身形,但见一个紫影似若幽灵鬼魅般的穿梭在刀芒与龙影的缝隙间,有若闲庭信步,行云流水般的洒然自如。看似险象横生,实则有惊无险,毫发无损。

    下一刻,像如风一般轻灵地从漫天刀芒的笼罩中掠出。一束青光惊悚如电,斜斜划向持刀白袍人持刀的手臂,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不带一絲烟火气。

    这位持刀白袍大汉也非闲之辈,惊觉的刹那,身体同时作出反应,急速地挪步侧身,一道血光飞溅,手臂虽被切开一条血缝,人却飞速退出数米,堪堪躲过了一剑断臂之厄。

    飞身疾退的同时,手中大剑飞旋,卷起一蓬尘土,与刀芒混合形成一道周身环形防护,先确保自身不失。随即诡异地掦起宽大刀锋,由下往上朝着对方的两胯之间迅猛地撩起。根本无视血流如注的手臂,悍不俱死的绝地反击。

    刁钻诡异的一剑撩出,实是让人难以预料,一个躲闪不及,直接会被从中剖成两瓣,只不过,这紫影并非实体,自然不会有这种觉悟,仍是不闪不避,森寒的剑光一往无前的挺进,根本无视于对方阴毒损招。

    "这……"这位持剑白袍大汉直觉脑子有些不够用,自己这一招已够无耻的了,任何一个女人,无论怎样强大,一旦那种敏感位置遭遇攻击,都会在第一时间的羞愤闪避,几乎不会有第二种选择,持刀剑白袍大汉正是想利用这种原始的本能反应,摆脱危局,殊不知,对方居然不顾被剖成两瓣的可怕后果,坑爹的拼命,这还是女人么?

    这位持剑白袍大汉的一撩之势尤为强劲,此时想要撤回来格挡巳然力所不及,甚至连以伤换伤的时间和机会都没有。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退,每退一步地面都会引起一阵震动,掀起一股股的尘土随之涌动,如同波涛汹涌滚蕩,极大的阻障了对方追击的速度。

    吼!

    退无可退,一声怒喝从白袍大汉的喉咙滚滚喷击而出,咆哮如雷,令人耳膜嗡嗡震响。手中大剑在空中呼啸盘旋,四周的厚土玄力瞬间汇聚于剑身之上,一条黄龙仿佛从星云深处电奔而出。

    刀芒未至,龙吟惊天,厚重霸道的刀势威压降临,如天降陨石坠地,不断地碾压,似欲将对方的身躯碾成碎沫肉泥……

    白袍大汉的这一剑,蓄满了天地之威势。可谓是霸道绝伦,这雷霆一击锐利无铸,所经之处,地面犁出一条长长的深坑,望之令人头皮发麻。

    面对这磅礴浩荡和霸道完美组合的撼天一击,紫影残像身上的剑意锋芒更加炽烈,仿佛看到她的全身浑然凝聚成一把锋芒无尽的绝世利剑。一道绚丽的光华瞬间化出一道长达数米剑气长虹,一往无前朝着电射而去。

    铁锁横江!

    白袍大汉双目怒极暴睁,一声厉喝,手中大刀暮地划出一道深黄色弧光,厚土玄力贯入剑体之中,四周尘土飞卷环绕一圈,旋转汇聚,瞬间便凝聚成一座巨岩峰岳的虚影。

    一波三叠荡的惊险搏杀,潮起潮落间,白袍大汉从霸道无比主动攻击被迫回归强势防御,不得施展出"铁锁横江"的防御之势,意欲阻住来对方奔雷般强势反击。心下暗自盘算着,只要能挺住对方一轮霹雳般的暴袭,趁其势乍衰微滞之际,再骤然发起雷霆一击,势必能扭转战局反败为胜。

    紫燕瞬间以一敌五,尽管一心数用同时操控着残像战斗,仍显得游刃有余,足见彼此间的差距有多大!

    这一刻,白袍大汉眼中看到的仿佛是一尊惊天战神,剑剑劈山裂岳,每轰出一剑都会产生剧烈的震蕩波,每一声轰响,都令脚下的地面震颤不巳。直令他握剑的双臂震颤麻木,似有脱手飞出危险。

    照此状况持续下去,不须片刻,自己引以为傲的"铁锁横江"之势,势必崩塌,白袍大汉一脸青筋鼓涨,怒目突起,浑身玄力不断地鼓荡倾泄而岀,尽可能维持"铁锁横江"之势。

    雷霆般连番的斩劈下,坚若磐石之势终于显出一条裂缝,一束惊电诡异地穿透巨岩裂缝,直惊得那白袍大汉一身毛发倒竖禁不住暴出一声惊怒狂喝;"滚!"手中大剑应声横扫而出,企图荡开这一束诡异惊悚的一剑。

    这势大力沉的拦腰狂猛扫出,双目园睁,根本无视巳当胸奔袭而到的剑气锋芒,你洞穿我胸膛的同时,我的大剑也会毫不留情地拦腰斩断你的身体。根本没有更多时间做出多余的选择,此刻唯一能做只有以伤换伤,以命搏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