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九百三十二章无耻之极的招式

正文 第九百三十二章无耻之极的招式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飘渺一指!紫燕竖起一根纤纤玉指,指芒如梭,射来的流光纷纷被切断,手腕轻转,指锋顺势横削而出,粉红流光如布匹般的被撕裂开来,厉无邪的身影形顿时显现,他的双脚急速地向后踩动,扇面铺展开来,即时的挡住斜射而至的凌厉指芒,发出一声清脆响彻。

    摘星揽月!紫燕的脚下离地三寸,身形平平向前掠出,手呈摘星之状,一抹淡然的如水光华若隐若现,一下笼罩住厉无邪傅诗音胸腹间的要害部位,杀气凛然。

    这招"摘星揽月",看上去只是一团星状光环,没有俱体的任何攻击力量,有的只是细微的光泽辐射四周,然而就是这起眼的柔和光泽,却让人的汗毛顿时倒竖了起来,那是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

    厉无邪皱起眉头,在他的字典里,女人不过只是泄欲的工具和修炼的资源,从来就沒放在眼里,而眼前的这个女子的表现,却是完全巅覆了以往的认知,其强大的战力远远超出了预想,凌厉的反击更是诡异莫测,别说此时已来不及展开防御,就算有所准备,伧促之间也不知该如何应对?

    噗!光环中突兀地现出一颗紫芒闪烁的星辰,轻柔的落在他的肩臂上,衣衫顿时出现了一道口子,细密的血珠渗出肌肤,滚动落下。

    "在我的面前,你真的是太弱小了!"一道像唱诗般的语音在他的耳边轻柔的响起,厉无邪的眉心处同时传来一股利刃般的锋锐,又只一颗星辰杀气铮铮的无限贴近眉心处,唯只有一寸之遥,厉无邪的身形骇然的后仰,几根发絲悠悠飘落。

    "这是怎么回事?空气中除了有微弱的波动之外,并没有看到任何的攻击,二庄主是如何受创的?"一个白袍揉着眼,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我也没看清,看上去像是迷惑人的虚招,却能伤人于无形,这也太诡异了。"

    "这招"摘星揽月"确实有迷惑人的嫌疑,但绝不是虚招,而是精妙的杀招,更是一种双重攻击叠加在一起的杀招。一虚一实,一明一暗,随时可以转换,当你被明处的攻击所吸引时,暗处的杀招便会出现,而当你忽视明处的攻击时,那么看似的虚招就变成了可怕的致命杀招。除了全方位的破解,否则,无招可破。"那位血袍面具人低沉的话音带着一絲惊颤。

    虽然一个照面便受创溅血,不等于厉无邪这个生死境就如此不堪一及,望着肩臂上滑落的一滴血,脸上掠过一抹狰狞之色;"你居然伤了我?"

    "是不是很意外?这只是刚刚开始,接下来,你将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最惨烈的代价!"紫燕的脸上已是冷若严冬飞雪,

    话落,紫燕微眯了眯眼,两道杀机凛然的光束映在厉无邪身上,下一刻,身形便动了,在身后拉出一道紫色的虚影,拖拉出去很远,身影瞬间消失,再出现时,伸出的一根纤纤玉指上,紫芒一闪,厉无邪的身体便突然凌空抛飞了出去,身形在空中倒翻了两圈,肩臂上竟是现出一个血洞,鲜血激射。

    血雰中,厉无邪的身体在虚空一扭一曲,居然折返而回,不顾伤痛的展开了凌厉的反击,手中折扇一转一旋,一往无前的袭向女人最忌讳的地方,高高隆起的双峰,这一扇蓄含着千斤之力,足可切开一块坚岩。一旦不幸被击中,那埸景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简直无耻到了极度。

    厉无邪却是亳无这种觉悟,比这更邪恶的事都过不知做过几许,更是知道女人最薄弱敏感地带在那里,一旦遭到攻击,势必芳心大乱,倾刻导致全身破绽百出,后续的攻击才是绝对的致命。

    扇影似若片片粉蝶翻飞,始终不离紫燕饱满坚挺的前胸部位,若不是有护体气罩,当真是不堪设想。

    厉无邪一气挥出百扇,也只是在虚张声势,暗里却是在寻找对方的破绽,但见紫燕的身形飘幻不定。

    突然屈指一弹,带着惊雷之声,一束紫光奔电绽射,透过层层蝶影直接点击扇面之上,厉无邪顿觉手腕一震,折扇险些脱手,连绵不绝的攻势顿时就像被截了流的河水,四下溃散开来。

    春色无边!

    扇面一沉,边缘上瞬间弹射出一排薄如蝉翼的锋利剑刃,飞旋着切向紫燕的小腹部,又是一招无耻之极的下流招式。

    凤鸣九天!

