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九百二十九章不会是带回来了一个火药桶

正文 第九百二十九章不会是带回来了一个火药桶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据说,这位风二娘一生中只心仪过一个男人,在新婚之夜的当晚,新郎刚踏入花烛洞房的瞬间,便被早已隐伏在其中杀手一击毙命,当风二娘掀开红色的头盖时,鲜血已浸满了新房的地面……

    在碧雪城,想要新郎死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绝不允许任何人独占无数男人心中的女神,无论你是谁,身份,地位如何尊崇了得,亲自动手也好,买凶杀人也罢,总之,独占,就得死!时至今日仍是一个悬案,也是风二娘心中永远的痛,曾放出话来,无论谁,只要能找出真凶,她将无条件的陪其缠绵三日。

    这个诱惑大到可以让人无比疯狂,几乎弄得整个碧雪城鸡飞狗跳,所有的男人一时间都是成了被人怀疑的对象,可谓风声鹤立,是个男人都会感到胆颤自危。只不过,五年过去了,风二娘更是风姿卓越,成熟的风韵更是让无数男人心痒痒,一掷百万晶,也只能博得一个远距离的观赏而已,当真是饱了眼球,饿死了那个什么的……

    货,的确是无与伦比的绝品,而且还是入了洞房还未及合欢的那种,新郎便已是无命消受,至今年过三十,仍还是冰清玉洁的处子之身。

    那猙狞的面具下又传出一声微弱的轻叹,无数男人心中的女神,此刻竟是像是梦幻的横存在眼前,只要他愿意,当埸就可以尽情的享受,没有一个男人可以经受得起如此的诱惑。

    更何况,女人的身体对他而言,除了是发泄的工具,就是修练"血灵**"的资源,通过吸取女子体内,转化血灵真阳……所以,资源是不可轻易浪费的,才会出现阴尽而亡,变成一具红颜枯骨的事。

    风三娘血脉品质绝对的属于上乘上选,一旦吸取,势必能突破生死境中阶的壁障,换作平时那里还会如此沉得住气,早已沉浸翻云覆雨修练之中了,没见他的红袍下端撑起了一个小帐篷,足见这货在强行的忍受着,不知是在顾忌和犹豫着什么?

    五个白袍人,仍是像标杆似的挺立着,白袍的下端也都是齐齐的微微隆起,脸上肌肉不断的抽搐,那模样就像是硬憋着大便般的难受,心中都是在急切的盼着主上尽快作出决断,这个该死的风三娘,真是要命呀!就这么静静的躺着,都能让全身的血液沸腾,在这里多呆一秒,血都会燃烧一碗。

    大厅内的空气像是凝固了一般,五个白袍人的脸上已是大串大串的汗珠滑落,如此下去,全身的血液非被全部蒸发成水份不可,很想掉转脸去,或是干脆闭上双目,眼若不见,一切诱惑然也荡然无存。只不过,没人敢如此做,这绝对是对主人的大不敬,后果非常严重。

    天凤阁,是一个类似拍卖机构的存在,这种存在,身后几乎都有着强大的背景,否则根本无法立足,更无法保证拍卖品的安全。而这座天凤阁就有着圣山中两大殿的影子,一个是魂器殿,另一个则是灵药殿,有这两庞然大物在后面立挺着,绝对的安若磐石。

    而风三娘正是这天凤阁的阁主,如若不然,鼎鼎大名的一代绝品尤物,血灵山庄又岂会不知,又岂会到如今仍未对其出手,只怕早已香消玉陨,变成了一堆黄土下的枯骨。

    五个白袍人这次的行动的确猛浪了一些,恰逢风二娘落单,又是风雨迷蒙中,那一人一伞独立湖畔,梦幻般不沾人间烟味的风韵,让五人都是双眼看得发直,根本无法抗衡这种诱惑,一阵兴奋不已的冲动之下便动了劫持的念头。

    风三娘的修为并不是很高,也就只有乾坤境初阶的实力,五个白袍人都是半步生死境,根本不需要动手,五人祭出的强大气机就可以轻易将其锁定,风三娘惊觉是已连挪动一下都做不到,甚至连手指都动弹不得,更别说是反抗和逃逸了,而且眼前还浮现出许多无限美好的幻象,整个心神都一下沉浸了进去,就算知道这是梦境幻象,也不愿走出来,宁愿永远迷陷在其中。

    当五人回到血灵山庄时,才发现劫持的这名女子,竟然会是大名鼎鼎的风二娘,一时间都是傻了眼;"我靠,不会这么巧吧?"