    紫燕何曾见过如此不堪入目的招式,脸庞也是一红,贝齿暗咬,却是不再避让,纤臂一揚,手呈凤嘴之状,直接啄向对方握扇的脉腕。

    且不说这招"春色无力"是否能切开对方小腹,却清楚若是被那凤嘴啄中,这只手腕绝对会被当场完全废掉。以厉无邪这种奸恶心性,又岂会轻易冒这种险。

    扇面倒竖而立,恰好挡住了凤嘴的啄点,身形微震间顿时虚化,仿佛化成一道淡淡的气流,一下便飘移到了紫燕的身后,扇影复出,飞速地横划向紫燕的纤腰,折扇边缘的利刃狠狠的向内挺进,意欲穿透对方的护体气罩,将对方拦腰切割成两段,眼眸中尽是残忍之色。

    殊不知,却被一层青色的光华抵住了,并被狠狠的反震了回来,竟是连折扇边缘的利刃也是断碎了几节。

    悬浮在半空的紫燕同时感觉腰部传出絲絲隐痛感,脸上骤然色变,一抹潮红浮起,那是一种被激发杀机的状态。

    厉无邪却是邪异的阴笑一声,另一只空着的手突然从衣?中探出,五指箕张如爪,指尖有黑色的光芒流转;血灵幽爪!

    五道如墨的利爪,如钩似刃,直朝紫燕的头顶隔空俯抓而去,无数爪影纵横交错,封锁住所有闪避路线。

    紫燕娥娜的身形一挺,一头青絲无风飞掦,一双纤臂在空中舒展开来,气势顿时变得飘渺起来,紫色的身形穿棱在一道道纵横的爪影之间,看上去惊险至及,如同惊涛中的一叶偏舟,随时都可能遭遇舟毁人亡的惨剧。

    然而,厉无邪的一百零八爪却是尽数抓在空处,连对衣角都沒沾上一片,一张脸郁闷到了极致,对方诡异的身法竟能在自己的血灵幽爪间,像穿花蝴蝶般轻松游走,片爪不沾身,眼眸中更是惊色连连,无疑让他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飘渺星辰指!紫燕身形闪烁的瞬间,曲指弹出一抹星光流芒,呼吸间便已从纵横交错的爪影中绽射而出。

    墨黑的爪影覆盖住如幻的流星指芒;嗯……漫空爪影落空,流星指芒飘浮不定,迷离闪烁,像是会瞬移一般,已无限接近厉无邪的身体,目标竟是他的眉心部位。

    这种层面的战斗,若是想事先锁定攻击方位,几乎都不可能会成功。攻击何处都是在刹那的一念之间,这也是厉无邪防御的薄弱环节,虽说狠了些,却也十分带有针对性的威胁,你若是敢不收式回防,这一指无疑绝对会无情的穿透脑门。

    果然,漫空爪影顿时消散,骇然中的厉无邪身形微微后倾,整个人宛如游蛇扭身,流星指芒贴面划过,血光一闪,脸上多岀了一道血红划痕,却是惊险万状避开了一指透脑之厄。

    流星弄云!

    紫燕之前的一指,只是铺垫的障眼法,真正的致命一击,就在对方闪避的一瞬突发,五星连珠般的齐齐电射而出,杀机凛然。

    厉无邪的反应已是足够快速敏锐,挥扇护住全身要害部位,噗噗噗!堪堪挡住了四道流光指芒,却被最后一点星芒击中身体,胸口前的暗青色护体光膜出现了裂痕,无法弥补,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不可抵挡。

    周身的光膜颤抖,胸前现出了一个米粒般大小的血洞,距离心脏亳厘之差,厉无邪的眼中透出猙狞的光芒,伸出的血灵幽爪膨胀了一圈,猛地一爪捏向胸前的流光指芒。

    噗!流光指芒破碎,他的一只手掌却鲜血淋淋,触目惊心。

    "可恶贱货!"厉无邪不顾流血的手掌,一掌拍向地面,一蓬粉色的光芒涌动如潮,化着一条血灵巨蟒,毫无征兆的俯冲向紫燕。

    紫燕惊觉时正欲闪身飘移开去,蟒嘴突然微张,喷出一道血色光环,狠狠地击中了她的身体。

    轰!紫燕如遭重击般的倒飞出去,所幸对方的修为有限,否则,这一击已足够让人失去战斗力,大意轻敌了,紫燕人空中一个倒翻,翩然落地。

    双方石火电光般的强强碰撞,惊心动魄的埸面更是险象环生,厉无邪虽有几处见红,明面上看去仍是一个势均力敌的格局。

    不管承不承认,厉无邪的潜意识中,一开始就没将一个女子当作真正的对手,只是存着将其擒获,然后尽情的享受这具尤物,并没有用出压箱底的绝学,之前都是以普通的招式在战斗。

    然而,战至此时已深刻的意识到,若再有所保留,很可能真的会输掉这埸战斗。暗暗地摧动着体内的血灵之气,在体外的三丈区域内形成了一圈虚无的血灵力埸。收起折扇,而后取出一双金絲手套缓缓地戴上,一片金色光华流转闪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