    只不过,几人都是阴邪狠厉之辈,如果知道刧持的对象是风二娘,就算再大的诱惑也不会出手,否则也不会等到现在了。一切都是阴差阳错的发生了,谈后悔什么的都是无用之说,退回去同样洗脱不了干系,出了这种事,这娘们身后的两尊庞然大物岂会善罢干休,一旦穷追到底,后果会非常严重。

    所幸此事做得神鬼不觉,人又是在风雨迷蒙的湖畔失踪,各种意外都可能发生,案发现场更是渺无人迹,没有任何蛛丝马迹可供参考,最后也只能是漫无目标的折腾一阵,又多了一个悬案而已。

    两根指头敲打在血红色的棺缘上,在风雨声中仍发出有节律轻响,淡蓝色的目光始终定格在那具充满了无限诱惑的身体上,面具下的嘴唇有些发干,伸出舌尖轻轻地舐动着,仍是在犹豫着,是否该吃下这颗令人垂涎欲滴的饱满果实。

    大厅的门,在此时被轻轻的推开,一个中年男人牵着一个紫衣女子缓步走了进来,一灯如豆的大厅中,顿时一片精光闪烁,更是伴随着一阵暗吸气的声音;我靠,是不眼花了,这女子还是人吗?称之为九天神女落凡尘,也实不为过。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之前在这些人心中的人间极品尤物,这一刻,就像是草丛冒出的一朵小花,虽然娇艳夺目,却也只是吸人眼球而已,而出现在眼前这个紫衣女子,且不说那种美得让人眩目身姿容颜,直接可以勾走人的心魂,尤其是浑身上下散发出的那种,超脱凡俗的气质风韵,更是让人不最敢轻易亵渎。

    在埸的每一个人都是惊颤无比,这位二庄主一向都是孤狼作派,口味非旦独特,而且要求很高,旁人弄来的货都是不屑一顾,不出手则已,动则都是千挑万选中的上品货。而此番弄的货,已不是可以用极品来形容了,简直就是非凡品。

    碧雪城内,什么时候出现了这般仙神级别的货,据血灵山庄所掌握的信息资料,除了河对岸的碧雪峰上,倒是有这种非凡品货存在,那可都是一些禁品,会嗑掉满嘴牙,念头都不敢稍动一下,就算偶而瞥见一个都会有多远避多远。

    "这……"面具下的嘴唇抽动了一下,淡蓝的视线中闪过一抹惊色;"二弟这是动了山上的贷?"

    中年男人看了紫衣女子一眼,脸上露出一絲得色;"大哥放心,小弟再缺货也没胆去碰那些要命的禁品,那绝不是你我兄弟可以消受得起的。"

    "你确定这货不是来自山上?"面具下的语音中带着质疑,他能隐约的感觉到此女身上,有着一絲不同寻常的气息,一时之间又有些拿揑不准,以他生死境中阶巅峰的修为,居然探测不出眼前这个紫衣女子的境界层次,甚至连一絲元力波动痕迹都察觉不到,这绝对是个十分危险的信号;"不会是带回来了一个火药桶吧?"

    中年男人不以为然撇了撇嘴;"小弟的智商有这么低吗?"扫了一眼血色棺材,不由皱了皱眉;"这里倒是躺着一个烫手的山芋,扔出去势必会招来祸端,好不容易建立的根基都可能毁于一旦,就算再烫嘴也得硬吃下去,我们做下的悬案还少么,也不过是多了一桩而已。大哥无须再犹豫,如歹也是难得一见极品尤物不是。"

    "二弟说得没错,只不过与你带回来的货相比,低了不止一个档次。"淡蓝的眼眸中带着一絲思索;"事情只怕不会这样简单吧?"

    "大哥果然睿智,小弟的确花费了许多心思,不冒点风险食之无味。"中年男人不紧不慢将整个过程简略说了一遍;"小弟的摄心夺魂术又精进了不少,就算是神女也得乖乖就犯,心念一动间,就是让她当众将全身衣一件件剥光,也会毫不犹豫的照做。"

    "天外楼……而且还顺手牵羊的带走一批神兵利器,世上真有这种好亊么?有点像天上掉下大馅饼的感觉,运气再旺也不至旺到这种程度?"面具下传出一连串问号,都是充满着深度的疑惑意味;"这不会是对方挖的一个坑吧?"

    "这绝对不可能!"中年男人冷冷一笑;"若真是如此,在洗劫那些神兵利器的时候,对方就完全可以当埸出手了,又怎可能这般顺利的回来,大哥未免也太谨慎过头了。如若不信,那就当场一试便知!"

    "如何试?除非你能让此女当埸自动脱光衣衫……"血袍面具人的这一招的确够狠够毒,这种事对一个女人来说,简直比死的都可怕,绝对的试金石,无论对方再如何精于伪装,都会倾刻露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